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18章 早点去死
    棍老想借助巫源之手解脱,然而巫源却无法下的了手。

    对他来说,棍老已经算是他的一位至亲之人了。

    “嘎嘎………”

    那些腐鹰在不远处走动,甚至渐渐靠近过来,连它们都感觉到棍老快要不行了,它们的机会来了。

    而棍老更是不堪,他已经躺在地上,身上完全溃烂的不成模样,如果不是知道那是棍老,巫源都根本认不出来。

    “你真的不愿帮我解脱吗?”

    棍老依然发出低沉而痛苦的声音,他看起来比之前的痛苦加剧了很多倍。

    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

    巫源依然摇头。

    “混蛋,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看到巫源无动于衷,不愿帮他解脱,棍老忽然出奇的愤怒,甚至对着巫源咆哮一声。

    “我想解脱就那么困难?”

    “我现在活着就是活受罪,你知道吗?”

    歇斯底里的嘶吼在峡谷中回荡。

    坐在一边的巫源,愣了半天,似乎这是第一次,老家伙对自己如此大声的说话,而且带着深深地怨气。

    自己不帮他解脱,难道错了?

    他很不解。

    “还不动手?”

    棍老依然带着满腔怨气:“拿起你腰间的刀,砍向我的脑袋。”

    依然无动于衷,巫源宁愿看到棍老毒发身亡,也下不了手杀了棍老。

    两种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你………”

    棍老在地上扭曲着脸,艰难的举起手,溃烂而流着浓水的手指,已经可以看到发黑的骨头露在外面。

    他指着巫源,恨意惊人。

    “你难道连拿起刀的勇气都没有吗?”

    看着傻傻坐在那里的巫源,棍老似乎积攒了最后的力气,猛然从地上爬起来。

    他一下子冲到了巫源的身边。

    就像是一头怪物。

    “你是个废物,是个彻头彻尾的巫族小废物。”

    “你没用。”

    巫源眼睁睁看着眼前几乎疯狂的棍老,愣在那里。

    似乎就连巫族族人,也都从未有人在他面前指着自己他骂他是废物,棍老在毒发身亡之前,却骂自己废物。

    骂的那么难听,那么的带有一种不屑的语气。

    但是他没有反驳,淡淡的回应道:“也许,我就是一个废物。”

    “但是我还是不会帮你解脱。”

    就是因为自己不帮他解脱,就对自己充满仇恨?

    巫源不能理解棍老的思维方式。

    他保持沉默,不去争辩什么。

    “废物,你永远都是一个废物,你记住。”

    棍老喊完最后的带着怨气的声音,似乎体力不支,最终跌倒在地。

    他的七窍不断地有黑血涌出,气息也变得极为不稳定。

    按理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棍老活着的时候对巫源极为友善,可是临死的时候,却对巫源恶语相加。

    巫源凝视着棍老那渐渐虚弱的身体,满地都是从棍老身上流出来的腥臭黑血。

    “你最后还有什么遗言吗?”

    因为棍老是来自仙都大陆的人族,在巫源家中十多年,巫源还是觉得有必要满足棍老最后的遗愿。

    万一他有什么需要对他的家人说的。

    “我………”

    “我……..只……..想……..你……..早……..点……..去……..死………”

    巫源眼睁睁看着棍老眼瞎了最后一口气,整个人气息消散,毒发身亡。

    只是棍老最后的遗言,让他难以置信,甚至有些愕然。

    这也是遗言?

    甚至他觉得莫名其妙,棍老就这样死了,临死前却对自己充满无尽的恶意,并诅咒他。

    他感觉有些悲凉,坐在棍老的尸体旁边,眉头深深地皱起。

    “你就这样死了?”

    看着棍老的尸体,他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似乎有那么一丝古怪的感觉。

    是自己的错觉吗?

    “嘎嘎………”

    几十只腐鹰看到棍老断气,它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发现棍老气息消散,立马扑腾着翅膀冲了过来。

    巫源根本没有能阻止,他也阻止不了。

    甚至他干脆懒得去阻止,他想知道一个结果。

    不出多久,腐鹰就快速的将棍老的尸体分食干净,连骨头渣都没有剩下,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邪恶之物。

    巫源躲在远处,好在腐鹰并未真的对他这个活人展开攻击。

    在吃光了棍老的尸体之后,几十只腐鹰并未急着离去,而是在原地潇洒的整理自己的羽毛,像是对远处的巫源炫耀什么。

    没有悲伤,棍老临死前的表现让巫源改变了对棍老的看法。

    “你一心求死,却让我帮你解脱,为何你非要让我杀了你,你才满意?”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棍老有什么目的。

    可是直到他死了,巫源也没有发现棍老的目的,最后也仅仅只是让巫源帮他解脱而已。

    再次看了看那里被腐鹰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地面,巫源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向着北方的方向走去。

    并未走太远,因为他的内心有很多的疑问。

    峡谷中有些地方草木很茂盛,所以这里有一些普通的野兽。

    巫源借助矫健的身子,在草木之中抓到了一只野兔。

    在野兔的尖叫声中,巫源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深蓝色的鲜血从手指尖冒出来。

    “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鬼?”

    巫源眼神闪烁,迅速的将自己沾满深蓝色鲜血的手指按在了野兔的眉心位置。

    然后巫源嘴里默默的念叨着一些古怪的咒语。

    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就看到他的鲜血快速的融入野兔的眉心,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巫源才将野兔丢在地上。

    这时候的野兔早就失去了野性一般,怪怪的趴在巫源脚边。

    当然,这并没有结束,巫源又在其他地方寻找抓到了几只野兔回来,然后按照之前的方法,将自己的鲜血滴在野兔的眉心,并念动咒语。

    一下子他身边就趴了六七只野兔,都乖乖的趴在那里,极为安静,一点都没有逃跑的意思。

    “开始吞噬。”

    巫源忽然发出一声命令。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六七只野兔忽然爆发了野性,凶悍之极的向着其他野兔扑过去,就像是遇到了敌人一般。

    每一只野兔对着其他野兔,不管逮住哪里,就是一阵撕扯,每一次都能将对方撕下几块肉下来。

    虽然鲜血横流,兔毛乱飞,每只野兔却依然悍不畏死。

    巫源像是没事人一般,静静的看着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