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165章
    抚子柳红走到街道上看着徒手拆傀儡的静香说道:“是次数。”

    鸣人跟着走出破墙,他不想卷入这场有预谋的战斗,所以入场剑被他放在椅子边靠着。

    “你们也够能忍的,27次还没打死他。”

    “这是我们的规矩,每次都是点到为止…”抚子柳红为鸣人讲解她们村的对战规则。

    听完后,鸣人提出了疑惑好久的问题:“你说你们村只有女人,那生下的男婴呢?”

    生物勉强及格的鸣人起码知道男女几率各一半的,她们那是女儿村,又不是女儿国,怎么可能都是女孩。

    “男婴父亲要养的话我们会交给父亲,如果找不到孩子父亲或者父亲不要我们也有专门为男婴准备的孤儿院,教他们本领,保证他们出去不会饿死。”

    鸣人不得不感叹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么奇怪的村子都有…

    等等…找不到孩子父亲?!

    “你说找不到孩子父亲…?”鸣人目瞪口呆地问道,这操作…也太溜了吧。

    “有些强者有自己家庭,不会逗留很久,我们村里的女子在此期间不确定是否怀孕,会继续寻找下一个,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也不是没发生过。”

    “不止如此,如果一名强者战胜多名我村女子,最后孩子过多他养不过来,剩余的男婴也会由我村抚养。”抚子柳红意有所指道,语气处处透露着对男性的了解。

    这对男性的诱惑简直大的无以复加。

    这一刻,鸣人对自来也肃然起敬,这是多深的爱才会让一个处男放弃这么大一片森林选择去默默守护一棵树啊。

    下一刻,鸣人宅男思维又发散了。

    按她这么说,这个村子岂不是特别适合那种有时间长期在外,实力强劲,家族被灭仅剩两人,一心想壮大家族的人发展人口?

    抚子柳红的消息很劲爆,但鸣人还接受得了,前世比这更劲爆的新闻多了去了。

    两人交谈不久,抚子静香的战斗也结束了,国脸男为了自己的大计划,做出的傀儡都是故意送给抚子静香打碎的。

    纯粹的送人头,不含一点水分。

    国脸男被打的如虾一般佝偻在地,想起都起不来。

    虽然说是点到为止,那也分点哪,点肝脏部位施瓦辛格来了也得躺。

    今天积累一肚子火气的抚子静香又被国脸男打扰,下手重了些,就算忍者有查克拉加持,最低也要躺半小时。

    躺半小时的伤在忍者对战中确实算小伤了,起码比鸣人打大舅哥那次轻多了。

    抚子静香走过来接过柳红手里的白袍甩着绕身体转了一圈披在身上。

    动作很靓,看得鸣人更满意了。

    这袍子好,有厚实感压风,不是一层布的那种:“你这白袍哪买的?”

    就算想要白袍,也不会要她穿过的这件,他又不是收集女人穿过的衣服的变态

    抚子柳红都懵了。

    这什么人啊,我说了一堆抚子村的好处,你关注的竟然是袍子哪买的?

    沉迷刺客信条相似款白袍的鸣人脑子里完全忘了柳红刚才说的是是啥。

    典型的宅男思想,女人哪有游戏好玩。

    “抚子村,特制的。”抚子柳红回道。

    “帮我弄五十套,尺码一半按我现在身高来,一半大一号,放心,不差钱,多久能做好?”鸣人买东西从来不问价格,金山银海庄有的是黄金。

    “大概一个月。”抚子柳红心算后给出时间,这衣服不便宜,鸣人买的量也够大,对村子是个不错的营收。

    趁着她俩没想起重金求子的事,鸣人继续岔开话题:“一个月后我们在这交易,当然,也不让你们白跑,我刚才分析了一下他的情况,得出一些有意思的结论可以告诉你们。”

    走到国脸男身边,鸣人一把拉起他拖到破碎的墙边。

    抚子静香还是冷着脸,不过有些意动。

    柳红说道:“请讲。”

    靠在墙边的自来也暗呼一口气,今天这事算是过去了。

    除了战斗,其他什么事只要这孩子一插手,最后都会变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的那些忍术不说,就像今天,明明一场类似比武招亲的谈判,到他这愣是谈成了服装采购。

    把国脸男丢在地上,鸣人又抛弃了自己莽夫的人设,使出鸣式分析法。

    “第一,我敢肯定他不是一个感知型忍者,我和自来也的查克拉都很多,自来也会敛息,我不会,如果他是个感知型忍者,绝对能感知到我。”

    “在忍界,虽然不是查克拉多就强,但查克拉多的没一个弱的,而他毫不犹豫的动手,很显然没感知到我这个查克拉特别多的。”

    “第二,自来也虽然喝了些酒,但他的酒量大,那些对他影响不大,可他却一点被窥视感都没表现出来。”

    鸣人笑着看向国脸男:“那么问题来了。”

    “他是怎么在没看到也没感知到的情况下确定你俩在这呢?”说着,鸣人手指着抚子静香:“准确说是知道你在这呢?”

    原著里这男人能找到两个在忍界流动的忍者一百次还没被怀疑就是个奇迹,简直和连胡五十把十三幺还没被怀疑出千一样奇迹。

    不过为了自己的白袍和p3还有不被这女人烦下去,鸣人决定亲手斩断这种奇迹。

    “他在静香小姐身上放了跟踪设备或术式?”抚子柳红猜测道。

    “不可能。”抚子静香否认道。衣服她换洗很勤,不可能有设备,如果被下了术式,为何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哦?竟然连你本人都感觉不到吗?那这问题可严重了。”

    踢了一脚国脸男,鸣人继续调笑道:“来,你解释解释。”

    “嘶…我猜的…我知道她来了这小镇,小镇就这…么几家餐馆…我去了其它几家发现没有…”国脸男疼痛之余还真编出一个理由。

    “哦?那你怎么不去住宿的地方看看,你就没猜到我直接打赢了她顺便送她个娃么?”

    “静香小姐…不是那种人…”国脸男表面硬气,其实心里慌的一批。

    他给静香下的术式确实带有跟踪能力,但这种术式到第一百具傀儡被毁时才会显现,之前很难被发现,这人居然猜到了!

    “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喽,老头儿,你来。”鸣人对自来也说道。

    这逼他装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看自来也会不会配合了。

    自来也表情不带一点淫邪:“小姑娘,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帮你检查检查。”

    他是好色,但他喜欢的妙龄少女和少妇,对这种黄毛丫头不感兴趣。

    三忍的名号确实响亮,抚子静香犹豫片刻后,伸出胳膊:“拜托了。”

    鸣人虽然是一顿瞎扯,但扯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身上被种下奇怪的术式了。

    自来也手搭在她胳膊上,输入查克拉探查。

    这种奇怪的术不是疾病,考验的不是医疗能力,是见识,自来也作为闯荡忍界几十年的老司机,见识不凡,很快就发现了异常。

    “这种感觉,不像忍术,倒像是诅咒…”自来也不确定道,诅咒这种能力忍界稀有,他一辈子见过的不超过三个,他也没法确定了。

    “现在可以招了吧。”鸣人看着国脸男问道。

    “不是我…”国脸男对着静香哀怨道。

    “都这样了你还不说,可以。”鸣人招招手:“顺风。”

    傻狗屁颠颠跑了过来。

    鸣人拿出一包白色粉末道:“我家顺风是条公狗,这包药的作用是让它看什么都像母狗,后果你懂的。”

    药粉是假的,不过吓唬人嘛,演技足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