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645章,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
    只是个连锁的生活超市,她心完全都是放在肚子里的,任由他挑选,等到排队结账的时候,秦思年却大步走到她前面,从摞满卡的钱包里抽出一张。

    桑晓瑜见状,连忙推了回去,你干嘛?不是说好了我请你吃饭么!

    刚巧这时收银员开口道,不好意思,今天系统出问题了,只能收现金!

    闻言,桑晓瑜便顺势将他的卡送回去,自己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红色毛爷爷和零钱递过去,等着把每样结好账的东西一样样撞到购物袋里,抬头,见他那双桃花眼正一瞬不瞬的望着自己。

    她下意识摸了摸脸,嘀咕问,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事。秦思年勾唇。

    这恐怕是他活了这么多年,脱下那身白大褂,走到哪里都要被叫上声秦少,向来女人在他身上都恨不得能刷爆卡,第一次有女人抢着给他付钱,至于感觉倒还不赖!

    车位停的比较远,买的东西又比较多,秦思年让她暂时留在原地等着。

    因为是超市进出口的位置,购物车会造成一些阻碍,为了怕给别人造成不便,桑晓瑜在工作人员过来收车的时候,就将东西全部都提到了一边。

    陆陆续续有不少人走进走出,其中有个只拎了瓶饮料的老外出来。

    似乎是见她脚边堆着两个满满的购物袋,以为是太重了她拿不动站在那里犯愁,所以很好心的走过来,beautifulgirl,what—can—i—do—for—you?

    no,thanks!

    桑晓瑜摆了摆手,想到他之前在写字楼前玩笑说的那句作为丈夫,接自己妻子下班不是很正常的话,她咬了咬唇,有些羞涩的开口,my—husband—ising,and—he—will—help—me!

    视线里,那辆黑色的卡宴也正缓缓行驶而来。

    老外看到后,顿时会心的笑了,oh,isee,wish—you—happiness!

    秦思年将东西都放进了后车厢,卡宴缓缓从地下停车场离开,到了上面,桑晓瑜耳边回荡着老外最后的话,脸上的温度不断升高,她侧头降下了车窗。

    怎么了?秦思年不解。

    桑晓瑜不自然的用手在脸侧扇了扇,有点儿热……

    热?秦思年侧眼看向倒车镜,刚刚广播还播着今晚气温有些降低,而镜里映出穿着背心的行人正搓着两条手臂,快步的往家奔走着。

    等回到家,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桑晓瑜那颗进超市前放到肚子里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她在厨艺方面就是个小白,恐怕都不如表妹蒋珊珊……

    不过既然已经赶鸭子上架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好在现在网上有很多智能app,可以教人怎样做菜,她跟着步骤学也能像模像样的做出来。

    有时候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关在厨房里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桑晓瑜终于端出来了四菜一汤,而秦思年早已经洗好了手,慵懒叠着腿坐在椅子上等。

    她盛了两碗冒尖的米饭,也坐在了对面。

    像是小学生面对期末考试的试卷分数一样,战战兢兢的问,禽兽,味道怎么样?

    秦思年将嘴里疑似炒牛肉的东西咽下去,非常不给面子的说,很难吃!

    你故意的吧!桑晓瑜以为他又耍弄自己玩,毕竟自己辛苦了也有整整一个小时了,而且都是按照网上教程来的,应该不会太差才对,只是夹了块青菜后,她顿时吐出来,呸呸——

    菜心太咸了,牛肉太老了,汤太腥了,米饭也是夹生的,只有买现成的火腿罐头还能吃以外,其余全部都是惨不忍睹。

    秦思年哭笑不得,像是看怪物一样看她,你不会做饭?

    桑晓瑜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煮方便面算吗?

    下回我做。秦思年慵懒道。

    桑晓瑜听到下回两个字时,心跳快速了下,随即满脸的惊讶,你会做饭?

    秦思年闻言,向后靠在椅背上,似乎很享受被她崇拜的目光,桃花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谁说外科医生只会拿手术刀,不会做饭的?

    桑晓瑜沮丧的看着餐桌,如今之计也只能靠外卖救场,拿起手机时,见对面的秦思年已经再次拿起筷子,夹着菜和米饭重新在吃。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么难吃,你还吃?

    秦思年没有抬头,只是筷子在碗里顿了顿,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似笑非笑的说,毕竟这是你第一次做饭给我。

    桑晓瑜攥紧手机,心跳却不再受控制。

    一顿惨不忍睹的饭,到最后竟然每个盘子里都只剩下一小堆,说明几乎都被吃进了肚子里,桑晓瑜把剩下的菜全部倒在纸篓里,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水龙头拧开,厨房里一时间都是哗哗的水声。

    隔着一个餐厅的距离,桑晓瑜只要稍稍侧头,就能看到亮着灯的客厅里,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秦思年,某个瞬间里,她竟然有种错觉他们恍若像是一对普通的新婚夫妻。

    吃完了晚饭,妻子在里面洗碗,而丈夫在外面抽烟看电视……

    可是桑晓瑜也没有忘,他们和正常领证的夫妻不同,他们还有那一纸协议,四年的时间过去后,或许他们又会成为陌路人,只是生病里停留的过客。

    她摇了摇脑袋,把自己之前新婚夫妻的想法抛出脑外,继续专注在洗碗上。

    外面天色已经很深了,桑晓瑜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十点多了,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似乎有些危险,她不禁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想着等下该提醒他可以回去了。

    把最后一个瓷碗的泡沫冲洗干净,身后传来脚步声。

    洗完了?

    秦思年挺拔的身影挡住大片灯光,并且还伴随着烟草气息。

    嗯,洗完了!桑晓瑜点点头,用皂液洗干净了手,甩掉上面水珠后,瞥了眼窗外主动开口,禽兽,已经快十点半了,你……

    蓦地,她的腰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