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222章 三年后的孤儿院院长是谁?
    实验结果很明显,加入生命力的螺旋丸除了有点飘以外,医疗价值不大,不过鸣人还抱有幻想。

    没准是因为第一次不熟练呢。

    低头看着手中比闪光灯都闪的丸子,鸣人有些郁闷,同样是螺旋丸,人家穿越大佬要么自主研发或者系统赠送,要么拜师学艺,怎么自己这颗就跟拼夕夕九点九包邮过来的一样。

    心里念头很多,手上动作却不慢,另一手试着向螺旋丸中输入风查克拉,不到两秒,嗡嗡嗡的风鸣声中,螺旋丸像安了震动电机一样乱抖,几近脱手,鸣人大吼道:“老头儿,快躲开!”

    他要控制不住这颗丸子了。

    不用他说,自来也在术形成一瞬间就跳跑了,白色长发延长,缠住鸣人腰部,猛地向后一甩。

    二人在躲,但分身已经抬着最大的十七号实验体冲向爆炸中心。

    “轰…”

    螺旋丸手里剑炸开,暴风吹得树林哗哗作响,本来还能坚持几天的黄叶,这回全掉了。

    师徒二人在石壁后躲避,鸣人在头上顶个铁锅,顶着碎石探出头,小心查看。

    “给我。”自来也劈手夺过铁锅,然后探出头。

    暴风散去,一个方圆三四十米的大坑出现,坑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多头野猪,坑边缘是一圈被风吹倒的野草,

    野草长度惊人,最低丈高。

    跳入坑中,鸣人正要去检查,自来也随手卸下一条猪腿,说道:“别看了,死定了。”

    鸣人不信邪,走过去试了试,果然,十七号猪也死了。

    半小时后,自来也咬了一口刚烤好的猪腿肉,闭眼感受片刻,说道:“虽然肉不怎么好吃,但挺筋道的。”

    同时脑中模拟刚才的攻击,无数细小风刃切割细胞和经络,但转瞬便被生命力治疗,如此反复,千锤百炼,直到术结束为止。

    这肉筋道,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呵呵。”

    鸣人回了一个自来也看不懂的笑容,手从腰侧的两把草薙剑中抽出一把,查克拉猛灌,刀身延长,眨眼就变成了一把四十米长大刀。

    “啊啊啊啊…”对着二十几头野猪,鸣人发泄一样的夏姬八砍。

    闹心啊,难受啊,螺旋丸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

    我特么又不是厨子,你把肉打这么筋道是几个意思?

    刀光剑影过后,野猪全碎成大大小小的肉块,风遁吹散血腥味,鸣人放出分身整理,捡起一块大腿肉洗洗,架到烤架,拿出卷轴,通灵出调料,撒盐,放料,刷酱,一气呵成。

    把卷轴丢给分身,鸣人坐下盯着火光一动不动。

    “不就设立偏离初衷嘛,你至于么。”

    “一般。”鸣人声音不算好,前前后后忙活这么多天,就弄出个这破玩意,心情能好才怪呢。

    这是许家传统,玩的不好就闹心。

    自来也撕着烤肉,吹凉喂给鱼饼,回忆着说道:“创造和改良忍术啊,从来都不是强求就能来的,灵感,机遇也很重要。”

    “想当年,我也是一次偶然间在妙木山练火遁,不小心点燃了一小块蛤蟆油,才想到利用风火油特性加强火遁威力,创造出了五右卫门。”

    “所以啊,多留意身边事物,没准哪次你就用到了,就把它改良好了。”

    “哦。”鸣人情绪有些好转,心中若有所思,空间里那么多东西,还有啥能加到死去活来丸里?

    看到鸣人有变化,自来也假装懊恼:“可惜啊,这招应该是用不了啊。”

    “怎么了?”鸣人下意识问道,五右卫门或许不强,但加入仙术,那就是火影唯一s火遁,他正想着学会仙术再学这招,结果被告知用不了了?

    自来也白了他一眼:“妙木山油不够了呗。”

    “额…”

    一顿饭,插科打诨下来,鸣人虽然想开了,但心里还是有点堵,取回分身装猪肉的卷轴,鸣人决定做点什么开心一下。

    挥手开启传送门,踏入。

    “干嘛去?”自来也问道。

    “把肉送了。”

    二十多头野猪,每头几百斤,加起来都过万斤了,以他俩的食量,吃到孩子打酱油也吃不完。

    而且野猪肉比不上经过几千年的驯化,阉割后的家猪那么美味,偶尔当野味吃一顿还行,吃多了,是个人都受不了。

    传送门另一边,鸣人看着犹如学校大门的铁门上的孤儿院几个字,使出学自百变的特殊变身术变成自来也模样,按响了门铃。

    还有什么能比做好人好事更让人开心满足嘛?

    不过鸣人也知道自己身份,但凡知道他的,靠近两步都后怕好几天,为了减少麻烦,所以他变了自来也,虽然这老头儿不修边幅,但他在木叶属于人尽皆知,毕竟三代弟子,三忍之一。

    不一会儿,一个六十多岁老妇人走过来开门,眼神不自然地说道:“自来也大人?你怎么来了?”

