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 > 第六十六章 又见鹰钩鼻
    夏亦辰目光一沉,冷静地对吴韬说:“韬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

    等我过来,现在告诉我你的位置。”

    夏亦辰边听边点头,对电话里的吴韬说道:“二十分钟,我最多二十分钟赶到。

    你等我!韬子,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我马上就到。”

    他挂下电话,急匆匆地对晓晓说:“吴韬那边有事,我要过去一趟。

    晓晓,餐桌你不用收拾了,等我回来。

    你现在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吧!要不要我找个人来陪你。”

    晓晓摇摇头,说道:“不用了,你赶紧去看吴韬吧!我的腿现在已经能动了。

    只要不太用力就行,没什么大问题,你不用担心我。”

    夏亦辰点点头,冲到卧室去拿钱包和车钥匙。

    苏晓晓趁他收拾的工夫,好奇地问道:“吴韬怎么了?我看他一向没心没肺,开开心心的,他出什么事了。”

    夏亦辰已经从卧室出来了,他朝大门走去,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估计和娜娜有关。

    他喝醉了,电话里对娜娜恨得咬牙切齿,我怕他做傻事。”

    苏晓晓大惊,催夏亦辰:“那你赶紧去,我等一下也打个电话,问问娜娜怎么回事,有什么情况我们电话沟通。”

    夏亦辰点点头,快速跑了出去。

    苏晓晓沉吟片刻,拨通了娜娜的电话,电话那头似乎很喧闹。

    听声音娜娜好像在酒吧,喝得也有些醉熏熏。

    她接起电话,口齿有些不清,脑子似乎还有些不清醒。

    苏晓晓有些担心,问道:“娜娜,你在哪里?”

    娜娜咯咯傻笑,喊道:“是晓晓啊,哈哈!

    你问我吗?.......我呀!在外面开心呢!苏晓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很开心,哈哈哈!

    你晓得吧!我今天赚了好多钱……好多钱,比我一个月赚的都多。

    吴韬那个混蛋……他凭什么瞧不起我?……凭什么?

    老娘又没有问他要……这钱也是我一杯杯喝出来的……

    王八蛋,他要和我分手……晓晓,你知道吗?他要和我分手……呜呜……”

    说到后面,娜娜开始哭了起来。苏晓晓大吃一惊,听到娜娜那边的声音越发嘈杂。

    混杂着男人的浪笑和狂叫,喊道:“美女,何必呢?不要为一个混蛋伤心,来!再喝一杯。”

    娜娜咯咯傻笑,大声喊道:“喝就喝,谁怕谁?先说好!喝一杯多少钱?”

    晓晓大吃一惊,她冲电话里喊道:“娜娜,你已经醉了,不能再喝了。

    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娜娜哈哈大笑,对旁边的男人喊道:“听到了吗?我姐们儿不放心我,要来找我,哈哈!”

    旁边的男人喊道:“是不是美女呀?要是,就让她一起来,人多更好玩!哈哈!”

    娜娜对着电话里面的晓晓喊道:“晓晓……听到了吗?人家叫你过来!你能不能喝?

    能喝有钱赚,我们是好姐妹,有钱大家一起赚。我在夜色酒吧!你来吧!”

    苏晓晓着急地对娜娜喊道:“娜娜,你现不要再喝了!

    不要再去想什么赚钱的事,也不要一个人离开酒吧,我马上来找你。”

    她挂下电话,赶紧给夏亦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很多声,没有人接。

    她想了一下,发了一条短信给夏亦辰。

    告诉他自己去夜色酒吧找娜娜,让他带着吴韬和自己在夜色门口汇合。

    她在手机软件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她的腿脚还不是很灵活。

    她给自己套了双宽松的鞋子,上了车,往夜色酒吧那边赶了过去。

    路上,夏亦辰的电话回过来了,她松了口气,电话那头夏亦辰问清楚情况后,承诺马上带吴韬赶到。

    在电话那头,夏亦辰反复叮嘱晓晓在酒吧门口等他,不要进去,这家酒吧是闹吧!

