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467章,他可能是我父亲
    两人似乎才回过神来,都不约而同的低垂了目光。

    霍长渊高大的身影走进客厅后,陆学林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率先抬头,虽然早知道你没事回家了,不过这两天身体欠佳,感觉好些了就来看看你!

    林宛白在他坐到身旁时,也侧头看向他。

    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看着对面,无意中搭过来的手,却忽然狠狠捏了她的腰一把。

    若不是有陆学林在,她险些就痛的嘶了声。

    谢谢陆叔关心!霍长渊薄唇微勾。

    像是陆学林一直很欣赏他一样,不管有没有陆婧雪那层关系,他对这位长辈一直以来也是很敬重的。

    眸光微动,他挑眉问,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没聊什么呃……林宛白随口回。

    话音刚落,她感觉腰肉又传来一阵疼痛。

    林宛白觉得莫名其妙又委屈极了,却不得不努力保持始终上翘的嘴角,对着陆学林问,陆叔,您要不要吃点水果?

    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想要趁机起身检查下自己的腰……

    不用了!陆学林却没有领会,摆手后,笑着继续说,我今天主要是来看眼长渊,你的事出来后我也很关心,只是很可惜,这次我没能帮上什么忙!

    陆叔的心意我已经领了!霍长渊轻扯唇角。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你现在没事了!生意场上的刀光剑影都是见不得光的,以后要多谨慎一点!陆学林这番话,说的很是诚心诚意。

    霍长渊没说什么,只是颔首道,是,我会记得。

    我本来想打电话的,但还是觉得应该过来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先回去了!陆学林看表说完,缓缓站起身。

    离开时,不忘将杯里剩下的咖啡全部喝光,没有浪费半点。

    咖啡浓香里麦芽糖的味道,也好像一直在唇齿之间,久久不散。

    林宛白不由跟着站起,我送您……

    不用,司机就在外面等着!陆学林微笑。

    看着他的背影,她忍不住上前,我还是送送您吧!

    也好!陆学林没再推辞。

    霍长渊自然不可能坐着不动,跟她一起送陆学林出了别墅,穿过院子到了大门外。

    一阵夜风刮过,陆学林注意到她微拢的肩膀,忙转身说,回去吧,晚上风凉些,别着凉了,夏天感冒不爱好!

    嗯,您也多注意!林宛白点头。

    陆学林摆了摆手,坐进了车里,司机将车门关上后,绕回前面,很快,在视线里渐渐远去,融入在了夜色当中。

    林宛白不禁遥遥望着,一直到从视线里消失。

    身旁霍长渊声音幽幽而出,打算什么时候回屋?

    呃,这就回去!林宛白回过神忙说。

    随即,霍长渊便揽着她走进了别墅,只是关上门后,就放下了手臂,时间已经不早,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她始终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等卧室门被重重的一股力量推开,门板都来回轻晃时,林宛白才意识到他似乎不高兴了。

    她将门小心的关好,惊讶的走到他身旁,伸手扯了扯他袖子,霍长渊,你干嘛呀……

    我干什么了?霍长渊立身站在窗前,脸色不善的反问。

    好端端的,你摔门做什么?林宛白眨眨眼,回头看了眼,一头雾水的问,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霍长渊眉眼更加紧绷,猛地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手臂力道收紧,眯眼磨牙问,是谁答应我,以后咖啡只能煮给我一个人喝?

    闻到酸味后,林宛白这时才恍然。

    怪不得,那会儿下楼时他就掐了她的腰肉!

    现在还疼的很呢,刚刚上楼的时候,她还偷偷的揉了半天。

    不是没有忘记答应过他的事情,只是想到陆学林在自己妈妈墓碑前的心伤模样时,忍不住想要给他煮一杯咖啡,至少让他能够从中怀念……

    明白他在闹什么别扭,林宛白不由笑了,小气鬼!

    你再说一遍?霍长渊怒了。

    林宛白没再故意逗他,目光低了低,轻声跟他说,他可能是我父亲……

    其实原本就没想过要瞒着他,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她发现对方的初恋情人是自己妈妈后,没过多久,就出了霍长渊牵扯进商业案被逮捕进局子的事。

    陆叔?霍长渊愣住。

    嗯!林宛白点头。

    霍长渊蹙眉,看到她脸上表情认真,又是吃了一惊,沉吟了片刻后问,你有多少把握?

    林宛白咬了咬嘴唇,百分之七八十,甚至可能百分之九十……

    自己不是林家孩子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给予过她那样安定的力量,她清了清嗓子,将陆学林和自己母亲之间的那些关系,包括那本德译小说里的诗词,以及之前所有的怀疑和猜测全部都告诉了他。

    霍长渊知道,她话里所剩下的百分之十是指什么。

    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之间的某层关系,但还差医学上权威的亲子鉴定。

    霍长渊低眉看着她颤动的睫毛,沉声问,宛宛,要不要我帮你确定?

    林宛白呼吸一窒,没有出声。

    她不是没有想过去验证,只是总会有些退缩……

    霍长渊也不催,知道她是在考虑。

    过了许久,像是一个世界那么久,林宛白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好……

    两天后的傍晚,厨房里嗡嗡的油烟机响。

    戴着围裙的林宛白站在灶台前,虽然锅里的菜炒的色香味俱全,她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或者说,她这一整天都在频频的走神。

    外面夕阳光褪却时,院子里那辆白色路虎才姗姗归来。

    玄关处传来声响,很快,就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刚把最后一盘菜放在餐桌上的林宛白,抬头看向他,霍长渊,你回来了!

    嗯,路上有些堵车。霍长渊脱掉外套。

    林宛白知道,他不是因为公司加班处理工作,而是去了趟医院……

    视线往下,停留在了他手里的牛皮档案袋上。

    霍长渊也注意到,薄唇迟疑的刚要扯动,她却忽然说,还是先吃饭吧……

    嗯。他点头。

    林宛白给他和跑过来的小包子,每人盛了碗堆尖的米饭,然后拉开椅子也坐下,只是目光却始终垂着,没敢再往那牛皮档案袋看一眼。

    灯光打在她的脸上,眼睑下方弯出两道心事重重的阴影。

    吃过饭后,她也没开口,就闷头跟李婶进了厨房。

    一直到了九点多,才磨磨蹭蹭的上楼进了卧室。

    霍长渊已经洗完了澡,正坐在床边等着她,而在他手旁的,正是那个牛皮档案袋。

    像是事到临头有些惊慌的逃避一样,又像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林宛白低头快速从他身边越过,佯装着忙碌整理了半天床铺后,闭了闭眼睛,站起身子迟疑的看向他。

    可是,总要面对的……

    而且她内心深处也很想要知道……

    霍长渊眉头轻蹙,将她此时的纠结全部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似是一声低叹后,走过去轻揽住她的肩膀,然后沉声缓缓说,宛宛,鉴定结果出来了。

    ……林宛白紧张的屏息。

    双手用力的紧紧攥着,只是这么几秒钟,就已经汗湿了掌心,感觉心脏快从胸膛内炸裂而出。

    她目光盯着他的薄唇,看着那薄厚适中的两瓣唇上下张合,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往耳朵里蹦,你和陆叔的确是父女关系!</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