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85章 :
    第85章:

    底下群雄一听说是千面魔君顾翩飞来了,不由面现讶异和惊喜之色,纷纷议论起来。原来在二十几年前,这顾翩飞乃是当时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他出道的时候才十七岁,但是不到半年就在江湖上闯出了名气,还得了个千面魔君的名号。他的名气一是来自于他的容貌,当时江湖上曾有人排了个武林绝色榜,美男绝色榜上的第一位就是顾翩飞,听说任何女人只要一见到他就会为他的风采所倾倒,对他日思夜想不能自拔,就连那时被称为武林第一美人的玉门小侠女龙绣依在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也对他一见倾心;二是来自于他的武功,听说他师承江湖第一神剑葛千行,一手断花剑使得出神出化,一出江湖便鲜少遇到敌手,因此不到半年就名震江湖。至于他为何被称为千面魔君,则是因为他有一手天下无双的易容功夫,而且擅长装扮,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装得惟妙惟肖,他若是装成你的亲妈站在你的面前你都不可能认得出来。还有一点就是他脾性古怪,做事随心所欲,为人亦正亦邪,说他是侠士吧,他偶尔会做些坏事,说他是坏人吧,他又会做一些侠义之举,所以世人干脆送了他一个魔君的称号。可是二十年前这个千面魔君却不知为何突然从江湖上消失了,现在又突然冒了出来,自然会让这些听过他大名的人觉得惊讶了。

    再说就在慕妃弦一愣神的当儿,顾翩飞已经翩身跃上了擂台,在楚灵月对面不远处立住,对她说道:“月儿,我当年已经跟你说过了,是我对不起你,希望你能忘记我重新找一个人好好爱你,可你为何要这么固执,一直对我纠缠不休,甚至几次三番陷害我身边的人?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那声月儿叫得楚灵月浑身一震,二十几年来对这个男人的爱与恨此刻几乎要全部化成泪水涌了出来。她忍住即将涌出眼眶的泪水,惨然笑道:“顾翩飞,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爱上那个女人之后,好久都没有叫过我月儿了,我还以为你把你以前对我的称乎已经忘记了。”

    顾翩飞的脸色黯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月儿,我知道这二十几年来你一直生活在仇恨和痛苦当中,是我把你的一生给毁了,你若是觉得我死了你就会活得开心一点的话,那你现在就来杀了我吧,我欠你的情这辈子是还不清了,如果还有下辈子,那就让我用下辈子所有的时间来偿还吧!”

    楚灵月只觉得心里一片凄然,苦笑道:“难道非要等到下辈子吗?只要你现在回到我的身边,我可以不计较你以前对我的背叛,一样会好好对你,难道我这样让步也不能让你回到我的身边吗?”

    顾翩飞摇了摇头,淡淡地笑道:“我今生心已死,不想再为情所扰,所希望的只是一个人静静过完这辈子而已。”

    楚灵月的眼里复又露出一丝恨意,咬着牙说道:“顾翩飞,你就真的对我这么绝情?卢天玉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她背叛你跟别的男人生了花弄影这个贱种,又抛弃你跟别的男人走了,像她这样无耻的女人,值得你为她伤心情绝一辈子吗?哼,你还把她的贱种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我看你简直就是这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顾翩飞的脸色沉了下来,缓缓说道:“无论你怎么骂我都可以,就是不可以骂她和影儿!若不是你从中破坏,她又怎么会对我伤心绝望离我而去!楚灵月,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对我身边的人下手,那就别怪我不顾昔日之情与你翻脸了!”

    楚灵月哈哈狂笑道:“顾翩飞,我若是让你们称心如意在一起了,那天下人岂不是都要耻笑我楚灵月了!哈哈哈!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她就是龙绣依那个贱人给你生的女儿!你再看看那个被她刚才杀死的人又是谁?他就是你视若珍宝的野种!哈哈哈!顾翩飞,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样难看了?怎么,是不是觉得心痛了?我就是要你心痛,就是要你心碎,谁叫你让我在仇恨和痛苦的煎熬中活了这二十年的!”