    这个点,里面喝醉的人很多,他不放心,让晓晓等他一起进去。

    晓晓答应了,晓晓先到了,这条街是魔都的酒吧一条街,街道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法国梧桐,给夏日的街道带来一丝丝的清凉。

    这个点,熙来攘往的全是到酒吧欢乐的人群。

    晓晓到了夜色酒吧门口,站在街道旁边的梧桐树下,焦急地等着夏亦辰和吴韬赶到。

    她不放心,打了一个电话给娜娜,电话响了十多声,娜娜那头没有接。

    她越发担心起来,再打了个电话过去,娜娜还是没有接。

    苏晓晓拨通了夏亦辰的电话:“亦辰,你还有多久到,现在娜娜不接电话了,我担心她出事。”

    夏亦辰一边开着车,看了看导航,对晓晓说:“我还有20分钟能到,你再等我一会儿。”

    晓晓有些着急,对夏亦辰说:“亦辰,要不我先进去吧?

    我先去找到娜娜,她刚才就已经喝高了,我担心她出事。

    我找到她后就给你电话,你到了就直接进来找我。”

    夏亦辰看看旁边一脸担心的吴韬,只好说道:“好吧!晓晓,你先进去吧!

    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别轻举妄动,等我过来,我很快!”

    晓晓点点头,回答“好!”后,挂下电话,朝夜色酒吧走了过去。

    夏亦辰有些担心,一脚油门,加速朝夜色酒吧开去。

    夜色酒吧内的人很多,吧台,散台,散座都挤得满满当当。

    大厅里还站了不少人,拿着酒杯,喝着酒,跟着音乐起舞。

    晓晓在大厅找了一圈没有看到娜娜,她只好问了服务生。

    服务生告诉她,二楼还有好多卡座,她只好扶着楼梯,爬上二楼,一间间卡座找了过去。

    夜色酒吧的音响震耳欲聋,下面的DJ刚刚放了一首疯狂的舞曲,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酒吧的四面八方旋转闪烁。

    喝嗨了的人们都动了起来,一时间群魔乱舞,酒吧里的人们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不停地晃动着自己的身躯。

    在酒精的作用下,现场气氛越发变得疯狂,大胆,男男女女,认识不认识的,开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

    晓晓走过几个卡座,探头张望,不由得万分尴尬,里面的情形实在有些不堪入目。

    晓晓只好加快步伐,一路找了过去。

    终于,在倒数第二间的卡座,晓晓发现了娜娜。

    卡座内,坐着好几个喝得面红耳赤的男人,而他们旁边,坐着几个和娜娜差不多的年轻女孩,

    正嘻嘻哈哈,和男人们打情骂俏,一杯接一杯地和这些男人喝着酒。

    娜娜已经醉得有些不省人事,她瘫坐在卡座的沙发上。

    旁边是一个喝得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正搂着她的腰,喝着酒,对她动手动脚。

    娜娜似乎有些反感男人的做派,一边拼命扭着头,避开男人的亲吻,一边努力地用手推着男人。

    可她现在这个状况,明显不是男人的对手,男人已经将手伸到她衣襟处,试图解开她衣服的扣子。

    旁边围观的男女司空见惯,不仅没有阻拦,还在旁边笑嘻嘻地围观。

    晓晓见状大惊,她迅速发了条短信给夏亦辰,告知她的位置后。

    就走了进去,她直接走到娜娜面前,拉开她和那个男人,

    皱着眉头,说道:“娜娜,你喝多了,和我回去。”

    晓晓突然出现,立刻引起了卡座里这些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个和娜娜卿卿我我的男人。

    他抬起头,看到晓晓,眼神一动,盯着晓晓的眼神中露出贪婪的神情。

    晓晓看清这个男人的脸,顿时有些反感。

    男子40多岁,高颧骨,鹰钩鼻,脸孔阴挚,狭长的眼神中露出猥琐,贪婪的表情,他的眼神让晓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没有理会卡座中这些男男女女的眼光,径直扶起娜娜,

    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娜娜本来昏昏沉沉,看到晓晓,有些反应过来。

    她也不傻,刚才那个男人的行为,她也相当反感。

    她撑着晓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对着男人口齿不清地说道:“刘总,我闺蜜来找我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的酒哈!”

