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 > 第106章 断我财路
    多哥和李干事商量购买钢材的事,是在柯南去村里之前。李干事委托贾新意去操办,但是,按照机构的原则办事的话,应当由管委会来决定。

    柯南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既然项目由自己来管理了,就要试着用从刘小姐那里学来的方法,应用在项目当中。当然,这里面肯定会有困难。

    不遇到困难,就不会掌握方法,不掌握方法,困难永远都在那,不会得到解决的。季柯南低估了问题的复杂性,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这一次到村,柯南跟多哥商量,需要按照社会工作的手法来操作,不能偏听偏信村里极个别人的,要有自己的原则,按自己的手法来办才好。

    多哥不说话,他可能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还没完全掌握单位培训教给他的方法,季柯南也是,都有一点理论知识,却从未实践经验,没有经历,何谈经验?这个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的河,里面有石头可摸才好,问题是,现在的河里竟然没有石头!

    过了一会儿,李干事来访,现在水利项目需要钢筋,做水池用的。

    “刘小姐要求,要按照她的方法来执行项目。我和多哥正商量怎么办呢。”柯南说。

    多哥点了点头。多哥的表态无关痛痒,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说人话,就是,他已经放弃这里,准备一心只管魏村。

    “那好吧。你们想怎么办,就按照你们的意思来办,需要我和贾干事来帮助的,只管说就是了。”李干事说。

    “可以先去小城县城看看钢材市场再说。”多哥说。

    “李干事,我们先要开个管委会会议,让大家选出采购钢材的代表,准备去小城县城考察一下市场。”柯南说。

    “好的。我去通知贾明珠召集成员来开会。”李干事说。

    “他不是不干了吗?”柯南说。

    “他不干是在说气话。他自己也不想天天挑水吃,还是需要吃上自来水的。”李干事说。

    “那好吧。你负责通知他。我等候你的电话。”柯南说。

    李干事就离开了柯南的住处,直奔贾明珠家而去。

    柯南和多哥都不说话。坐等消息。没过多久,李干事说:“可以了。马上到贾明珠家开会。”

    柯南和多哥都很高兴,这个顽固的家伙终于扛不住众人的利益需求,这个压力会越来越大,直到通水为止。虽说水泥票事件,让其焦头烂额,但后来大家都没有什么埋怨之言,都还信任他,只不过有些急躁罢了。

    他把剩下来的水泥票分别给了村里其他有车的农户,让他们去拉货,这样也就不怕货车司机将水泥拉到别的地方卖掉。弄不好了就找到他家里去,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等把水泥拉到仓库后,再给打条子签字认可,凭条子支取运费。这下子可好,算是公平了,大家利益均沾。沾不到的是因为家里没车,那就不能怪别人了,只能怪自己没车,或者有钱没有兴趣投资在运输业上。

    去拉货的大多数都和贾明珠有关,或者和贾明珠的妻子有关,这些蝇头小利,对他们来说,能争取就争取,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为什么要白白地浪费呢?

    大家都陆陆续续地齐聚到贾明珠家里,贾明珠见人来了不少,基本齐全,他说:“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选出代表去采购钢筋,选出两名代表,先到小城县城看看,了解一下市场行情。”

    大家都没意见,举手表决,最后定下了还是由贾明珠和李华发去小城。李华发上次去购买水泥签协议,这次又派他去,他又不愿意。

    “上次去了一趟县城,说起来很风光,后来却导致一片骂声。”李华发说。

    “这不关你的事,是我闯的祸,我自己负责,你不用管。那些水泥,我一定要追回来,追不回来,我自己赔。你也不用担心。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一张老脸在村里混的。”贾明珠说。

    “我又没说你,我说我老婆子很不愿意我去。吃力不讨好。耽误了农活儿。有这点时间,我还可以多做点事,还能见得到效益。这个水,我看不是很容易搞通的,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李华发说。

    李华发的说法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想法,就是不看好这个项目。弄不好,会失败,费力费时费精力,最终没有成功。在一定时间内没有达到目标。

    “你不用想那么多。我们投资就是要让你们吃到自来水。如果你们不需要,我们可以撤项,不在你们村做了,转到别的地方。不浪费资源。”柯南说。他这样说,其实也已经无能为力。季柯南的本意,是想通过这件事,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但是,在短期内提升,困难还是不少。

    “算了,华发,我们大家也需要让这自来水通水。你我都在这条供水线上,争取趁年轻把水搞通,到老了不用挑水。现在辛苦点,将来就享福些。”李干事说。

    李干事这么一说,还真管用。李华发相信李干事,就是不相信村管委会主任贾明珠,这家伙脾气太坏,当个小组组长就自以为是,以后发达了,那还得了,起码不让别人活了。倒是李干事还会哄人些。真是哄死人不偿命,这句话不假。很多人喜欢听假话,假话好听,真话刺耳,不想听。假话有害,真话有益,但是很多人不愿意听真话,不是内容,是形式,形式让人不舒服,就影响了内容。就像教导孩子一样,如果方式不对,内容再对,也没听进去,孩子仍然我行我素,家长也是枉费一片苦心。

    李华发终于铁定了心,不再听他老婆的絮叨,女人嘛,毕竟是头发长见识短,理她做什么!他说:“那好吧,明天去,但以后不要再喊我了。”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第二天一早,四人搭车前往小城县城,直奔钢材市场。其实,街上的门面不大,但是品种齐全,螺纹钢、冷拔丝还有各种规格和型号的钢筋,初步问了一下价钱,然后又问下一家。

