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448章 咸鱼上架
    ,

    很平常的一个生日,两人并没有过多的庆祝,这样的生日两人已经一起过了很多次了,只是找个由头出去玩玩而已。

    就像鸣人十月十号的生日过得就很简单,放到小说里作者都不会写,只会一笔带过。

    玩乐过后,鸣人带着雏田来到了幻术世界的家,搓搓手,将雏田按到了游戏机前,搓起了手柄。

    鸣人玩的很嗨。

    雏田兴致缺缺。

    玩了好多把,鸣人兴致消失后才发现这个问题,果断的放弃了游戏,选择了女朋友。

    电视打开切换到美食节目,雏田端坐在沙发上静静观看,鸣人则是取来棉签,大刺刺的躺下,枕在少女腿上等待。

    要说火影中身材最好的,当属井野,a4腰ihone腿,那丫头都占了,相比之下,雏田就属于有些肉感,然而只有小年轻才喜欢特别瘦的,老司机都知道微胖才是极品。

    耳边摩挲着光滑的黑丝,温热的大腿弹性十足,就这条腿,鸣人感觉自己完全可以舔到她骨折。

    r

    趁着转身的功夫舌尖轻轻划过黑丝和肉的交界处,日向大小事顿时抖若筛糠,脸蛋红红的举着棉签一时不敢下手,怕控制不住手劲捅坏鸣人耳膜,好半天脸色微消,突然想到今天自己穿的裙子,红润再次爬上脸颊,另一手压低裙子。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明明都是一样大小的布料,穿着泳装就随便看,为什么换成月半次就不一样了呢。

    鸣人百思不得其解。

    “鸣人君”雏田小声的嗔吟一声,更像是撒娇。

    “恩”鸣人疑惑抬头,内心嘿嘿一笑,过了这个生日,日向大小姐彻底算是脱离萝莉范畴了。

    电视机在响,两人却都没关心里面演的什么,静静的度过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鸣人享受的表情从未消失,他很喜欢被雏田掏耳朵,每次都能无限的放松。

    雏田也喜欢为他掏耳朵。

    两个人初期在一起可以是因为颜值,性格,心灵等各种条件而互相吸引的结果,但相处时间久了,就变成了互相磨合,她长大了理解的多了,约会就很少选择在木叶,他也可以放弃他的爱好,选择了对他来说陈杂无味的电视节目。

    与此同时,外界,几个分身将伊度圈在电视机前让它看,看完投到幻术的电视上,错一个字就赏一板砖。

    和vr里玩街机一样,纯属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但正如那句话一样,千金难买爷乐意,鸣人就爱这么玩。

    傍晚,八点准时把雏田送到日向后门,回到家门口时,鸣人还在抹嘴唇,刚要开门,却见门上用苦无钉着一个信封,正中心。

    正想着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想挑战木叶狂犬的利齿,一打开,却看到了一张雕刻精美的红色请柬。

    卡卡西的喜帖。

    鸣人喜上眉头,咸鱼你终于要结婚了啊。

    卡卡西的婚礼定在了新年后的第四天,一个很赶的日子,和阿斯玛选的日子相比不算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咸鱼不急,花玲也不急,但花玲肚子里的小鱼苗急,再拖下去就盖不住了。

    婚礼场地是花玲选的,规模不及红那场,连进程安排也赶不上红的那场豪华,这是花玲有意为之,她的身份特殊,不能特立独行,会落人口舌。

    都说婚礼是女人一剩中最美时刻,花玲有时也会想举行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但她懂得克制,世间万事万物,有舍才有得,虽然失去了些许奢华和自由,但她收获是爱情啊。

