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81章 :
    第81章:

    花弄影看着他强装镇定可身体却仍控制不住瑟瑟发抖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这位大哥,我也不是故意给你找事,只是在下现在实在是有急事要出城,麻烦你通融一下。你若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大可以把罗汉方叫过来与我对质,相信他不会不认我这个朋友的。”

    说话间数十个士兵已经过来将马车团团围了起来。络腮胡子见自己这边人多,胆儿马上又壮了进来,用大刀指着花弄影大喝道:“臭小子,你少在这里跟罗总领乱攀关系!老子看你就不像个好人,一定是慕王府的叛军,车里藏的说不定就是咱倾月王朝的皇后!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再不束手就擒就别怪老子叫兄弟们上前将你大卸八块!”

    车内众人闻言心里暗自紧张起来。却见花弄影的俊脸上浮现出一丝邪笑,冷眼瞟了他们一眼,笑道:“本公子向来不受人威胁,你们还是少废话了,一齐上吧,反正对于本公子来说捏死你们就如同捏死只蚂蚁一样。”

    这句话顿时激怒了那些士兵,一个个手握兵器向花弄影身上招呼过来。花弄影冷冷一笑,正待出手,却听人群外传来一声暴喝:“住手!你们是不是都想造反了?”

    众人闻声立刻停了手,循声望去,却见他们的首领罗汉方沉着脸大步走了过来。众士兵赶紧收了兵器恭身退到一边,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却见罗汉方走到花弄影面前拱手给他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罗某有事来迟,希望公子不要见怪。”

    花弄影笑道:“你来得正好,你若是再不来本公子可就要毙命在你这些手下的刀下了。”语里暗含责怪之意。

    罗汉方闻言立刻面现紧张之色,再次拱手带着歉意地说道:“罗某的这些手下都不认识公子,所以才对您有所冒犯,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责罚他们,还请公子不要生在下的气。”

    花弄影淡淡笑道:“你不用紧张,本公子又没有说你什么。好了,本公子现在要出城了,你让前面那些人让一让吧!”

    罗汉方闻言立刻过去跟那守在城门口的几个士兵说了句什么,然后回头对花弄影喊道:“公子赶紧出城吧,呆会儿城门关了你们就出不去了!”

    花弄影朝他点了点头,狠狠一鞭打在前面的两匹骏马身上,骏马负痛长叫一声,撒开蹄子一阵风似的向城外跑去,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跑了好一阵,花弄影见离京城很远了,这才放慢了速度,掀开背后车帘对慕妃弦笑道:“妃儿,外面的风景很不错,你要不要出来看看?”

    慕妃弦依言从车厢内走出来挨着他坐下,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笑道:“终于从那该死的京城逃出来了,自由的感觉真好!现在我娘也在我身边,以后我就可以带着她逍逍遥遥的闯荡江湖了。”

    花弄影笑道:“你还想闯荡江湖呢,也不瞧瞧你那低得吓人的智商,一不小心就被别人给下药了,幸好不是什么见血封喉的毒药,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了。”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递给她,说道,“这里面装的是散功丸的解药,你吃了之后功力就可以恢复了。”

    慕妃弦大喜,接过药瓶,顺便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下,笑道:“我就知道花妞儿最细心了,连我被人下了药都知道,还给我把解药也找回来了。我真是爱死你了!”

    花弄影听得心里乐滋滋的,却故意板着脸说道:“你是不是属狗的?看看你,口水都弄到我脸上了,真是恶心死了!还有,以后不要再叫我花妞,那个称呼难听死了。”

    慕妃弦服了解药,懒洋洋靠在他的肩上笑道:“没关系,你要是不喜欢花妞儿这个称呼我就给你换一个,叫你小影子怎么样?”

    花弄影皱眉,瞪着她说道:“这是个太监的名字!你觉得我长得像太监吗?”

    慕妃弦闻言搂住他的脖子哈哈大笑,笑了好半天才停下来,对他笑道:“那我再给你换个名字好了,不如叫你小花花吧,这个你觉得怎么样?你要是再觉得不好那我也没办法了,只好还是叫你花妞了。反正你无论如何都要从中选一个。”

    花弄影臭着一张俊脸吐出两个字:“勉强。”

    慕无双坐在车厢内听到慕妃弦的笑声从外面传了进来,想着她跟花弄影在外面亲亲我我,心里更加郁闷。龙绣依看见慕无双脸上的落寞,不由叹了口气,心里暗自责怪慕妃弦心太花,见一个爱一个,完全不顾那些世俗纲常。