    晓晓将娜娜的手搭在肩上,扶着她准备朝前走去。

    鹰钩鼻阴阴一笑,从沙发上站起来。拉着娜娜的手,用力一扯,就把娜娜和晓晓扯倒在沙发上。

    他看看晓晓,暧昧地笑了,

    对娜娜说道:“急什么?娜娜,再坐一会儿,又不是不给你钱。

    你闺蜜这么漂亮,刚来就要走呀!

    这样,她既然来了,大家认识一下。

    和你一样,她喝多少,我付多少,好不好?”

    娜娜一惊,看了看晓晓,咬咬嘴唇,有些迟疑,没有说话。

    晓晓大怒,板着脸,对鹰钩鼻说道:“对不起!我不喝酒,也不想赚你的钱,

    现在晚了,我要回家了。”

    然后,她冷冷地看着娜娜,说道:“娜娜,你走不走?

    吴韬马上来找你了,你要是想留在这里,继续赚钱,那我先走了。”

    娜娜眼神一亮,看着晓晓,问道:“吴韬真的来找我了?”

    晓晓点点头,说道:“嗯!现在亦辰陪他一起过来了,他前面很难过,喝了不少酒……”

    娜娜听过后,眼神一动。她咬咬牙,站起身,

    对鹰钩鼻说道:“刘总,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找我了。

    我不喝了,也不想赚钱了,我要回去了。”

    说完,她拉起晓晓一起站了起来。

    鹰钩鼻眼神一寒,从皮包里抽出两叠人民币,往台上一摔。

    喊道:“等等!娜娜,你可以走!

    你朋友留下来,陪我喝三杯,只要三杯,这些钱就是她的了。”

    娜娜转过身,看了看台上的钱,眼神朝晓晓瞟去。

    晓晓却连头都没有回,她用力一牵娜娜,说道:“娜娜,你到底走不走?

    你不走,我可要走了。”

    鹰钩鼻盯着晓晓的背影,眼神中出现一股狠劲,他笑了笑。

    突然开口了,说道:“苏小姐果然有性格,让人佩服,这样好不好。

    你留下来,我们认识一下,大家交个朋友,我再加两万。”

    苏晓晓惊讶地回过头,看了看鹰钩鼻,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苏?”

    鹰钩鼻见晓晓回头,大喜,盯着她,

    说道:“七重天酒廊,我见过苏小姐弹古筝的风采。

    当时就很仰慕苏小姐,本来想拍下古筝送给你,顺便请苏小姐吃个饭,认识一下的。

    可惜当时有人从中作梗,未能如愿。

    想不到您竟然是娜娜的朋友,能够在这里碰到,真是缘分。

    怎么样?苏小姐,愿意赏脸吗?”

    苏晓晓脸色一沉,鹰钩鼻的事情,Martin和他说过。

    虽然那次她没有见到鹰钩鼻,但对他的做派已经相当反感了。

    现在见到真人,印证了内心的想法,果然不是个好鸟。

    她冷冷地看了一眼鹰钩鼻,说道:“对不起!刘先生,我从不靠喝酒赚钱,也不接受这样的邀请。

    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有事,要先走了。”

    她说完,拉起娜娜朝外走去,鹰钩鼻怒容满面。这个小妞长得好看,脾气也不小。

    他就不信,还会有钱砸不倒的女人,他站了起来,

    喊道:“十万!除了喝酒,再和我吃顿饭,怎么样?”

    娜娜惊讶地回头,看着鹰钩鼻。她陪他喝了一个晚上,差点喝死,也就赚了两万。

    现在苏晓晓只要喝三杯,吃顿饭,就能赚十万?这个交易也太上算了。

    围观的男男女女都惊呆了,开始起哄,喊道:“苏小姐,答应吧!

    刘总今天高兴,这么豪爽,你运气太好了!

