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748章,那真是可惜了
    整个人的重量全都放到她身上,桑晓瑜一个趔趄,险些没有站稳。

    她只好伸出双手去搀扶,偏头看着搭在自己肩头那张英俊的脸,惊诧的睁大眼睛,禽兽?

    小吴笑眯眯的解释,秦太太,秦先生好像喝多了,刚刚出租车司机送他回来的,正好我巡逻路过,看他醉的走路都不稳,只一直嚷嚷着回家,我就帮忙送他上来了!

    回家……

    这两个字像是蛰了下她神经。

    小吴见她杵在门口那里不动,连忙催促着说,秦太太,时间也不早了,我看秦先生真的喝得挺多,你快扶他回床上休息吧!

    面对保安小吴的好心,桑晓瑜尴尬,支吾的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小吴,我们……

    不用谢哈!小吴却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这都是举手之劳,秦太太,我今晚值夜班,还得赶紧回门卫值班室呢!拜拜!

    随即,小吴便摆了摆手,转身电梯都没有等,直接从安全通道走下去了。

    走廊里恢复了宁静,醉倒的秦思年还整个趴伏在她身上,桑晓瑜皱眉推了推,禽兽,禽兽?

    回应她的,只有酒后灼烫的鼻息。

    桑晓瑜对着空气面面相觑了几秒钟,想着这里毕竟还是他的房子,无奈之下的将防盗门关上,硬着头皮把他扶着往屋里面走。

    秦思年个子比她要高出整整一个头,虽然平时身形挺拔看不出来,但浑身上下都是硬邦邦的肌肉,把他从玄关一路搀扶回卧室丢在大床上,她额头和鼻尖上都沁出了不少的汗珠。

    喂,禽兽!你醒一醒!

    桑晓瑜抬手擦了擦,随即用脚踢了踢他的腿,再俯身拍了拍他英俊的脸,见他仍旧没有半点反应,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句,不是吧!还真的喝多了!

    这样的经历不是没有过,这四年里他也偶尔会有夜里喝醉了回来的时候。

    像是曾经做过的那样,桑晓瑜单膝跪在旁边,将他身上的炭灰色外套脱下来。

    解开了衬衫,赤裸的胸膛就暴露在了空气里,灯光下,小麦色的肌肤形成一种诱惑,她咽了咽唾沫,手指触碰到他皮带的金属扣时,意识到什么,连忙缩了回来。

    几乎是从床上弹跳起来的,桑晓瑜不自在的用手背贴了帖发烫的脸。

    看了眼紧闭桃花眼的秦思年,她松了口气,好在他喝醉了人事不省不会发现,扯过被子胡乱的盖在他身上,抱着枕头和毯子匆匆走向了客厅。

    因为她现在其实还属于借住的成分,所以她刚刚到底还是没把他扔在大门口,而且还把床让给了他,自己睡在了沙发上。

    隔着道门,恍若隐约能听到里面匀长的呼吸声。

    这算是什么事?

    他们已经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没有了夫妻关系……

    桑晓瑜收回视线,苦笑的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将脸埋在抱枕和沙发的缝隙里,一直到后来姿势都僵硬了,才终于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感觉有人在用食指戳她的脸。

    桑晓瑜抬手挥了挥,视线里似乎有秦思年那张英俊的脸近在咫尺,几乎没有多想的脱口而出,禽兽,别闹!

    她在半梦半醒中的关系,意识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只以为像是曾经的每天早上醒来时一样,被他故意弄醒以后要做那种事情,所以语气里都带着几分撒娇。

    很快意识到不对劲,桑晓瑜睁开眼睛噌的一声坐起来。

    果然,看到俯身在床边的秦思年。

    想到自己刚刚初醒时无意识咕哝出来的那句话,桑晓瑜尴尬又窘迫,见他那双桃花眼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像是蘸了浓墨,眸色很深。

    桑晓瑜舔了舔嘴唇,发现他明显是已经洗过澡的,短发还没有完全干,衣服也换了,这她倒是并不意外,因为这房子两人生活了近三年多的时间,除了她的东西,还有不少他的。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自己竟然是在大床上的,明明昨晚是睡在沙发!

    桑晓瑜顿时睁大眼睛,我怎么会在床上!

    秦思年从床边站了起来,单手抄着裤兜,早上我醒来后,抱你到床上的!

    噢……桑晓瑜点头,内心却有些怀疑。

    她确实是没什么印象了,不过身上的睡衣还是完好无损的,而且看样子他不像是在说假话……

    已经快八点了,再不起上班就迟到了!

    秦思年说完这句,挺拔的身影就朝着卧室外走。

    桑晓瑜看了眼时间,的确是快八点钟了,连忙跳下床到浴室里换了身衣服,简单洗漱后也从卧室里出来,然后脚步就顿在了那。

    因为秦思年正立身站在餐厅里,而他面前的餐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桑晓瑜怔怔的望着那些早餐,一时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就好像是他们不曾离婚一样……

    好半天,垂着的手才重新攥握起来,咬了咬牙,刚想要质问昨晚他的行为时,秦思年却像是早就看穿她的心思,在她出声的前一秒,便主动开口,不好意思,我昨晚喝多了!

    嗯。桑晓瑜抿嘴,被他这样提出来,她倒不好说什么了。

    秦思年慵懒的挑了挑眉,神色有些苦恼的问,昨晚我没什么记忆了,科里同事搞聚餐,我被多灌了几杯,没有耍酒疯或者对你做什么事情吧?

    没有!听到他最后所指的,桑晓瑜尴尬的摇头解释道,你昨晚醉的跟烂泥一样!

    秦思年闻言,表情里竟有一丝失落,勾唇低喃了声,是么,那真是可惜了!

    ……桑晓瑜脸上顿时发烫。

    还好她是迎着晨光的,可以遮挡不少,她别过脸,悄然的调整着有些紊乱的呼吸。

    蓦地,听见他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小金鱼,今天是第三天。

    什么?桑晓瑜不解。

    皱眉朝他看过去,见他的桃花眼也正隔着空气望向自己,晨光里,眸色和语气一样幽深,跟我离婚的第三天,你有没有后悔?</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