    为防纳兰澈得知消息后追来,马车行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停下,把两匹拉车的骏马累得够呛,连走路都是有气无力的。慕妃弦几人也是又累又饿,特别是慕妃弦,一直捂着肚子叫饿,马车驶到附近的一条大街上,还未等车停下她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钻进街边一间客栈里拍着桌子叫小二上菜。龙绣依瞧见慕妃弦那副粗鲁样,摇着头直叹气,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生了这样一个行为粗鲁的女儿,更不明白这样一个粗鲁的小丫头到底用什么方法让两个绝世美男子为她动了心。

    吃过饭后,考虑到龙绣依身体太差不宜奔波劳累,几人决定就在这个客栈休息一晚再继续赶路。将龙绣依安顿好后,慕妃弦跟着花弄影上街去联络焚心教的人。绿冰因为要留在客栈里照顾龙绣依所以没跟来,慕无双吃过饭后便出去打探慕王侯的消息去了,正好给了花弄影和慕妃弦单独相处的机会。

    花弄影一边牵着慕妃弦的手慢慢朝前走一边问道:“妃儿,你准备带着你娘到哪里去?这江湖上人心险恶危险重重,你不如带着她们跟我回焚心教总坛去吧,在那里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你们,而且比哪里都要安全。”

    慕妃弦没有立刻答话,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笑道:“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可是我现在确实不能跟你回总坛去,因为楚君少现在还被平烟宫主楚灵月关在平烟宫里,我要想办法把他救出来。还有纳兰锐,他本来是跟我一起的,可是我半路上先他一步被纳兰澈骗进了宫,本想等见到他让他跟我一起走的,可是我回倾月这么久了他也没有回来,我猜他一定是出事了,说不定是被纳兰澈给抓住关起来了。花花,不如你先带我娘到你的总坛去,等我把他们救出来了再去找你,你说好不好?”

    花弄影想也不想就一口回绝:“不行,我要留在你身边保护你!你这么单纯,一不小心就会遭人暗算,我怎么放心丢下你一个人走呢!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平烟宫救楚君少吧!”

    慕妃弦望着花弄影那张俊脸上少有的认真和固执,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恻然。楚灵月曾跟她说过,三个月内,一定要拿花弄影的命去换楚君少的命,如果三个月内她还没有做到的话,楚君少就会死。算算日子,现在离三个月之期只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可是她这么爱花弄影,花弄影对她也是痴心一片,她又怎么舍得杀他呢!可是楚君少为她付出了那么多,一直默默地守着她地身边无怨无悔,她又怎么能让他死呢!她在平烟宫呆了三年,一有机会就在里面偷偷寻找楚君少的下落,可是她找遍了整个平烟宫都没有找到他的人,那个该死的楚灵月不知道把楚君少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她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来就觉得心烦得很,绝望得很,难道真的要她以花弄影一命换楚君少一命吗?

    花弄影见他说了那句话之后慕妃弦反而沉默下来,不由担心地问道:“妃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楚灵月跟你开了什么条件,要你拿一样东西去换楚君少?”

    慕妃弦有些讶异地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果真是聪明,一下子就猜中了。可是她又怎么能再伤害他呢!她摇了摇头,对他笑道:“我没什么事,只是在想用什么办法去救楚君少,你也帮我想想办法吧。”

    花弄影见她笑了,这才放下心来,说道:“你没事就好,办法就交给我来想吧。你夫君我这么聪明,一定会想个好办法救楚君少的。”

    慕妃弦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正欲取笑他,却听一个清冷冷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慕妃弦,没想到你一出平烟宫就跟别的男人勾在一起了,你可不要忘记了,楚君少那个痴心的傻小子可还在平烟宫等着你去救呢。”

    慕妃弦跟花弄影二人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不由吃了一惊,却见一个脸带铜面具一身白衣胜雪的女人翩然而来,在离他二人两丈远的地方停下,一双冷漠的眼睛在他们身上流转。

    花弄影的脸色沉了沉,对她笑道:“想来你就是那个平烟宫的宫主楚灵月了,本公子也曾听过你的大名,知道你也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只是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大人物为何非要为难像妃儿这样的弱女子呢?”

    楚灵月冷冷盯着他,眼里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道:“你与你爹爹长得真像,与你娘也长得像。”

    慕妃弦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愣了一下,看向花弄影,却见他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对楚灵月沉声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铜面女人没有答话,只是淡淡一笑,又对慕妃弦说道:“慕妃弦,你出宫之前曾答应过本宫,三个月之内拿花弄影的命来换楚君少的命,你不会这么快就把自己发过的誓忘记了吧?”

