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284章 奇女子
    <ntent>

    鸣人从小对机械电子行业有着浓厚的兴趣,凭借一双灵巧的小手为家里组装过不少家电,小到四驱车,录音机,耳机,大的电视,洗衣机,电风扇什么的都有,得到了父母不少奖励。手机端

    至于装不的,那只能自求多福了,许父一年换三根皮带不是没原因的。

    尽管从小接受父母的毒打,可鸣人是管不住他那双手,家里那堆东西他看啥都想拆,装好了放回原处,装不好藏起来。

    现在象征火影机械最高黑科技落到他手里还不到一天,他想拆了。

    这副身体,在鸣人看来确实全身都是黑科技,光那一个灵巧程度超越人类的手脚够前世的科学家们抱着舔了。

    明明是机械的却能传递视觉的双眼完全可以让人类不再有失明患者,还有那个价值能让美互怼到日韩灭国的永生核心,连随便拿出个皮肤保养技术放到前世都属于黑科技范畴。

    这么多的黑科技放进科院都够研究二十年了,所以只拆过家电的鸣人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从哪下手。

    这拆坏了得往哪藏?埋门口还是藏房梁?总不能绑分身送出地球吧。

    想着想着,鸣人突然怔住了。

    好像,不用藏了啊。

    雏田不是鸣人肚里的蛔虫,鸣人想什么她肯定是不知道的,所以当雏田从厨房走出来时看到的是鸣人盯着桌子半o的蝎发呆。

    算长得好看,可这…也是个男孩子吧。

    儿时的某些回忆让雏田瞬间警觉,捏了捏手的毛巾,蹑手蹑脚的走到鸣人身边,一时有些语塞不知如何开口,只是轻声呼唤一句:“鸣人君?”

    “啊?”

    呼唤打断了鸣人的思路,甩甩头把涌出的回忆甩出脑海,又拿出撬棍和锯条:“媳妇你来的正好,来,帮我看看应该先从哪拆。”

    呼~不是某些特殊爱好好,内心暗呼一口气,雏田开启白眼观察蝎的构造。

    无数的线路机关,封印符,一环套一环重重叠叠,第一眼雏田甚至没看明白这些都是怎么连的,又看了几眼还是没捋清,最后给了鸣人一个白眼。

    以她对自家男人的了解,拆了他肯定装不回去,最多只能装腹腔里的钢索,最后弄得一团遭。

    不过…只要他喜欢好。

    雏田还是把手伸向小臂处的卡口处:“这里,是个挡板。”

    鸣人一把抓住她的手:“别碰,有毒。”

    “恩。”小姑娘心里吃了五十斤蜜一样的甜蜜。

    带手套,又拿出剩下的几十瓶解毒剂摆到一边,鸣人深吸一口气,用手的螺丝刀慢慢撬动。

    样子一点不像拆傀儡,倒像拆核弹的。

    雏田掩嘴偷笑,书里说男人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还真是没说错呢。

    “咔。”

    清脆的响声预示着机关打开,鸣人小心拿来挡板,然后懵了。

    这是个啥?

    线,全是钢丝线,细线,粗线,用不明材质包裹的线,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光细线粗略估计有二十七八根,看的他脑壳都疼。

    拆头的鸣人顺手拿起小钳子,瞄了半天,最后抬头问道:“媳妇,你说我该剪哪根?”

    “我也不知道呢。”时间太短,雏田只看出这些线连接手骨关节和源头应该是胸口空洞处以外,还没捋明白。

    鸣人感觉雏田能遇到自己应该也算个欧洲人,问道:“那你猜一个?”

    “第三根吧。”

    “好。”挤开其他线,鸣人把小钳子移到第三根,手捏着钳柄开始发力。

    等等,我为什么要剪?

    大脑反应过来了却没来得及组织身体,像他曾经看到了那根钉子却依旧踩去了一样,手咔嚓的剪断了细钢丝。

    细线崩断,蝎的指突然诈尸一样抬起,体内发出运转的摩擦声。

    感觉受到侮辱的鸣人气的差点骂死那帮好莱坞导演,妈的,电影害人啊。

    雏田歪头看着蝎体内的运转轨迹,突然恍然大悟的睁大眼睛,呢喃道:“原来它是连这的啊。”

    话音未落,蝎胸口突然开了一个方形开口蹦出一个竹筒状的木盒,木盒全是针眼大小的小眼,插着无数的千本,前后两端冒着着墨紫色的浓烟。

    机关已经触发,千本击发,毒雾喷出。

    “大狐狸!”

