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贴身狂医俏总裁 > 第1005章现场办案
    p≈gt;沈乐航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靠老爹是一回事,他自己本身,也肯定是有一定的能耐,要知道,棒槌是扶不上墙的。

    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沈乐航很就冷静了下来。

    他对自己的老爹德行,无比清楚,既然老爹这么说了。

    那说明了什么?

    说明眼前的局面,省长老爹也控制不了。否则,以着老爹的护短性格,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于是,沈乐航闭嘴不言,脑海中,飞快的整理了今晚的这件事的过程,可别真的在这里栽了跟头。

    不到,十分钟。

    陆厅长就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对于沈乐航想要泡苏梦情的事情,陆厅长认为问题不大,而大就大在,这酒杯里的酒水,竟然真的有高强度的春药。

    “沈乐航,有人控告你,限制他人人生自由,并且对其下药,意图不轨,你怎么说?”

    陆厅长心中为难,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当场办案。

    “陆厅长,冤枉啊,我没有限制任何人的人生自由,我对这位苏小姐,也仅仅是拥有爱慕之心,想留她在这里多玩一会,并没有任何限制她自由的意思,至于这酒杯里的药,我根本就不知道啊!我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沈乐航连忙叫屈。

    “对不起,是我下的药。”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青年,低着头走了出来,“这不关沈总的事情。”

    沈乐航见状,暗暗高兴,看来自己的这个跟班,很懂事,敢于为主子顶包,“陆厅长,看到了吧!真不关我的事情。”

    “那你为何要下药了?”

    陆厅长询问那位青年。

    “因为,我知道沈总对苏小姐有意思,为了讨好沈总,所以我偷偷的下了药,这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

    青年低着头说道。

    “抓起来。”

    陆厅长一声令下,马上就有警察,将那青年当场抓了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这位叶先生,控告你对其使用暴力。你怎么说。”

    陆厅长指着叶小白又问道。

    “这个,我的确想揍这位叶先生一顿,但这也只是因为我对苏小姐有意思,吃醋,但结果,这位叶先生武功高强,我没有揍成功,反而是被揍的对象。”

    沈乐航低声回道。

    揍人不成,反被揍,现在还要憋屈的接受调查,沈乐航的心里,那真是够憋屈的。

    “叶先生,那请问你有没有受伤?”

    陆厅长礼貌的望向叶小白。

    “没有,就这些个垃圾,也能让我受伤,呵呵!”

    叶小白摇了摇头。

    被叶小白当场骂成垃圾,沈乐航只能默默的承受。

    “好了,案件清楚了。”

    陆厅长点了点头,说道,“根据现场各种调查,认证物证俱在,沈乐航限制他人人生自由,证据不足,下药纯属被人陷害,对他人使用暴力虽然不成功,但依然是违反了治安条例,看在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根据华夏治安管理条例,我代表公安机关,对沈乐航提出批评教育,并且,请沈乐航在三日内,向本厅长,递交一份不低于三千字的检查报告。”

    闻言,沈乐航松了一口气。

    “叶先生,不知道你对我这个处理,可有意见?”

    陆厅长继而望向叶小白。

    “的确是做到了依法办案。”

    叶小白当然知道,那春药,就算不是沈乐航亲自下的,却也与其有关,但有人顶包,案子就定了下来,加上叶小白并不想继续深究,所以也就不再理会。

    “好,将这个下药的带走,收队。”

    陆厅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案件,终究被自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呼!赶紧回家去,泡壶茶,压压惊。

    接下来,特种警察部队,有条不紊的退出了这大厅。

    陆厅长走到了出口,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返了回来,“叶先生,对不起,刚才灯光的光线不是很好,所以我看走了眼,你的这个警官证,并非伪造,这是个误会。”

    说着,将叶小白的警官证,递还了回来。

    叶小白接过了警官证,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厅长尴尬的转身,飞快的离开,留下来太丢人了。

    “梦情,我们走吧!”

    叶小白牵着苏梦情的手,也准备离开,只要这妮子,没有真的受到欺负,就比什么都更重要。

    看着叶小白和苏梦情离开,沈乐航只能暗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

    “姓叶的,今晚的仇,我早晚会报。”

    沈乐航的眼中,充满了怨毒。

    而今晚上的这件事,也让现场的很多名流富商,认识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再牛逼的公子哥,也会有被人打脸的时候。

    这沈乐航装逼不成,被人暴打一顿,最后还要写三千字的检查报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会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沈乐航这个西南行省的超级公子哥的身上呢!

