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魔神聊天群 > 第480章 混沌:我说昨晚没发生什么……
    “嗯——?头这么晕也就算了,为什么脖子还有点酸?难道是昨天晚上我调的那些酒所产生的后遗症?”

    早上起来,混沌感觉到自己好像是枕在了十分坚硬的平面之上,并且除了喝酒之后出现的头晕之外,他还感觉自己脖子的酸痛有点像普通人失枕一样。混沌都有些怀疑,究竟是不是昨天晚上他调配的那些酒造成的了。

    毕竟混沌他从来没有因为喝醉而睡着过,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

    在活动了一下脖子后,混沌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忍不住想要发笑。

    他是实在没有想道,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期盼自己喝醉,而且还为了这个目标给自己调配出了一种可以让自己喝醉的酒。这酒只能让混沌醉一次,第二次就不能再让他醉着倒了。

    就在他准备活动一下自己因为醉酒而睡得有些发硬的脖子,身体向着右边一翻,准备侧过来时表情立刻就僵住了。混沌刚将脖子往左边一侧,就看见了一张十分好看的睡颜正距离自己不到三厘米。

    “我去!昨晚发生了什么?!”

    混沌一惊,然后赶紧跳了起来。而一跳起来之后,他才看的清楚,自己刚才睡的地方究竟是哪里了,自己昨天晚上一晚上靠的是这个赤鸢她那胸膛之上。

    混沌晚上睡觉也不是很老实,在家里睡觉的时候蹬被子都常有的事,因此唐舞桐她们在发现混沌一蹬被子,就直接把他捆成了粽子,至少这样能让他安静一会儿。

    在赤鸢胸口的白色丝绸旗袍上面,还残留着混沌昨晚上留下的哈喇子。而且那些口水还有轻微的腐蚀性(对生物组织无效),现在赤鸢的胸口很大一片面积就已经暴露在了混沌的眼前。

    “该死,得赶紧把这些口水给擦掉,顺便将她衣服还原。”

    混沌在心中这样想着,然后想要在手中出现火焰,趁着赤鸢她还没有苏醒的时候赶紧把证据给消灭掉。

    反正现在是古代,她赤鸢还能拿出来检测DNA的工具吗?只要不被发现,就是完美的。至于胸口上的那个破洞,自己随便缝一下就行了。

    只不过,混沌刚在手中凝聚出了一团火球,打算烧干对方胸口上的口水时,赤鸢就醒了过来。而在她醒过来之后,直接就看见了在她头顶上面混沌手中托着一团火球。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准备趁着她睡着了,然后杀人灭口来的。

    “你这是想做什么?”

    赤鸢看着混沌这样的动作,立刻询问道。

    混沌把手中的火焰给熄灭,然后捂着眼睛对着赤鸢道:“这个,我说我早上有喜欢在房间里晨练的习惯,你信吗?”

    “你说呢?”

    赤鸢反问他。

    首先,晨练是可能的,但是你在其他人身边晨练是什么情况?而且,你还是去练火焰这种十分危险的东西,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拥有着正常大脑的人所能干出来的事情。不过赤鸢她又想不出混沌会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于是她准备坐起来。

    “现在是几时了?”

    赤鸢她这样说着,然后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有液体滑落的感觉,然后低头看见了已经破了一个大洞,并且还看见了自己肌肤上那一道清晰可见的口水印,再想了想刚才混沌的所作所为,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切的原委。

    “那个,我说昨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你信吗?”

    混沌捂着眼睛吞了一口口水道。

    “寸劲·开天!”