    花弄影听到这句话脸色不由变了变,看向慕妃弦。慕妃弦看到了花弄影脸上的惊诧,转过头望着楚灵月,咬着牙说道:“楚灵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为难我,要我用花弄影的命去换楚君少的命?”

    楚灵月冷漠地笑道:“没有为什么,本宫就是想看着他死在你的手下。你若是不杀他本宫就杀了楚君少,你要好好想清楚,楚君少一直以来都对你忠心耿耿痴心一片,你若是放弃了他那可就太没良心了。”

    花弄影看着她冷笑道:“楚灵月,本公子好像没有与你平烟宫结仇吧?如果你真的要杀我为何不亲自动手,却偏偏要逼妃儿来杀我?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楚灵月用赞赏的眼光看着他,笑道:“花弄影果然聪明,可是本宫现在还不想将这个秘密告诉你们,你想知道也行,等你快要毙命的那一刻再说吧。”她又转向慕妃弦,冷冷地说道,“慕妃弦,你现在就给本宫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救楚君少的命?你若是要救他就定下个时间跟花弄影一决胜负,无论是你死或是他死我都会放了楚君少。你若是不想杀花弄影,哼,那就别怪我现在就回去杀了楚君少,你以后可就再也见不到那个对你一心一意的傻小子了。”

    慕妃弦咬着牙不说话,只是恨恨地看着楚灵月,楚灵月也不逼她,依旧冷笑着看着她。花弄影的心里此刻竟然泛起一丝紧张,紧紧盯着慕妃弦,他也想知道,在她心里,到底是他重要,还是楚君少重要。过了好一会儿,慕妃弦才开了口,咬着牙一字字说道:“我答应你。”

    花弄影听到这句话,只觉得心像被什么猛地撞击了一下,痛得无以复加,牵着她的手也缓缓放了下来。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楚灵月,要用他的命去换楚君少的命!在她心里,那个男人,难道真的比他还要重要吗?昨天晚上她还跟他说爱他呢,为什么现在这样对他?

    慕妃弦知道她这个决定对花弄影的打击肯定很大,心里也是痛苦万分,可是她真的不能丢下楚君少不管啊!既然楚灵月说无论她死或是他死都会放了楚君少,那她就只好选择放弃自己的命了,因为在她的心里,他们的命比她都要重啊!她不敢看花弄影,对楚灵月冷冷说道:“我答应你杀花弄影,至于时间就由你决定吧。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我和花弄影决斗那天你要把楚君少带来让我们见上一面,不然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楚灵月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你放心,楚君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一根汗毛都没少。到那天我一定将他带出来让你们见面。至于决斗的时间,就定在下个月十五号,因为那天正好是武林中五年一度的比武大赛,到时一定会有很多武林人士来参加,你若是在那天当着众人的面杀了花弄影,不仅可以一战成名,而且武林盟主之位也是唾手可得,到时候名扬天下一呼百应,成为武林中唯一一位女性盟主,那样的风光可是谁都想不来的啊!本宫主给了你这样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好机会,你可千万不要错过了。”

    慕妃弦静静听她说完,这才说道:“多谢宫主的美意,只可惜本小姐并不想扬名立万,杀花弄影也只是想救出楚君少而已。你的话若是说完了就赶紧走吧,本小姐一点都不想再见到你。”

    楚灵月冷冷一笑,转身飘然离去,很快便失了踪影。

    花弄影这才闷声说道:“妃儿,你真的要为了那个楚君少杀我?难道你昨晚对我说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慕妃弦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转过身紧紧抱住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柔声说道:“我昨晚对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个字是骗你的,你要相信我。你应该知道我根本就不想杀你,答应那个可恶的女人也是迫不得已。你放心,如果你死了我就跟着你一起死,决不独活在这世上。”

    花弄影伸手将她紧紧搂住,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为了别的男人来对付我。离下个月十五号还有些时日,在这段时间里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希望到时候我们都能活下来。”

    慕妃弦没有说话,只是将他拥得更紧。

    两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慕妃弦走去龙绣依的房间敲门,可是敲了好一会儿却没有人应声。她觉得不妙,一脚将门踹开闯了进去,房内点着一盏灯,床上的被子却凌乱得很。显然她娘跟绿冰走得很急。她的心猛地往下一沉,瞧见桌子上有一副锦帕,赶紧走了过去,只见那方锦帕上写着八个字:要救你娘,来松风楼。看到这个熟悉的笔迹,她的心不由一颤,暗暗咬紧了牙。这个将她娘掳走留书的人,竟然是慕王侯!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