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仙侠小说 > 我是葫芦仙 > 第229章?观想天河,又要坑我?(1/6)
    观想星辰天河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情。

    第一步,就是要日夜观想,从星辰天河之中,悟得一丝星辰天河的道韵。

    这一步就难倒了九成九的修士。

    洪明可以顺利的做到,心灯秘术占据主要的原因。

    心灯秘术,本身就是慕容郃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至强秘术之一,作用超乎想象,在洪明诸多秘术之中,排名第一。有了这秘术,洪明才能顺利的观想星辰天河,获得星辰天河道韵。

    第二步,完善星辰道韵。

    这完善,是细琢慢磨的功夫。

    一日又一日。

    哪怕洪明有定心宝珠,有万载寒玉冰床,有心灯秘术,可要完善这星辰道韵,也只能慢慢来。

    一步一个脚印。

    洪明一直在苦修。

    师傅慕容郃和李平师叔中间不知道因为何事都出去了好几次,可洪明还在苦修。

    没办法,修炼之事,取巧不得。

    比如炼化灵气,法力精进这种事情,还能取巧,无论是丹药,或是其他手段,都能在短时间内精进,但是参悟符文,领悟道韵这种事情,完全无法取巧。

    洪明也没准备取巧。

    一日复一日。

    这便是三年之久。

    第三步,自我。

    这一步,也是修炼天河正法最困难的一步。

    星辰天河的虚影,毕竟是星辰天河的,而不是洪明自己的,也不是慕容郃的,所以慕容郃修炼这一步之时,把星辰天河虚影变成自己的了。

    要完成这一步,须得有大智慧,大毅力,降服星辰天河。

    这其中最简单的方法便是战斗。

    当年慕容郃一人闯荡天下,求道求真,虽然在通天河畔得到了水府机缘,坐尔悟道,但是悟道之后就麻烦了,体内这天河虚影不听话,不是自己的。

    为了解决这问题,慕容郃四处挑战,打的天南之地同阶之中无人不知。

    当然,这都是慕容郃自己吹嘘的。

    李平师叔说的是慕容郃怕死,死皮赖脸的拽这宗门邓师祖出来,去六大宗门挑战,结果赢了不少,输的也很惨,被揍多了,终于进步了。

    所以,解决这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鏖战。

    苦战的越多,体内的天河法力便是能和星辰天河虚影融合,成为自己的星辰天河。

    到时候星辰天河吞噬天地灵气,浩浩荡荡,无物不破。

    这点儿上,李平师叔倒是很佩服。

    慕容郃在天南之地臭名昭著,还无人敢惹,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单纯比实力的话,还真没有几个元婴尊者能够胜得了。所以,闭关三年之后,洪明打磨了精气神,进阶到筑基八层之后,就准备离开。

    “这次我就不送你了。百宗试武的地点在水云宗,你拿着战帖,可以自行前去。这一次为了能修炼天河正法,师傅我也为你做了不少准备,前些天我去水云宗跟曹师兄已经说过了,已经给你摆好了阵势,只等你前去了。”

    慕容郃语重心长的说着。

    摆好了阵势?

    说过了?

    洪明有一种不幸的预感。

    上次在临海仙城之事,洪明回来之后觉得不对,私下里问了问那只名叫卢雷的金丹期妖鼠,那家伙胆子小,在洪明的压迫之下,不得已交代了一些只言片语。

    洪明一想,就知道了。

    师傅这是坑徒弟啊。

    用徒弟做诱饵,坑了一把七皇子司徒错。

    这其中固然有司徒错自己品行不端的原因,但是……用徒弟去做诱饵,这不合适吧。

    话说当时洪明差点儿忍不住真的用破空符逃走了。

    这东西可是洪明离开宗门之前,邓师祖交给洪明的保命利器。

    只要不是化神真君出手,洪明都能逃得了一命。

    “师傅,你不会又要坑徒弟吧。”

    洪明有些无奈的吐槽着。

    慕容郃双眼一瞪,手中玉符闪耀,下一刻洪明带着阳知鸟就回到了通天河畔。

    “哎,我总感觉这事情有些诡异。”

    洪明低声对阳知鸟说着。

    阳知鸟叽喳叫着,依稀可以分辨出来几句话:“好开心,没人欺负我了。”

    洪明无奈,驾着遁光就是离开。

    玄水龟在水府地底灵谭潜修,炼化水之精华,在加上之前洪明找到的万载水精两滴,短时间内玄水龟肯定要闭关。

    因此这段时间,玄水龟就呆在水府之中潜修。

    洪明要去九华秘境,那地方金丹期是无法进入的,洪明可以进入,阳知鸟也可以进入,但是玄水龟进不来,趁着这机会,玄水龟还不如在水府潜修,争取早日修炼到元婴。

    觉醒了天玄灵水血脉,进阶到化神都没有大问题。

    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带着阳知鸟前行,洪明想了想,换下了御灵宗的服饰,把战帖给封禁了起来,不到关键时刻,坚决不拿出来。

    这样遁行过了小半日,洪明终于遇到了一波修士。

    这一波修士穿着各色的服装,怒气冲冲,显然不是来自一个宗门。

    洪明遇到之后,上前见礼。

    “诸位道友可是去水云宗的?”

    “这位小友也是去水云宗参加试武的?”

    一位金丹真人走了出来,客气的说着。

    虽然洪明只是筑基期,但是浑身的气息却极为厚重,明显不凡,哪怕是散修也是底蕴惊人之辈,因此才会这么一问。

    “正是,刚刚闭关几十年,师傅说让我出关去九华秘境。”

    洪明笑着解释着。

    金丹真人眼神一亮,心底想着:“看样子哪位前辈教导出来的后辈,能有资格进入九华秘境,定然不凡。”

    金丹真人山前就是聊着天,又把洪明和诸位修士做了一番介绍。

    这么多人,都是大汉仙朝之人。

    属于不同的宗门,但是相互之间都认识。

    只不过聊着聊着的时候,洪明就发现这些人神色举止有些不妥。

    特别是在休息的时候,更是布置下层层阵法,像防贼一样。

    “北师兄,诸多道友这行径,我怎么感觉有些奇怪啊。”

    洪明找个机会,小心翼翼的问着。

    “别说了,还不是因为御灵宗那位该死的洪明。”

    洪明听到这话,翁的一声,脑袋都晕了。

    北平川道友则是自顾自的说着:

    “这为御灵宗的洪明,自称是宗门真传弟子,筑基期天下第一,蒙着面就对我等动手,把我们几个宗门之中的筑基期弟子全部打了一遍,抢走了诸多灵材,甚至因为几位元婴师叔看不过了,还被守护这人的一个元婴级别的妖兽给狠揍了一顿。”

    “这……还真是特别啊。”

    “是啊,临走之前,这人还撂下话了,百宗试武,必夺第一,有本事派门下弟子来战,无论是群殴还是单打独斗,谁能赢他,便把身上所有的灵药献出。”

    洪明额头冷汗直流。</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