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163章 鸣人:我不打架
    多年前的一个夜间,自来也潜入一个全由女人组成的村子偷窥,该村名为抚子村。

    抚子村有个奇特的规矩,为了后代的基因,每名女忍者都会找一个实力比自己强的男人生娃,娃带回村子抚养。

    至于男人,有感情的可以入赘,没感情的那就是一次性用品。

    可惜,偷窥的自来也被发现了,一阵鸡飞狗跳后,他被堵在村子门口,鉴于自来也的实力,一村被偷窥的女人不仅没打他,还深深地迷上了门口这老头。

    不对,按当时的年龄应该是青年。

    其中就包括当时的村干部抚子静香的母亲。

    抚子静香母亲向自来也发起挑战,没有鼬那种放水实力的自来也被迫平局。

    按照规矩,胜者是要入赘的,虽然她胸也很大,但自来也心系他那个胸围106公分的队友,放水放出了一个平局。

    被卡bug的静香母亲当时决定再来一局,被自来也拒绝了,他说把这机会留给下一辈,也就是他徒弟。

    自来也提出这条件时根本没考虑过后果,抚子静香和鸣人同岁,那时抚子静香母亲还没找第二个男人借种,按时间来说鸣人可能连颗受精卵都不是,最起码水门夫妇还是活着的。

    也就是说自来也压根就没考虑过万一某天有个女人去木叶找水门借种自己会不会被玖辛奈打死的问题。

    抚子静香原来有个喜欢的男孩,可惜前段时间出了意外,永远地离开了她。

    伤心欲绝的她决定听从村子的安排,出村修行,并完成当年的约定。

    没想到刚出发没几站,就遇到了狗带路瞎特么走的鸣人师徒二人。

    要不怎么说二哈这种狗一切皆有可能呢,现在就是被带到雨之国鸣人都不意外,毕竟它叫顺风,给佩恩送份快递一点都不奇怪。

    现在晓组织全活着,就是鸣人把情报都给自来也说了,自来也进去了也得躺着出来,没准还出不来。

    “所以新一君就是自来也的徒弟么?”高个女子看着甩胳膊走回来的鸣人问道,随后想起自己还未介绍自己:“你好,我叫抚子柳红(我编的)”

    “我不是。”

    鸣人继续扯淡,他可是知道这事情的渊源的,很麻烦:“你见过这种没事突然踹徒弟的师傅吗?”

    “混蛋,你不说你不认识我我会踹你?”自来也佯怒道。

    鸣人继续编理由:“随便来两个人问我就要说认识你?万一是你仇人抓我要挟你怎么办。”

    “抓你你不会反抗嘛?”

    “我不爱打架。”

    一听这话自来也更气,气的都笑了:“你不爱打架?那这一路上见谁打架都要上去凑热闹的是谁?你当我瞎么?”

    这事自来也也搞不明白为啥,一路上但凡附近有战斗,总会莫名其妙的波及到这孩子或者他的狗,然后这孩子也莫名其妙地搅和进去了,除了之前那次假打,一次例外都没有,就连附近有两头猪打架他都会参合进去。

    自来也气的是最后一点,要不是吃这么多野味他认为自己不会出现小肚腩。

    不过让自来也欣慰的是鸣人打归打,但不会打死,最多也就受些伤,事后还会被他送去火之都医院。

    “我那不是被迫的嘛。”鸣人抗争道。

    二哈配上草薙剑的入场被动,简直就像化学反应一样效果惊人。

    鸣人也了解原因,但他还是没放弃入场剑,出来的目的不光是旅游,还有修行,能有和人对战的机会干嘛不打。

    鸣人学到了战斗技巧,那些住院的也学到了一些,就是他们总感觉跟被狗咬了一样恶心,因为鸣人每次报的名字都不一样,还有那莽穿一切的战斗风格,所以被他们私底下起了个外号,木叶疯…狂犬。

    “你被迫?既然都躲过去了你就不能当做没看见,非要去凑热闹?”

    “我这不是在修行嘛,不和人打怎么进步?”

    “修行讲的是修心,过分沉迷力量会迷失自己的本心的道理你不懂吗!”