    ……

    ……

    而在叶小白离开不久之后,沈乐航接听到了来自他所在的隐世门派的电话,告知他,门派内,大长老今晚将会在西南市落脚,让其接待。

    一听见有隐世门派的高人前来,沈乐航的眼睛亮了起来。

    “姓叶的,哈哈……你不是仗着武功高强,打老子吗?这个仇,我看,马上就可以报了。”

    沈乐航高兴起来,他知道,只要隐世门派的高人出手,就能找回今晚的场子。

    很快,沈乐航就接到了他所在的隐世门派的五位高人。

    “弟子沈乐航,拜见大长老。”

    沈乐航连忙抱拳行弟子礼。

    “嗯!”

    眼前的大长老,点了点头。

    “弟子已经安排好了晚餐,以及酒店房间,大长老,以及各位前辈,请跟我来。”

    沈乐航的态度好得不得了。

    虽然说,他作为省长独子的身份,就算是拜入了隐世门派修习武功,那也是双方权势下的结合产物,不需要真的卑躬屈膝。

    但是……

    现在沈乐航有求于他们,所以,态度自然就好得不得了。

    “带路吧!”

    大长老一挥手。

    “沈乐航,你身上的伤,是怎回事?”

    饭桌上,一名隐世门派的高手,喝的高兴,就问了起来。

    “前辈,我……哎,我这是被人打了,武功不如对方,大长老,还请您为我做主。”

    沈乐航一脸委屈的说道。

    “真是好大胆,竟然连我轩辕宗的弟子,都敢打。打你的人,是什么来头?”

    大长老,不是别人,正是玄风。

    他们离开中海之后,就来到了西南市。

    “也没什么来头,就是一个小小的中校军官。”沈乐航回道。

    “区区中校军官,你把他的详细资料给我,我等会派个弟子过去,帮你修理了他。”

    在玄风看来,中校军官,撑死了也就是超绝高手,自己带来的这四个弟子,都是封号宗师的高手,随便派一个出去,绰绰有余。

    不管怎么样,这沈乐航也是轩辕宗的门下弟子,而且身份特殊,与之搞好关系,对轩辕宗来说,有利无害。

    “他的名字,叫做叶小白……”

    沈乐航随即高兴的说道,“据说是中海人士。”

    “嗯,叶小白,还好不是叶混世……什么?叶小白?”

    玄风点了点头,本来淡然的表情,忽然变得惊悚起来。

    而其他轩辕宗的四大封号宗师,手中的筷子,也是跟着一抖。

    “大长老,怎么了?”

    沈乐航发现气氛不对劲,小心的问道。

    “呼……你看,是不是这个小子?”

    玄风呼出了一口气,继而将一张照片,递给了沈乐航看。

    “对对对,就是这个杂种!”

    沈乐航连连点头。

    “沈乐航,你这顿打,我恐怕爱莫能助,而且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你想通过武道界的拳头来解决问题的话,那么我劝你死了这条心。这个人,你惹不起。”

    玄风慎重的说道。

    “我是打不过他,但难道轩辕宗的高手,都不行?”

    沈乐航眼睛瞪大。

    “沈乐航,其实你惹了他,还能活着,那是人家看不上你,觉得你太垃圾了,你应该偷笑了。你可知,轩辕宗的少主,最近被杀,就是这位叶混世出的手,我们这次出山,也是为了斩杀他,结果,我们无能为力,差点小命不保。”

    一旁的一名轩辕宗弟子,开口说道。

    “什么?轩辕宗少主,死在他的手里,几位高手,都奈何不了他?”

    沈乐航脑袋嗡的一声,后背被冷汗浸透,他清楚的知道,一个人在世俗当中,有权有势,在某个层面,也绝对无法和武道强者抗衡,人家如果要暗杀自己,完全可以不着痕迹,就算最后官方派出破案高手,抓住凶手,自己也是白死了。

    那叶小白,竟然恐怖到,连轩辕宗的高手,都差点陨落的地步。

    ……

    ……

    “今晚上,谢谢你了,师傅。”

    车上,苏梦情柔声说道。

    “客气啥,你可是我未来的老婆候选人,保护你不被其他男人打主意,那是我的分内职责。”

    叶小白咧嘴一笑。

    “滚……”

    苏梦情不由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个师傅,色心不改啊!

    “滚什么?滚床单吗?啧啧,要不,我将车靠边,直接车震,岂不是更有情调!”

    叶小白呲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