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395章,小妹妹
    林宛白睁开眼睛时,外面的晨光已经铺满整间卧室。

    昨晚两人进门后就直接待在了浴室里,都没顾得上拉窗帘,此时光线特别足,她用手挡着片刻才渐渐适应,迷糊的问,几点了?

    马上八点。

    旁边有沉静的嗓音响起。

    林宛白一听,立即就坐了起来,怎么没有叫醒我!

    不过好在昨晚小包子自己主要要求睡觉,所以她不用像每天那样偷偷摸摸的跑回去。

    看你睡得太沉。霍长渊也跟着坐起,故意道。

    盖在身上的蚕丝被滑落至腰间,露出上半身结实的胸膛,每一条肌理纠结着,湛清的下巴上还有一夜新长出来的胡茬,充满着荷尔蒙的味道。

    林宛白低低的嗔了声,还不都怪你……

    怪我?霍长渊挑眉,一条手臂搭在床头上,慵懒的扯着唇角,是谁昨晚像只妖精般的缠着我,一会儿快一点,一会儿重一点……

    你不要再说了!

    林宛白扑上去,满脸通红的捂住他的薄唇。

    手心被他舌头舔了下,她慌忙的缩回手,羞窘快速跳下床,我去洗漱了!

    隔壁的儿童房已经敞开着,两人换好衣服下楼时,小包子已经坐在了餐椅上,正握着小叉子在戳着盘子里面的荷包蛋。

    听到脚步声,便抬起头朝着他们看过来。

    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亮亮的,越过他们左边瞅瞅,右边瞧瞧的,然后干脆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像是小狗一样原地围着他们两个转了个圈。

    林宛白见状,不由笑着问,豆豆,你在找什么呢?

    宝宝找小妹妹呢!

    小包子又转了个圈,脆声回答。

    ……小妹妹?林宛白满脸困惑。

    这个家里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就只有李叔和李婶,哪里能冒出来另外一个小女孩……

    嗯!小包子点头,在他转完第三个圈,撅起小屁股把餐桌下面都找了个遍以后,小脸顿时垮了下来,语气失望极了,怎么没有!

    ……林宛白仍旧是一头雾水。

    正想问怎么回事时,小包子鼓起腮帮子看向粑粑,气呼呼的指控,粑粑骗人,明明说宛宛和你睡的话,宝宝就会有小妹妹了!

    ……林宛白差点被唾沫呛到。

    她瞪圆了眼睛看向霍长渊,后者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正端起牛奶杯。

    怪不得昨晚小包子会主动要求自己睡……

    原来他所说的山人自有妙计,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林宛白看着小包子失落又委屈的小眼神,再看了眼眉间慵懒的霍长渊,抬手按住眉心。

    唔。

    她可不可以回楼上继续睡觉……

    霍长渊喝了两口牛奶后,才慢条斯理的出声,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小妹妹呢!小包子昂着小脸。

    睡一次不够,要睡很多次才可以。霍长渊拿着餐刀往吐司上抹着黄油,慢悠悠的继续说,豆豆,如果你想要小妹妹,那以后你就得一直自己睡,这样你就会有小妹妹了。

    真的吗?小包子半信半疑。

    林宛白脸红的已经快滴血,这父子俩竟然当着她的面就毫无顾忌的谈起生孩子的事情,拜托,能不能顾及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啊……

    不信你问宛宛。霍长渊将球直接丢给了她。

    小包子立即转头趴到她的膝盖上,充满期待的问,宛宛?

    ……林宛白闭上眼睛装死。

    她干脆就直接在这里睡过去算了……

    霍长渊上班后,林宛白也没有一直待在家里,她最近在网上抱了个跆拳道小班,是亲子课程的,刚好可以带着小包子一起过去参与。

    她并不打算对于孩子的教育太规矩化,只希望遵循他的喜好来,跆拳道也只是想让他强身健体,刚好也可以和那里其他的小朋友多多接触。

    上完课程后,母子俩回来都已经是傍晚了。

    注意到院子里停着的那辆白色路虎,林宛白带着小包子进门,换鞋后在视线里梭巡了一圈,没有看到那道高大的身影,但客厅的沙发扶手上,看到了那件搭着的西装外套。

    李婶,霍长渊回来了?林宛白回头不禁问。

    对!从厨房里迎出来的李婶点头,指着楼上说,先生和你们也是前后脚,他刚进门没多久,好像说有几个邮件要回复,就直接去书房了!

    我知道了。林宛白点头。

    林小姐,你刚回来也累了,先喝杯水歇会儿吧!菜还有两样没准备出来,等弄好了我喊你,你再来炒!李婶一边把水杯递给她们母子,一边说着。

    林宛白笑着应,行,辛苦了李婶!

    李婶笑呵呵的摆手说不辛苦,然后哼着歌就进了厨房。

    小包子在跆拳道课上表现的十分卖力,连教练都夸了他好几遍,现在回到家里,就一头扎进了沙发里,像是只累瘫了的小狗一样,小胳膊小腿搭沙发沿一动不动。

    林宛白笑着把水杯给递过去,扶着他的小脑瓜喝了点水。

    准备起身到厨房看眼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响起,不过不是自己兜里的。

    是粑粑的!小包子软软的伸手指。

    林宛白闻声循过去,的确是从霍长渊的西装口袋里传出来的,她看了眼楼上,自然是不会听到的,把手机掏出来准备给他送到书房。

    只是在看到上面显示的来电后,嘴角抿了抿。

    sunny……

    似乎很坚持,没有人接又继续打过了一遍。

    林宛白踌躇了下,虽然她很想直接摁掉再把记录删除,但还是拿着手机往楼上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霍长渊也刚好从楼上下来。

    霍长渊看到她,勾唇问,回来了?

    嗯。林宛白点头,将已经黑屏的手机递过去,刚刚你手机响了。

    是么。霍长渊没太在意的接过。

    林宛白收回手时,像是那天在办公室一样没忍住多说了句,好像是你未婚妻打来的!

    霍长渊闻言,划动在屏幕上的指腹一顿,伸臂就不由分说的将她给揽在了怀里,沉敛幽深的眼眸俯低着薄眯,眸光里警告的意味颇为深浓,谁打来的?

    唔,你未婚妻……林宛白支吾的别过了眼睛。

    霍长渊手臂收紧,冲着她耳朵里吹了口气,我未婚妻是谁你不知道?

    似乎是在书房里抽了烟,身上还有那股烟草气息,而且扯唇时那把烟嗓也特别的勾人心魄。

    林宛白心里窒了下,明白他的意思,眼角余光里看到无名指上的钻戒,心里一阵阵甜蜜,娇憨的点头,……知道!

    霍长渊这才满意的松开了她,然后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林宛白自知理亏,红着脸在他胸膛里蹭了蹭。

    见他蹙眉翻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她也皱了皱眉,抬头说,不过,我看好像打来了两遍,你要不要打回去?</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