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409章,留着活口就可以
    霍长渊没有进屋,就站在玄关处。

    他掏出手机,再次给林宛白的手机打过去电话,仍旧是没有人接听。

    然后,他又继续打电话给秦思年,刚好对方正在和桑晓瑜在一起,听到他的询问后,当即惊讶的表示,并没有见到过林宛白。

    挂了电话,霍长渊心里那种战栗感更加强烈了。

    他没有犹豫,再次拨通了个号码,陆叔,是我!

    陆学林接到他电话时,正在自己家里,连拖鞋都没有换,背着双手正忍受着妻子嘴里不可理喻的絮叨和数落。

    长渊?

    陆学林看到来电很是意外,走到了落地窗边,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陆叔,您今天和宛宛见面了对吧?霍长渊开门见山的问。

    对!陆学林点头,仍旧不解,怎么了?

    您什么时候跟她分开的?她到现在一直联系不上,也没有回家!

    联系不上?怎么回事!陆学林神色也正色起来,回忆着说,我们见面并没有待多久,中间出现了点插曲,一杯咖啡都没有喝完,我就提前先走了!林小姐应该也在那里待不了太久,是不是她去哪个朋友那里了?

    说到中间的插曲时,他不由回头瞪了妻子一眼。

    都没有,我现在找不到她!霍长渊凝声。

    长渊,你是不是怀疑她失踪了?陆学林闻言,皱眉道。

    霍长渊没有回答,但话里意思已经表明,您最后见她时,是在那家书屋的咖啡厅对吗?

    对!陆学林确定。

    我现在过去调取监控录像!说完后,霍长渊就挂断了电话。

    陆学林握着手机,脸上表情也跟着凝重了起来。

    他倒是不觉得霍长渊会太过谨慎小心,而是担心起来林宛白真的出事情……

    因为离得远,阮正梅没有听清楚他电话里讲的什么,但耳尖的还是听到了林小姐几个字,顿时从沙发上起身跑过去,丝毫顾不得平时的形象了,陆学林,你都已经回到家里了,嘴里竟然还厚颜无耻的林小姐长林小姐短的,你要不要你那张老脸了!我都替你磕碜!

    陆学林像是没有听见,他一心只想着刚刚霍长渊在电话里说的事情。

    楼上传来声响,穿着睡衣的陆婧雪走了下来,爸爸妈妈!你们在吵什么,我刚刚在卧室里,就听到你们的争执声!发生什么事了?

    阮正梅见一拳拳都打在棉花上,没有任何效果,朝着女儿使了眼色。

    爸爸?陆婧雪立即看向父亲。

    你妈更年期了!陆学林皱眉,随即握着手机道,我这边有急事,婧雪,照看好你妈!

    话音落下,便已经大步走向了玄关。

    阮正梅直起身想要去追,却被陆婧雪给拦住了,然后对着她摇了摇头,笑容很胸有成竹。

    陆学林的车子赶到咖啡厅的时候,霍长渊正从里面走出来。

    长渊,怎么样了?

    霍长渊看到他,稍稍意外了下,但此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调过了监控,但这里巷子很深,她刚好站的位置是个死角,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陆学林闻言,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深深的懊恼,这个地方是他提出来的,若不是他想要借书,或许林宛白如今就不会失了联系……

    霍长渊环顾了四周,忽然瞥向停在不远处的那辆宝马。

    刚刚在调取监控录像的时候,他有看到,这辆宝马始终停在这里,而里面配有着二十四小时的行车记录仪。

    他大步上前,拨通了上面留有的车主电话。

    幸运的是,宝马车主就在楼上住,很快就下来了。

    在看到行车记录仪上的画面后,霍长渊一拳狠狠砸在了路虎的前车盖上。

    心里的那种战栗感被落实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的宛宛被人给掳走了!

    很明显是有蓄谋的,记录仪上显示,她在拦车的时候一辆私家车停在她旁边,而且车牌被故意遮挡了,短短几秒钟里,她便被拽上了车……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里,像是迸出愤怒的火焰般。

    手机响起,来电的是助理江放,他接起便问,查的如何!

    霍总,已经找到林小姐的手机定位了!江放没有罗嗦,立即激动的回复。

    把位置发给我!霍长渊喉结一动。

    长渊,我跟你一起去!陆学林也快步跟了上去。

    他心里多少有所愧疚,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借书的缘故才害的林宛白遭遇这种祸事,而且对于林宛白他也始终很有好感,很想帮着出一份力。

    不!霍长渊拒绝,在对方开口时,他打断的继续说,陆叔,我先过去!你帮我跟局里通气一声,然后再带着人过去!

    我明白了!陆学林闻言忙点头,放心吧,长渊,林小姐一定会没事的!

    我绝不会让她有事!霍长渊双手紧攥在方向盘上。

    轮胎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路虎像离弦的箭一样射出。

    另外一边的郊外,林宛白被带进仓库后,便被用绳子绑住的双手和双脚,跌坐在地面上,背靠着墙壁动也动不了。

    她抬眼往上望了望,高高的屋顶尖尖的,墙壁至少有两米的高度,而且窗户都在很高的位置,几乎靠近了屋檐,而四周的墙壁都光秃秃的,长了不少的霉斑。

    林宛白根本不可能从窗户逃走,唯一的出口就是正对面紧闭的铁皮大门。

    而之前车内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挣脱不开,现在前后加起来有五个男人她更加没有希望,也绝不可能。

    此时他们围坐在那张桌子前,啤酒瓶子倒了一地,正在继续喝着酒。

    她忽然觉得,对方是在等天黑。

    果然,在外面天色渐渐降下来的时候,矮个男人和那个凶相男忽然相继站了起来,朝着她走过来。

    林宛白缩着身子紧贴着墙壁,手指脚趾都在抖,连带着声音也是,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如果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钱的!

    大哥,你们行行好,放我离开吧!

    我答应你们,不会报警,要多少钱都可以,千万别干傻事!

    林宛白知道,此时不是逞强的时候,能怎么低声下气的求就怎么求。

    刀疤男却不为所动,而且很不屑,冷笑了声,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懂不懂?

    更何况,雇主也说过,若是对方提出来拿多少钱的话,自己会付双倍的,所以是一定会把事情办完。

    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等我打个电话!

    矮个男说完,掏出了手机,很快拨出去个号码,接通后,看了她一眼便说道,这妞已经被我抓过来了,接下来还要怎么做?这天马上黑了,什么事情都好做,给个指示,要杀要剐?

    线路那边顿了顿,然后传来了一道上了些许年纪的女音,狠狠的语气,不用杀她,留着活口就可以,但是你们给我轮了她!</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