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129章 隔壁老鸣
    出村走了不久,闲来无事的鸣人派出影分身去波之国为自己接下来的旅途打造装备。

    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尽量少回木叶浪了,纲手把他派走她前面顶团藏,自己要是没事就回去浪那不给她上眼药么。

    波之国某处,漩涡施工队正热火朝天地建造一个四四方方的模具。

    包工头还是漩涡铁柱。

    铁柱用白毛巾擦着不存在的汗渍,吼道:“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造出大砖头,都听清楚了没有?!”

    鸣人造的确实是砖头,还是实心大铁砖,这是他准备旅途种拖着跑的,球形和柱形都不安全,一个停不住就要压死自己的狗命,还是砖头稳妥点。

    牙送来的二哈也是让鸣人操碎了心。

    其他影分身满头黑线,你一个分身哪来的二十年,能活两天都是向狐狸精借查克拉维持的。

    为何每次干活都是你一个人秀,这让我们很难有出头之日啊。

    突然某个分身眼睛一亮。

    他想到抢戏的办法了!

    ————

    另一边的师徒二人则在进行影分身教学。

    刚才那种错误的影分身释放方式让自来也看的眼皮直跳。

    鸣人从小学的就是影分身,一直用到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还是分的不多,最多也就十几个分身。

    但架不住他用的次数多啊,一次不够我再用几次不就多了。

    所以自来也老师开始了旅途中的第一堂课,禁术-多重影分身之术。

    反正这孩子影分身用的和多重影分身一样也没出什么事。

    影分身和多重影分身区别不大,只不过怕分出数量过多会对自身反噬,所以二者之间被设立了一道阀门一样的保护锁,只有学会打开这道锁,才可以无限制地分出分身。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看懂了么。”

    鸣人乖巧地坐在草地上,点头不语。

    虽然不知道自来也为啥不让他说话,但鸣人是个听话的孩子,不让说就不说。

    就像之前的不碰起爆符一样。

    “你先自己练吧。”自来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在鸣人练了几次能熟练应用后,自来也轻咳几声道:“鸣人啊,我记得你有一招咳咳…色诱术吧。”

    “嗯,怎么了?”

    “我认为那招配上这个分身术应该是很实用的招式。”自来也大言不惭道。

    鸣人震惊道:“这才是你教我这招的目的!?”

    教我多重影分身就是为了让我给你表演后gong之术?你还能要点脸吗?

    “咳…怎么会呢,只是为师这一路辛苦,刚才又讲解了那么多,身心俱疲,所以需要些安慰放松放松,你要理解…”

    “哦。”

    作为一个乖巧听话还t懂事的好孩子,鸣人自然理解他什么意思。

    “你理解就好,还有这次能不能换一个样子的?”

    “什么样子?”

    自来也在胸前比划着形状:“这样…这样…三点式…嘿嘿嘿…”

    “我懂了。”

    “嘿嘿嘿…”淫笑中的老色鬼已经沉浸在幻想世界不能自拔了,鸣人说什么他一点都没听到。

    “多重影分身之术!”

    烟雾散尽,一百个分身密密麻麻地包围在两人四周。

    “好色老头,准备好了么?”

    “嗯嗯,来吧,我来见识下这招的威力。”自来也擦掉口水,严肃道。

    “变!…”

    “噗!”自来也像被攥出尿的蛤蟆一样瞪大眼睛,一口茶水喷出后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整整九十九个穿着紫色三点式,肌肉盘虬的女子做着各种各样的健美动作的场面让自来也这个老色鬼心脏都停了五秒,要不是体质好,可能已经当场去世了。

    后gong之术-高一生物书肌肉女版。

    为什么分出一百个分身九十九个肌肉女呢,因为…

    “打死她。”鸣人捂着眼睛指着其中一个金发碧眼衣着得体的分身说道。

    接下来场面太恐怖,他也看不下去了。

    99个肌肉女一拥而上。

    ————

    “哈哈哈。”波之国的铁柱哈哈大笑:“鸣子,你也有今天!哈哈…苍天有眼啊。”

    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了他。

    “以我之命,换你之砖!”

    一个分身大吼道,纵身一跃,跳进了正在冷却的滚滚铁水中!

    这一跳,他还为自己和还未成型的铁砖都赋予了名字。

    漩涡莫邪与莫邪宝砖。

    刚才还志得意满的铁柱瘫倒在地,这戏…他居然没想到!

    你们都和我抢戏让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手上结了一个解除分身的印,铁柱哀怨道:“悠悠苍天,何薄与我!”

    一阵风过后…他消失了。

    收到记忆的鸣人看着眼前这堆本来打鸣子现在却互相殴打的肌肉女,感觉自己脑壳疼的要死…

    神经病吧,自己和自己也能打出火气来?

    在自来也身边找个地方躺下,带上耳机,柔和的雪之国主题曲让他心情舒畅了一些。

    现在手里就剩形势逆转和这个了,那首宁次之死和后录制的打上花火被他放到日向家后门口了。

    为了怕他们扔了都是用礼盒装的,上面还写了宁次和花火的名字。

    ————

    师徒二人醒来时已经是饭点了。

    吃过下午饭,正要起身继续走的鸣人突然感觉到异动,把狗交给自来也后,一脚踏入传送门。

    刚过来,鸣人就被震惊了。

    几根巨大的骨头如树状拔地而起交织在一起,半边如同树枝一样交错,另外半边已经消失,骨头上还有被雷劈过的焦黑。

    佐助此时正被骨头树伸出的骨刺扎在另一根骨头上,重重叠叠的骨刺卡着他的全身。

    打断几根骨头拉出佐助,鸣人伸出胳膊给他治疗,问道:“怎么回事?”

    他知道佐助和谁打的,整个忍界除了君麻吕就没一个会用骨头的。

    他想问的是佐助啥意思。

    我这前脚出村还没进城呢,后脚你就在村里勾人?

    我就不说你和大蛇丸还有联系这事了。

    但你能不能晚两天再联系,我这刚走你就跟着走,这让别人怎么看。

    怎么着?没有我的木叶你不待是咋滴?

    你这跟那种不是你的我不生的女人有啥区别。

    然后鸣人动作一顿,因为他又发现了盲点。

    原著里佐助的女儿为什么长的像香磷?因为佐助常年吸香磷查克拉。

    那现在呢,他一直吸的自己查克拉,也就是说,樱哥以后可能会生个…金发碧眼带胡子的佐良娜?

    以后我儿子看佐良娜会不会认为是自己姐姐或妹妹?

    那他娶一个和自己很像但又没血缘关系的人我要不要打断他的腿送去木叶骨科?

    越想越乱的鸣人眼神坚定了起来。

    佐助必须送到蛇叔那让他咬几年香磷中和一下。

    不然怎么和雏田解释自己不是隔壁老鸣这事?

    解释不清会被柴刀的好么。

    扶起佐助让他靠在骨头上,鸣人低头考虑这事儿该怎么操作一下。

    怎么说也不能叛逃着去吧,不然以后他又要流浪了,那自己这婚礼伴郎上哪找去?

    或许还能借此机会给蛇叔送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