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82章 :
    第82章:

    花弄影这时走了进来,看见屋里的情况,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急忙走到慕妃弦身边问道:“妃儿,是不是你娘出事了?”

    慕妃弦咬着牙说道:“慕王侯把我娘和绿冰抓走了。”

    花弄影瞟了眼那方锦帕上的字,安慰道:“妃儿,你娘跟慕王侯做了十几年的夫妻,相信他是不会把你娘怎么样的。松风楼就在这大街附近,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吧。”

    慕妃弦抓起那方锦帕,跟他一起走了出去。到了松风楼门口,只见一个身装黑衣的青年正站在门口,好像在等人。一见到慕妃弦,赶紧迎了上来,对她笑道:“侯爷和夫人正在二楼等六小姐呢,六小姐请随我来吧。”他瞟到花弄影,又对他说道,“侯爷说了只见六小姐一个人,这位公子还是还是不要跟着吧。不然侯爷会生气的。”

    花弄影的脸立刻沉了下来,慕妃弦拉了拉他,对他笑道:“你就在这里,我去去就来,好歹我跟慕王侯也有十几年的父女之情,他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花弄影只好止了步子,对她说道:“那你千万要小心点,他虽然是你的父亲,但是他抓你娘亲逼你去见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说不定有什么阴谋呢。”

    慕妃弦点了点头,随那个青年走了进去,跟着他上了二楼,拐进了左边第四个雅间。慕王侯正和龙绣依端坐在房内的那张大桌上,前者的脸色镇定自如,面带微笑;后者则是又怒又怨。绿冰站在龙绣依身边,一脸的忐忑不安。

    慕妃弦大步走了进去,对慕王侯笑道:“妃儿真是该死,让爹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还请爹爹不要责怪妃儿的失礼。”

    龙绣依和绿冰一见慕妃弦,脸上都露出复杂的表情。却听慕王侯笑道:“爹爹一向宽宏大量,又怎么会因这点小事责怪妃儿呢!妃儿快到爹爹这里来坐吧!爹爹三年没有见妃儿了,真是想得很啊!想起以前相处的日子,妃儿可是调皮得很呢!”

    妃儿依言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下,对他笑道:“我还以为娘亲和绿冰被别人掳走了,原来是被爹爹带到这里来了,害我虚惊一场。现在知道娘跟爹爹在一直我就放心了。”

    慕王侯淡淡一笑,说道:“你放心,你娘是爹爹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爹爹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爹爹知道妃儿从小就聪明过人,本来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可是爹爹知道妃儿你已经知道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怕你不肯帮忙于我,所以只好将你娘亲也请来,希望你能看在看在她的面子上帮帮爹爹。”

    龙绣依开口说道:“侯爷,妃儿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她能帮你什么忙?侯爷还是另找他人吧。”

    慕王侯说道:“妃儿是办这件事的最好人选,除了她,本侯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选来。”

    慕妃弦望着慕王侯笑道:“爹爹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爹爹,但是你养育了我十几年,比我的亲生父亲还要亲,爹爹有难处了我这做女儿的自当挺身而出替爹爹分忧解难,又怎么会不肯帮忙呢!爹爹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吧,只要妃儿能做到的事一定不让爹爹失望。”

    慕王侯点头微笑道:“妃儿果然是世间奇女子,做决定比有些男子还要果断,不枉爹爹一直以来对你的欣赏和疼爱。爹爹知道纳兰澈对妃儿一直恋恋不忘,对妃儿一定不会有所提防,所以爹爹想请妃儿入宫去杀了纳兰澈,替爹爹报仇。”

    慕妃弦和龙绣依绿冰闻言不由都大吃了一惊,龙绣依急忙说道:“侯爷,纳兰澈现在可是当今皇上,身边高手如云,妃儿一个弱女子怎么杀得了他呢!妾身求侯爷放过妃儿吧!她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好歹也叫了你十几年的爹爹,你就忍心让她去送死吗?妾身这里给侯爷磕头了,求求侯爷放过我可怜的女儿吧!”龙绣依流着泪给慕王侯跪了下来,绿冰也跟着跪下来磕头。

    慕王侯脸色一沉,伸手将龙绣依拉了起来,不悦地说道:“本侯叫妃儿去做这件事自然是知道她有这个能力,而且相信她一定能全身而退,你们在一旁哭哭啼啼做什么!你们以为本侯就不心疼妃儿吗?本侯也是走投无路才找她帮这个忙的,纳兰澈若不死,本侯征服天下的梦想就永远难以实现,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替本侯想一想?”

    龙绣依抹着眼泪说道:“侯爷,你跟纳兰澈争夺天下与妃儿无关,又何必非要将她一个弱女子牵扯进去呢!她是我唯一的女儿啊!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想活了!求侯爷看在我服侍您这十几年的份上放过她吧!”

    慕王侯冷哼一声,对慕妃弦说道:“妃儿,爹爹相信你不是个见识短浅的女人,只要你帮爹爹杀了纳兰澈,等爹爹登上皇位之后你要什么爹爹就给你什么,这个承诺能让你满意吗?”

