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25章 结伴而行
    “灵族的女子都长得很漂亮。”

    巫源站在昏迷的茗月身边,低头看了看茗月,发现对方依然昏迷不醒。

    当然即便是茗月昏迷,却依然能够发现其那姣好的外表,此刻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巫源心生保护之意。

    很快巫源就不在多看茗月,而是四下查看,帮茗月放哨。

    万一那个紫衣女子返回,说不定他可以挡一阵。

    只是巫源却又自嘲一笑,以他普通人的身份,那个紫衣女子来了,也根本挡不住,似乎自己也只是自作多情罢了。

    好在一直没有出什么意外。

    “哼,去死!”

    就在巫源守在附近帮茗月放风的时候,忽然他耳边传来一声冰冷的呵斥声。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脖子下方,一张月白色的弓就搭在那里,那个原本昏迷的女子,此刻手持月神弓,冰冷的注视着巫源。

    茗月也是吓了一跳,她昏迷的时间不长,很快体内源力恢复一些就第一时间惊醒,立马发现自己不远处居然多了一个人。

    二话不说,茗月直接动手,月神弓对着对方的喉咙,只需要用力一下,她就足以轻而易举的砍下对方的脑袋。

    凝视着巫源,茗月却感受不到巫源身上的源力波动,也没有感受到对方给自己带来威胁,这才眉头皱起。

    在关键时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哪怕她稍微慢一分,眼前这个陌生男子的脑袋就会飞出去。

    “你是什么人?”

    “什么时候靠近我的?”

    她依然心有余悸,刚才昏迷她就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没想到还真被人靠近,要不是自己及时醒来,还不知道会被对方怎么糟蹋。

    她的眼神很冷,只要巫源有任何对她不利的行为,她会当场格杀对方。

    巫源真的吓得冷汗直冒,这个女人居然醒来了,而且毫无征兆,他一点都没有察觉。

    感受着来自对方冰冷的杀机,巫源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幸好没有动手,才急忙解释道:“我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你倒在地上。”

    “这里实在是很危险,我看你可怜兮兮的,就帮你把风。”

    “你,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恩将仇报,要不是我护着你,你早就被野兽吃了。”

    巫源还真没想到对方会对他下手,看来自己还是太冒险了。

    茗月确实没有感受到巫源身上任何的修为波动,只是一个普通人,才稍微宽心。

    不过她随后一挥。

    “噗!”

    巫源手臂上立马就被月神弓轻而易举的割破一个口子,深蓝色的鲜血飚射而出。

    见此巫源面色大变,手臂上传来疼痛让他直呲牙,立马怒道:“你…….”

    他想指责对方。

    然而茗月已经收了弓,冷冷道:“巫族,哼,我是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你一个普通的巫族族人,出现在血痕峡谷,虽然我不杀你,但是你也很难独自一人活下去。”

    她瞥了一眼巫源手臂上的伤口,尤其看到巫源呲牙咧嘴的样子。

    便走上前,再次冷哼一声。

    粗暴的一把抓过巫源的手臂,一道道绿色的光芒闪过,环绕巫源的手臂。

    仅仅片刻,巫源惊讶的发现自己手臂上的伤口瞬间愈合,一点很久都没有留下。

    对方的手段果然不凡。

    捂着手臂看了半天,巫源才退后几步,与对方拉开距离。

    不满道:“你割我手臂干什么?”

    “你这是报答救命恩人的样子?”

    不料茗月却一脸平淡,毫不在乎的样子:“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人族还是巫族。”

    “若你是人族,我早就杀了你。”

    似乎茗月对人族有着很深的仇恨。

    如此算来,巫源是巫族才免于一死。

    巫源自觉好心没好报,果然如此,是自己多余了。

    他也不愿意在此多留,转身向北走去,与眼前不讲理的女人显然没有什么可聊的。

    现在他只想尽快找到听心石让自己强大起来,他的融合术暂时根本帮不了他太多。

    看着巫源离去,茗月却有些好笑,这个巫族倒是挺有脾气的。

    不过她想了想,在血痕峡谷,对她来说,如果不是遇到强大的巫族或者兽族,还是非常安全的。

    但是对巫源来说,只怕不是那么顺利。

    哼了一声,茗月身子一弹,整个人就显示风一样,在眨眼间出现在巫源面前。

    巫源差点一头撞在茗月身上,好在他及时停住身子。

    冷漠的看了看对方,不悦道:“你真想杀了我?”

    他才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跟他自己一样友善,不管是第一次遇到的巫族巫师冷青,还是棍老,甚至眼前的茗月,每一个人都不是善类。

    “不,你被我俘虏了。”

    “从此以后,你必须听我的话。”

    茗月站在巫源面前,月白色的长裙掩映着她姣好的身材,长发在微风中飞扬,只是她很霸道。

    虽然没有控制巫源,却还是宣布了巫源的命运。

    “俘虏?”

    巫源差点都笑了,自己忽然成了俘虏,开什么玩笑。

    “你自己玩吧,我没空。”

    他懒得理会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茗月有些好笑,这家伙只是一个普通的巫族族人,不,如果所料不错,按照巫族的规则,他根本算不上巫族。

    而是一个被巫族抛弃的族人。

    茗月也听过巫族的规则,但凡不能修炼源术,无法成为巫师的族人,都会被放逐到遗荒那个被巫神诅咒的地方。

    巫源及不是源修,也不是巫师,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被放逐的巫族。

    原本巫源应该会被放逐到遗荒,却没想到这个普通的巫族会出现在血痕峡谷纵深之处。

    “遗荒距离这里极远,起码数千公里,他居然能够安然无恙的从遗荒来到这里,有点意思?”

    大概猜到了巫源的情况之后,茗月反而有些同情这个家伙的处境。

    他应该很不容易吧!

    看着前方默默向北方前行的孤单身影,如果有可能,他应该会一直一个人走下去吧,茗月忽然大声问道:“小子,你叫什么?”

    “你要去什么地方?”

    “如果去北方的话,我们可以结伴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