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330章人在家中坐
    白无垢是是闻名世界的日本服饰之一,好多带有日本文化的游戏都会出一套骗氪,648起步,上不封顶,这样的价格还有不少死宅宁可噎土也要为老婆买一套,样式自然是极美的。

    再加上精致的妆容,和幸福气质加成,出嫁可以说是日本女人最美的一天了。

    而相对的男性结婚时就没有这些说道了,甚至没有专门的服饰,只有纹付羽织袴这种庆典祭祀等节日用的礼服,就是大家在在影视剧中经常看到的武士穿的那种。

    很宽松,很舒适,穿在阿斯玛身上很…违和。

    相由心生,每个人的性格或多或少会对外貌有影响,卡卡西的慵懒,自来也的顽童,纲手的大气,有些人从外在气质就能看出大概性格。

    而阿斯玛的气质就像一个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混了十八年活着回国买个别墅干出租养老的退休雇佣兵,能挂一身弹链拎着60和李连杰争敢死队就业岗位那种。

    所以不怪井野说白瞎了,当他和红从出大门那一刻,所有人都有一种他这新娘不像是娶来的,倒像是抢来的感觉。

    不过甭管是怎么来的,反正新娘是人家的,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两人牵着手沿红毯一路走到尽头的礼台,由袁飞一族的长者主持接下来的仪式。

    祈祷,誓言,互换戒指。

    戴上戒指那一刻,红低头凝视戒指,从儿时相识,相知,到相恋一幕幕涌上心头。

    愉快的,不愉快的,欢笑,争吵,种种过往仿佛都被这一枚小小的戒指锁在指间。

    终于,圆满了啊。

    与阿斯玛对视一眼,红高举起捧花,问道:“有想要的吗!”

    阳光照射在戒指上,折射出的光芒射入在场女人们的眼中,再由眼球的凸透镜效果集中于脑内一点,炙烤着细如无物的神经。

    终于,一个女孩的神经被烤断了,身体不受控制的走向红毯中央。

    “我!”

    有一个带头剩下的就可以不用承受人群注视的压力,一堆小姐姐下饺子一般往中央窜。

    “我要。”

    “走啦,一起一起。”

    “鸣人,对不起啦!”撂下一句话,井野头也不回冲了进去。

    “井野??”

    “计划中没有我的位置吧。”小樱对鸣人摆摆手,悄悄混到井野旁边。

    雏田松开鸣人的手,扭捏着说道:“鸣人君,其实我也想…”

    鸣人愕然地看着这个最大的叛徒,完全理解不了为何那捧花究竟有何魔力,能让自家媳妇搞错了顺序。

    “去吧,小心点,别磕到了。”和媳妇玩的开心相比,花玲能不能抢到捧花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

    “恩。”雏田重重点头,然后,跑了。

    十二小强一共四个女性阵亡三个,只有天天在原地踌躇。

    鸣人眼神坚定,斩钉截铁说道:“还是你够意思,以后有事尽管说,本人必定义不容辞。”

    “你这都说的什么啊,我也想去啊,可是凯老师说答应别人就不能轻易反悔,啊,好烦啊。”

    鸣人精神一垮,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酒厂:“算了,你也去吧。”

    天天喜上眉梢,边走边抱怨:“咦,计划不要了?那你怎么不早说,害的我心里纠结了这么久,真是的。”

    “不要了。”观察员都阵亡了,炮手留着还有啥用?

    红毯中央的小姐姐越来越多,环肥燕瘦俱有,莺莺燕燕挤做一团,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勾动一些单身狗的心弦。

    看到这样的场面,自来也终于忍不下去了,脚一点点向前挪动,余光注意纲手的动作:“这种活动应该不禁止男性参加吧,唉,你说这时间还真是一天快过一天,一晃这么大把年纪,我竟然还没娶妻生子,以后见到老头子我都没脸和他说啊。”

    纲手巍然不动,瞄一眼说道:“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去见他。”

    “额…”自来也的脚僵住,不敢动了。

    看到人数差不多了,红双手抱住捧花转身:“都准备好了,一…”

    台下的小姐姐们瞬间为之一静,齐声高喊:“二…”

    鸣人望向旁边的大舅哥,心里纠结要不要找他帮忙。

    “三!”

    红向后抛出捧花,在快落到人群时,鸣人也没下定决心找大舅哥帮你,叹口气,说道:“放吧。”

    嘭!

    影岩升起的烟花在空中炸开,白天的烟花看着没有晚上的亮,但声音依旧巨大,吸引了场中大多数人的注意。

    鸣人本来的计划是雏田观察红的肌肉走向预判,分身点燃烟花,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再由天天用小石子打醒花玲,石子打不到就由井野心转身替补,结果没想到她们居然集体叛变了。

    唉,就当附送的祝福吧。

    由于时机不对,捧花被一个不认识的小姐姐抢到了,小姐姐抱着花回去和男朋友炫耀,其他人黯然退场。

    抛花后的环节就是最后也是最长的环节,新人与宾客互动,来宾敬礼酒的环节。

    不过现在只剩下互动了,谁都不傻,消息都挺灵通,这俩一个心脏带病,一个怀有身孕,喝出人命了剩下的你接啊。

    二人身体都不适合长时间接待宾客,最后接待环节到晚上八点半就早早结束了。

    烟花倒是没停,当初为雏田买的烟花还有一半没放,正好趁着今天放完。

    不放完也不行,得到特许的这帮分身玩嗨了,已经抱着箱子互喷了。

    日向族地,雏田站在窗口,抬头望月,趋于同色的眼睛和圆月仿佛潮汐锁定般对在一起。

    “姐姐?”

    雏田顺势把花火揽在怀里,究竟怎么才能在上面结婚呢?

    “姐姐,你看看我啊!”

    “啊?怎么了?”

    ………

    昨晚的烟花盛典比上次还长,村民们一边感慨袁飞一族真有钱的同时一边打着与三代之子同乐的旗号出门狂欢,顺便庆祝这个花开的季节。

    以至于第二天的木叶仿佛整体萎靡,行人少了许多,仅有的也是匆忙赶路,疲惫不堪,就连菜店门口叫卖的大妈都有几个嗓子哑了。

    谁也没注意到天空中一个逐渐扩大的小点。

    一个大妈肩膀撞撞旁边的大妈:“看你这嗓子哑的,昨晚没干好事吧。”

    “说啥呢,今天忘带水了,嗓子不润。”

    “啧啧啧,少唬我,我还不知道你。”

    “轰!”

    一声巨响,大妈下意思打了个激灵:“又来?这么勤身体可吃不消啊。”

    “不像,好像是啥玩意儿炸了,诶,你看天上有个人,唉唉唉…滑下来了。”

    另一边,鸣人蹲在玻璃橱柜前,双眼无神的抚摸玻璃断茬,鲜红的血液沿着玻璃流淌,红色的气泡查克拉翻腾,气势不断攀升。

    在鲜血润湿站在第一位的手办之前,鸣人猛然回神,赶紧用手轻轻把它向后推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