    见者有份,赚了钱别忘了请我们喝酒……”

    娜娜转头看着晓晓,捏捏她的手,朝她使了个眼色,悄悄说道:“晓晓……”

    鹰钩鼻见状大喜,他盯着晓晓,拍拍手边的皮包,

    说道:“怎么样?苏小姐,我说话算话,你要是同意,这里面的钱都是你的。

    今天,难得大家开心,他们的酒水也算我的了。”

    旁边的男女开始发出狂笑,喊道:“苏小姐,沾你的光,好事呀!

    你看刘总为了你多豪气,这种男人到哪里去找?”

    苏晓晓冷笑一声,说道:“刘先生,你还不了解我。

    这钱我要是想赚,你上次就能送出去了。

    可惜,我的朋友都了解我。

    所以,他们连问都不会问我,帮我拒绝了。这种钱你给再多,我也不要。”

    说完,看了一眼娜娜,转身,朝外面走去。

    娜娜尴尬万分,顿了顿,摇摇晃晃地朝苏晓晓追了过去。

    鹰钩鼻大怒,觉得很没面子,猛地站起身,朝苏晓晓追了过去。

    他跑到苏晓晓面前,伸手一拦,把她截住,

    冷笑道:“苏小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喝个酒,吃个饭而已。

    不用搞得大家这么难堪,你装什么清高?

    实话告诉你,你今天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

    说完,直接上前,去抓苏晓晓的胳膊,苏晓晓大惊,朝后面退去。

    退得太急,腿脚不灵便,被那双宽松的鞋子一绊,摔倒在地。

    鹰钩鼻狞笑着,朝她走过来,准备拉她。

    谁知道下一秒,鹰钩鼻直接被人抓住皮带,一提,扔到了沙发上。

    夏亦辰将鹰钩鼻扔飞后,朝晓晓走了过来。

    他脸色阴沉,看了一眼旁边手足无措的娜娜。

    轻轻上前,抱起晓晓,温柔地问道:“晓晓,你没事吧?腿有没有被扭到?”

    鹰钩鼻狼狈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看到夏亦辰,立刻凶相毕露,

    吼道:“好啊!又是你这个臭小子!

    上次就是你,破环我的好事,这次你还敢出现,你当我姓刘的好欺负么?

    上!兄弟们,帮我揍这个傻缺!”

    旁边坐着的男人们,开始张牙舞爪地准备往前冲。

    吴韬看看夏亦辰,笑了笑,说道:“对不住啊!兄弟,让你为我的事弄成这样。

    今天兄弟在,休想有人动你!”

    他冲上前,拿起桌上的空酒瓶,往桌子上一磕。

    磕破后抓住瓶口,将尖的玻璃碎片,对着准备冲上来的男人。

    吼道:“来呀!老子今天正好心情不爽,不怕死的都上来。

    老子扎死一个算一个,扎死两个就赚了。”

    那帮男人楞住了,看着吴韬眼里的疯狂,有些犹豫不决。

    吴韬转过头,冲着目瞪口呆的娜娜吼道:“你今天拿了他们多少钱?”

    娜娜咬了咬嘴唇,看看吴韬,终于说道:“两万。”

    吴韬点点头,冷冷说道:“还给他,你要的钱,我会给你。”

    娜娜犹豫了一下,说道:“凭什么还他?这些是我喝酒赚的。”

    吴韬盯着她,怒吼一声:“倪娜!你贱不贱?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还他。要么咱俩玩完,你自己选?”

    娜娜看看他,眼神一动。二话不说,拉开挎包,把钱拿了出来,往台子上一扔。

    看着吴韬,说道:“吴韬,你说话算数,我不要你的钱,我要做你女朋友。”

    吴韬看看她,笑了,说道:“算数,当然算数,我吴韬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娜娜高兴万分,扑上去,抱着吴韬的腰。

    吴韬看看她,说道:“等一会再抱,没看到我在做事吗?”

    娜娜看看他,跑到酒桌边,拿起两个酒瓶,依样画葫芦,敲好后拿在手中。

    吼道:“今天姐们儿也豁出去了,谁要是碰了我男朋友,别怪我不客气。

    老娘不怕坐牢,你们要搞,大家搞到底!”