    顾翩飞的脸上显出怒意,狠狠看了她一眼,大步向慕妃弦走去,伸手扶过花弄影,正欲替他把脉,花弄影却倏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也不看顾翩飞,伸手抚着胸口怪叫道:“哎哟哎哟,妃儿你赶紧来给我揉揉胸口!幸好本公子聪明将内力全部集中到胸口撑着,不然早就被那疯婆子一掌给打死了!”

    慕妃弦忍住笑上前给他揉胸口,边揉边说道:“你不是说过你的身体是铜墙铁壁打不烂的吗?怎么才这么轻轻一掌你就受不了了!看来你这吹牛的功夫也不错啊!”

    花弄影瞪大眼睛说道:“轻轻一掌?小野猫,你知不知道那疯婆子的那一掌有多重!她那一掌若是拍到你的身上,你的小命绝对玩完了!哼,你这狠心的小野猫,我今天为了配合你演戏受了内伤,晚上你可要好好服侍我,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

    慕妃弦的脸红了红,伸手打了他一下,啐道:“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也敢说这种话,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底下群雄见已经死掉的花弄影又活了过来,不由都大吃了一惊。楚灵月更是讶异非常,盯着花弄影不可置信地说道:“臭小子,你,你没死?”

    花弄影对她笑道:“本公子福大命大,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掉!再说妃儿那么爱我,又怎么舍得真的杀我呢!刚才只不过是演一场戏给你看而已,没想到你这个蠢女人还真的相信了,哈哈哈!”

    楚灵月恼羞成怒地看向慕妃弦,厉声说道:“慕妃弦,楚君少对你痴心一片,你就真的不顾他的死活了吗?”

    慕妃弦看着她微微笑道:“我慕妃弦一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又怎么会不顾小少的死活呢?只是我替小少感到可惜,可惜他那么好的一个人竟然会有一个像你这样的母亲,为了报复他人竟然不惜利用自己的亲生儿子!小少真是太可怜了!”

    楚灵月惊讶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是谁告诉你的?”

    慕妃弦看着她惊讶的样子,笑道:“相信你认得宋离风那个伪君子吧?若不是有他的帮助,我看今天我们都要毁在你这个疯女人的手上了。虽然你是楚君少的母亲,但是我还是要这样称呼你,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人性!”

    楚灵月的眼里露出杀意,冷笑着说道:“我怎么对楚君少不要你管!他的命是我的,我想对他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无权来说我!只是宋离风那个无耻小人竟然将我苦心经营的计划毁之一旦,我若是不杀了他,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她的话才说完,便见两名平烟宫弟子挤过人群匆匆跑过来给她跪下,说道:“宫主,不好了!少主被人掳走了!”

    楚灵月闻言吃了一惊,厉声喝问道:“我不是叫你们好好看着少儿的吗?你们怎么这么没用!快说,他是被何人掳走的?”

    左边那名弟子见她语透怒气,赶紧说道:“掳走少主的那个人脸蒙黑纱,弟子也不知道他是何人。只是他的身手十分了得,我们十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平云刚才已经悄悄跟了过去,我们因怕宫主知道了着急所以先来向宫主禀告,还请宫主责罚弟子失职之罪!”

    楚灵月冷冷喝道:“你们现在马上带本宫去找他们!少儿若是出了什么事,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临走前又回头对顾翩飞冷笑道:“本宫现在有急事要办,就先放过你的两个小孽种!他们若是再落到本宫的手里,本宫绝不会再手软!”说完哈哈大笑着飞身而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顾翩飞缓缓向慕妃弦走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微笑着说道:“听说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慕妃弦看到他脸上那似曾相似的笑容,心里不由一震,又想到楚灵月刚才将自己的娘亲贬得一钱不值,而且自己的出生也是件让她觉得尴尬的事,心里又不禁有些黯然,对他笑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你若是承认我是你的女儿我便是,你若是不承认那就不是了。”

    顾翩飞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不禁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对她和言悦色笑道:“你若真是我的女儿我又怎么会不承认你呢!你娘呢,她现在在哪里?这些年来我一直都不在你们身边,想来你们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慕妃弦叹了口气,看着他笑道:“听说我娘对你痴心一片,可你却为何对她那么残忍?明明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你还丢下她一走了之,难道她就那么不讨你喜欢吗?”

