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启的速度太快,马腹也看不清楚,当马腹转回头时,却看见妍瑶向自己打来,马腹如何不怒?就当马腹想去打杀妍瑶之时,刘启却有如一道流星一样出现,刘启带着万钧之力,“相思刃”的蝴蝶翅膀,完全的打在马腹的背后上。

    “轰隆”一声,马腹的身体都被刘启砸入淤泥之中,但蝴蝶翅膀依旧没有消散,刘启依旧往下压着马腹。此时,妍瑶也赶到此处,丝毫不管愤怒的马腹,手中的长剑对着马腹的脖子就刺去。

    可此时,马腹虽然身背万钧之力,但脖子依旧可以挪动,马腹的人脸一张嘴,一道粗大的光芒就向妍瑶打去。妍瑶的速度虽然不如刘启快,但左脚微微抬起,立即就向马腹的身侧旋转过去,手中的“天戮神剑”也划着马腹的身体,马腹的身体立即出现一条尺长的口子,里面的血液源源不绝的流了出来。

    忽然间,妍瑶的身体快速的向后退去,妍瑶一边往后退,左手一边掐着法诀,头顶上的“弱水珠帘”再次的闪烁起来。突然间,妍瑶的身前凭空出现一片清水,妍瑶再次改变法诀,清水变为一根一根的水箭,水箭毫不停顿,对着马腹的伤口就打了过去。

    此时,马腹好像因为疼痛变得狂暴起来,一根根水箭全部打入伤口之中。马腹的身体都隐约变成红色,马腹怪叫一声,刘启的身体瞬间就向后面飞去。妍瑶一惊,法诀再次一变,刘启的背后就出现一面水墙,水墙完好无损的把刘启给接了下来。

    此时的刘启,头顶突然多出一个有如拳头大小的珠子,珠子上有九条金龙正在嬉戏。刘启趴在水墙之中,手上却掐起了法诀。旋转的珠子快速的向马腹飞去,当距离马腹还有一丈远的时候,刘启的法诀再次变换,九条小龙的尾巴连接着珠子,但前面的身体却变为两丈大小,九条金龙对着马腹就咬了过去。

    马腹与金龙同为第九层,虽然境界相等,但金龙乃神兽,岂是马腹可比的?更何况还有九条金龙,眨眼的时间,九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就咬住马腹的身体,随后也不用刘启指挥,九条金龙瞬间往后面退去。“噗嗤”一声,一阵血水飘然而下,马腹的身体也四分五裂了,九条威风凛凛的金龙,把嘴中的血肉吐了出来,对着苍穹呼啸一声后,再次变为原来的大小,“九龙珠”也返回刘启的怀中。

    妍瑶快速的跑到刘启的身边,面容虽然依旧毫无表情,但却可看见几分担忧之色,道:“怎么样?”

    刘启摇了摇头,把珠子放入怀中,道:“我没事儿,我早已习惯了如此打斗了。”

    妍瑶轻声说道:“可是你会受伤。”

    刘启笑着道:“以后我会注意的。”

    水铃儿此时捡起地面上的雨伞,走向妍瑶的身边,道:“死不了的,他的身体,比牛还强壮,你担心什么阿?”

    刘启看着全身湿漉漉的水铃儿,道:“你以后是否可以出手?我们来此不是找妖兽锻炼的,我们是要寻找东西的。”

    妍瑶此时皱起眉头,道:“可一只蚕能吐多少丝?我们要寻找多少蚕?”

    水铃儿拨弄一下湿润的长发,嫣然一笑,不知从哪拿出一个木匣,道:“我们多抓些蚕回来,回去以后再把丝弄成布料,跟那少妇学,学完之后,我们给她留些布料就好了,把蚕给她也行,她自己也可以养此蚕了。”

    水铃儿停顿一下,道:“蚕也属于妖兽,你抓的时候小心一些。”

    妍瑶一怔,道:“它是妖兽?”

    水铃儿嫣然一笑,把木匣扔给刘启,道:“此蚕最终会变为蛾。”

    刘启同样一怔,道:“你也不是一无事处,至少你懂得东西比我们多。”

    水铃儿妩媚的看着刘启,道:“你如此说,我会很伤心呢。你也不想想,午夜徘徊之时,是谁用身体来讨好你。”

    刘启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道:“你别这样,不然我告诉娘,让你再也不能出来。”

    水铃儿一怔,再次恢复高雅的神情,道:“别总用娘吓我,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妍瑶露出一丝笑容,随即把木匣放入包裹之中,道:“此地好像离那处地洞不远,不如去那歇息一下,如何?”