    亦辰抱着晓晓,轻轻对她说道:“晓晓,你怕不怕?”

    晓晓看看亦辰,轻轻笑了,有些羞涩,说道:“有你在,不怕!”

    亦辰笑得很开心,摸了摸她的脸,说道:“我先把你放到旁边,先帮吴韬。

    你别怕,我打架从来没输过。”

    晓晓哈哈大笑,说道:“这我相信!”

    亦辰将她抱到卡座外的地上,轻轻放下。

    然后拎起旁边的凳子,猛地一砸,卸下凳子腿。

    拿到手上,站在吴韬旁边,对着鹰钩鼻说道:“今天这事,你要是动手,未必能占到便宜。

    这里监控都有,你们调戏女生在先,要是先动手,到了派出所也是你们理亏。

    怎么样?还要打吗?要打我们陪你打。

    打好后大家一起进派出所,看看是你们怕还是我怕。”

    鹰钩鼻看着夏亦辰,脸上阴晴不定,他在迅速评估这件事情的利弊。

    闹成这样,他再想动晓晓的心思几乎不可能实现了。

    他狭长的眼神中满是怨毒,对夏亦辰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上面卡座的动静,已经引起了酒吧公关经理的注意。

    不一会儿,经理带着几个保安急匆匆地跑上楼来。

    看到吴韬和鹰钩鼻楞了一下,慌忙指挥保安上前,分开两拨人。

    他对吴韬说道:“吴大少,怎么是你?火气怎么这么大?

    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手。

    您说,您要是在我这边出点啥事儿,我怎么给吴总交代?”

    说完,又陪着笑脸,对鹰钩鼻说:“刘总!有话好好说,您是老客户了,给兄弟点面子哈!

    你们这样闹起来,万一惊动警方,您不也面上不好看?

    吴大少这边,也是熟人,他爸在这边也算有头有脸,家里就他一个宝贝儿子。

    您说,真有什么事,吴总那边肯定也会追究到底。

    您看,您大人大量,不要为小事伤了和气。

    要不这样,你们今天的酒水算我的,我请您喝,不要再生气了。”

    这个经理也算得上一个八面玲珑的聪明人,他明着劝鹰钩鼻,其实也把吴韬家的情况和鹰钩鼻暗示了一下。

    鹰钩鼻已经不是年轻人了,他没有吴韬这么冲动,审时度势,他会判断得失。

    他看看吴韬的狠劲,晓得这种二世祖冲动起来,什么事都做到出来。

    他拿着砸碎的玻璃酒瓶,万一真弄伤个把人,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自己这个年纪,身家,背景都有了。

    犯不着去和小年轻去拼命,传出去,也难听。

    堂堂老总为了个女人在,酒吧里跟人拼命,这种影响太坏。

    他想了想,脸色放缓,对着公关经理说道:“好!既然你出来说话了,我就给你面子,不和他们计较。

    以后你们注意一点,不要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影响大家心情。”

    公共经理长出一口气,连连点头称谢。

    他冲保安使了个脸色,上前拉住吴韬和夏亦辰,连连道歉。

    说道:“吴大少,刘总这边都说算了。您看您这边也别计较了,出来玩,就图个开心。

    再说,您这边也没什么损失,要不散了吧!”

    吴韬看看夏亦辰,夏亦辰点点头,对吴韬说:“韬子,把酒瓶放下,我们走。”

    吴韬冲鹰钩鼻冷笑一声,将酒瓶扔到地上,拉了娜娜和夏亦辰转身离去。

    夏亦辰走到晓晓旁边,轻轻抱起晓晓。

    朝门外走去,鹰钩鼻盯着他的背影,露出怨毒的神情。

    夏亦辰走出酒吧外,吴韬拉住娜娜对夏亦辰说道:“亦辰,你带晓晓先走吧!

