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527章 神之子计划
    无论有多困难,都坚强地抬头挺胸,告诉所有人,你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

    于凡站起身,质问道:“你们对郭钠做了什么?”

    吴院长:“没什么,她一直不太配合,所以我们只能让她昏睡几个小时。不过我相信你的到来,会让她感到安全。”

    于凡:“你们就不怕警察来找到我吗?我可告诉你们,我现在可是被警察到处找的人。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我带到你们的藏身之地!”

    吴院长笑了笑,说:“是吗?看来你还是不太信任你的好伙伴呀。”

    于凡:“你这话什么意思?”

    吴院长拿起于凡的手机,他已经将于凡的手机打开了,第一条就是陈帧阳的信息,上面赫然写道:“老于,你别跑了,我其实是相信你的,我也没有发通缉令,如果我这么做,你的行为性质定性就恶劣了。给你打电话你关机。我只想告诉你,我信任你,你如果发现了什么线索就及时和我联系,我等待你的回归。我们最近都不会来打扰你的。”

    吴院长笑嘻嘻地说:“你看,其实陈警官一直以来都在相信你。”

    于凡心里是又喜又气,喜是因为这个老朋友还是从心底信任自己。气是因为陈帧阳要是能铁下心来通缉自己反而更好,这样就能找到于凡了。关键时刻沙雕了。

    吴院长一边用手解开了于凡的手机密码一边说:“我给他回一个‘不用担心,我在外查案,有情况联系你’。让陈警官不要来骚扰我们。”

    于凡大惊:“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密码?”

    吴院长笑了笑说:“是你自己刚才昏睡时告诉我的呀。”

    于凡不可思议:“什么?怎么可能?”

    吴院长:“难道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发现吗?其实你一直被我们持久催眠了。我们一直在对你实施心理暗示,那一张奇怪的图,就是我们催眠你的引子。而你应该察觉到了,就连你最引以为豪的心流模式,属于你独一无二的精神世界,也被我的催眠术污染了。”

    于凡回想起他心流模式里的黑影,恍然大悟。可还是有些怀疑地说:“这怎么可能,心理催眠术我略知一二,并没有如此强大,要想催眠效果极其明显,除非……”

    “除非这个催眠术的施术者和受术者是——一类人(253章中吴院长台词伏笔)!”吴院长接过去话说道。

    于凡震惊得说不出话,想不到这几万分之一的概率被自己给撞见了。

    吴院长接着说:“于凡呀,你不用感到意外,这冥冥之中都是天意,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你的原因。”

    于凡完全不知道吴院长在说什么,疑惑地问:“选择我?什么意思?”

    旁边的矮个子说话了:“你是吴院长‘神之子’计划中重要的一员,你应该感到荣幸。”

    高个子也说道:“之前我们切磋过几次,差一点就被你抓住了我们的尾巴,吴院长选择的人果然是没有错的。放心吧,吴院长走后,我们会按照吴院长的遗愿,好好辅佐你的。”

    于凡越听越懵,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神之子计划?当这是写小说呢?

    于凡问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吴院长慈祥地笑了笑,说:“小于凡,我知道,向你突然说这些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是我还是诚恳地希望你能接受现实。对了,向你介绍一下,旁边这两位都是我的得意学生,你可以叫他们‘高个子’和‘矮个子’。这位矮一些的擅长心理诱导术,这位高一些的擅长心理催眠术。他们将来可以帮到你。”

    果然如此,之前那一系列关于心理诱导和催眠的事件正是出于这二人之手。

    于凡:“吴院长,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帮我?要是真帮我,那就先把我和郭钠放了。”

    吴院长摇摇头,耐心说道:“小于,你再等等,时机还没有到,我们还需要对你实施最后的‘帮助’,你才可以接替我的位置。”

    于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放我们出去!”

    吴院长叹了口气,说:“看来,你还是没有想明白有些事情呀,那只有我给你慢慢道来了。”吴院长挥挥手,示意高个子给自己抽来一个板凳。

    吴院长缓缓坐在了板凳上,矮个子又给吴院长端来了一个保温杯。吴院长打开保温杯,满屋飘散着浓浓的药味,这个味道和前两天在吴院长办公室里那个味道一模一样。

    等等!这个味道好像还在哪里闻过!于凡用自己的‘狗鼻子’使劲闻了闻,猛然一怔,这个味道不正是之前在子午山中采取的那个“鬼神盖草”的味道吗?(159章伏笔)果然,之前子午村的事情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于凡:“你杯子里泡的是子午山采回来的稀有野山参吧?当时在子午山上处处给我们使坏的人果然是你们!”

    吴院长的表情显得有些惋惜,说:“于凡呀,你冤枉我了,如果没有我们,你们可能当时就葬身子午山了!”

    于凡大惊!什么?

    矮个子:“你们当时被困在山洞里,是我给你们敲击的摩斯密码,引导你们走另外的路。”

    高个子:“你们弹尽粮绝之时,是我给你们在前方放置的果实,帮你们度过难关。”

    于凡瞪圆了眼睛,竖起了耳朵,不敢相信听见的一切,这些人是在帮自己?

    吴院长:“小于呀,怎么?到现在为止,你还是觉得我们是在害你吗?”

    于凡此时的脑子充满了一万个问号,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吴院长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究竟是敌是友?他们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于凡下意识地后退两步,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戒,仔细打量了周围环境,寻找脱身的机会。

    吴院长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药,皱了皱眉头,表情痛苦,看来药很苦。接着把保温杯递给了矮子。吴院长摸了摸自己的腮帮。

    于凡一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