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本尊夫人有点狂 > 第1837章 屈服于金钱的力量
    ,

    第1837章 屈服于金钱的力量

    燕冥夜知道对付姜逸心最好的办法就是钱。

    果然,在金钱的力量之下,姜逸心屈服了。

    “看在钱的份上,这一次暂且帮你。”

    也没有换衣服,就穿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裙披着狐裘大氅,姜逸心上了马车坐在燕冥夜身边。

    “你们燕国的规矩是最多的,以前听我爹爹说,燕国娶妻都要麻烦得很。”

    还是姜国好,规矩少。

    “一回到了皇宫之后我该怎么开口,万一说错话了怎么办”

    姜逸心担心这个,万一自己说错了话,会不会被斩首示众。

    “放心,皇兄知晓你的身份。”

    燕国的皇帝,燕云幕,是一个开明的君主。

    在燕云幕的统治下,燕国达到了历史上最为鼎盛的繁荣盛世。

    “那就好。”

    燕云幕比燕冥夜年长四岁,当年燕冥夜的父王母妃也是为了救燕云幕而死,如今,燕云幕自然对燕冥夜亲如兄弟,而且燕云幕能登上皇位,也有燕冥夜相助。

    马车到了皇宫,姜逸心下了马车,燕冥夜牵着姜逸心的手,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雪地之中。

    在外人看来,三王爷和三王妃之间的情感令人羡慕,可实际上如何,只有二人心中知晓。

    “这帮人的眼神,为什么像在看猴”

    姜逸心走在燕冥夜的身边,总觉得周围宫女太监们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观赏猴儿一样。

    燕冥夜眼神冷冷的扫了一眼宫女侍卫太监们,刷的一声,众人纷纷转过头去不在观望。

    “一会真见到了皇帝,我要不要注意什么,比如什么禁。忌之类的词语”

    伴君如伴虎,就算是在开明的君主也是王者,谁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那一句话惹得燕云幕不高兴了,到时候把自己拖出去给咔嚓了,她的小命就交代在了燕国。

    “夫人不用怕,凡是有为夫”

    燕冥夜停下来,伸出手为姜逸心整理着衣衫,拂去她发间的落雪。

    “行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在担心什么了,有事儿你扛着”

    宫女太监们见那二人渐渐走远,这才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起来。

    “真的是三王爷,难不成三王爷身边就是最近传的厉害的三王妃”

    “难道还有别人么,这么多年了,你见过哪个女人离三王爷这么近,也就只有三王妃了。”

    “听闻三王妃是姜国侯爷府的七小姐,怎么和三王爷相识的。”

    “谁知道,缘分到了就认识了呗,赶紧干活,要不然一会元姑姑又要骂人了。”

    姜逸心并未听到宫女们的议论声,牵着燕冥夜的手来到了光明正殿门前。

    伴随着太监礼唱声,只见众人的视线刷刷刷的落在了姜逸心的身上。

    表面上镇定实际上内心慌乱一笔的姜逸心一步步跟在燕冥夜身旁朝着燕国君主燕云幕行礼。

    “都是自家人,免礼了。”

    还不等姜逸心开口说什么,言沐云示意姜逸心免礼,一双狭长的眸子满眼都是柔和的笑意,看着站在大殿中的二人,是真心的为燕冥夜感到高兴。

    “朕已经派人将聘礼送到了姜国姜侯爷府,以后三王妃便将燕国当成自己的家。”

    “谢皇上。”

    说得多错的多漏洞越多,她现在的身份是与燕冥夜恩爱的夫妻,还是少说话为好,尽量表现的得体一些。

    整个过程中,姜逸心只是点头摇头笑着,要么就是说是或者谢过皇上等等的言语,除了一直站着累了一些,其他还好。

    总算是熬到了下朝,姜逸心从怀中拿出一粒丹药塞进了燕冥夜的口中。

    “明知道自己什么德行,还操心政事,你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待着么。”

    姜逸心白了燕冥夜一眼,她并不是在掺和燕国的政事,只是现在阶段的燕冥夜需要静养,不能劳心费神,否则耽误了治疗的过程,她岂不是浪费了心神么。

    “是是是,夫人教训的是,为夫下一次一定会注意,还请夫人莫要生气才是。”

    “哼,我敢生气么,您可是燕国的王爷,我就是一个远嫁的姜国小丫头而已。”

    姜逸心叹了一口气,到不是赌气也不是生气。

    算了,懒得废话。

    在皇宫中一直到用了晚膳之后才回到三王府,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关系,此时的三王府比姜逸心第一次见到的三王府多了一丝丝人的气息。

    回到三王府之之后,姜逸心便直接回到自己房间睡了过去,燕冥夜则是去了书房处理政事。

    翌日。

    难得起个大早,姜逸心拎着菜篮子去早市买菜,同时也买一些药草。

    “老爷子,给来些蔬菜,要最新鲜的。”