    我没事了,你不用送我们,我打个车带娜娜回去。”

    夏亦辰点点头,对吴韬说道:“嗯!你没事就好,和娜娜好好谈谈,不要再闹了。”

    吴韬垂下眼睛,脸色一黯,说道:“我知道了,放心吧!亦辰,我会处理好,今天谢谢你和晓晓了。”

    夏亦辰笑笑,说道:“韬子,说什么呢!我们是兄弟,不要这么见外。

    好了!不说了,我先走了。”

    吴韬点点头,目送夏亦辰抱着苏晓晓离去。

    娜娜看着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柔,说道:“对不起!吴韬,今天是我不好……”

    吴韬侧过头,看了看她,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

    叹口气,说道:“走吧!娜娜,我们谈谈……”

    娜娜看看他,咬咬嘴唇,点点头,说道:“好!”

    夜晚,吴韬坐在天台上,和娜娜并排坐着。

    半晌,吴韬看看娜娜,轻轻问道:“娜娜,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娜娜盯着吴韬,点点头。

    吴韬有些犹豫,轻轻问道:“娜娜,你……你到底是喜欢我的钱,还是我?”

    娜娜低下头,沉默半晌。终于,她抬起头,

    轻轻说道:“吴韬,我不想骗你。

    刚开始,我的确喜欢你的钱,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今天发生的事。

    让我想清楚了,我现子,也开始喜欢你了。”

    吴韬眼神一亮,他盯着娜娜,问道:“娜娜,我以前从来没问过你。

    现在,我想问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吗?

    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我买给你的包包,手表,还有衣服,好多你都拿去卖了?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多钱?

    你的生活费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你是不是在外面欠人家钱了?”

    娜娜脸色一红,她低下头,沉默不语。

    吴韬看看她,叹了口气,轻轻说道:“娜娜,你在酒吧和我说过,想做我女朋友。

    我喜欢你,也希望能和你继续相处下去。可你今天这样的赚钱方式,我不能接受。

    昨天,你问我借钱,我不是不想给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和我说清楚原因。

    这些也是我们能走下去的基础,如果我们之间连这种信任感都没有,怎么走下去?”

    娜娜坐着,还是没有说话,吴韬看看她,沉默良久。

    叹了口气,他轻轻站了起来,对娜娜说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娜娜抬头看看他,咬咬嘴唇,拉住他的手,

    轻轻说道:“吴韬,你坐下吧!我告诉你……”

    吴韬静静地听娜娜说完,他惊讶地问道:“所以,你现在着急赚钱,是因为你爸心脏病住院了?”

    娜娜点点头,说道:“他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医生说要装两个支架。

    支架费加手术费,一共下来要四五万,我没有这么多钱,只要把你给我买的手表卖了。

    医生后天手术,还差两万,所有我才想着问你先借点钱。

    吴韬,我父母都下岗了,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

    全家都指望着我,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良好的家境,家里负担很大。

    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些,怕你知道后会瞧不起我。

    所以我只好用自己的方式去赚钱,这些年,我赚的钱基本都给家里了。

    其实,我很羡慕苏晓晓,你知道吗?

    今天姓刘的提出给她十万,请她喝杯酒,吃个饭,但她拒绝了。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是我,我能拒绝吗?

    我知道我不会拒绝,我没有她自由,她漂亮,聪明,又是复华的高才生。

    她可以自由自在地选择自己要的生活方式,选择自己喜欢的人。

    我不是她,我没有这些自由,家里的责任和负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可我没有办法放弃,我只能坚持下去。

    吴韬,你知道吗?连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很贱,为了赚钱,我什么都不顾了。

    可是,你知道吗?越是这样,我越是被人瞧不起。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喝了一晚上,差点喝死,姓刘的给了两万,我就觉得很多了。

    可是晓晓过来找我,他只看了她一眼,告诉她只要喝三杯,就能拿走两万。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她居然不要,姓刘的就继续往上加到四万,十万……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很贱,我开始讨厌自己。

    夏亦辰什么都没有,晓晓什么都不要,就跟着他。

    可你给了我这么多,我却还是不知足。还要跑到外面去喝酒赚钱,你骂得没错,连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

    今天,是我第一次,为了一口气把钱还给姓刘的。

    吴韬,我不想你瞧不起我……”

    娜娜说着说着,已经泪流满面,她双肩抽搐,哭得不能自已。

    吴韬沉默良久,将她拉到怀中,叹了口气,说道:“娜娜,两万块我给你。

    以后,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

    夜深了,晓晓已经睡下了。

    夏亦辰独自一人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上,整理着照片,他一张张看着晓晓的照片。

    心情很好,嘴角不自觉浮现出笑意。

    电话响了,是吴韬的,他接了起来。

    吴韬的声音有些低沉:“亦辰,怎么样?你睡了吗?”