    顾翩飞没有回答,也叹了口气,说道:“感情的事是说不清的,你不是我,所以你不会明白。你娘是个好女人,只可惜她遇上了我。唉,那些往事不提也罢,你可以告诉我这二十年来你们是如何生活的吗?这二十年来我对你们娘俩亏欠甚多,你若是有什么要求尽可以向我提出,只要我能做到就绝不推辞,就当是我弥补这二十年来对你们的亏欠吧!”

    慕妃弦淡淡笑道:“我娘在你离开之后就嫁给了慕王侯,这个人你应该知道吧!要说亏欠的话,你不用欠我的,因为我从小在慕王府长大,要什么有什么,过的日子也比别人要幸福得多。可是你欠我娘的,你若是对她好一点,她就不会平白遭受一些不幸的事了。如果你是真心想弥补她的话,那我希望你从今以后能好好陪在她的身边,让她这剩下的半辈子过得开心一点,因为我知道,她这些年来虽然呆在慕王侯的身边,可她的心里却仍然爱着你,否则她也不会将我生下来了。这个要求你能答应吗?”

    顾翩飞沉默了一会儿,还未开口说话,便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颤声说道:“妃儿,你休要胡说,为娘心里早已经没有这个人了,你还跟他要求什么!”

    慕妃弦闻声心里一喜,赶紧循声跑了过去,抱住龙绣依笑道:“娘,你怎么来了?我正想等这件事了结后就去救你呢!”

    龙绣依摸着她的头柔声笑道:“妃儿,你不用担心,为娘没有事。我跟了侯爷这么多年,他是不会真的伤害我的。”

    慕妃弦撇了撇嘴,正欲告诉她不要相信慕王侯,抬头一看,却发现慕王侯和纳兰澈两人正站在龙绣依的身后。她的脸色立刻又沉了下来,一把将龙绣依拉到自己身后,警惕地盯着慕王侯。慕王侯微微一笑,说道:“妃儿,你不用怕我,我是一时糊涂才对你们做出那种事,以后我不会再伤害你娘和你了。”

    慕妃弦冷哼一声,对他说道:“我从小就把你当成是我的亲生爹爹一样看待,你若是想叫我为你做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会尽全力去为你做,可你不应该拿我娘来威胁我!我生平最恨这种卑鄙的人,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叫你一声爹爹,你也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反正我也不是你亲生的。”

    说完也不再理他,拉着龙绣依就向顾翩飞走去。

    龙绣依看到自己二十年来深深想念的那个人现在就立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不由相视,心里立刻不悦起来,沉声笑道:“绣绣,你不是说过要跟我回慕王府的吗?我现在要走了,你赶紧过来吧。”

    龙绣依这才回过神来,也没有跟顾翩飞说话,再次看了他一眼,转身向慕王侯走去。

    慕妃弦见状,急忙上前一把拉住龙绣依,不高兴地说道:“娘,我爹爹在那里,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龙绣依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妃儿,你不明白,有些事情是会随着时间成变化的。我以前也许是很爱那个人,可是现在我心里只有慕王侯一个人,而且我现在是他的妻子,所以我应该跟他走。”

    慕妃弦拉着她不放,狠狠瞪了慕王侯一眼,略带怒气地说道:“娘,你跟慕王侯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他若是真心爱你,上次又怎么会拿你来威胁我,害我差点送命在皇宫里?你就不要再相信他了,就算你不想跟爹爹在一起那就留在我的身边吧,我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

