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5章 巫族禁忌
    巫源已经决定主动前往遗荒。

    巫藤与灵溪夫妇听了儿子的话,两人对望一眼,眼神深处闪过一丝丝痛惜。

    他们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巫佐天赋秉异,在族内有天才之称,就连在战场上也是表现出众。

    反观小儿子巫源,却命运坎坷。

    “源,我们可以保护好你。”

    他们两人想留下巫源,但是似乎巫源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样子。

    “爹,娘,离开我们巫族,也不一定是最坏的选择,我无法修炼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会想办法找到我无法修炼的原因。”

    “等我可以修炼了,我就回来看你们。”

    巫源从来没有放弃,因为他觉得自己无法吸收源力修炼,是有一定的原因,他打算离开巫族去寻找自己无法修炼的原因所在。

    世间之大,总有办法的。

    留在巫族才是最愚蠢的选择。

    “我可以说句话吗?”

    就在一家人商议的时候,忽然有人插嘴。

    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说话之人,那是一个头发有些灰白的老者,老者呲着黄牙,对三人笑。

    老者是巫源家中的仆人,叫做棍老。

    说起来棍老的身份有些特殊,在源界,种族众多,巫族只是其中一个种族。

    在源界还有兽族,巫族,龙族,海族,灵族,人族等等很多种族共存。

    而棍老其实是来自人族。

    这些年,虽然巫族与人族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是偶尔也有摩擦,双方的争斗也没有停止过。

    棍老是一次巫族与人族大战之时,从战争中俘虏的战俘,巫族俘虏来的战俘,一般会被送到巫族族内,卖给一些族人做仆人。

    棍老就是巫源家买来的战俘,现在作为他们家的仆人,很多年了,一直都给巫源家做苦力与杂活的工作。

    虽然棍老年纪很大了,但是却很聪明,干活手脚麻利,颇得巫源一家的看好。

    这些年,巫源一家对棍老也是不错,如今几乎看做自己家人对待。

    既然是棍老说话了,三人都看着棍老。

    巫藤问道:“棍老,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

    点点头,棍老提议道:“巫源虽然不能吸收源力修炼,也没能成为巫师,我觉得,他可以修炼体术啊。”

    “修炼体术也一样可以成为强者。”

    “在我们人族,不管是源术还是体术都有人修炼,你们巫族为何就不选择修炼体术?”

    “要是修炼体术,那些无法修炼源术的人,就有了新的选择。”

    没错,棍老来自人族,对人族很清楚,人族那边,源术与体术是并存的,甚至有人源术与体术同时修炼。

    为此他提出了让巫源修炼体术的建议。

    听了棍老的话,巫源眼睛一亮。

    但是巫藤与灵溪面色大变。

    双双对棍老呵斥一声:“闭嘴。”

    “我们巫族不修体术。”

    两人这次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出来。

    似乎体术对巫族有特殊的含义。

    棍老不说话了。

    而巫源的心中却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焰,他看向自己的父母,刚才棍老提到体术的时候,父母的反应有点大,他不知道为什么。

    “爹,娘,体术是什么,为何我们巫族不修体术?”

    虽然从字面意思巫源大概猜到了一些,但是他不能确定,而且在巫族,似乎也从未有人提起过体术。

    所以怀着好奇心,巫源忍不住追问下去。

    巫藤与灵溪两人面色十分严肃,对巫源郑重道:“源,这个世界,成为源修才是正统。”

    “而体术,就是修炼自己的身体,让身体变异,这种法术,是邪术,是我们巫族不允许的,也是我们巫族的禁忌。”

    “我们巫族族人,从不修炼体术,你要记住。”

    体术是修炼自己的身体,改造肉身,让自己强大。

    虽然不少种族都选择修炼体术,但是巫族族人绝对不可以,甚至体术是巫族的禁忌。

    就是这种禁忌的存在,使得巫族族人即便是无法修炼源力,也不能选择修炼体术。

    巫源张了张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修炼体术居然是巫族的禁忌。

    从小巫源就信仰巫神,对巫族无比忠诚,听了父母的话,既然体术是巫族的禁忌,他自然不会选择修炼体术。

    “我知道了。”

    巫源也不知道为何体术是巫族的禁忌,他也不想知道原因,就当是禁忌好了。

    只有棍老在一边嘴角抽了抽,似乎对巫族的这种禁忌很是不屑。

    要知道,体术修炼到后边,根本不必修炼源力的源修差,甚至可能更强。

    因为人族就有不少修炼体术的超级强者存在。

    再次看着巫源,巫藤与灵溪夫妇继续对巫源嘱咐道:“源,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去选择修炼体术。”

    “你一旦修炼了体术,就会成为我们巫族的叛徒。”

    生怕巫源选择体术,夫妇两人再次谆谆告诫巫源,让巫源牢记这一条禁忌。

    将父母的话记在心中。

    显然体术他是不能修炼了。

    他不想成为巫族的叛徒。

    陪着父母度过了几天,巫源也准备了一下,他打算主动前往遗荒。

    今天就是他离开的日子。

    临走,父母都看着他,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却说不出来。

    只有灵溪满眼含泪,舍不得自己的小儿子。

    “源,如果你遇到麻烦,就回到我们巫族,家里还有我们在等你回来。”

    说一道万,灵溪只希望儿子能够平安归来。

    巫源与自己的父母相拥道别,即便是他觉得自己很坚强了,还是感觉眼圈湿润,这次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见。

    据他所知,那些被放逐的族人,离开之后,很少有回到巫族的。

    “源,你一路注意安全,对了,棍老会跟着你。”

    最后巫藤夫妇安排棍老跟着巫源,因为他们不放心巫源一个人去遗荒。

    那里太危险了。

    棍老虽然年纪大,但是生存能力很强,也许可以帮的上巫源。

    早就得到安排的棍老肩上背着一个沉重的大包裹,呲着黄牙与巫藤夫妇打过招呼。

    “放心,我会照顾好巫源的。”

    “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会让巫源受到任何伤害。”

    棍老信誓旦旦的说道。

    “爹,娘,我走了。”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