    鸣人错愕,莫非好色老头儿偷窥过她洗澡吧?

    “咳咳。”咳嗽两声缓解气氛,鸣人用查克拉控制声带,模拟自来也声音说道:“昨天看到一个小姑娘被野猪追赶,我去搭救,打死的猪有些多,吃不了,送来过一些。”

    老妇人开门的手微顿,开玩笑地说道:“没想到当年的事您还记得啊。”

    这下鸣人懵了,这老头儿当年为了撩妹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我瞎编理由也能蒙上?

    见事态不妙,鸣人赶紧拿出卷轴,倒出四分之一的桶装野猪肉,说道:“就这些吧,你叫他们出来分了吧,剩下的,还有另外几家。”

    根据他小时候闲逛的见闻,木叶一共四家孤儿院。

    老妇人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说道:“好。”

    老妇人在门铃敲了几声,远处的屋子里先出来的是几个厨师打扮的人,见搬不过来,又敲了几声,几分钟不到,一群小孩儿冲了过来,跑得最快的小男孩跳到桶边沿,喘息急促地问道:“这…都是给我们的?”

    说着,流下了口水。

    老妇人笑着弹了他额头:“就你皮,这是…”

    刚想说什么,一回头,却没看到人。

    鸣人趴在墙头,看到几个小孩儿流着口水,抱着比头还大的肉块跟在厨师后面晃晃悠悠,微微一笑,离开了,走向下一家。

    中华传统美德,做好事不留名。

    第二家门口,鸣人正要按铃,身后却有人叫住了他。

    “自来也大人!?”

    鸣人回头,看到一个独臂男子牵着一个粉发女子,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同样粉头发小女孩。

    这两位,他在三代葬礼上见过。

    “哦,是你们啊。”

    “您怎么回来了?”狗零难以置信道。

    他本来不信,可是无论是外貌声音,就连查克拉,他们夫妻二人都察觉不出来异常。

    虽然唱歌不行,但演戏,鸣人是专业的,不止声音,就连查克拉,他都用九尾查克拉模拟了。

    “你们怎么来了?”鸣人假装认识他们。

    “你也知道我们从小从孤儿院长大,这不有孩子了么,我和龙二商量要传承姓名和经历,想等她到三岁多时有自理能力后送来学习一段时间,所以先带她过来熟悉熟悉。”

    “嗯,想法不错。”鸣人赞许道。

    简单聊几句,这家的院长也来开门了,院长看起来比之前那个年纪还大,鸣人总感觉他干不了几年就得退休。

    这次怕言多必失,鸣人留下肉走了。

    回头看着抱孩子和院长交谈的二人,鸣人无语,这对父母怎么想的,还有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学习的?

    这里面除了和孩子玩还能和谁学,和院长?就他那副眼瞅着要被退休的样子他还能教什么?你还不如等下个院长上任再来熟悉呢。

    狗零帮忙搬完猪肉,憧憬道:“自来也大人真是个好人啊,真希望以后我们的孩子能拜他为师。”

    龙二不想打击他,只是委婉地说道:“等她长大,自来也大人都六十多了。”

    狗零戳了戳婴儿粉嫩小脸,笑道:“那就拜他徒弟为师,你说好不好啊,零二。”

    说完,他自己都愣了。

    龙二一改温文而婉慈母表情,嘴都气抽抽了:“你别提他!”

    哪怕不监视鸣人一年多了,她耳边还不时回响着那爆炸的轰鸣声。

    送完全部猪肉,鸣人心满意足去了龙地洞,佐助找他补魔。

    刚到龙地洞,鸣人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问道:“有人来过?”

    “是兜。”佐助简短回答道。

    “哦。”鸣人伸出胳膊,兜这么早就来到龙地洞了么?那我是不是可以埋伏他一波?

    感觉可行,鸣人说道:“下次再遇到他叫我。”

    当初要不是兜带大蛇丸跑,现在雪之国的蛇酒池里泡的应该是八岐大蛇,而不是辛牙。

    补完查克拉,鸣人和白蛇仙人挥手告别,回到了自来也身边。

    当晚,鸣人收到了双马尾老少女的油灯召唤。

    分身刚过去,就发现纲手在笑,笑容有些瘆人,让人不寒而栗,手中捏着两块石头,握紧再松手后,洒出一把粉末。

    “去把自来也叫来。”

    “哦。”分身赶紧启动传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几秒后,自来也出现,问道:“什么事?”

    “没事。”纲手笑眯眯走到自来也身旁,手势示意分身转告本体关闭传送门。

    “不是,你这是干什么?”自来也感觉事态要遭。

    “干什么?”纲手拳头握的咯吱响。

    其他三家孤儿院就算了,那是木叶建立的,你不知道最后一家是团藏的势力吗?

    老娘在这和他撕的昏天暗地,你特么背着我给他下属单位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