    夏亦辰笑了笑,说道:“没呢!我在整理照片。

    对了!韬子,你和娜娜和好了吗?”

    吴韬沉默了一会儿,轻轻说道:“嗯!我们暂时没事了……”

    夏亦辰咬咬嘴唇,还是问道:“韬子,你问过娜娜了吗?

    她拿这些钱去干嘛了?”

    吴韬沉默一会儿,说道:“娜娜,她们家条件不好,全家都指着她,她爸爸心脏手术,需要花钱……”

    夏亦辰点点头,说道:“嗯!既然情况你知道了,你后面打算怎么办?”

    吴韬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怎么办?我把钱先给她了。

    后面,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亦辰沉思片刻,说道:“嗯!韬子,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只能看后面的情况再决定了。”

    吴韬想了想,问夏亦辰:“亦辰,晓晓怎么样?

    今天多亏有她,替我和她说声谢谢。

    实在不好意思,兄弟,差点连累她。

    抽个时间,你带她出来,我请你们吃饭。”

    夏亦辰笑笑,说道:“没事!她现在已经睡了,过段时间吧!

    她这段时间胃不舒服,我在你家帮她做家常菜,调理一段时间,才能出去吃饭。”

    吴韬一听,目瞪口呆,他惊讶地问夏亦辰:“亦辰,我没听错吧!

    你帮苏晓晓做菜?不会吧!苏晓晓已经把你变成家庭主夫了吗?

    真的假的,你会做菜吗?”

    夏亦辰哈哈大笑,说道:“有什么不会的?我好歹也是名校毕业,好不好?

    做个菜,在网上搜一下,找个攻略就好了。

    我已经操作了好几天了,晓晓现在很喜欢我做的菜。”

    吴韬大汗,说道:“我现在相信你对苏晓晓是真爱了。

    话说,你以前对安娜有过这么上心吗?

    我打赌这种事情,你肯定没有对她做过。”

    夏亦辰大汗,说道:“吴韬,你好端端地提安娜干什么?

    她和晓晓不同,再说,我们已经分手了,能不能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

    吴韬坏笑道:“呵呵!我懂了,不提就不提,对了!我还真有事情问你。

    今天酒吧里面被你扔出去的那个傻缺,你认识吗?他之前是不是认识晓晓?

    我听娜娜说,这个傻缺好像之前就认识晓晓,想请晓晓吃饭。

    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今天在酒吧里准备拿钱砸你家晓晓。

    好像出到了十万,都被晓晓拒绝了。

    你家苏晓晓还真是奇葩,这种钱,送上门都不要,不晓得在想什么?

    我在好奇,亦辰,你是不是让晓晓知道你家的事了?

    她该不会是为了你家的条件,拒绝这个钱的吧?”

    亦辰笑得眉开眼笑,骂道:“吴韬,你给我死一边去。

    晓晓从来没有打听过我家的事,也从没有问过要过钱。

    你都说了,她是我家的,自然是看上我了。我早就说过,晓晓和别人不一样。

    她没那么物质,这件事之前,她也是这么做事的,她拒绝那个姓刘的我一点都不意外。”

    吴韬鄙视地说:“得瑟!继续得瑟,你是有情饮水饱。

    既然你都这么喜她了,你有没有了解过她家的情况?万一有什么奇葩的事,你不也要做点准备?”

    亦辰笑笑,说道:“这我倒不关注,我和她相处很轻松。

    我们都喜欢对方的人,并不在乎对方的家境。

    既然她没有问过我的,我也不想去打听她的,她要是愿意,会自己告诉我。

    我不想强迫她,再说,她家怎么样?和我们相处有什么关系?