    不过很明显,守护着神州的赤鸢并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一掌向着混沌的胸口打了过去,并将客栈的木质墙壁都给打出了一个洞。

    “小二不用找了。”

    混沌在被打出去之前往屋里面丢了一块黄金之后,赤鸢也紧随其后的跟得上来,而刚刚跑进来店小二看着破了一个大洞的墙面,以及放在桌子上足有巴掌大小的黄金,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混沌在被打出去之前成功的学会了赤鸢的寸劲·开天。

    感受着自己胸口上隐约传来的瘙痒感,混沌的心情不由高兴了一下,感觉自己这一次好像捡到宝了。

    “想不到赤鸢的攻击能让我感觉到痒。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要学会她的所有技能。”

    于是赤鸢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就在她眼前发生了。不管她死出什么样的招数,混沌就是能在一瞬间将其学会,并且熟练程度比她这个创造的都要强。不知道的,还以为赤鸢的那些招式全都是从混沌身上学来的,认为赤鸢是混沌的徒弟,现在两人对决不过是师徒之间的互相切磋而已。

    ……

    “赤鸢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的话后果难料。”

    看着还在对自己步步紧逼的赤鸢混沌开口警告道。

    两人的战斗从山海关那座城池打到不知道哪里的方郊野外,周围的树林早就被两人打成了平地。

    “既然这样,那你就不用留手啊,你这个淫贼!”

    赤鸢一边攻击者混沌一边开口说道。她胸口上原本的那个大洞,在战斗的过程中被混沌一个转身就修复好了。不过即使这样,赤鸢也不依不饶的追着混沌打了好久。

    混沌见不依不饶追着自己打的赤鸢,也是心中一横,一瞬间便脱离了她的视线,出现在了距离赤鸢足有百米的岩石上。

    “虽然我这个人不怎么喜欢打女人,但是对于不依不饶追着我打了将近几个小时的女人,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着混沌便再次消失在了赤鸢的视野之中。

    “寸劲·岩破!”

    “寸劲·云岚!”

    “寸劲·乱雷!”

    “寸劲·霹雳!”

    ……

    当混沌再次出现在赤鸢的眼前时,对方只能看到无数的拳影以及脚影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混沌将刚才赤鸢打出来的攻击招式全部学会后,直接依靠他的机动性来了一个突然袭击,将所有招式全部用在了赤鸢的身上。

    看着混沌这样施展,赤鸢她眼中露出了一丝惊骇,随后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脑海中只有最后一个念头。

    “这是什么人?这个学习能力简直是过分了。”

    赤鸢在撞断了三棵大树以及一块花岗岩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口中的鲜血就如同小溪一样不断的从嘴角流落,并且还携带着一些可疑的红色肉块,浑身上下全都是被高温灼烧的痕迹。

    “不好!力道没有控制住,居然将她的五脏六腑打成的碎末。不过这生命力都挺顽强的。”

    混沌一边着急的往正在从嘴角处流露出可疑肉块的赤鸢身边走去,一边赞叹着对方的生命力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如果换做一般人在刚才的攻击下绝对活不过一秒钟就直接完蛋了。

    “还好我随身带了一些可以让普通生命起死回生的丹药。”

    混沌他从自己的随身空间中拿出了一个紫色的水晶瓶,将里面一颗散发着七彩光芒的丹药给倒了出来。

    而在这颗丹药出现的瞬间,原本被两人夷为平地的树林便宜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植物,其中一些素描的生长速度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混沌身边便重新长满了树木,并且比原先的树林还要茂盛。

    对于周围的那些变化,混沌并没有去管,他只是将手中的丹药放进只剩下半口气的赤鸢口中。丹药在进入赤鸢口中的下一秒,她身上原本因为空气摩擦而被烧焦的皮肤,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焕然一新,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粉嫩粉嫩的。赤鸢体内原本破碎的五脏六腑也在丹药的辅助下,恢复到了往日的生机,并且残留的药性也强化了她的躯体,让她的实力出现了显著的提升。。

    看着重新恢复到全盛时期的赤鸢,混沌伸手抹去了她那段被自己打残的记忆,重新编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记忆。

    看着满身赤裸躺在自己怀中的赤鸢,混沌他突然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