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406章,难道是我不够卖力?
    没有。霍长渊淡声否认。

    真的没有?林宛白不信的语气。

    霍长渊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平视着电视里播放着的财经新闻,扯唇强调道,我刚刚已经回答过了,一直待在家里看电视。

    是么?林宛白扬眉,故作沉思状的说,可是,今天机场大厅里好多活鸡在到处跑,鸡毛更是弄得哪里都是,而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你皮鞋上沾了根鸡毛……

    柯南看多了!霍长渊嗤笑的打断。

    林宛白咬唇,见他眉眼间依旧一派的淡定之色,知道他不可能轻易承认,可心里却笃定他一定没有待在家里,而是跟着自己去了机场。

    那如芒在背的深邃眸光太过熟悉,几乎可以断定。

    眨了眨眼睛,她想到了什么,忽然指着他低呼了一声,呀,你的领口好像也有根鸡毛!

    霍长渊闻言,便下意识的抬手去拂领口。

    可除了柔软的布料以外,哪里还有半点的异物在,更别说什么鸡毛。

    意识到自己被炸了后,霍长渊脸上表情渐渐僵硬起来,斜睨过去,果然看到她笑的好不得意,目光狡黠的像是只小狐狸。

    你看,我就说你去了!

    ……

    霍长渊唇角抽搐了下,神色不自然极了。

    恼羞成怒的朝她伸出手,一把将她按在了怀里,被戳穿后,他也不再隐瞒,没好气的咬住她的耳垂,我要是不去,岂不是错过了你们两个含情脉脉的拥抱?

    你看到了……林宛白心虚的捂住耳朵,早没了刚才的气势。

    霍长渊低眉瞥着她,冷哼了一声。

    呃!

    哪里是含情脉脉,明明是很朋友的一个告别式拥抱……

    林宛白想要为自己辩解,但触及到他阴沉下来的眉眼,还是很怂的咽了回去,被他手臂收紧恶狠狠的按在怀里,她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糟糕,不小心打翻了醋坛子……

    像是刚刚那样,林宛白眨了两下眼睛,抬手放在了腹部的位置上,呃,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果然,在她说完后,霍长渊手臂的力道顿时一松,低眉关切的看向自己。

    林宛白心里一阵得逞的甜蜜。

    只不过不知是不是谎话作祟的原因,渐渐的,她竟然真的感觉小肚子有些疼痛感,不至于很强烈,但往下一坠一坠的,那感觉却又并不是很陌生。

    想到了什么,她从沙发上起身,快步往楼上走去。

    霍长渊见她表情不对,也跟着同时起身,只不过她脚步很快,等他推开卧室的门时,她的身影已经隐没在了浴室里面。

    门被关着,他也没办法进去,只能暂时守在外面。

    眉间拧出一个小疙瘩,不知具体情况,想到她刚刚不舒服的样子,神色间的担忧越发深,霍长渊迈着长腿在外面来回的踱步,按捺不住的抬手敲门。

    在敲到第三下时,浴室门哗啦声的拉开了条缝隙。

    林宛白没有立即出来,而是从里面露出个脑袋。

    霍长渊立即问,宛宛,怎么样了,用不用去医院?

    我没事!林宛白没想到弄得他这样惊慌,连忙摇头,随即尴尬的解释说,我只是来大姨妈了!

    亲戚来了?霍长渊蹙眉。

    嗯!林宛白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呃,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帮我到客卧里,把包里面的卫生棉拿来一包……

    当时霍长渊让李婶给她收拾出来过一间客房,虽然刚开始是陪小包子睡儿童房,现在是陪他睡在卧室里,但大部分的东西都还在客房里。

    见他站在那没有动,她不由又喊了声,霍长渊?

    知道了!霍长渊扯唇。

    随即,便转身大步走出了卧室。

    两分钟后,高大的身影再次走过来,手里拿着个粉色的包装,从门缝里递给了她。

    谢谢!林宛白说了声,重新钻了回去,并没有太注意他的表情。

    她也没有想到姨妈会突然来了,比正常的日期提前了两天,上楼后她也才确定小肚子不舒服的原因,不过提前或者延迟个两三天也实属正常。

    换上了干净的底裤,处理好以后,她拉开浴室门出来。

    发现霍长渊坐在床尾处,手里燃着根烟,此时刚送到唇边深吐了一口。

    林宛白走过去,见他沉敛幽深的眼眸未抬,只是盯着团团散开的白色烟雾,不禁伸手碰了碰他,霍长渊,你怎么了?

    霍长渊没有回应,神色窥探不出喜怒。

    林宛白舔了舔嘴唇,以为他还在为机场她拥抱了叶修而吃味,正想讨好的哄他时,听见他忽然蹙眉说了句,怎么还没怀上!

    呃……林宛白眨眨眼睛。

    随即,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两人重新在一起后,霍长渊和她说明过,想要再生一个女儿,之后的每次缠绵两人也始终没有做安全措施,而且他还提到过庙里的和尚说他这辈子儿女双全,可见他对生女儿这件事情上的期盼。

    恐怕他始终期待着,现在大姨妈来了……

    林宛白知道他的所指,脸颊不由微微红了。

    难道是我不够卖力?

    霍长渊弹了弹手里的烟灰,径自的沉吟出声,随即沉敛幽深的眼眸朝她瞥过去,眸光闪烁着势在必得的灼亮,今晚开始我一天睡你八遍,完事倒挂在墙上,我就不信还怀不上!

    呃,你别吓唬我……林宛白肩膀抖了抖。

    霍长渊吐出个烟圈,眼神却明显在说他没有开玩笑。

    林宛白惊慌的咽了咽唾沫,上前抱住他一条手臂,霍长渊,孩子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我也很想再为你生女儿的,不过这种事情急不来,你别太急于求成!再说了,如果现在就要的话,势必会分散一些精力,我还想要好好弥补豆豆这四年里亏欠的母爱呢……

    最后,她把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勉强换来霍长渊暂时的松口。

    松了口气,揣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进来一条短信,发件人显示的是陆学林。

    林宛白一拍脑袋,想起来借书的事情。</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