    慕妃弦望了望龙绣依,又望了望慕王侯,这才开口对他笑道:“能为爹爹办事是妃儿的荣幸,妃儿又怎么会向爹爹要什么承诺呢!只是妃儿也有个请求,希望爹爹能在我杀了纳兰澈之后让我带着娘亲离开,这个小小的要求爹爹应该不会拒绝吧!”

    慕王侯笑道:“爹爹答应你,你杀了纳兰澈之后还是到这里来找我们吧。爹爹和你娘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回来的。”

    龙绣依泪流满面想向慕妃弦扑过来,可是慕王侯却伸手拉住了她,对她说道:“绣儿,妃儿很快就会回来,你这副样子岂不是又要让她分心!她若是失了手你就后悔莫及了。”

    龙绣依泣不成声,只是望着慕妃弦一连声说道:“妃儿,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娘真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没用,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娘真是该死啊!”

    慕妃弦强忍住心中的悲愤,对龙绣依笑道:“娘,你看看你,我又不是去送死,你干嘛伤心成这样啊!快别哭了,等我杀了纳兰澈就能带你远走高飞了。”

    龙绣依闻言哭得更伤心了。慕妃弦暗自咬了咬牙,再次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听着龙绣依在背手嘶声喊着她的名字,眼泪也不禁掉了下来。

    花弄影正在下面焦急地等着她,见她一脸凄然从楼上走了下来,赶紧迎了上去,握住她的手问道:“妃儿,你怎么了?你娘呢?她怎么没有跟你一起下来?”

    慕妃弦强压住心里的悲痛,一边拉着他的手向外走一边对他笑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娘现在正跟我爹爹在一起,他们好久没见,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吧。我现在有些累了,还是先回客栈休息去吧,明天再来接我娘一起走。”

    花弄影觉得现在的她很奇怪,可是见她不愿多说,他也不敢多问,只是在心里闷闷地想着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晚的慕妃弦格外主动和热情,让花弄影受宠若惊,却也更加沉迷在她的柔情和体香当中。他以前总是视女人如玩物,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某个女人如此的心动和迷恋。轻轻拥着身边因疲惫沉沉睡去的女子,他只觉得心里泛起一丝从未有过的平静和安详,想拥有她一辈子的想法此刻却是这样强烈。想起下个月十五号的比武大会,他心里又不由有些黯然。可是想起她对他说的“你若是死了,我也绝不会独活在这个世上”,心里却又是一阵满足和欣慰。此生能得自己心爱之人生死相随的许诺,夫复何求呢!就算是他以后死在她的手里也毫无怨言,只要这个女人能找个真心爱护她的人活得开心一点就足够了。

    第二天早上,花弄影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身边人儿也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不由觉得奇怪,自己晚上睡觉一向机警得很,连外面一点的响动都听得到,怎么昨天晚上会睡得那么死,连慕妃弦什么时候起身都不知道呢!他揉了揉有些晕眩的额头,看到桌上点的一小盘只剩一点星火的檀香,脸色不由一变,他知道那是一种能让人昏睡的迷香。想起慕妃弦昨晚的异常反应,一颗心也猛地沉了下去。她不会是想离开他,所以昨天晚上才故意对他那么热情,而且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悄点了迷香。可是她昨天明明跟她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又变卦了呢!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快速套上衣服向外走去,怀着一丝侥幸向客栈内的小二打听慕妃弦的下落,却听那小二说慕妃弦天不亮就走了。

    花弄影只觉得脑袋一片混乱,呆呆地立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昨天慕王侯的事,赶紧往松风楼的方向而去,可是等他到了松风楼,楼上楼下的房间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他们的人。他不由气得咬牙切齿:慕妃弦,你竟然敢偷偷从我身边溜走,连最后的半个月时间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分享!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龙清宫。

    纳兰澈斜身躺在一张铺了绣金龙缛毯的床榻上,手里拿着一盏金龙杯,正在慢慢的饮酒。想起前几天自己大败那个被倾月王朝的百姓誉为战神的慕王侯的情景,深沉的俊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是谁说慕王侯战无不胜了?现在他这个战无不胜的战神不也大败在自己手下了吗?如今这个世上,只有他纳兰澈才是征服天下的强者!

    他匕斜着醉眼,想起那个自己认为是这世上唯一配得上自己却又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女人,心里有一丝怒火隐隐升起。这时一个宫女走了过来,将一盘新鲜的水果放在他的面前。醉眼朦胧中,他好像看到慕妃弦带着甜蜜的笑意来到了他的跟前。他心里不由一喜,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拉住了那一只柔软的小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对她笑道:“妃儿,你终于回来找朕了?你知不知道,朕真的好想你啊!”

    怀中玉人儿那张娇美的脸上却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赶紧离开他的怀抱给他跪下,胆怯地说道:“皇上恕罪!奴婢不叫妃儿,奴婢叫小荷。”

    纳兰澈这才清醒了一点,瞧见面前那个被自己吓得花容失色的宫女,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对她招了招手,柔声说道:“朕不怪你,你过来服侍朕吧。”

    那个叫小荷的宫女愣了一下神,纳兰澈见她跪地不动,脸色沉了沉,说道:“朕叫你过来服侍朕,你不愿意吗?”

