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386章封印(物理)
    尾兽把尾兽玉吞入嘴中引爆再喷出这招名为虚狗炮,有趣的是原著里并没有出现这招的名字,不过正如鲁迅所说,技能本没有名字,叫的人多了它便成了虚狗炮。

    虚狗炮在原著出场次数也不多,天地桥太子用过,一招灭了大蛇丸家三道大铁门,还把蛇婶吹成了M字张腿,八尾打鹰小队时候也用过,一发差点把水月蒸干,太子撕开铁门封印时九尾用过,被八尾挡了。

    这招用的最牛逼的要数十尾了,一口嘴炮差点把八九尾直接喷死。

    鸣人现在用的正是这招,不过用的不是它的喷射威力,而是反作用力。

    地爆天星下方的能量柱持续喷射几秒时间,巨大的石球笔直上飞,能量柱结束喷射时,石球已经突破了云层,速度缓了下来。

    下方三个分身眼中十字一缩锁定位置,口吐白烟,在传送门上重重一踏,拖着三条长长的尾巴撞向地爆天星。

    接近引力范围,分身速度更上一筹,九秒死也憋到了最后一秒,在即将装上时,三人同时伸腿,一脚踢在秘银盘子外的一点。

    仙术,九尾查克拉,九秒死,还借了引力,这一脚,已经达到了分身的理论攻击极限。

    又是三个一起踢,只见带着一个喷嘴的巨大石球一阵剧烈抖动,旋转着又向斜上方拔高一截。

    它这一转,本来朝下的火箭发射器一样的喷嘴跟着转了个方向,由与地面垂直变成了接近平行。

    地面,漩涡格里尔斯拨通了九尾热线:“角度略歪,可以起飞。”

    然后,又一道巨粗的能量柱喷出,这颗名为地爆天星的小破球,就飞走了。

    离雨忍村越来越远。

    能量柱喷开云层,小南站在高塔窗前,看着远去的石球,半天才坑出一句:“他就这么走了?”

    老娘这辈子见过抢钱的,见过抢饭的见过抢人的,甚至还遇到过抢我的,还真特么没见过抢忍术的。

    推着就跑,你还要不要点脸了?

    既然要弄走,那你把它送来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帮你打个包?

    长门脸色更差了,仿佛胸口又加了三只生姜。

    眼看着自己最大的绝招被最大的敌人抢走,呕心程度还吃苹果吃到半截虫子还大。

    最主要的是他还没什么办法,鸣人塞进去的半座山已经达到了他的承受极限,他已经没有余力增加地爆天星的体积连鸣人一起包进去了。

    增加不了就算了,解除地爆天星也不行,他能送来一次就能送来第二次,自己现在把地爆天星解了,不出半小时魍魉又会出现在雨忍村外边,等于白玩。

    被摆了一道啊。

    长门越想越难受,胸口急促上下浮动:“咳咳....咳咳...”

    “长门!”小南瞬身到长门身边。

    村外,漩涡格里尔斯来到一块巨石前,一手扛摄像机,一手伸出红色巨爪在石碑上刻字:“后续进展我会跟踪进行,今天就到此为止了,请记住我的名字,我是漩涡格里尔斯,再见。”

    说完,收好摄像机,漩涡格里尔斯走进传送门,留下了一块刻着狐狸扒一般字迹的石块。

    【合作愉快】

    天空中,一道更粗的能量柱喷开大片云层,久违的阳光散进雨忍村,照耀在一张张抬头仰望的脸上,石球的速度更上一层楼。

    长门的胸口又加了三只生姜。

    ________

    空中,六尾状态的鸣人背贴喷射口底部,嘴中喷射出两白色的虚狗炮,左手微张,六条尾巴尖聚集在手前方,释放查克拉凝聚尾兽玉。

    虚狗炮喷射到尾声,尾兽玉也凝聚完成,抓起来直接塞进嘴里,酝酿片刻,继续喷。

    魍魉不能留给晓,这是鸣人一开始就有的打算。

    万一这玩意是什么大补之物,外道魔像吃了直接开花怎么办?

    到时候全人类都被挂树上,这锅甩给谁,同样挂在树里的团藏?

    所以把他们处理完的魍魉抢回来是必须的。

    鸣人曾经设想过晓处理魍魉的几种方式,鼬的十拳剑,鲛肌把魍魉吸收了,白绝把魍魉榨干了,黑绝把魍魉封印自己体内,南姐一怒之下点燃千亿起爆符把魍魉炸成灰,小迪的终极艺术,长门的地爆天星。

    等等等等....

