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308章大哥,吸这个,劲大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手机端

    不风是蒙的,我在家被挂墙上挂的好好的怎么就来了这里?然后她就发现被她覆盖的头颅,想也不想就开始抢夺控制权。

    酒红色的长发顺嘴巴鼻孔眼睛扎进飞段头颅之内,上方的头发也扎根于头皮,活生生的寄居发。

    “喂喂喂,这又是什么东西,你别钻了,你这是对邪神教的不敬,等着迎接制裁吧!”

    说完飞段自己都愣了,这玩意儿要怎么制裁?隔发么?

    “喂喂喂,很痒的啊!呜~”飞段被噎的说话费劲,闭嘴磨牙咬断两根吐出。

    “呸。”

    “你,竟敢,毁了我心爱的头发!!”不风当时就炸了,更多的秀发扎破头皮向下延伸,誓要给飞段掀开头皮,酒红色长发无风自动,挥舞的像某颗立志相夫教子的辣椒。

    场面二度十分混乱。

    尽管一头一发都在说,距离也很近,但极乐音箱也不是吹出来的,近距离能震到骨头跟个一起震动的声音直接掩盖了二人的声音,所有它俩属于一个字都没听清就开打的。

    鸣人在旁边看得很欢乐,直到不风扯掉飞段的针头他才走过去在飞段脑门处的头发上贴了一张封印符。

    查克拉被封印,不风无力垂下,飞段瞬间变成了一个长发及腰的翩翩少年。

    不对,他没有腰。

    重新捡起针头,鸣人没那功夫替他找血管,手发力一个寸劲,针头直接扎破头骨,刺入脑内。

    脑积水就脑积水吧,反正他又不会死。

    让分身拿着相机,鸣人换了一身干净的晓制服,把四个戒指分别戴到双手,接着走到飞段旁边,双手比成剪刀手。

    “咔。”

    鸣人甩甩照片,在背面写上漂亮不?递给分身,开启传送门。

    “送雨之国。”

    敢冒泡就打死你,不冒泡就气死你。

    然后留下个分身看守,开开心心回到小树林锻炼身体。

    鸣人不怕白绝来偷,他就怕白绝不来偷。

    几天后中午,吃完饭,鸣人摊开卷轴研究不风能吸取别人查克拉为己用的那招尸鬼接吻。

    文字,图画,卷轴详细记载了尸接吻的所有施展方式和条件,为了不被当马桶刷子,不风连自己三围都写出来了。

    五属性查克拉听起来牛逼,也仅仅是听起来而已了,如果没有把五属性加上阴阳两遁搓成求道玉的能力,多属性对后期的战斗帮不上多少忙。

    而搓成求道玉的难度不亚于让佐助成天叨逼叨个没完,相比之下,去长门那抢个眼睛召唤十尾躯壳把自己变成十尾人柱力都算简单的了。

    人类能撮合三种属性已经是极限了,要是简单三代早就放着玩了,忍术博士的学位也不是造假的,木叶好多忍术论文都是人家亲手写出来的。

    还有卡卡西,拷贝了那么多忍术也没见他融合成一个,难度可想而知。

    鸣人自认为比不上二位大佬,分身无法提取查克拉,也就无法训练属性,从收益和价值方面衡量,体术和仙术是最高的,所有鸣人只练这两个。

    不过收益少不代表不想要,现在有个现成的机会摆在面前,鸣人还是挺想试试别的属性攻击,反正又没剑架脖子,何乐不为呢。

    以后弄到了雷属性查克拉,再去找卡卡西学学,等终结谷之战时自己再掏出个千鸟,佐助的表情应该挺有趣吧。

    理想纲手姬,现实45姐。

    忍术训练从来没有一蹴而就,都是先学习理论再慢慢实验,从实验中慢慢掌控,直到最后熟练于心。

    鸣人现在理论看了很多遍了,可去找谁实验?

    施展尸鬼接吻第一步就要亲亲,亲女的吧,算出轨,亲男的吧,自己接受不了,亲不知道男女的吧,再不斩会激动的举起大刀。

    这么危险的术也不能用雏田做实验。

    第一步就卡住了,愁得鸣人直薅不风头发。

    最后实在没招了,鸣人一仰头:“大狐狸,要不你让我亲一口?”

    正宫不行的时候由狐狸精顶上,这是常识。

    “小鬼,你认真的?”

    九尾瞪圆了眼睛,一天不抽风你是不是难受,你看老夫有给你吸查克拉的经络吗?

    鸣人也想到了这点,别看狐狸精有肉有毛,可都是查克拉拟态出的产物,别说经络了,它连心脏都没有,全是肉。

    倒是有胃,也不知道六道出于什么想法光设计出个胃,没设计配套的排泄系统,弄得狐狸精一天天光吃不拉。

    “那我随便找个地方吸了。”刚才的想法给鸣人提了个醒,狐狸精是查克拉体,应该是吸哪都一样的。

    翻身,扒开狐狸精的毛,露出里面圆润饱满的肚皮,鸣人头一点点向下。

    他一点压力没有,吸狐狸嘛,和吸猫也没什么不同。

    九尾直勾勾盯鸣人,亲吻是人类的概念,它对此没有什么感觉,就是有些别扭。

    好吧,不是一般的别扭。

    粗大的尾巴从水中翻出大片水花砸向肚皮:“你给老夫适可而止吧,小鬼!”

    尾巴接近,鸣人觉得自己抗揍,死死咬住狐狸肉不撒口,闭起眼睛,运转查克拉。

    “尸体接吻!”

    尾巴在头顶悬停,九尾瞪大眼睛,感受自己流逝的查克拉,这小鬼,还真敢吸。

    十几秒后,鸣人全身冒出红色气泡,双眼变成竖瞳,松开嘴翻身躺倒在狐狸精肚皮上直摇头:“不行,劲太大,上头了。”

    这劲比八尾的尾巴还冲。

    缓过劲来,鸣人推开头顶尾巴说道:“大狐狸,你把查克拉锁上,我再试试。”

    从幼年对拳开始,九尾的查克拉就对鸣人处于不设防状态,就算不用尸鬼接吻鸣人也可以拉出来,所以这次实验是否成功还有待考证。

    “就知道胡闹。”

    抱怨一句,九尾锁住查克拉,注意力转回雪之国看剧欺负守鹤了。

    “不行,吸不动。”照着原来位置再吸一次,这次九尾查克拉纹丝未动,是自己使用方式不对还是这招它无法控制并调动如此庞大的查克拉体?

    “大狐狸,解锁百分之一。”不管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实验对象,先把熟练度刷上来再说。

    吸狐狸精吸的正爽,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梆梆梆梆…”

    “open the door!”

    “梆梆梆梆…”

    说话声音熟到不能再熟,雏田从厨房探出头,刚想说什么,鸣人已经怒气冲冲走过去开门。

    “卡卡西你是不想死,我不开门你是不要踹进来?!啊?达兹纳?”

    敲门的是咸鱼卖家达兹纳,而真正的咸鱼正靠在栏杆上,从挡住面容的圣贤书后侧出脑袋,一头银白色头发受重力歪向一边,声音慵懒的说道:“恩?~不是你让我换的吗?”

    “下次再换一个。”鸣人握紧拳头,突然想给卡卡西送首歌。

    歌可以以后抄,捶自家门的人必须现在就处理。

    鸣人一手拍在达兹纳肩膀上拍的他一个踉跄,眯眼微笑道:“老头儿,说吧,找我什么事?”

    要是没事,雪之国也该建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