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风流奇商 > 第358章以物换人
    大岛灵花可以说是在一刹那间,突然发起的攻击。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孙伴山等人都弄蒙了。

    “八嘎!”谢顶男子身边的一名保镖,立刻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刀,迎着大岛灵花就刺了过去。大岛灵花虽是女子,却是一名真正的上部忍者,但那名保镖,却是一种拼命的打法,一时间,大岛灵花却奈何不了他。

    谢顶男人周围的人,都迅速的亮出了希奇古怪的兵器。其中三人,保护着谢顶男人向停车方向撤退。而其他人,对着孙伴山等人冲了过来。

    孙伴山都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阳子虽然也犯着糊涂,但他的反应可不慢。当大岛灵花喊他帮忙的时候,阳子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不过阳子顾虑着伴山和欧阳月的安全,到没有出手帮忙。就这一楞神的功夫,对方就冲了上来。

    “老穆,你保护着伴山先撤,咱们随后联系,不要管我。”阳子一边喊着,‘残刃’也落到了手中。

    守护在宾利车边的保镖们,一看这边出了情况,也都冲了过来。

    穆水哗也算是老江湖,打打杀杀见的多了,到不觉得怎么紧张。但也不敢怠慢,一个箭步冲到孙伴山身前,张嘴就是两道水箭。

    孙伴山也不傻,对方人这么多,他们才五个人,只有阳子和穆水哗算是能打的人。要是不跑的话,那只不定会出什么事。按照孙伴山的算法,人皮张根本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坐飞机他都想把人皮张塞进行李箱中,也好省一张机票钱。

    孙伴山拉着有点吓傻了的欧阳月,转身就跑。在他俩的前面,人皮张跑的比伴山和欧阳月还快。打打杀杀的事情人皮张很少参与,除非是特殊情况,要不然他基本上是不出手。

    阳子辗转腾挪,帮着穆水哗拦截着冲过来的对手。那一边,又有三个人加入了袭击大岛灵花的战斗,大岛灵花的身形,也出现了懈怠的感觉。

    由于对方人数越来越多,穆水哗也不敢恋战,抽身向孙伴山的方向跑了过去。他知道以阳子的本事,这些人还奈何不了他,穆水哗到不担心阳子的安危。

    不过在穆水哗的前面,已经有两名年轻的日本人,手持短刀向孙伴山追了过去。孙伴山拉着欧阳月,本身就跑的不是很快,眼看着对方就要追了上来。

    穆水哗一看不好,一个三级跳远式的跨越,人在空中就射出了两道水箭,对着其中一名举刀的家伙就射了过去。

    孙伴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接近,猛的一转身,对着两人就发出一道异能攻击。两个家伙正要进攻,忽然感觉身体一麻。其中一个身体一软,倒了下去。另外一个刚要倒下,穆水哗的水箭也射到,正中肩甲处。水箭刺入的疼痛感,也间接的解除了孙伴山的异能攻击。

    “八嘎!”这家伙忍着疼痛,举起了手中的刀。

    看到伴山要遭受攻击,欧阳月想都没想,轮起手中的包就砸了过去。几乎同时,穆水哗也一肘击在了袭击者的后脑上。

    “伴山,快走!”穆水哗一推两人,催着向前面跑去。后面又有四五个人向这边追了过来,欧阳月紧张的连包都忘记了捡回,就被孙伴山拉着跑向前方。

    “死人皮,别他奶奶的光跑,快拦截一辆车啊!”孙伴山一看人皮张跑的正欢,气的大喊了一声。有欧阳月在身边,孙伴山知道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后面的人。

    这一下,到是提醒了人皮张。只见人皮张跑到马路中间一站,手一伸,‘嘎’的一声,就拦截下一辆过路的车。路边有人持刀行凶,过往的车辆谁也不敢停下。但人皮张这样一站,你要不停除非就撞死他。即便是瑞士没有死刑,但谁也不想去监狱里住,这名倒霉的司机只能刹住车。