    我看中的是她的人,和她的家庭真没多少关系。”

    吴韬叹了口气,说道:“亦辰,你晓得娜娜和我说什么吗?

    她说她羡慕晓晓,能自由自在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选择自己喜欢的人。

    其实,我也羡慕你,亦辰,你和苏晓晓简直是天生一对.

    你能为了她,和家里翻脸,我其实也挺佩服你的。”

    夏亦辰笑笑,轻轻说道:“韬子,我也是遇到晓晓才明白。

    人生中总会遇到一些人,一些事,能让你有勇气放弃过往的生活。

    在一生中,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些愿望,并以此来支撑起往后的人生。

    我离开安娜,和晓晓无关,其实是因为我不甘心,我不想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按部就班地过了。

    遇到晓晓,我才知道,人生原来可以这么美妙,爱情也可以这么美好。

    和她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开心,我知道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吴韬沉默半天,说道:“亦辰,你既然喜欢她,就好好和她走下去,我祝福你们。”

    夏亦辰笑了,说道:“谢谢,韬子!”

    **********************

    挂下电话后,夏亦辰看看电脑上,晓晓笑得相当明媚的脸,心中一动。

    他笑了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主意,想到这个主意,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他拿起自己床上的枕头,蹑手蹑脚地跑到晓晓的卧室前,轻轻推门进去。

    将枕头直接放到晓晓枕头旁边,掀开被子,睡了上去。

    他看了看熟睡中的晓晓,笑了笑。

    轻轻将自己的右手胳膊,伸到晓晓脖子下,将她一搂。

    靠在自己肩膀上,晓晓睡得迷迷糊糊,被他一动,惊了一下,刚要起身。

    被夏亦辰一按,轻轻说道:“别动!晓晓,是我。

    嗯!你白天不是说,躺在我胳膊上睡觉很舒服么?

    我怕你今天吓着了,过来陪你一会儿,你睡吧!”

    晓晓心中一暖,笑了笑,一个翻身,在他肩膀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子,沉沉睡去。

    夏亦辰的脸上满是笑意,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晓晓的头发。

    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清晨的阳光照进卧室,夏亦辰睁开眼睛,满意地笑了。

    晓晓和他面对面睡着,枕在他的肩上,他细细地打量晓晓的睡姿,温柔,甜美。

    长长的睫毛盖在白皙的眼帘上,像春风拂柳一般微微颤动。

    眉若青黛,鼻翼挺直小巧,嘴唇红润丰满,小小的鹅蛋脸白皙柔和。

    这样静距离的观察,晓晓的美仍然没有丝毫瑕疵,亦辰看得有些着迷了。

    晓晓闭着眼睛,突然轻轻说道:“夏亦辰,你看够了吗?

    我发现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开始有些不正常。

    好端端的非要跑到我床上来挤我,现在大清早又盯着我看。

    你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晓晓说完,睁开她明亮清澈,像一汪秋水一般的眼睛。

    看得夏亦辰一呆,他笑笑,没有回避晓晓的眼光。

    伸出手,帮晓晓整理了一下额角的乱发。

    他笑道:“苏晓晓,我没什么企图,只是想试验一下,昨天的睡姿有没有可操作性?”

    苏晓晓横了他一眼,说道:“你昨天不是说这种睡姿胳膊又酸又痛吗?

    还说电视上演的是假的,没有实际可操作性,你还试什么?”

    夏亦辰暧昧地笑了:“苏晓晓,这你就不懂了。

    我是理科生,向来追求结论的严谨性。

    根据统计学的原理,只有列入统计的数据越多,结论才会越准确。

    我想想你说得对,我只试了一次,这样得出的结论不够准确。

    所以我打算多试几次,这样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苏晓晓大汗,说道:“那你昨晚试了,现在有什么感觉?还是和昨天的结论一样吗?”

    夏亦辰冲苏晓晓眨眨眼,说道:“嗯!你还别说,虽然还是有些酸,但感觉比上次好多了。

    我想多试几次,没准我会习惯,甚至喜欢上这种感觉。

    要不,你勉为其难,再让我多试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