    即便这个男人有不足为外人道也但全世界皆知的小毛病,但世上哪有人没有缺点,完人,只存在于幻象中。

    婚礼的人数也没红那次的多,但嘉宾的身份却一点也不差,不过却没有木叶最大的领头羊纲手。

    卡卡西给纲手发了请柬,而且还是两张,给五代火影那张被纲手撕了,并公开表示反对这门婚事,给纲手那张被她收了,但她也没来,而是派静音传达了她对两位新人的祝福,这不是纲手精神分裂,这是政治正确。

    虽然各个地方都不如红的那场,但有一点却是红和阿斯玛望尘莫及的,那就是礼物的数量。

    各式各样的花篮一直从婚礼现场摆到了木叶大门,一眼都望不到边,上面的祝福话语没有一个重复的。

    木叶技师接单量大啊。

    从几岁就开始接生意,一直到现在也没停,一般人还真比不过他。

    虽然任务都是公平的人钱交易,但看着鼎鼎大名的拷贝忍者拼死挡住敌方所有人为你争取逃生机会,人家结婚不送点祝福好意思嘛。

    婚礼当天,木叶这边还未开场,锁前村那边集体陷入恐慌之中,盖因村外那些黄毛。

    村前原本耸立的高山一夜之间不知所踪,空出来的地方被一些怪异的设备占据划分出几个场地,一块场地上是五个分身对战五个分身,十个分身争夺着暗紫色的球体,不时投入立在两边的架子的框中,另一边是十一对十一,脚下同样是暗紫色的球体,只不过比之前的球小几圈,第三场地的球最小,两个分身在台子上用拍子来回对拍。

    锁前村的老村长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法,但他认识球,如果情报没错,那东西应该叫尾兽玉。

    再想到忍界的传闻,老村长懂了。

    懂那座山去哪了,也懂如果自己有异动,它便会回来。

    另一边,木叶。

    让分身把自来也送到场地,鸣人带着雏田来到村口,为了满足日向大小姐某些幻象。

    两人手牵手,沿着花篮走向会场,雏田小手在花蓝上浮动,带起一阵阵花香。

    “放心吧,咱们结婚时比这多。”鸣人自然看出她什么想法了。

    雏田表示不信“鸣人君自己种的嘛”

    “不是,请人种。”鸣人对这些花嗤之以鼻,这些算什么,要花就找初代种,就是不知道花树界降诞有没有不带毒的版本了。

    一路走到场地,雏田小手染上了许多花汁,两人在场地外清理好才进场。

    二人刚进入,整个场地为之一静,最后由一只熊孩子打破了这份沉默,木叶丸飞速赶到两人前方,扬着欢快的小脸打起了招呼“大哥大嫂新年好。”

    鸣人嘴角抽了抽。

    你这称呼,我总感觉哪有问题。

    雏田瞬间呆住,以前木叶丸也这么叫过她,但那都是私下叫的,可现在这么多人,全听到了啊。

    呜

    算了,叫就叫吧,都已经说出来了,也收不回去了。

    雏田歪着头,躲避日足和花火的视线。

    “乖,一边玩去吧。”鸣人揉揉熊孩子脑袋瓜,让他一边玩去。

    无视一群人的视线,鸣人带着雏田来到了场地的一角,到底是自己人,卡卡西想到的就是比红多,考虑到自己小队成员一个个都是特立独行之人,他特地请大和在场地边建了一座小木屋。

    木屋没门,倒是有细碎的小珠子穿成的帘子,以阻挡视线。

    掀起珠帘,佐助和小樱已经落座,鸣人拉着雏田在二人前面的位置坐下,转头施展了禁术我唾弃你的忍术。

    “hetui。”

    久旱逢露,枯木逢春,木屋眨眼间长出翠绿的嫩芽,如垂杨挂柳,为整间小屋更添一分意境。

    鸣人转头就破坏了这份意境“跑咋样了”

    “22分32。”小酷哥淡淡的说道。

    行,有进步就是好事。

    “加油吧。”

    “恩。”

    佐助点点头,他也不想某天抬头望去,前方连个影子都没有。

    回头能看到他,才是最好的。shuba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