    孙伴山一拉车门,把欧阳月先推了进去,穆水哗与人皮张也赶紧钻了进去。

    司机是一位中年男子,一张脸都成了苦瓜状,“先生们,我可以给钱,请不要伤害我。”

    “快开车!不然外面的人会杀了你!”欧阳月赶紧用德文说了一句。

    司机一看外面几个凶神恶煞般的男子,手持短刀冲了过来,吓的一踩油门,‘轰’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阳子远远的看到孙伴山等人脱了险,他这才算是放了心。不过阳子打的有点畏首畏尾,他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敢下重手。但对方却都是一种拼命的打法,弄的阳子也有点不太适应。

    “灵花,对方人太多,咱们也赶紧脱身。”阳子一闪身来到大岛灵花身边,手中的残刃一闪,顺势削掉了对方一个家伙的三根手指。

    阳子的参与,大岛灵花顿时觉得压力减轻。那名谢顶的中年男子已经在保镖的保护下,回到了车中,加上对方人多势众,大岛灵花知道再不撤离,恐怕对她和阳子很不利。在说这里是瑞士保险公司总部大楼的门前,警察会很快的感到这里。

    “阳子大哥,撤!”大岛灵花说完,一扬手打出三颗黑色‘泥丸’,她的周围迅速形成一团黑雾。

    阳子目光敏锐,紧紧跟着大岛灵花的身影,脱离了人群。两个人都是以轻身术见长,阳子身法快如闪电,大岛灵花更是象风中的幽灵。几个起落,阳子与大岛灵花就摆脱了后面的追踪。

    “灵花小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一间幽雅的酒吧里,阳子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困惑,轻声的问道。

    “唉~看来这都是天意,东西马上就要到手了,没想到却碰上了你们。”大岛灵花的语气中,透着一种无奈。

    那名谢顶男子叫小林川,名义上是日本伊川株式会社的社长,但暗地里,却是伊贺派忍者的一名长老。而大岛灵花的父亲大岛藏,却是属于甲贺派的长老。两派忍术各有所长,但派系之争去从没有间断过。

    二十年前,伊贺派暗中联合日本政府,以清剿赤军的名义,对甲贺派进行了大屠杀,大岛藏不得不暂时离开了日本。在那次的大屠杀当中,甲贺派的本门圣物,也被伊贺派所夺。这么多年来,大岛藏一直暗中追查本门的圣物所藏何人手中。八个月前,在日本本土的甲贺派忍者,终于查出是在小林川的手里。

    为了夺回本门圣物,击杀当年的刽子手,大岛藏不得不叫自己的女儿大岛灵花,打入对手的内部。甲贺派老一辈的上忍,伊贺派大都很熟悉。大岛灵花这么多年的赤军生涯,本身身份就十分隐秘,而在智谋上,也非常适合这项任务。

    经过了大半年的努力,大岛灵花终于得到了小林川的信任,成了伊川株式会社的企业发展课课长。在一次偶然性的聚会中,大岛灵花从喝醉了的小林川口中,得知甲贺派圣物,竟然没有存放在日本,而是在瑞士。

    这一次,是伊贺派忍者五年一次的晋升大会,身为长老的小林川,也要把甲贺派的圣物贡献出来,作为当年胜利的标志。

    大岛灵花都已经计划好了,小林川回日本的途中,会在夏威夷停留两天,办理一下公司的业务。赤军计划在夏威夷夺取圣物,击杀小林川。

    大岛灵花的身份,除了赤军的内部人员知道之外,全世界也找不出十几人。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上孙伴山和阳子等人。眼看着计划了大半年的秘密行动,被孙伴山等人偶然的出现,彻底的打乱了。

