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女总裁的上门狂兵 > 第34章 江少?
    “你在君阳,打了客人,这是违反规矩的,别说你没理了,就算是有理,你也得被处罚。”

    “这些天的工资,你别想拿到一份,还得赔偿林大哥一笔钱,否则的话,你休想离开君阳。虎哥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袁经理冷冷的道:“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去好好的陪陪林大哥,让他开心了,只要他不再追究你打人一事,刚才你顶撞我的问题,我也不会追究,并且,你还能继续留在君阳上班,该你的工资,一分不少。”

    对于袁经理来说,最好的报复,就是拉她下水。

    周然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直冲天灵盖,娇躯都在发抖,“我……就算是我死,也绝对不能干出这种事。”

    “你妈的,还跟我来劲了是吧。”林建成猛的一巴掌,抽在了周然的脸上,怒道,“我给你好脸,你他妈的不听,非要让我撕破脸皮,你才舒服了?”

    “来,你不是很牛吗,老子现在就把你给办了。”林建成拽起周然的手,就把她往包间里面拖。

    周然死命不从,动静就闹的比较大了。

    不过,附近的服务员,却没有一个过来帮忙。

    很快,周然就要被推入包间了,忽然间,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冲了过来,猛的一脚,将林建成踹开。

    “你他妈谁啊,谁让你来的,竟然踹客人?你的队长是哪个,把他叫来。”袁经理怒冲冲的道。

    她还以为,这个保安,是君阳的保安,这是冲过来打抱不平呢。

    “让你他妈的助纣为虐。”这个保安,自然就是江寒了,愤怒之下,他一巴掌,抽在了袁经理脸上。

    “你……你打我?”袁经理捂着脸,一脸不可思议,这里可是君阳,是虎哥的地盘啊,她在这里呆了几年,从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江寒上前,将周然拉了过来,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周然哭了出来,一把将江寒搂住,顿时就觉得有了安全感,最重要的是,她发现,搂着江寒,竟然有一种搂着哥哥的安全感,让她很安心。

    明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虎哥,可是,周然竟然也不怕了。

    江寒的眼中,寒光大炽。

    “周然,你今天先回去,这里的事,我来处理。”在周然稍稍缓和之后,江寒就让她先回去。

    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不那么好看,江寒并不希望,污了她的眼睛。

    “你……你……”

    “我没事,你放心吧。”

    “你小心点。”

    周然咬了咬嘴唇说道。

    她很清楚,自己留在这里,只会碍事。

    “走,你还走的了吗?”袁经理冷笑道,“这里可是虎哥的地盘,你既然是保安,没有理由不知道,你啊,等死吧,等死吧……”

    江寒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她另外一边脸上,两边脸上的掌印,总算是对称了。

    周然冲出人群离开,也没有一个人阻拦。

    “江寒,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建成站了起来,腿还在发软,他毕竟还是上了年纪,刚才已经爽过一次了,体力依然有些不支,而江寒的力气又大,这一脚,让他好半晌才回过气来。

    “呵呵,还真是冤家路窄。”江寒也知道林建成在君阳,他就是为林建成来的,只是没想到,欺负周然的,竟然是他。

    “干什么,干什么,都散开,虎哥来了。”就在这时,有人大喊着开路,其余的人,也全都散了。

    只见余虎,带着一群人,快步走了过来。

    “余虎,妈蛋,我在你的地盘上,竟然被你的服务员给打了,还有,我请你帮的忙,就是弄江寒,没想到,这货主动来了,应该是来你这嗨皮来的。”林建成立即说道,“正好,这事儿,你给我就在这里处理了,方便。”

    袁经理也哭诉道:“虎哥,这个保安,真的是疯了,他肯定是喜欢周然那个贱丫头,才为了她打人的,你看看,他连我都打,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呜呜呜呜……”

    “去你妈的,你刚才动的是周然?”余虎闻言,脸色都变了,就在昨天,江寒还亲自交代过,让他照顾周然,结果,今天就出了这档子事,余虎很是惶恐,猛的一巴掌,抽在了袁经理的脸上。

    然后,快步走到了江寒的面前,说道:“抱歉了江少,这都是我的错。”

    “什么江少,余虎,你疯了吗?这家伙,江寒啊,就是我和你说过的,秦瑶的倒插门,你跟一个倒插门,有什么好道歉的。”林建成陷入了盲区,他完完全全没有考虑过,江寒可能还有其他的身份,还以为余虎弄错了什么。

    江寒只是淡淡的道:“把他们都抓起来,带到总统套房。”

    “是。”余虎应了一声后,立即吩咐手下,“把这两个垃圾,给我抓起来。”

    “干什么,余虎,你真的是疯了吗?我可是林建成……”

    “我他妈在道上混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真要对我动手?”

    至于袁经理,她已经吓得发颤了,完了,完了,难道周然,竟然是虎哥的女人?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为周然出头?又或者,周然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大佬,连虎哥也要敬服三分?

    和余虎一样,她也没觉得江寒的身份有什么问题,毕竟,一个穿保安服的,能是什么牛人?

    在被带到了总统套房后,林建成还在狂怒的吼叫着,余虎上前又是一脚,喝道:“你要是再犬吠,我立即割了你的舌头,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林建成感受到了余虎眼中的杀意,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说话了。

    江寒坐在了沙发上,淡淡的道:“余虎,我交代你,要好好照看周然,你就是这么安排的?”

    余虎吓得发抖,上前来,鞠躬道:“江少,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今天已经吩咐过,让大家都对周然客气一点,并且,吩咐了,一定要给周然,安排最优质的客户,并且要多多留意,不让她被人欺负,没想到,还是有纰漏,对不起……”

    听了余虎所说,袁经理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遍体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