    小荷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奴婢愿意,奴婢愿意!能服侍皇上是奴婢的福气,奴婢怎么会不愿意呢!”赶紧走到纳兰澈身边。纳兰澈长臂一伸,将她拉入自己怀中,霸道地向那张樱桃小嘴吻了下去。小荷的身子猛地一震,大着胆子抖抖索索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一股处子身上特有的芳香幽幽传了过来,纳兰澈只觉得自己的勃然而起,胡乱扯掉小荷的衣服,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正欲在这小荷的身上发泄自己的,一个冰冷冷的东西搁在了他的脖子上。他不由浑身一震,倏地停止了动作,缓缓扭过了头。

    慕妃弦眼里带着讽刺的笑意望着他,手中长剑正架在他的脖子之上。纳兰澈心里一紧,伸手轻轻推开了脖子上的长剑,干笑道:“原来是朕的皇后回来了。只是妃儿为何一回宫就用剑指着朕?你可知道朕可是想死你了。”

    慕妃弦又将剑搁在他的脖子上,冷笑道:“小澈澈可真是会说话,你说你想我,那我刚才看到的又是什么?”她冷眼瞟了一眼他身后床榻上的那个宫女小荷,此刻已经胡乱套起衣服,正惊慌失措地跪在纳兰澈的身后。

    纳兰澈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面前这把锋利的长剑,一边望着慕妃弦笑道:“妃儿是不是吃醋了?朕刚才是喝多了酒,一时把她当成了你才会做出这种事,希望妃儿能原谅朕这一次,朕以后再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了。”又对那小荷厉声喝道,“贱人,你还不赶紧滚出去!!”暗地里却给了她一个眼色。

    小荷赶紧一溜烟地逃出去了,纳兰澈负起手,看着面前这把长剑说道:”妃儿,你现在可以把剑拿开了吧?如果被别人看到还以为你要行刺朕呢!”

    慕妃弦笑道:“小澈澈说得不错,我这次回来就是专门行刺你的,谁叫你在封后典礼那天打了我一巴掌!我现在还觉得脸痛心也痛呢!”

    纳兰澈神色不变,依旧笑道:“朕那天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你当时对我母后出言不敬,我若不打你,母后她一定不会善罢干休,说不定会用更严厉的方法处罚你呢!再说你当时所说的话确实是有辱皇室颜面,她若是坚持要罚你,朕也救不了你,只好用这种方法让她消消气了。妃儿,朕对你确实是一片真心,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朕的用心良苦呢!”

    慕妃弦冷笑道:“多谢你的真心,我慕妃弦只是一个福薄的女子,实在承受不了皇上的厚爱。皇上还是将你的厚爱送给别的女人吧。”刚刚说完,外面突然冲进来一大堆大内侍卫,悄无声息地向慕妃弦背后攻去。慕妃弦耳目灵敏,已知情况有变,突然欺身上前出手如电去点纳兰澈的穴道。可是纳兰澈的身手也不错,快她一步闪了开去。慕妃弦心里一惊,飞身追了上去。可是那群大内高手死死将她缠住,根本就近不了纳兰澈身边。

    纳兰澈望着被缠住的慕妃弦,像看着逃不出自己掌心的猎物一样,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大声说道:“你们千万不要伤害皇后!朕要你们捉活的!”

    慕妃弦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剑诀一变,却听闻一阵惨呼声,立刻有几个大内侍卫中剑倒在地上。可是立刻又有人上前加入战斗,而且出现在这龙清宫的侍卫越来越多。慕妃弦心里着急起来,咬着牙飞身向纳兰澈冲了过去。纳兰澈没想到慕妃弦武功如此之高,不由吃了一惊,向后疾退而去。可是慕妃弦身形更快,还没等他退多远,她人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伸手向他抓去。纳兰澈咬着牙一掌向她胸口打去。慕妃弦正待闪避,却不然从哪里飞来一枝暗箭,重重地刺入她的脊背,她闷哼一声,身子一时刹不住直直向纳兰澈跌去,胸口上立时挨了纳兰澈重重一掌。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似乎要被震碎了,张口就吐出一大口鲜血,身子软软跌到地上。

    纳兰澈趁机点了她的穴道,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对她说道:“妃儿,你不要怪朕,朕也是迫不得已。若不是你要行刺朕,朕是永远也不会对你出手的。你放心,朕现在就去找宫里最好的太医来为你治伤。”

    慕妃弦只是冷笑着望着他,一句话都不说。

    纳兰澈正欲将她抱到床上,却见到她背后的暗箭,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对着面前那群大内侍卫厉声喝道,“朕不是跟你们说过,叫你们不要伤害皇后吗?这枝暗箭是谁射的?赶紧给朕站出来!”

    那些大内侍卫立刻吓全部都跪倒在地,可是谁也没有出声承认。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