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天价穷妻 > 第1905章 神秘的爱马仕包
    秦雨觉得,这个晚上她要被乔少霆烦死了。

    因为乔少霆简直就化身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将我送你的衣服也捐赠掉,你不是很喜欢漂亮衣服吗”

    “你不是看到南烟穿着华服都羡慕得要流口水了吗现在我送你,为什么你反而不要了”乔少霆现在是觉得,他越来越琢磨不透秦雨的心思了。

    而听到乔少霆这句话,秦雨简直快要吐血了

    她忍不住扬声说道“乔少霆,谁要流口水了,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乔少霆一本正经“我看你就是,奇了怪了,明明想要打扮得花枝昭然,我送你这么多奢侈品你竟然又不好,呆头鹅,你心里到底想得什么”

    乔少霆越发觉得,琢磨不透秦雨了。

    秦雨被乔少霆气得脸色都涨红了。

    她说道“乔少霆,我不准你胡说了,你要再胡说,我,我就生气了”

    乔少霆听到这句话,眼中忽然闪过了一道意味深长起来。

    他盯着秦雨,拉长了声音“生气,你哪里生气嘴上还是心里”

    秦雨气嘟嘟地“都生气,无论是嘴上还是心里,都生气。”

    话语刚落,乔少霆忽然俯身就在秦雨的嘴上亲了一口。

    秦雨“”

    她还没有来得及质问男人为什么要亲她,这边乔少霆就说道“刚刚尝了一下,嘴上,果然生气了,现在看看,心上是不是也生气。”

    说完乔少霆的手,准备无误落在了秦雨心口上的位置。

    秦雨“”

    她正又羞又怒的时候,乔少霆又一本正经说道“隔着衣服,还是看不出你到底有没有生气,还是要去看看。”

    说完男人的手就大刺刺了秦雨的衣服里。

    秦雨“”

    “乔少霆,你不要太过分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唇就被男人堵住了,男人的唇紧紧堵上了秦雨的唇,随后一个翻身将秦雨压在了身上。

    一室的旖旎,开始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候,华生在他家单元楼下,不断走来走去。

    他手里提着一个爱马仕的包包,是他下班回来的时候买的。

    为什么会突然买一个爱马仕的包包,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就因为在开车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爱马仕的门店,然后方盼盼说的话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方盼盼说,她今天傻笑的原因是因为乔少霆送了秦雨一个衣帽间的奢侈品,她很为秦雨高兴。

    神使鬼差地华生就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想,方盼盼只是朋友被送了东西都高兴成这样,那要是她自己被人送了东西,那不得骨头都要飞上天

    在这样的念头的趋势下,华生就走进了爱马仕的门店,在店员的推荐下买了一个最新款的包包。

    可等到了楼下,他又有种做贼心虚的错觉了。

    他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送方盼盼这个包

    说特地为方盼盼买的

    这肯定不行

    一个男人怎么会好端端会为一个女人买一个包,这肯定说不通

    华生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理由,最后他是越想越头痛,甚至恨不得直接将这个包扔进垃圾桶里算了。

    就在华生整整走了十几个圈的时候,小区的安防来了。

    这个小区,都是北国高官住的地方,所以安防做得非常好,每时每刻都有人巡逻,安防是早就注意到了华生,这华生一直在楼下走来走去转圈圈,也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

    安防忍不住上前“华大校。”

    华生这才停下了脚步。

    安防的目光往华生脸上看去。

    华生的眼神很清明,脸上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安防松了口气。

    他差点以为华生是被下药了或者喝醉酒

    安防就忍不住问道“华大校,你怎么不上去”

    华生“”

    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

    他怎么不上去

    这个,要他怎么回答

    华生就强笑了一声“今晚的月色很好,我在下面赏赏月。”

    安防“”

    他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晚没有月亮。

    而且就算有月亮,开始他看了华生半天了,就看到华生低着个头乱转,也没有见到华生抬头赏月啊。

    而这边华生也发现了,今晚没有月亮。

    他就越发尴尬了。

    “我,我上去了。”说完华生就急匆匆进了电梯,生怕再和安防多说一句话。

    安防”“

    他摸了摸脑袋一脸的疑惑,这华大校,到底怎么了啊。

    华生进了家门。

    此刻方盼盼正喝着红枣桂圆汤。

    这个最适合来例假的女人喝,是她亲自熬得。

    此刻她正一边喝着红枣桂圆汤,一边看着晚八点的狗血连续剧。

    看到华生回来,方盼盼脸上不自觉有些不自然。

    因为她想起,白天和华生的对话。

    但很快,方盼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了。

    毕竟她这个人从小因为长得胖而备受打击,所以别的没有锻炼出来,但脸皮厚却是锻炼出来了。

    “华大校,你回来了啊。”方盼盼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和华生打招呼。

    “嗯。”华生应了一声就进了卧室。

    等着进了卧室他才发现不对,他手里的爱马仕包包是准备送给方盼盼的,他就这么进卧室做什么

    于是华生,又出去了。

    可等到出去后,他又发现还没有想到要送包给方盼盼的理由。

    于是华生,又进去了。

    等进去了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到理由。

    华生咬咬牙,想还是出去吧,出去就直接对方盼盼说送她一个包就是了,也不想什么理由了。

    华生再次出去了。

    可等出去他偏偏又没有了勇气,实在说不出话来。

    而这边方盼盼看着华生进进出出也是目瞪口呆了,她忍不住问道“华大校,你这是怎么了啊”

    华生脸色涨红说不出话来。

    这边方盼盼忽然脑袋一个激灵。

    她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红枣桂圆汤上。

    方盼盼想到,难道是华生看到她一个人吃独食不高兴

    毕竟两个人好歹也是室友了,她有吃的也应该和华生分享的,华生不高兴,也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