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除夕
    ,

    秦宜宁此时已经盥洗过,换了一身半新不旧的素锦交领褙子,半干的长发披散着,在橙黄的灯光下泛着光泽。除了眼睛还略有些红肿,已看不出刚才的伤心。

    可就算如此,是常年跟随她的人也知道她的难过。

    冰糖和寄云都很焦急“我们不想嫁人,咱们先前不是说好了吗,往后我们就留在您身边。”

    “是啊,嫁人又有什么好的”

    “说什么傻话”秦宜宁拉着他们的手,“跟在我身边我当然欢迎,等你们成婚了,也还是可以常常进宫来看我,这也不耽搁咱们团聚。难道你们还想做一辈子的宫女”

    “做宫女有什么不好”

    秦宜宁素白的手撩了下寄云鬓角的碎发,“好了,你们都别冲动,也都别说傻话,人这一辈子总是要往前走往前看的。一个阶段要过去,就算舍不得,可下一个阶段到底会降临,你们都是好姑娘,如今我与王爷有能力,就给你们一个好归宿,将来你们和和美美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不是比在我身边做宫女来的好”

    “可是这深宫之中,哪里还有能贴心的人”冰糖吸了吸鼻子,摸了一把泪。

    秦宜宁无奈的叹气,“总要去适应啊。你们成亲后,也要顶门立户的过日子了。府里的大事小情都得你们自己做主,那样的日子你们也要去学着适应。好在有皇上和我在,虎子和汤秀也不敢暗地里欺负你们。”

    寄云低着头道“我们是有您给撑腰,可您呢”

    秦宜宁笑了笑,拿帕子给她擦了擦眼泪,“我自然是有皇上来撑腰了。身日子还长着,路都是人踩出来的,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你们呀,就不要为我操心了,难道真要在我身边蹉跎成老姑娘了再说皇上的旨意都下了,让你们择日完婚,圣旨是能抗的”

    冰糖和寄云也知道这些道理,只是心里空落落的,即将步入另一段生活,他们迷茫,也很舍不得。

    秦宜宁拉过二人的手,一左一右的摇晃着“好了,你们且安心吧,我叫人给你们预备了宅子和丰厚的嫁妆,陪嫁的婢女也着人给你们选好了。往后有我做后盾,皇宫就是你们的娘家,你们就只管大胆放心的去往前走,未来的路还长着,日子只会更好,不用怕,知道吗。”

    知道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寄云和冰糖就算再舍不得秦宜宁,也只能谢恩,抹着泪退了下去。

    二人刚一出门,就看到逄枭正站在面前,身边的宫人一个个垂手而立噤若寒蝉,也不知他在门前等多久了。

    二人赶忙给逄枭行礼“参见皇上。”

    逄枭摆摆手,先是伸长脖子往屋里看看,又低声问二人“你们主子现在心情如何了”

    “自是伤心的。”冰糖低声道,“只是皇后是个要强的人,她的伤心通常都能自己消化。”

    逄枭的心里揪了一下。想起刚才听两个孩子说的那些话。姚氏在孩子面前尚且肆无忌惮,在秦宜宁跟前恐怕更是过分,恐怕他知道的那些也只是一部分,背地里秦宜宁受了多少委屈也都自己忍耐了。

    “你们下去吧。”

    逄枭等不及,快步的进了殿中,挥退了要上前来服侍的宫人,快步进了寝殿。

    秦宜宁听见脚步声正迎出来,见逄枭面带焦急,笑着问“怎么了”

    她眼睛还肿着,笑起来时卧蚕就更加明显了,笑容更加惹人怜惜。

    逄枭拉着她的手在临窗暖炕并肩坐下,搂着她低声问“你心情好些了吗”

    “好多了。已经想开了。”秦宜宁笑了笑,脸颊在逄枭怀里蹭了蹭,像一只慵懒的猫,“父亲和母亲自有他们的想法,他们想去夕月也没什么不好,大不了往后我多去看他们罢了。昭哥儿那孩子”

    秦宜宁声音哽了哽,压下悲伤,无奈的道“孩子长大后,也总要离开我的。眼下不过是他提前做了选择。咱们为人父母的,不是为了将孩子禁锢在身边,而是要想法子让他们过的自在。昭哥儿小小年纪能做出今日这般决定,一定是有缘由的,只要他不是被迫如此就好。”

    “你果然想通了。”逄枭叹息一声,“你放心,昭哥儿跟在岳父身边,或许会成长的更好。今后咱们想法子多团聚也就是了。进了夕月也不是永远不能出来。”

    话虽如此,可到底相隔千山万水,今后想见一面也不是容易的事。

    秦宜宁心里清楚,却不在纠结此事,点头应下后,将自己给冰糖、寄云和连小粥三人预备的嫁妆和产业单子报给了逄枭。

    逄枭见她兴致好,便也酌情增加了一些,又笑道“你这个做主子的,对她们都如此慷慨,我也不好太苛刻了,回头多给汤秀、虎子和方海玲一些赏赐,免得被比下去了。”

    二人都笑了起来。

    眼瞧着快过年了,这是大新第一个新年,宫中城中处处都在张灯结彩的预备着,新皇登基的第一年,新年同样重要,不能马虎。

    秦宜宁却难得躲清闲,将一切都交给了内务府去预备,除了晨起给太后请安,其余时间都是带着孩子们陪伴着秦槐远一行。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年后冰糖和寄云他们成了亲,秦槐远便准备启程了。秦宜宁便越发的珍惜眼下的日子。

    除夕夜,京城免宵禁。

    万家灯火,红灯高悬,高大的宫墙被蹿升的上天空五彩斑斓的烟花映的五光十色。家家户户都在守岁,鞭炮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焰火气。

    大人们喜庆,孩子们也欢腾。

    昭哥儿和晗哥儿、焱哥儿在坤宁宫的院子里拍着手一面欢呼一面蹦。一些年纪轻的小宫女小内侍也跟在主子身边仰着脖子看着绽放在天空中的一朵朵璀璨的花。

    秦宜宁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一回头,便见秋飞珊便笑着走来。

    “皇后娘娘。”秋飞珊敛衽一礼。

    “休要如此了。”秦宜宁忙伸手搀扶,笑道“今日进宫里来守岁,也不知你喜欢不喜欢。”

    “自是喜欢的。”秋飞珊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待到方海玲与连姑娘成婚后,我们一家子也打算告辞了。我们想一起回天机谷去。”

    秦宜宁此时再听闻分别之类的事,已经不那么惊讶了。

    毕竟穆静湖也有自己的生活,逄枭如今已经成了事,穆静湖也没有理由一只跟在他身边做个护卫。

    秦宜宁点点头, 只是对于秋飞珊的事还有几分存疑,“往后你真的打算跟着穆公子隐居了”shuba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