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12章 无心之言
    虽然巫源不知道欲望先生说了什么,棍老却听得清楚。

    “老先生,其实刚才你不必强行打断我的罗盘指针,我今天选中的目标也是他,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棍老只是看了一眼欲望先生,却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否认了一切,显得很是无辜。

    欲望先生并没有揭穿的打算,否认就否认吧,黑袍下,依然稳定的传来那专属于他的沙哑低沉的声音:“我还知道,你是谁。”

    这句话一出,棍老的身子才出现了轻微的抖动。

    他依然保持着弓着身的样子,不过却有些森冷的对欲望先生秘密传音:“知道的太多,容易短命。”

    似乎欲望先生的话,确实戳中了他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

    他的身份,还是被欲望先生看出来了。

    所以他做了一个小小的反击。

    “短命也比半死不活要强很多,你说呢?”

    两人就像是玩捉迷藏游戏,虽然说着奇怪的话,但是明显有着针锋相对的意思,绵里藏针,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不错,后生可畏。”

    棍老已经无话可说,他可能知道自己说不过对方,也不在反驳。

    然而黑袍下,那位神秘的欲望先生并没有立马就放过棍老的意思,继续穷追猛打:“你注定不会成功。”

    两人的短暂对话很快就结束了,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欲望先生整理了一下黑色的长袍,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走开了。

    棍老也走到巫源身边,对巫源道:“小少爷,我们走吧。”

    巫源再次看了一眼欲望先生,似乎欲望先生黑袍下有一双眼睛也在看着自己。

    便带着棍老向一边走去。

    毕竟附近还有一个满脸愁容的男子,似乎那个家伙真的不好惹,不然满大街都没有人影,而且他注意到,整条街边,所有的铺子都悄无声息的关了门。

    这个男子绝对不是他可以招惹的,还是赶紧溜掉为妙。

    所以带着老家伙,巫源脚步很快,甚至都没敢从那个红衣男子身边离开,而是选择从欲望先生那边快步逃走。

    他一秒钟都不想呆在这里,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

    “你为何不选择体术?”

    就在他刚走出几步的时候,红衣男子发出阴冷的声音,话语一出,整个大街上的温度再次降低了几度。

    巫源脚步不由的停下来。

    头也不回:“体术,是巫族的禁忌。”

    说完这句话,巫源赶紧逃离了这里。

    只是巫源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那个红衣男子,身子狂震,甚至整个赤冥城都刮起了极致的冷风。

    将炽热的夏天变成了寒冷的冬天。

    “哈哈哈哈哈哈……….”

    黑袍下,非常难得的传来一阵剧烈的大笑声,那笑声,沙哑中带着无尽的嘲讽与得意。

    红衣男子面色渐渐阴沉,死死地盯着欲望先生。

    冷哼一声:“很可笑吗,这很可笑吗?”

    欲望先生笑过之后,恢复了神秘的面孔:“体术,是巫族的禁忌。”

    “似乎你很久很久没有听过有人敢在你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了吧,尊贵的城主大人?”

    也许这个让人望而生畏的红衣男子确实十分恐怖,但是欲望先生却能够淡定的看着对方,甚至肆无忌惮的嘲笑对方,而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是了,在这个世上,有几个人敢勇敢的面对赤冥城城主?

    很少很少。

    “你没看出来,刚才那番话只是他的无心之言?”

    “我又怎么会在意。”

    将视线从少年与老者离开的方向收回来,红衣男子已经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显然他不会追究那个少年的责任。

    但是他肯定是记住了那个少年。

    “也是,城主大人应该是一个大度之人,确实不应该跟一个失口的少年计较。”

    欲望先生拢了拢黑袍,将插在地上写着‘人活在世,欲望先行’八个字的帆布卦旗拔出来,抓在手里转身而走。

    “呼!”

    下一刻,原本在身后的红衣男子鬼魅般出现在欲望先生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

    背着双手,冷冷的看着欲望先生:“你刚才对那个少年说过的话,我想知道。”

    “你应该是有些遗憾没能早点遇到我吧?要是能够早点遇到我,你就不会修炼体术,就不是巫族的叛徒了,对吗?”

    欲望先生对眼前的红衣男子有足够的了解。

    赤冥城城主忧愁君,被巫族放逐的弃子,修炼了体术,成了巫族的叛徒。

    脚步不停,两人几乎面对面了。

    “这么多年了,你应该适应你新的身份,而不是继续纠结自己是不是巫族叛徒,忘记过去才能得到快乐。”

    “再说,反正已经是叛徒了,何必在意自己是巫族,还是不是巫族,身份真的那么重要?”

    深吸一口气,忧愁君脸色依然阴沉无比。

    “你说得对,还是你看的透彻,大家都是鬼样子,就不必在意身份。”

    冷不丁,忧愁君说了一句带刺的话。

    似乎是认可了欲望先生。

    结果这次轮到欲望先生黑袍之下,有无形的气息弥漫出来,又爆发的前奏。

    但是又迅速的缩了回去。

    一切归于平静。

    “没什么事的话,就让一让。”

    欲望先生不想与忧愁君纠缠,抓着卦旗向城外的方向走去。

    “我想知道,这次你们巨人国度倾巢而出,目的是什么?”

    忧愁君继续追问。

    “无可奉告。”

    回应他的依然是黑袍下沙哑却冷漠的声音,显得很不耐烦。

    “既然如此,我想永远将你留在赤冥城。”

    忧愁君说出森冷而带着杀意的话语,红色的长袍无风自动,犹如狂野的凶兽要择人而噬,整个赤冥城都安静下来。

    此时此刻,没有人敢大口喘气,就连已经在前往客栈路上的巫源,都觉得后背冷汗直冒,他知道,他刚才可能招惹到了一些人。

    在他走出那么远之后,他都能够感受到有一双森冷的眼睛在背后望着他。

    四周的大街上,一路都看不到任何人,根本不像是他初来乍到看到的繁华古城。

    “快,快走,快回客栈。”

    棍老急切的催促巫源,两人开始迅速的逃跑起来,这里弥漫着无尽的杀气,似乎有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赤冥城上空,笼罩着一层血红色的云朵,极为醒目,却又让人心神慌乱。

    直到这次,巫源才真正体会到了遗荒那罪恶之名的传言。

    遗荒的危机比他想的还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