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279章这么漂亮的一定是蓝孩纸
    <ntent>

    天空一声巨响,小肥狐闪亮登场。

    哆哆哆,二十多根两米多高的路灯闪烁着烛火钉在四周照亮一方,鸣人咚的一声砸在地面,半米的坑。

    挥尾巴吹散灰尘,被红色查克拉包裹的鸣人像小狐狸一样蹲着,十字眼瞄准对面看起来和此时的自己差不多高的绯流琥:“你们总算不跑了。”

    声音有些小喘,但不打紧,也半分钟的事。

    鸣人蹲着不动回气,对面的蝎子也是个沉默寡言之人,连话都未回,绯流琥背后的尾巴从衣袍下伸出,似一只寻找给敌人致命一击的蝎子一样轻微摆动。

    听到背后细碎的和泥声,蝎控制尾巴突刺鸣人,同时触动绯流琥的机关,应付接下来的攻击。

    昏暗的灯光给尾巴一丝金属闪光,在尾巴尖头,渗出勘九郎苦几倍的深色毒液,被极速带来的风吹出一道道水纹。

    仙人带来的感知让鸣人能轻易闪避这次攻击,但他没有,那不是他的作风,在尾巴即将接近之时,抬手丢出一段铁轨,赤红色的尾巴卷住铁轨一端,使劲一抡。

    是这种方式么,看到对面动作,在发现躲不开后,蝎简单做了一些力量对,果断解开尾巴一处的关节。

    轨尾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铁轨前端弯出一个夸张的弧度,断尾打着转横飞,斩断几根石笋后刺入大地。

    而在这之前,蝎已经让剩下的断尾继续攻击,鸣人也用铁轨回击着。

    尾巴和尾巴的对决,终究是鸣人这边的仙术狐尾更胜好几筹,而速度,说实话,鸣人真没感觉这条蝎尾巴速度有多快,是挺长,他都打飞好几节了。

    突然,感知到飞来的攻击,鸣人挥手是一扇钢门,胸口延伸出红色小狐手,抓着钢门挡在身前,接着,双手猛的插入大地母亲表皮。

    叮叮叮,无数细小的千本钉在钢门之,一排排的千本入钢三分,排列整齐,不难看出,蝎可能有强迫症。

    狐尾再次卷着铁轨横扫一次蝎尾,最后扭曲的铁轨搭在钢门边,组成一副画风不知道歪到哪个工地的剑盾,与蝎做对峙之状。

    诡异的防御方式,防御力一般,一边冷静评测一边跳起,蝎阴沉的说道:“迪达拉,跳。”

    “诶??”迪达拉匆忙捧起一捧粘土,跟着起跳,水分过多的粘土从指缝间渗出一滴泥水。

    泥水滴落,在半空被一张红色大手接住,呲的一声蒸发殆尽,大手的主人一点不在乎小小的水滴,控制着它继续延伸,抓向空的二人。

    “我的粘土!”一小把根本不够用,迪达拉心疼的看着刚才还完好的小水坑,接着,他被一条金属尾巴拍飞。

    那意思很明显,一边和你的泥巴去。

    飞走的迪达拉躲过一段扭曲的铁轨,而蝎这边,则是用围绕身前的尾巴弹开钢门。

    尾巴在空弯曲晃动卸力,然后被徒然出现的长剑刺入关节,刺破关节,长剑去势不减,直接扎入绯流琥侧方。

    绯流琥内,一个红发少年模样的人面不改色的看着眼前的剑刃,继续做着他的测评:“单体攻击极高,极难防御,精准度略差。”

    接着,又看向双掌合并拍来的红色大手,加之前的尾兽轰炸攻击,范围攻击极强。

    一边计算着对敌方式,蝎一边脱离绯流琥,猛的向下一沉。

    大手合十,碎屑连崩射的机会都没有,被死死握在手心,一个炙热的亮球从手的方飞过,轰的炸开,再一次为天空打花火。

    撤去大手的联系,查克拉手在空缓缓消散,碎屑这才掉落,这手抓过蝎的傀儡,鸣人索性不要了,谁知道会不会传回来毒,反正这点查克拉还不够自家狐狸精两顿的,多吃点补回来了。

    查克拉多,是任性。

    大手消散,露出后面的红发小少年,少年看着也十六七岁,面容清秀,白皙如玉的肌肤带有一丝女性的娇嫩,看起来异常清秀。

    “藏头露尾的家伙,总算出来了。”

    亲眼见到蝎的本体,说实话,鸣人也有点惊讶,这模样,真是惊艳到掰弯直男,都可以问一句吾与村东佐助孰美了,不亏是能把南姐挤下玉女位的人,晓之玉女,当之无愧。

    不对,这好像还不算他的本体,这是傀儡,本体是他胸口那个印有蝎字的条形棒状肉核。

    “蝎大哥,你行不行啊?”远处,手心吞吐粘土的迪达拉高喊一声。

    “闭嘴。”蝎回了他一句,然后看向空的碎屑,明明是傀儡所制作的脸竟做出了愠怒的表情:“既然你毁了我一件珍藏的作品,那由你替代吧。”

    说着,手指一拉,用查克拉线从背后拉出一张卷轴,卷轴落入怀衣服内,发出机械卡扣清响。

    对面,鸣人纹丝未动,猜测蝎准备打他,从原著里他看过蝎的大部分攻击,除了那个被称为火影未解之谜的第四个卷轴。

    蝎一共背着四个卷轴,原著里到死也只用了三个,岸本这个挖坑不填的老坑逼,留了这么个悬念后,连提都没提过,完结了也没说过到底是啥,弄得鸣人前世都想给他寄刀片了。

    一边腹议岸本,鸣人一边期待着蝎的攻击,会不会用呢。

    如果不用的话那自己一会打败他抢过来的会不会因为岸本没画出来看着是个空白卷轴?

    原来是这招啊。

    在鸣人期待,蝎的的双手手心冒出一根金属管,管喷射出大量的清水,流量很大,而且很粗。

    随着蝎的双手转一个360度的圈,手心喷射的水柱细了一圈,冲击力也变得更大。

    一圈,两圈,蝎的双手反人类一样转着圈,每一圈,水柱都会细一分,很像高压水枪的喷头。

    因为,它是!

    呲,水线像切豆腐一样切开石笋,横扫向蹲坐的鸣人,恐怖的切割力远盛刀剑。

    ”这很物理。“感觉自己终于在忍界找到一个志同道合之人的鸣人赞叹一句,俯身躲过这次攻击,同时抛出一个钢门和一把秘银剑实验其切割极限。

    接着他又抬起一根尾巴。

    尾兽之裳对锐器劈砍和钝器捶打防御极强,但对切割防御差一些,尤其是同为查克拉的忍术,原著里某长白毛的咸鱼曾经用一招雷传切掉两只尾兽的查克拉之手惊艳世人。

    至于他怎么切的,别问,问是被动。

    我们不妨换个角度从物理来看,电火花线切割的原理百度很好查,它可以切割几乎已知的一切物体,而且耗能很低,很符合卡卡西的蓝量。

    至于为何咸鱼不受切割产生的高温影响,我们这回再把角度换回忍者来,他,会火遁。

    你看,这不完美解释了么。

    </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