    龙绣依还是摇了摇头,笑道:“妃儿,你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娘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也要体谅我一下,就不要再劝我了。我一直担心你长大后会受人欺负,现在知道你这么有本事,而且身边还有个这么好的男人保护你,我也就放心了。”她又看了顾翩飞一眼,说道,“妃儿,你爹爹的易容术举世无双,呆会儿你就让他给你把容貌恢复了吧。娘以前做过一些对不起他的事,实在没有颜面跟他说话,就由你代我向他问候一声吧。我先走了,你要是想我了就回慕王府来看看我,以后在外面凡事要小心一点,不要再被坏人欺负了。”

    慕妃弦听到这番话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紧紧抱住她哽咽道:“娘,你为什么不跟我走?为什么非要跟慕王侯走?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你要是不在我身边了我会很担心你的!”

    龙绣依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笑道:“傻孩子,快别哭了,我以后会自己保护自己的,你放心好了。以后跟花弄影过得开心点,若是想我了就回慕王府来看我,只要你回来,娘一定会像以前一样每天都做些好东西给你吃的。”

    慕妃弦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抱得更紧。过了好一会儿,龙绣依才轻轻推开了她,替她擦掉了眼泪,笑道:“妃儿这么大了还掉眼泪,也不怕人笑话。快别伤心了,娘真走了,你以后可千万别忘了回慕王府看娘啊。”

    慕妃弦含着眼泪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心中难受之极。花弄影走过来将她轻轻搂在怀里,对她笑道:“小野猫,你跟你娘又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面,别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以我夫君我一有空就陪你到慕王府看你娘还不行吗?”

    纳兰澈一直沉着脸盯着慕妃弦,好像有话要跟她说。可是慕王侯却在他耳边轻轻说道:“皇上,一个男人若是想成大事就不要为女人所绊。你别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协议。”

    纳兰澈恨恨地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率先向前走去。慕王侯得意一笑,牵着龙绣依跟在他的身后。

    慕妃弦转头瞪着顾翩飞,恨恨地说道:“你明知我娘是口是心非,你却为何不出声留住她?难道你不知道她爱你爱得有多苦吗?”

    顾翩飞苦笑着说道:“妃儿,感情是勉强不来的。我顾翩飞这辈子心里就只有一个女人,其他的女人我根本就看不到。你娘是个好人,只可惜我跟她是有缘无份,就算她勉强跟我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慕妃弦也知道感情不能勉强的,可是想到她娘一生的不幸都是眼前这个男人造成的,心里仍然觉得悲愤,也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爹爹,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拉着花弄影转身就想离开这里。可是底下的群雄却不想放过花弄影,好些人都跳上擂台将他们围了起来,冲着花弄影怒声喝道:“花弄影,你今天来了就别妄想逃走!要走也得把命留下!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我们今天若不杀了你天下就永远得不到安宁!”

    花弄影看着这些对他虎视耽耽的武林人士,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冷冷说道:“本公子想来就想,想走就走,你们能奈我何!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本公子杀死你们就如同踩死一群蚂蚁那么容易!你们若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让道,不然本公子动手了你们就算想逃也来不及了!”

    那些武林人士一听花弄影这狂妄的语气更是气愤,都对着花弄影二人破口大骂起来,有的人还握着兵器准备冲上来。

    花弄影鄙夷一笑,正准备出手,却听到两人大声喝道:“你们都给我住手!”

    “花弄影,不得无理!”

    听到这两声暴喝,群雄立刻安静下来,齐齐向说话的声间看去。却见顾翩飞沉着脸望着他们,他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约有五十多岁的灰袍人,也是沉着脸望着他们。

    慕妃弦抬眼打量着那个灰袍人,正在暗暗猜测他的来历,却见在场的武林人士个个神色一凛,将手中的兵器放了回去,有几个人还大声说道:“大家不要放过花弄影,那我可就对不起这些武林朋友了。”

    花弄影冷笑着说道:“谁要你放过我了?你们要是想杀我就赶紧上,本公子的武功现在是天下第一,根本就不怕你们这些乌合之众!”