    鸣人也想了对应的政策,就一个,抢。

    十拳剑是须佐绑定装备抢不了鼬还抢不了嘛。

    反正谁封的抢谁。

    其中抢地爆天星的难度是最高的,所以鸣人倾尽所有,以白蛇仙人本体吃饭的盘子为底座,自身为炉,守鹤,三尾和九尾的查克拉为能源,建造了这座简易粗糙但贼特么耐用的地爆天星发动机。

    至于为什么往远处飞不直接把魍魉送上太空和卡兹肩并肩,实在是他办不到啊。

    鸣人也想啊,太空多好啊,送上去一劳永逸,再也不用担心魍魉的侵蚀,可一直在棺材里做仰卧起坐的牛顿老爷子他不允许啊。

    六道是怎么把月亮送上去的鸣人不知道,但他想把这个小破球送出脚下的星球就需要把它推到第二宇宙速度,或者一直在下面推,直到推出引力捕获范围为止。

    第二种不用想了,几十万公里累死自己也推不出去,第一种更难,第二宇宙速度具体是11点几公里每秒鸣人忘了,他要是有能把地爆天星推到这个速度他就上去把舍人按在月亮上摩擦了,顺便还能在月亮铺满镜子把无限月读反射到太阳,再留个两个分身和辉夜斗斗地主玩玩昆特牌啥的。

    毕竟当孙子的嘛,没事和奶奶玩玩牌逗逗乐也是合情合理,就当隔代尽孝了。

    石球拖着长长的尾焰在前方飞,后方跟着一只白色巨鸟,巨鸟身边几百个分身围绕,发动自杀袭击拖累它的飞行速度,巨鸟和石球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两小时后,石球飞到一片海洋上空,后方的尾焰停止,几个分身对着石球又是一脚,把喷射口踢回正下方,能量柱再次喷出,不过这次威力比以往小很多,石球缓缓下落。

    一直到落到海面上二十几米处,下方已有分身等待,分身上方,一道横放的传送门散发着紫光。

    轰隆一声巨响,鸣人降落到传送门上,脚踏紫光,身体猛得一弯,然后一咬牙,撑直身体,身后的六条尾巴被地爆天星吸引着上翘。

    薄如蝉翼的传送门,硬生生撑住了鸣人和地爆天星的重量。

    站稳身体,鸣人对下方的分身喊道:“开始浇灌。”

    “收到。”铁柱两手指在眼角一撇敬礼,走回他后方的传送门。

    片刻后,扛着一桶红到发白的液体出现在地爆天星斜上方,抓住桶边沿直接泼了过去。

    在他身后,第二个分身同样扛着一桶,也是直接泼了过去。

    亮白的液体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泼洒到石球表面,顺着细小的缝隙渗透进球内,留在表面的被海风冷却降温,先是变红,最后变成湛蓝色。

    它是被天照熔化后的秘银。

    一桶接一桶,在沼之国熔化后的秘银被分身粗暴的泼到石球上,剩下的摊平抹匀,遛缝什么的根本不关他们的事,地爆天星自己会完成。

    外界撑着地爆天星,同时为脚下的传送门输入魔力增加持续时间,精神世界,鸣人往嘴里灌着蓝瓶,走到封印大门前,抚摸门柱上的一道裂痕:“没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

    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这扇门还是崭新的,现在的它如同风吹雨打几十年饱经风霜的古建筑,暗淡无色,几根柱子上肉眼可见的裂痕从门柱下方延伸到柱子三分之一处,如果再挂几张蜘蛛网洒点灰,说它荒废了几十年都有人信。

    “小鬼,老夫提醒你一句,你再这么用一次,它就会崩溃。”九尾连看都没看一眼,品酒喝可乐,撸口肉串,剩下的线程全分配在另一边的电影上。

    “崩就崩了呗。”鸣人拿出一桶染料,另一手抹布,爬上柱子,开始给柱子刷漆。

    崩了无所谓,但它这么破旧就有点影响美观了。

    其实鸣人不认为它会崩,当它破损到一定程度,绝对会有金发闭眼的大帅逼从封印了钻出来跟自己说‘年轻的儿子呦,你要封的是这头阴狐狸,还是这头阳狐狸,还是里面的这头....猪???’

    然后在大帅比脑壳被卡死机的时候,一条猪爪子破门而出,把他按死在麦田里。

    九尾一斜眼:“老夫感知到了你的恶意。”

    “没有的事。”鸣人拿着沾满染料的布贴在柱子顶端,刷完一截下滑一段继续刷,眼神不断往浴缸里的狐狸精身上瞄。

    要不要抽空织个门帘?

    好像可行。

    体内刷漆,外界撑地爆天星,四十多分钟后,鸣人刚刷完四根柱子,外界死亡的分身把完工的信息传给了他。

    刷漆动作不停,鸣人意念一动,直接开启了传送,没带地爆天星,想带他也带不了。

    此时的地爆天星已经不复以前的石球模样,表面全是秘银的湛蓝色,质地均匀,比轴承的滚珠还圆润。

    失去鸣人支撑,巨大的球体下落,坠入海中,掀起几十米高的大浪。

    鸣人站在海面,通过白眼看着不断下沉的球体和它内部的魍魉,大球越沉越深,最后直接从鸣人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到底不是把白眼直接塞眼眶里,鸣人的白眼能透视距离有限,但他找雏田看过,这地方深一万两千米以上,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goodbye,魍魉。”摆摆手,鸣人身影在紫光中消失。

    地爆天星内核,秘银壳子,再加上一万两千米水压,这样的环境,如果魍魉还能出来,那...那就给它送大筒木族地去。

    反正有巫女加传送,还有飞段这个绝佳容器,想送哪都是十几秒的事。

    跟谁有仇送给谁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