    “灵花小姐,这件事情真对不起,我们也只是碰巧而已,还希望您别介意。”听完大岛灵花的叙述,阳子没想到一次的偶遇,会办砸了一件大事。

    “算了,反正事情到了这份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过小林川总要把圣物取回,我们还有机会。对了,半山这么久还不给你联系,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阳子也觉得有点奇怪,唯一的手机在他身上,这么长的时间伴山也没联系,可别真出什么事。再说与大岛灵花单独坐在酒吧里,阳子感觉有点怪怪的。本来两人到是没什么,只是被孙伴山说的,阳子也有点心虚,怕别人误会。

    孙伴山四人到是没出什么事,但是四个人却很不走运。

    欧阳月也不知道苏黎士的道路和交通情况,为了躲避后面的追踪,欧阳月命令那名倒霉的司机带着几个人一直把车开到了郊外。

    孙伴山到是好心,没有为难司机,放他走之前还到是安慰了他几句。至于那司机能不能听的懂,孙伴山就不管了。

    本来是去开保险柜,没成想变成了一场虚惊。这种场面,孙伴山穆水哗三人见的多了到不在乎,但欧阳月却是吓的小心肝砰砰直跳。等欧阳月平静了一下,众人正准备联系阳子,这才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伴~伴山,我的~我的包不见了~!”欧阳月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颤。

    “不就是一个包吗,直不了几个钱,回头再给你买。”孙伴山不在乎的说了一句,他现在想赶紧找到阳子,好问问灵花是怎么回事。

    “不是~我的钱包,还有金卡,还有咱们的护照,都在那里~。”

    欧阳月还没说完,孙伴山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月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到欧阳月双眼发红,孙伴山也不忍心再说她,“算了,反正找到阳子和灵花,就知道那帮家伙是什么人,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要回来。月月,你身上还有钱吗?”孙伴山觉得他们与对方无冤无愁,大家只是一场误会。大不了,花点钱把金卡赎回来。

    虽然这里是郊外,但是路边到有投币电话,不过没有钱可不行。

    欧阳月摇了摇头,她穿的很单薄,所有的钱都在包里。

    还没等孙伴山问话,穆水哗与人皮张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我随时化成人皮,身上从来不带钱。”

    “我也一样,没有带钱的习惯。”

    孙伴山这下可傻了眼,他到是有带支票本的习惯,但在瑞士他的支票与废纸没什么两样,只能在中国使用。

    小林川回到了住宿的酒店,按计划他今天取完东西,顺道去夏威夷办理一些业务,就准备回日本。但今天大岛灵花的暴露,小林川不得不谨慎起来。甲贺派忍者一直想取他的性命,这一点小林川十分的清楚。

    今天大岛灵花与阳子的一举一动,都被小林川看在了眼里。他发现那名中国青年功夫十分怪异,与他见过的所有中国功夫都有所不同。袭击大岛灵花的三名男子,都是伊贺派中级忍者上层的高手,竟然被阳子一招就废了一名忍者的右手。碰上这样的高手,小林川觉得非常可怕。但小林川也觉得那几名中国人不可能是大岛藏事先安排好的,要不然不会当场揭穿大岛灵花的身份了。在他看来,很可能只是一般性的偶遇,才鬼使神差的帮了他一个大忙。

    看着手下人送来的一个女式昆包,里边有五本护照,还有一些女士的日常用品。不过小林川对这些东西到不在意,他的目光只盯着钱包里的金卡上。

    小林川的眼角露出了笑容,他手里有一张一模一样的金卡。从这金卡上,小林川更确定了那几名中国人不是与大岛藏一伙的人,看样也是来瑞士保险公司总部取东西的。

    瑞士保险公司的年费可不低,小林川知道一般性的东西,谁也不会存放在瑞士这个中立的国家。

    “来人,马上派出十名暗忍,在苏黎士寻找出这几个中国人。”

    小林川马上想到一个恶毒的计划,既然那名中国男子功夫这么高,他要利用手里的金卡,逼对方换取大岛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