    刘启一怔,随即看向四周,发现确实是当初俩人出来时候的地方,刘启不理会水铃儿,拉着妍瑶就往前走去,水铃儿嫣然一笑,仰望苍穹,雨水拍打在清秀的脸庞上,水铃儿再次追赶过去,只不过此时却跳入刘启的背上,潮湿的空气,水铃儿体内的寒意也很多,妍瑶或许比水铃儿还冷,水铃儿自然要找刘启取暖了。

    昏暗的苍穹下,刘启三人快速的往前走着,是寻找当初的回忆,还是延续现在的幸福,只有刘启与妍瑶自己知道。~

    此时,一处百丈大小的湖面上,原本应该有如镜面一样光滑的水面,此时却奇怪无比。为何如此说,此湖名为“雷泽”,为何叫此名字,无人知道,何时出现,同样无人知晓。“雷泽”内虽有妖兽,但也应该如此。此时的湖水之中,湖水有千丈深,但此时,千丈深的湖水内,却有一根粗壮的树干,树干有二十丈左右,正以每天十丈的速度生长着,虽在湖底,但树干上依旧有许多茂密的树叶。

    此时的树干,早已有八百多丈高,显然如此情况,已经持续了许久了。树干粗壮无比,又有许多茂密的树枝,周围的鱼妖都在此歇息着,密密麻麻的鱼妖,早已不可数清了。

    此时“云梦泽”之中,刘启等人早已寻找到那处洞口,洞口开启之后,就再也没有关闭过,漆黑的通道之中,早已布满雨水。泥泞的通道之中,刘启依旧背着水铃儿,水铃儿身上的寒意,冻得刘启都有些忍受不住。妍瑶早已拿出许多件衣服,都披在水铃儿的身上,但水铃儿的身体依旧很冷。

    刘启边走边嘀咕,道:“我说不让你淋雨,你非要如此,现在好了,变成这样了,你都是玉清境界之人了,为何还会如此?你这样不要紧,但却需要我们照顾你。”

    水铃儿虽然身体发抖,但嘴中依旧不停,道:“你别废话,我如此,还不是为了你们?”

    妍瑶一怔,疑惑的问道:“为我们?”

    水铃儿理所应当的说道:“对阿,你们说说,遇见你们之后,我碰到过什么好事?若不是为你们,我岂会如此?”

    刘启白了水铃儿一眼,道:“我娘都变成你娘了,你还不知足?”

    水铃儿哼了一声,道:“那是娘答应我的,与你没有关系。”

    妍瑶清秀的脸庞,一双大眼看着水铃儿,道:“当初你的伤,还没痊愈?”

    刘启一怔,回想起水铃儿为俩人抵挡攻击,导致身受重伤,疑惑的问道:“那时不是吃了菩提丹么,你身上的伤口也痊愈了,莫非是你体内…”

    水铃儿没好气的说道:“我受伤的地方是胸口,胸口知道么?那么大的法力,我的心脏都破碎了一半,倘若不是有菩提丹,我早已死了。菩提丹也只能控制住伤情,恢复还需要靠我自己呢。”

    妍瑶一惊,焦急的说道:“那我们回家,让娘去看看。”

    刘启却有点疑惑的问道:“真的?”

    水铃儿如何不气,哼了一声,就不再理会刘启。

    妍瑶此时气道:“你别乱说!”

    刘启尴尬的笑了笑,道:“那我帮你疗伤。”

    水铃儿不理会刘启,好像是生气了一样。刘启也不再乱说什么,背着水铃儿快速的往前走去,要疗伤也不能在此疗伤,地洞中有许多房间,那里避风,刘启自然要去那帮水铃儿疗伤了。

    房间之中,水铃儿的身体有些颤抖,趴在妍瑶的怀中,有如一个柔弱少女一样,丝毫没有往日的高雅神情。房间内有许多木箱子,刘启随即拿了几个,就把箱子点燃,漆黑的房间之中,再次的有了光亮,潮湿的空气,也逐渐被赶跑。期间,刘启寻找到当初遗留下的“烟云飘渺诀”,知道此地无人前来,刘启直接当柴火给烧了。

    刘启走到水铃儿的身边,道:“让我看看,能否帮你疗伤。”

    水铃儿哼了一声,看都不再看刘启一样,直接趴在妍瑶的怀中,闭起眼睛来。

    妍瑶看着刘启,道:“你快看看。”

    刘启点了点头,随即平复一下呼吸,手掌慢慢的贴在水铃儿的胸口上。刘启闭着眼睛,运转法力探索着水铃儿的心脏,刘启吃惊的发现,原本活蹦乱跳的心脏,此时跳的却非常的慢,刘启的法力感觉到,水铃儿的心脏只有四分之一大小,刘启如何不惊?当初以为修士伤口痊愈就不会有事,更何况还吃了“菩提丹”,哪知道现在会如此?