    内心大吼一句,鸣人爆发成了一道闪光,瞬间挡在雏田前方,一手抓起解毒针扎在雏田大腿,另一手拿起毛巾盖住雏田眼睛。

    注射器在挤压药剂,千本在飞,毒雾在蔓延,而此时的鸣人已经拿出铁锅挡在前方,一条长长的红色尾巴挡住了远处的玻璃壁橱。

    “叮叮叮…”

    无数的千本爆射开来,或弹开或没入,炸的满屋子都是,墨紫色的浓雾弥漫在整件组织,顺着窗户缝像外蔓延。

    “咳咳咳,没事吧?”雏田连忙问道。

    “呸,没事,是有点苦。”转身吐出三根千本,鸣人继续压着毛巾,语气轻柔道:“压住,别睁眼啊。”

    “瞎说。”雏田带有着小斥责的语气拔掉鸣人大腿的两根千本,然后一把抱住他。

    感受着强有力的心跳,视线穿过跳动的心脏和不算伟岸却挺拔的身躯看向后方的壁橱和其整齐码放的人偶和两个卷轴,还有壁橱前被挡住掉落的千本,雏田感觉异常的安心和满足。

    我,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微微抬起头,娇声道:“恩,我不睁。”

    虽然鸣人此刻正猜测为啥靠这么近还感觉自家媳妇心跳有些弱还有毒雾阻挡了视野,但他也知道雏田啥意思,低头回应了她。

    一个很长的吻,一直吻到屋里毒烟都羞涩的飞出屋子,两个少男少女在某些剧烈变化:“大哥你不知道,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给我们没人寄了五十三本,我没写完,被罚做义工了。”

    “你不是又升一年级了么?”

    “恩,假期也没写完,所以被罚了,不过我抢到一个送信的活,嘻嘻。”木叶丸笑容灿烂,对于他来说,能满木叶的乱跑在教室里有意思多了:“大哥,这是你的信,我看写着加急第一个跑过来了。”

    带有感染力的笑脸,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是快夸我的小得意。

    我还真是坑自己啊。

    结过信,揉了揉木叶丸的脑袋,鸣人笑骂一句:“熊孩子。”

    当初坐在那里哭肿眼睛的孩子,竟然能有这种笑容,还真是坚强啊。

    “嘻嘻,那大哥我走了。”得到夸奖的木叶丸转身欲走。

    “等等,等我一会儿。”鸣人翻身回到屋内,拉开壁橱拿出其一个卷轴,鸣人怔了怔神。

    这也算一种传承吧。

    “给你。”

    “这什么?”

    “一个能让你拥有两倍写作业速度的术。”

    “真的?!”木叶丸喜出望外,大惊失色。

    “真的,回去练吧,记得写作业最多分一个。”

    “谢谢大哥。”木叶丸鞠躬感谢,嘴都要乐歪了。

    “赶紧送信去吧。”

    送走木叶丸,鸣人回屋把信放到桌子,手快速的敲击。

    五十三乘以二等于一百零六,恩,算了,再加两本凑个好汉数吧,也不枉你叫我一声大哥。

    木叶丸走了,一直躲着的雏田也出来了,揉着湿润的头发:“竟然有人给鸣人君送信,是我爱罗么?”

    “重量不像。”鸣人边说边打开信件。

    信面一句话「约定地点见。」

    字迹小巧秀丽,优雅得体,能写出这种字的若非妹子,那不是伪娘是gay。

    一翻面,一朵雪花印证了鸣人的猜想。

    雏田再次警觉,又是个漂亮的男孩子!

    感觉心好累,人家小樱防的都是女孩子,怎么到自己这变了呢。

    男人,要么穿军装,保家卫国,要么穿西装,运筹帷幄,要么穿女装,放飞自我。

    鸣人这次是去谈判的,所以他放弃了有木叶标志的衣服和晓制服,选择了西装。

    这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正式的谈判,得注重点。

    他还是挺期待见到照美冥的。

    在鸣人的印象里,这是一个可刚可柔,有点神经质,极度恐嫁的,还有后期恐怖变化的女子。

    说她,是因为短短几次出场,这位棕发御姐凭借本子数量力压太子二柱等一票人,登了火影某月百度搜索指数第一名的王坐。

    能有这种资本不凭别的,凭她有容,而且爱穿低胸装。

    雏田为依旧不会打领带的鸣人打领带,一边像老妈子一样说着:“鸣人君去那边要小心点,我听说那边的特别乱,见人打…”

    “没事,他们打不过我。”

    “恩。”系完领带,雏田检查一会儿,感觉满意,两手食指对点,最后鼓足勇气仰起小脸,闭眼睛:“把…把刚才的补完吧。”

    鸣人正想低头,突然一伸手:“等等。”

    雏田睁眼:“怎么了?”

    只见鸣人噗通一声倒地。

    “我毒发了。”

    </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