    底下群雄一听马上就对他怒骂起来。慕妃弦拉了拉花弄影,埋怨道:“小花花,你能不能改一改你这狂妄的口气!你看看下面那些人,哪个不想要你的命?难道你真的想在今天死在他们手里吗?”

    花弄影笑道:“本公子武功高强,那些个垃圾怎么打得过我?夫人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他们是绝对不会伤害到你的。”

    慕妃弦伸手扳正他的脸,很认真地跟他说道:“花弄影,我想问你一句话,难道你真的想一辈子都在别人的仇恨跟追杀中生活吗?”

    花弄影有些讶异地看着她,笑道:“妃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当然也不想过一辈子过那种日子,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解决啊!难不成你真的想让我被他们杀死啊!”

    慕妃弦摇了摇头,正色道:“你不要跟我嘻皮笑脸,我现在是很认真的跟你讨论这个问题。你应该知道,那种日夜在别人的仇恨和追杀中提心吊胆生活的日子是很难过的,所以我希望你现在能向所有武林同道公开道歉,求他们原谅你,并向他们发誓你以后再也不做坏事,若是他们能原谅你的话那你以后就自由了,就不用再遭受他们的追杀了。若是他们不愿意原谅你,我们再想别的方法。你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就得为自己以前做过的错事负责,也得为你老婆我以后的安稳生活负责,否则你就不是一个值得我爱的男人!”

    花弄影没料到慕妃弦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由呆在原地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她,好久才回过神来,指头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地问道:“妃儿,你没有说错吧?你说我去给那些乌合之众道歉?”

    慕妃弦点了点头。

    花弄影像听到一个好听的笑话一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对她说道:“妃儿,你搞错了吧!我花弄影活了这么久,除了对你,从来都没有跟谁道过歉。你要是叫我跟那些人道歉的话那你就别想了,我花弄影是绝对不会去做那种丢脸的事的。”

    慕妃弦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道:“你真的不给他们道歉?”

    花弄影点了点头,笑道:“对,要我给他们道歉,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慕妃弦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缓缓说道:“好,既然你不听我的劝,那我也没有办法。从现在开始,我慕妃弦就跟你花弄影一刀两断,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谁也不得再干涉谁!”说完转身就走。

    花弄影急了,一把拉住她的手臂,陪着笑脸说道:“妃儿,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就不能容我再考虑考虑吗?我好不容易才与你合好,再也承受不了没有你的日子了。”

    慕妃弦仍旧板着脸说道:“这事没得考虑,你现在就给我答复,是愿意按我说的去做还是不听我的?你现在要是不答应我我马上就走!”

    花弄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好了好了,算我服了你了。我答应你总行了吧?不过就是道个歉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了妃儿,你快别生气了,我给他们道歉就是。可是那也要他们愿意接受啊!他们要是不愿意接受的话那我不是自找没趣啊!”

    慕妃弦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对他笑道:“这才是我的乖花花。只要你愿意道歉,其他的事就由我搞定。你等着,我去跟那个武林盟主说,相信他应该会接受我这个办法的。”

    慕妃弦边说边硬拉着他的手朝叶边走来。花弄影虽然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可是也没有办法,只好臭着一张俊脸随她走到叶边面前。

    叶边已经听到他二人的对话,这时对慕妃弦笑道:“慕姑娘,你刚才跟花弄影说的话我已经全部都听到了,姑娘这个办法不仅避免了一场血战,而且又让武林从此得到了安宁,连我叶边现在都要佩服姑娘的聪明和能干了。看来慕姑娘确实是胜任这武林盟主之位啊。”

    慕妃弦觉得有些汗颜,赶紧对他笑道:“叶盟主说笑了,我只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子,又有何能耐当这统领群雄的武林盟主之位呢!盟主还是不要折杀我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