    冬天还能吃到新鲜的蔬菜实属不易,价格自然是高得离谱。

    买了菜,下一站便是去药房买药,挑了七七八八的药草都没有相中的品相,姜逸心准备离开。

    但就在此时,一个人冲了进来,男人怀中抱着失血过多的妇人,妇人脸色苍白的很,腹部隆起,脸上的冷汗不断的流淌着。

    “医师,救救我夫人,救救我夫人”

    药方的医师们七手八脚的将妇人抬到了后堂,姜逸心好奇的看了一眼便准备离开,可谁知就在她前脚刚刚迈出的是偶,迎面走来的一群人将她又撞了回去。

    “医师呢,我们家小少爷手受伤了,赶紧出来个喘气的医师给我们家小少爷看伤,”

    药铺也是医馆,医馆现如今只有三个医师,三个医师都在后堂为妇人医治。

    那妇人难产,眼看着就要撒手人寰,自然是人命关天。

    可谁曾想到,侍卫竟然冲到了后堂硬生生的将医师给救了出来。

    “没看见我们家小少爷受伤了么,先给少爷看伤。”

    “这位爷,那妇人生命垂危不能有半分差池,还请少爷稍等片刻。”

    医师看了一眼侍卫口中少爷的伤情,只不过是擦伤而已,寻常的包扎便可以了。

    说着,医师转身便要去后堂继续为妇人接生,谁知却被侍卫一脚狠狠地踹在了腰上,这一脚踹的医师险些昏死过去,要不是在小药童的搀扶下,怕是根不起来了。

    “老不死的,你知道我们家少爷是什么人么,我们家少爷金贵的很,能是这群畜生比的么。”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药铺中还有别的病人,病人们都安安静静的等候着,同时也祈祷着那妇人能平安的生产,可突然出现的一群人不仅毫无德行还骂他们是畜生。

    “怎么呢,说你们是畜生怎么了,我们家少爷可战北侯爷的小公子,你们这群下三流的人能比么”

    “哦,原来是战北侯爷的小公子啊,怪不得呢”

    姜逸心揉了揉手腕,方才被那侍卫推了一下,手撞在了木柱上,现在一动生动,怕是伤到了金股。

    “老先生,还能站直么”

    姜逸心走到老医师的身边,检查了一下老医师得要,侍卫这一脚用力不轻,老医师这腰不养个十余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了。

    后堂中正在为妇人接生的两个年纪医师见到自家老师被人打了,本想出头为老师找个公道,但却被老医师给喝止了。

    “你们继续为妇人接生,两条人命。”

    医者父母心,没有人比医师更懂得生命的珍贵。

    “我没事儿”

    老医师朝着姜逸心道谢,颤颤悠悠的站起身本想上前和侍卫理论,人虽然在身份上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在生命面前时平等的。

    可这一番话还未出口,又被侍卫一脚踹了过来,好在姜逸心及时的拉开了老医师,这才没有让侍卫第二脚得逞。

    “磨磨唧唧的,赶紧滚过来给我们少爷看伤,看不好,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个药铺,老子把你们都杀了。”

    说着,侍卫示意手下关上门,坐在长椅上的小少爷和姜逸心的年纪相仿,很是冷漠的看着一切,似乎这一屋子的死活与他没有任何干系。

    “呦呵,这么办,要被杀了,我好害怕啊”

    姜逸心放下手中的菜篮子,皱着眉头看着说话的侍卫。

    战北侯爷,应该是燕国先皇后的一脉,靠着战功成为了战北侯爷,只不过在姜国的时候就从爹爹口中得知战北侯爷仗着自己功绩藐视皇权,迟早都会玩完。

    “怕就给老子滚回去,别站在老子眼前碍眼哎呦”

    还不等侍卫说话,姜逸心狠狠的一拳击中在侍卫的眼睛上,随即一个过肩摔将侍卫摔在了地上,咔嚓一声一脚揣在侍卫的腰上。

    这一脚是为了老医师踹的。

    “年轻人,尊老爱幼这四个字知道怎么写么,别仗着自己是战北侯府的一条狗就可以瞎叫唤,在我面前你连个虫子都不是。”

    咔嚓

    又是一道脆声响起,姜逸心干脆利落的卸掉了侍卫的右臂。

    “你个死娘们,你知道我是谁么,老子一定把你打入牢狱,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真不好意思,我前几天刚从牢狱中出来,还是燕冥夜亲自接我出来的。”

    姜逸心笑着,说起燕冥夜三个字的时候,侍卫愣住了,转过头这才看清楚踩在自己肩膀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燕国三王爷的妃子,三王府的女主人姜逸心。shuba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