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六十一章 为了拯救世界
    又逛了一会儿,天微黑鸣人就送雏田回去了。

    鸣人回到小树林,开始修炼。

    到后才发现佐助在电树,练的还挺认真。

    “有压力?”鸣人看他脸色就能猜到他心情不好。

    “……”佐助没说话,今天看的比赛确实让他确实压力,他感觉自己对上开五门的小李可能会输,而且他下一战对战的我爱罗,也很强。

    最主要的是如果自己一直赢下去就会和眼前这个黄毛变态交上手。

    他对鸣人很了解,只要自己不把他脑袋砍下来,或者一个千鸟捅穿他重要器官,那基本就等于没攻击,还浪费查克拉。

    “明天去请教卡卡西吧”

    “卡卡西很强?”佐助疑惑,在他的认知中,卡卡西是一个懒懒散散的人,再加上和白打还能让白逃脱,被大蛇丸吓得不动,这怎么看也不像个强者啊。

    “今天那个绿色紧身衣的瓜皮头强不强?”鸣人说道。

    佐助想起今天被卡卡西称作凯的浓眉大叔。

    那个大叔佐助一直认为是个搞笑角色,直到他救小李时展现的速度,佐助才收起轻视之心,大蛇丸的速度自己能看出一些影子,但是那个瓜皮头,他看不清!

    “很强”佐助中肯的回答,看不清动作意味着什么他清楚,那就是被打都不知道谁打的。

    虽然自己写轮眼没开发完全,但是那个大叔就用了极限速度了吗?

    “卡卡西和他五五开”鸣人很诚实,不说假话,你就是把辉夜拉出来,卡卡西也是五五开。

    自己以后或许会仙人模式buff,九尾金身buff,加六道模式buff,但他还是不一定能打过卡卡西。

    卡卡西的buff只有一个-众生平等。

    听说你很秀,但下一秒我和你一样秀。

    弱者救星,强者克星。

    “就他!”佐助难以置信道。

    “嗯”鸣人不多说,说多了没法解释。

    佐助不是乱说的人,鸣人都能猜到明天佐助会和卡卡西说什么。

    大概就是佐助别扭的说,卡卡西,有些问题想问你一下。

    为什么问,猜去吧,这人从来不会好好解释一件事,能逼死强迫症。

    卡卡西是把佐助当亲传弟子看的,写轮眼,雷属性,加上带土仅剩的两个族人之一的关系,只要佐助问了,卡卡西肯定会教他一些东西的。

    佐助变不变强鸣人也不在乎,佐助要是能强到一个人平推大筒木一族鸣人更开心,正好我安心在家打游戏,画漫画。

    鸣人也想找卡卡西学点东西,但是相性不符合,纵观整部火影,卡卡西放过的土,雷,水遁次数都比那三个村的影还多,但火遁就放过一次豪火球,还是在测试原著太子和小樱时候。

    风遁,一次都没有。

    螺旋丸这种带有特殊意义的忍术他也没法教。

    所以鸣人只能等自来也教螺旋丸,卡卡西没资格教,自来也有。

    佐助沉思,鸣人回去继续练。

    傍晚,鸣人回家开始研究钢琴教材,他以为自己有影分身这外挂学习起来那还不是神速?

    直到他打开书

    “这都什么玩意儿!!!”

    字认识,连起来看不懂!

    “大狐狸,你说……”鸣人正打算咨询下九老师,说到一半才想起来它睡觉呢。

    “好不习惯啊”鸣人抓头,相处了这么多年突然没个说话的狐狸好别扭啊。

    好好的咋说睡就睡了呢,还一个月,你这是要冬眠还是吃多了要进化啊!

    没有狐狸陪下棋,鸣人只能一边撸狐狸毛一边研究这天书般的教材。

    研究研究就睡着了!

    ………

    第二天一早,演习场集合的时候。

    鸣人看佐助的眼神都不对了。

    “佐助…”鸣人欲言又止。

    “嗯?”佐助被他看的浑身难受,这人受啥刺报?又在自责出卖队友?】

    三人各怀心思时,卡卡西姗姗来迟。

    “呦,都在呢,早啊”咸鱼卡卡西说道。

    “早,卡卡西老师”

    “因为中忍考试,所以这个月都没任务,大家各自修炼”卡卡西拿出本书,边看边说:“你们有什么安排么”

    小樱率先举手“卡卡西老师,你在医院有熟人吗”

    “有”

    卡卡西因为特殊buff,经常住院,医院熟人还真不少。

    “那等会能带我们去一下么,我想学医疗忍术,顺便看看伊鲁卡老师”

    卡卡西翻了一页,问道:“你俩也去?”

    “嗯”鸣人点头,球是他传的。

    “嗯”佐助点头,人是他踢住院的。

    “你要学医疗忍术?”

    “嗯”小樱点头。

    “很好”卡卡西欣慰道,一次中忍考试,自己这三个部下都已经成长了啊,就连小樱都找到要走的路了。

    【好个屁,你千刀万剐去吧】鸣人腹议道,他可是记得那几句名言的。

    “那走吧”

    卡卡西带路,三人跟上。

    第一站,山中花店,看望病人总要带花的。

    花店门口,看里面没人,鸣人把面具摘下。

    除了和雏田一起,剩下的只要人多的地方他就带面具,花店没人,他就不戴了。

    卡卡西感觉鸣人有自闭症,但又不像,因为有雏田在旁边哪怕人再多鸣人也不戴,那这是因为啥?

    精神病?

    “啊,佐助你来啦!”井野一个飞扑就挂到了佐助背上,然后和小樱互相仇视。

    “怎么是你在看店啊!”小樱抱怨道,她以为今天井野应该在训练来着,才来她家花店的。

    “我这不通过预选了嘛,我爸高兴,就出去找丁座大叔喝酒去了,店就交给我了”

    【是去吹牛去了吧】鸣人记得井野她爸是个女儿控来着,女儿成绩好,当然要出去吹一波啦。

    “井野,去挑花啊!”小樱受不了了,你到底要挂到什么时候?还有佐助你为什么不反抗啊!

    “哦,你们是去看伊鲁卡老师是吧”说到正事,井野总算从佐助身上下来了,开始挑花。

    然后三人手里多了几束花。

    “多少钱?”鸣人问道,同时手摸着兜里的四个硬币。

    “免费的”井野开心道。

    “这么好!?”鸣人惊了,佐助已经帅到人家倒搭钱了么?

    “嗯,你那把剑帮了我大忙了,就当谢礼吧”

    鸣人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把剑这么毒,我都把它藏到波之国桥底下了,也能影响我的生活?

    最近大蛇丸一直在木叶搞事,鸣人怕被抢走,就放波之国桥下藏着了,累死大蛇丸他也想不到剑在那放着。

    井野把店关了,也去看望下伊鲁卡,伊鲁卡在班里人气还是挺高的。

    出店后,鸣人才想起来,医院还有小李来着,但店都关了,自己总不能再要一束吧。

    【算了,送他点苹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