    多哥、李华发和贾明珠是从乡村来的,见这些东西很少,街上人来人往的,很热闹,他们很兴奋,也很认真,拿出小本子在记着钢材价格。连问了几家,都是差不多的,在4300元到4500元每吨之间晃动。但是,决定买还是不买,贾明珠和李华发都不表态。柯南和多哥很是纳闷,这是什么人?人来了,就是装个样子,办事不行,因为不行,所以需要提升能力,他们也不愿意提升,加上训导老师也不够强大,或者方法不对,引导人走错了路,特别是多哥,负责人信赖,一切都听多哥的,多哥却不善言谈,也不懂教导,就像生了孩子不懂怎么管教,反而总是认为只好有吃有喝有穿就算尽责了,其实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努力,需要做出改变。

    打听完钢材价格后,四人返回,路经晚秋乡的时候,水利服务部蹇常技术总监来接待他们,中午在饭店里吃饭。李华发爱喝酒,蹇常技术总监就投其所好,特别给了点了当地的纯正的苞谷酒,喝得他乐呵呵的。贾明珠不喝酒,蹇常就给他点了饮料。柯南和多哥当然也不沾酒。这酒葫芦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药。

    果然,蹇常一边劝人吃喝,一边说:“你们打听钢材价格怎么样?”

    “在4300元以上每吨,少了不干。”贾明珠说。

    “是这个价了。估计还要涨。最近基础建设项目比较多,钢材市场火爆,价格攀高不下,要买赶紧买。”蹇常说。

    “这还要李干事说了算。我们不能做主。”贾明珠说。

    “你们可以做决定,但要对决定负责。”柯南说。

    酒足饭饱,大家要离去。蹇常就安排车送他们回村。蹇常的过度热情,让季柯南不懂,他有什么目的?明晓得这钱不经过县分公司,当然,更不会和一个技术总监有关系。他虽然引进来了这个项目,可是,没有得到明明白白的好处,自然有些让人怀疑他的动机。要看他的动机是否纯正,看看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经过片坝,以前的小乡镇,后来撤销,并入晚秋一个大乡,成为一个大规模的乡镇。

    蹇常总监将车停下来,对大家说:“这里有我的一位朋友,他也开了家商铺。大家可以去看看。”

    车在路边慢慢停下,大家下了车。看到路边有一家铺子,门口摆放着的是加油机,分别加柴油和汽油,里面摆放的是水泥和一点钢筋,旁边是一个养猪场,臭气熏天的。看来,他做的项目比较多,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从脸面出来一个胖子,在山区很少看到胖子,这家伙笑呵呵地走出来,说:“欢迎,欢迎,今天是什么风把老朋友给吹来了?”

    “这是火星基金会的季先生和多先生,另两位不用介绍,你可能认识,是虎坡村的。我们来想看看你的钢材。目前,两位先生在村里实施水项目,需要一些钢材,到你这里讨便宜来了。”蹇常说。

    “没问题。价钱好说,老朋友来了还敢宰吗?”胖子说。

    “那好,先让他们看看货吧。”蹇常说。

    “好的。请大家跟我来吧。欢迎来小店,希望不会让你们失望。既然来了,肯定要带点东西回去。有人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我觉得说得对。”胖子说。

    柯南、多哥他们四人跟着胖子进入仓库。看到里面摆放着乱七八糟的建筑材料,什么都有:水泥、钢筋、水管、铝合金等等。胖子笑嘻嘻地说:“跟我做生意,不会亏。这里应有尽有,和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别人家没有的,我这里都有。别人有的,我这里更多,品种更全,顾客到我的小店里,不会空手而回,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信,你们就瞧好吧!”

    等他们看完,李华发问:“老板,你这钢筋多少钱一吨?”

    胖子眯缝着眼睛,给他们发了烟,点着,然后说:“我们到外面去喝点茶吧。这里太黑,我可不喜欢黑色,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外面亮,我们到外面说。”

    大家从仓库出来,来到旁边的会客室,看起来像是胖子的老婆的人,给大家每人沏了茶,看着那一次性杯子飘出来的水蒸气,柯南听胖子说:“不贵,每吨要4800元。现在是这个价,晚一点了还要涨,是朋友,我就不喊高了。”

    柯南心想,这明显是高价了,还说不贵,难道说4300元每吨的贵吗?

    贾明珠和李华发听了这个价,马上反应,说道:“太贵了,不要。”

    蹇常总监坐在旁边不吭声儿,也不说贵,也不说便宜,就是不说话。没过多久,蹇常说:“我送你们回村吧。”

    因生意没谈成,大家久坐喝茶也没什么意思,听蹇总监这么一说,大家都起身,和胖子辞别,就上了车,蹇常开车送他们回了村。

    蹇常送他们到李干事那里,和李干事打了照面,蹇常将车开走,连茶都没喝。贾明珠向李干事报告了今天的情况,李华发中午喝了点酒,昏昏欲睡,李干事让他先回家去了。

    李干事明白了现在的钢材市场行情,并了解到片坝的胖子并非善类。这次生意没谈成,可能留存有一些祸患。

    正在疑惑间,李干事的电话响了,他就出去接听,一会儿回来,他的脸色都变了,说:“你们在片坝胖子那里怎么说的?他已经把钢筋拉上来了。”

    季柯南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怎么无耻。明明对他说:“不要的,他的钢材比市场上每吨要贵500元。贾明珠和李华发都说不要的,他还拉,拉来干什么?”

    李干事立马给村会计贾新意打电话,要他过来一下,顺便喊上贾干事和贾财务一起来商讨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