    妍瑶看见刘启睁开眼睛,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了?”

    在妍瑶的心中,水铃儿早已是朋友、是家人,是值得自己寄托感情之人。水铃儿也确实没有辜负妍瑶,虽然有时会不正经些,但不论何时都会保护着妍瑶,把自己会的一切都教给妍瑶,俩人比亲生姐妹还要亲,虽然妍瑶不会表达出来,但水铃儿如何不知道?

    刘启皱着眉头,道:“心脏已经破损十之七、八了,当初娘为何没有帮你?”

    水铃儿平静的说道:“娘要帮我了,但我没让。”

    妍瑶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了,道:“为什么。”

    水铃儿道:“我化为人形本就是上天的眷恋,娘若帮我,会忤逆上天,你不怕娘有危险,我还怕呢。”

    水铃儿孤独一人上千年,有一爱人浦月浩还因嫌弃其身份,有一如父亲般的慧心师傅还已经离去,水铃儿自然更加看重身边的亲人,水铃儿宁愿自己痛苦,也不愿意三娘冒险行事,今日若不是意外发病,水铃儿会继续隐藏下去。

    刘启一怔,道:“你如何能痊愈?如此下去,会有危险的。”

    水铃儿默然不语,显然是不想让俩人为自己操心。

    妍瑶流下一滴眼泪,眼泪划过清秀的脸庞,掉落在水铃儿的脸上,水铃儿一怔,看着妍瑶,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什么。

    妍瑶焦急的说道:“铃儿姐,你说阿。”

    刘启皱着眉头,道:“快点说,你若不说,我把你扔给道明师叔。”

    水铃儿一怔,刚想说话,自己却剧烈的咳嗽起来。

    妍瑶气道:“你别乱说!”

    刘启一直在观察着水铃儿的心脏,水铃儿如此一咳嗽,心脏都流出血液来了,刘启如何不急?

    水铃儿咳嗽半晌,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但显然是生气了,道:“臭小子,你去给我抓一百人来,我吸干他们的精气,我就可以痊愈了。”

    刘启一怔,道:“真的?”

    妍瑶也吃惊的看着刘启,显然有些不相信,刘启会为了救一人,而去残害百人。

    水铃儿一怔,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气话。”

    刘启瞬间把身后的柴火弄灭,刘启道:“我把我的精气给你就好了,我是修士,比平常之人也多些。”漆黑的房间之中,刘启停顿一下,道:“你放心吧,你懂的那么多,你应该知道会有许多方法。”

    水铃儿怒道:“你若敢,看我不杀了你。”

    刘启不理会水铃儿愤怒的声音,道:“瑶儿,你同意么?”

    妍瑶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轻声说道:“救铃儿姐吧。”

    水铃儿气道:“你若敢如此,我真敢杀你们。”

    房间之中再次沉默下来,只有“唰…唰”的声音,水铃儿现在发作,连修士第一层的法力都没有,如何能挣扎过俩人?俩人连第九层妖兽都可轻易打过,连罗泓文的三层法力都能打赢,还奈何不了有病的水铃儿?

    忽然间,一声惊呼声传了出来,声音好像带有几丝愤怒,道:“臭小子,你真敢啊。”

    刘启与妍瑶都没有说话,房间之中带有断断续续的叫骂声,漆黑的房间看不见发生什么。随后的一个月中,漆黑的房间再无声音,一个月的时间,刘启都在输送着自己的精气,但刘启的精气虽然比平常百姓多,但也抵挡不住如此大量的输送,水铃儿也不敢怠慢,只好慢慢的修复着自己的心脏。

    此时,一个月的时间,“雷泽”之中的巨树,早已生长出水面来,粗壮的树干,已经露出水面百余丈,如此大的巨树,何人看不见?天下修士再次的震惊起来,不知为何,刘启出现以后,整个神州大地就没有太平过,当然,修士们不会如此想,出来怪异的东西越多,他们的机缘越多,许多家族之人都已经赶去,就连南宫家族也放弃寻找南宫萤,全部前往“雷泽”之中。

    此时,“清心宗、玄清峰、清心殿”内,道斋再次把众人集结起来,但此时的大殿内,彭飞羽却与祁宏都出现在此,只不过,祁宏还是一脸哭丧的表情。此时,道沁有如万载冰山一般,丝毫不看旁边的道明一眼,反而道明却一直盯着道沁看,丝毫不理会殿内众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