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科幻小说 > 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297章,吃味
    窗外,夜色已降。

    林宛白洗了澡,坐在沙发上一边擦头发,一边盯着笔电上的采访稿,偶尔删掉或者修改些内容。

    敲门声响起的很突兀,她孤疑的走到玄关。

    趴在猫眼往外看,林宛白不禁咬唇,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将领口的扣子也给系上后,才磨蹭的将门打开。

    外面,霍长渊高大的身影几乎将楼道的灯光全部给挡住了。

    他雷打不动的黑色西装,不过领带不见了,和她不同的是,领口的两颗扣子都解开了,喉结下方露出着古铜色皮肤。

    林宛白左右都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小包子的身影,只有他一个,实在是很奇怪。

    她咽咽唾沫,……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霍长渊反问。

    随即,他便长腿一跨,直接就跨过了门槛。

    太过于强势的举动,雄性气息张狂而来,林宛白都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这后退的半步,似乎纵容了一般,霍长渊踩在门垫上脱了鞋,这回干脆也不换拖鞋了,直接赤着脚往里面走,而且似乎直奔向她的卧室。

    林宛白傻愣了两秒,皱眉连忙追上去,你来……有事吗?

    霍长渊脚步很快,已经进了她的卧室,双手插兜,这是你的房间,我上次来好像没有参观。

    ……林宛白抿起嘴角,所以,你大晚上跑来,就是为了参观我的房间?

    有何不可?霍长渊长腿一屈,坐在了床边。

    那你现在参观完了,可以走了?林宛白站在旁边。

    恐怕还不行。霍长渊交叠了腿,慵懒的扯唇。

    你到底想干嘛……林宛白有些崩溃。

    霍长渊手指在膝盖上面点了下,冲着她挑眉,我过来找你要东西。

    ……什么?林宛白困惑。

    霍长渊眼眸微眯,不急不缓的继续说,你早上从我家离开的时候,拿走了什么?

    林宛白闻言,表情一下子慌乱起来。

    她别开了视线,似乎在试图表现镇定,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剃须刀不见了,不是你拿走的?霍长渊眉挑的更高了些。

    ……林宛白手指不由紧攥。

    霍长渊将交叠的腿放下,似是在和她商量的语气,不承认的话,打算让我自己搜?

    ……林宛白呼吸一窒。

    心里有鬼的关系,她眼神瞥向了旁边的床头柜。

    霍长渊将她细小的动作扑捉到,起身便直接大步过去,在她慌忙想要阻止时,已经先一步拉开了抽屉。

    里面除了些杂物以外,那款电动剃须刀很显眼。

    霍长渊将剃须刀拿在手里,玩味的望向她,林宛白,你还打算怎么说?

    我……林宛白窘迫的不行。

    你什么,怎么不说?

    霍长渊握着剃须刀,居高临下的俯视,脚步朝着她往前。

    被当场抓到现形的林宛白说不出话,不停的往后退,直到小腿肚紧紧抵在了床边,后腰无法再往下弯,噗通一声跌在了床垫上。

    霍长渊紧随其后,单膝跪在她身侧,整个身躯从上覆盖下来,还在咄咄逼问,为什么拿走我的剃须刀,嗯?

    我……林宛白仍旧只支吾出这一个字。

    他的呼吸拂的她眼睫毛根根都在颤抖,并且心慌气短。

    不是说想躲着我,不想和我有过多的牵扯,那为什么还要拿走我的剃须刀?霍长渊两条手臂撑着,刚毅的脸廓俯低,薄唇像随时都能贴在她的上面,你故意把它拿走了,这不就是在给我创造机会,林宛白,女人难道都这么口是心非的吗?

    小白——

    蓦地,玄关处传来了动静。

    桑晓瑜的脚步似乎很匆忙,也没有注意到玄关多出来的男士皮鞋,直接就往她房间里冲。

    当看到房间里暧昧的画面后,顿时急刹车,你们继续,我先回房间!

    说完,便又转眼跑回了对面并将门关上,一副非礼勿听非礼勿看的样子。

    霍长渊收回视线,眉尾微微上挑,神情似是在说她的闺蜜很有眼见。

    林宛白涨红了整张脸,用力推了推,见他不为所动,她深吸了一口气,霍长渊,你可能误会了……

    她早上说手机落在房间里,的确只是个幌子,其实是偷摸进了他的房间拿走了剃须刀。

    没有想到他竟然还一直用着,而且能看的出来,是用很长时间的,手握处很多地方都磨掉了漆,只是他现在已经失忆不记得自己,更不会记得这个剃须刀的是谁送的。林宛白之所以会偷偷的拿走,就是觉得有关她的东西在他那里都没有存在的意义……

    我偷拿了这个剃须刀,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那你为什么拿?霍长渊眯眼。

    我……林宛白语结。

    说不上来了?霍长渊眉眼促狭。

    不是。林宛白咬唇,抬起眼睛对上他的,只好硬着头皮诱导说,我拿是因为我前男友也有个一模一样的……

    霍长渊闻言,就想起了之前在乡下时,她曾为了去找前男友项链而大半夜跑出去,明明怕的要命却还坚持,他敢笃定,如果现在他扯开她领口的衣襟,那条项链一定就戴在她脖子上。

    面上神色顿时敛起,他蹙眉,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嗯……林宛白点头,继续顺着说,我的确忘不了他……

    原本是敷衍的话,可这样说出来时,心里面却不知为何跟着揪了一下。

    霍长渊想起昨晚提到了陆婧雪,问她是不是吃醋了,她最终都没有承认,而现在,知道她拿了剃须刀只是因为前男友也有个相同的,莫名的,他竟感到吃味。

    呵呵,算我自作多情!霍长渊冷哼,语气沉沉的。

    说完就气急败坏的从她身上站起,拿着剃须刀,背影冷硬的离开了。

    林宛白咬唇坐起来,拽了拽有些上窜的睡衣。

    似乎是听到这边的动静,在防盗门关上后,桑晓瑜和刚刚一样穿戴完整着,身上的背包都还没有摘,慌里慌张的冲到她房间里,小白,怎么办!</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