    卡卡西教学会侧重于你需要什么,大蛇丸会发掘你所有的潜能,而自来也,他关注的重点是思想。

    他教徒弟不会教很多,有自保能力即可,剩下的,他会教会你什么叫信念的力量,这股力量,会让人坚定不移的向强者之路迈进。

    大蛇丸不懂这点,所以他带出来的人都迷失了方向,例如兜和佐助。

    看着街上的人有围上来的趋势,鸣人不打算和他吵下去了,随口回一句:“我懂了。”

    自来也暴起一脚:“孽徒!你又懂什么了!”

    我一时不查居然又让你说出这句话了?!

    “咚。”挡住攻击的鸣人滑行出去几米,回来质问道:“那你到底是让我懂还是让我不懂!”

    抚子柳红上前制止道:“二位,能否换个地方聊,正好我也有事和二位谈谈。”

    她能看出来,虽然两人吵的凶,但感情很好。

    “不好意思,见笑了。”自来也客气道,然后看了一眼披着连头都包裹进去的白袍的抚子静香,他更尴尬了。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四人小镇不大,餐馆很少,找了几家才找到一家让带宠物进的。

    屋内,四人找个角落坐下。

    自来也身边坐着鸣人,对面是抚子柳红和抚子静香。

    拿起酒杯抿口酒,自来也看着拉下白袍漏出脸的抚子静香问道:“所以你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完成当初那个赌约的?”

    酒是鸣人拿出来的,矮人酿的陈年佳酿虽然喝多了也醉,但它不像火影世界里的酒那样上头,也不伤身,还有些滋补的功效。

    “是也不是,不过既然遇到了,解决了也好。”抚子柳红看着鸣人说道。

    她刚才听到二人吵的内容,知道这是一个爱打架的,正好可以和静香小姐比试一场。

    鸣人和静香都沉默不语,鸣人在撸雪貂,静香在发呆,眼神中带有对一切安排都不在意的神情。

    场面很诡异,像双方家长带着相亲,一个玩手机,一个想随便找个人嫁了。

    鸣人望着天花板走神,抚子静香虽然还算漂亮,但他还没放在眼里。

    因为这种重金求子一样的行为被他所不齿。

    自来也又不止我一个徒弟,雨之国还有一个呢,绝世强者,目前忍界第一,绝对符合你们的要求,就是你能不能抢过南姐我就不知道了。

    就算你抢过了,就长门那身体,能不能榨出油水还两说。

    “鸣人,你的看法呢?”自来也推了一下他问道,谈话时他和抚子柳红说了鸣人真名,所以他没叫鸣人新起的名字。

    当初是他答应的赌约,但也要考虑鸣人的想法,他不是那种强迫徒弟的人。

    “啥看法?”

    “和静香小姐的比试。”自来也盯着酒杯里的酒,掩饰尴尬。

    “为啥?”鸣人问道。

    他知道一切前因后果,但不能表现出来。

    柳红看出自来也的尴尬,解围道:“还是我来说吧,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听完后,鸣人使出了学习风花小雪的演技,震惊道:“好色老头儿,你坑我!”

    “咳咳…这怎么能算坑呢。”

    说着自来也又喝口酒:“你看人家小姑娘也不差么。”

    你信不信我要是答应了不出三年她就变差?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岂是开玩笑的?

    “你当初说这条件考虑过你徒弟的感受吗?”

    “我这不是正问你的意见呢么。”

    “那你就没其他徒弟了?”

    闻言,自来也手一顿,他想到了他另一个徒弟水门,然后想到了玖辛奈…接着手猛地一抖,酒险些洒出,一滴冷汗顺着鬓角留下。

    他当初说这条件时,水门还是健在的。

    自来也偷偷抹去冷汗,自己当年究竟是被什么蒙蔽的双眼,竟然提出这么恐怖的条件。

    一口闷掉酒杯里的酒压惊,自来也道:“那你答不答应?”

    “不答应。”

    “为什么?”

    鸣人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修心,不打架。”

    “啪。”

    自来也一把将酒杯被拍碎在桌子,我特么之前和你说的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