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80章 :
    第80章:

    慕无双闻言,脸色顿时黯然下来,说道:“爹爹为人高傲自负,又大意轻敌,以为自己做好了一切部署就万无一失了。可是没想到纳兰澈对他早就有所防备,将精兵良将全都调了回来埋伏在京城内外,里外夹击,打了个爹爹措手不及,带来的二十万士兵几乎全军覆没,在几个死卫的拼死保护下逃了出去,现在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我因为担心妃儿安危,所以没有跟上去,特意过来看看花兄有没有将六娘和妃儿救出来。现在看到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

    龙绣依听他说慕王侯全军覆没,不由着急地问道:“侯爷没事吧?他受伤没有?”虽然她不爱慕王侯,但是这个男人却在她被人侮辱之后还肯将她留在身边,并让她和慕妃弦在慕王府过了十几年的平静生活,光是这份恩情也足以让她对他感,是以一听说慕王侯大败而逃便紧张起来。

    慕无双对她微微笑道:“请六娘放心,爹爹身边有好些慕王府的死卫相护,现在已经出了京城,外面还有人接应,应该不会有事的。我担心的反而是你们,我刚才到城门口打探消息的时候听说纳兰澈已经下令关闭城门挨家挨户搜查皇后和叛军的下落,任何人等不得出入,违者斩首示众。所以你们现在根本就出不去,可是不出去的话,妃儿若是被他们查到了又会被抓进宫里去,唉,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危险。本来司空兄说过今天会带领藏龙帮的人来救妃儿的,可是现在还没见到他的影子,不知道他是不是被什么事给缠住了。”

    花弄影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无双兄真是多虑了,只是出个城而已,区区小事又怎能难倒我这个天下第一聪明人?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们大摇大摆的出城去。”

    几个人都忍不住被花弄影的话逗笑了,只是心里的紧张却因这句话而放松下来。慕妃弦伸手在他脸上狠狠捏了一把,笑道:“大,我以为这天底下没有人比得上我慕妃弦的脸皮厚了,没想到你的脸皮比我的更厚!自己夸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你不会觉得脸红吗?”

    花弄影疼得龇牙咧嘴,仍然笑道:“原来夫人你的脸皮也厚啊,看来咱俩直是天生绝配了。只是夫人你下手也太重了,差点把我脸上的肉都给捏下来了,嘿嘿,呆会儿睡觉的时候夫君我一定要好好惩罚你,看你以后还敢对夫君我这么放肆不!”

    绿冰听到这句话在一旁掩嘴偷笑,龙绣依看了看花弄影,又看了看慕无双,脸不由沉了下来。慕无双看到慕妃弦跟花弄影打情骂俏,对自己也没有以前那样亲密了,心下不由一阵黯然,懊悔自己以前没有把握好机会,让别的男人钻了空子。那次在慕王府慕妃弦向他告白的时候他若在当时答应带她一起走,现在他跟她肯定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很逍遥,又何至于弄到像今天这种地步!以前慕妃弦是他一个人的,以后他却要与其他男人一起分享她的爱了。他心里虽然很不愿意,但是却没有办法,他已经感觉到,她的心现在已经不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慕妃弦见屋里人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脸不由羞红了,对花弄影笑骂道“:“大,本小姐以后跟我娘一起睡,你要是再敢在他们面前胡言乱语,别怪我拿刀割了你的舌头!好了好了,天色已晚,你跟臭小子出去吧,我们要睡觉了。”说完不由分说将两个男人推了出去。花弄影临出门的时候还偷偷在她耳边说道:“夫人,呆会儿你一定要到我的房间来,不然别怪我半夜来把你偷出去。”

    慕妃弦红了脸,可是心里却是满心欢喜,故意白了他一眼,说道:“知道了,你赶紧出去,我跟我娘说会子话再去找你。”

    见慕无双跟花弄影都走了,她这才关上门,走到龙绣依身边坐下。龙绣依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微笑着说道:“妃儿,娘看得出来花公子和无双都喜欢你,你是不是也很喜欢他们两个”

    慕妃弦眨了眨眼睛望着她笑道:“娘,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龙绣依叹了一口气,说道:“妃儿,娘这三年来一直心怀内疚,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你,害你在外面吃了这么多的苦。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娘希望你能找个真心对你的男人好好在你身边保护你。我看那位花公子对你情深一片,武功又高,你若是跟了他以后一定会幸福的。至于慕无双,你跟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娘知道你们也是相互喜欢,而且他为人也很不错。只是妃儿你要知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你若是想跟那位花公子在一起就要与慕无双保持距离;你若是想跟慕无双在一起就不能再与花公子来往。我们女人最重要的是名节和名声,自古以来都没有一女配二夫的道理,外人要是知道你跟两个男人纠缠不清,指不定会用什么眼光看你呢。娘劝你好好想一下,不要再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在他们中间挑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吧。”

    慕妃弦心里暗暗发笑,想她身边的男人除了刚才那两位之外,还有楚君少,纳兰锐跟司空幻呢,她若是告诉她娘自己身边现在有五个男人,她娘还不吓死了。说实话,这五个男人各有各的特点,她每一个都喜欢,每一个都舍不得,若真叫她在他们中间选一个她还苦恼得很呢。只是这些话她不敢跟龙绣依说,这个时代的女人都传统得很,她娘若是知道她有这个思想还不气死了。只见她笑嘻嘻对龙绣依说道:“娘,你就别操心了,我知道他们两个人都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两个,现在要我挑的话真的是太难选择了,还是等我们脱险后再说吧。到时候我让他们两个人来猜拳,三局定胜负,谁要是猜嬴了就跟我,谁要是猜输了就走人,这样总可以吧?”

    绿冰听得睁大眼睛望着她,不可思议地说道:“猜拳?小姐,你这个办法是不是太儿戏了?”

    龙绣依闻言,脸马上沉了下来,不悦地说道:“妃儿,终身大事不是儿戏,你怎么能用这种方法决定?娘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真心喜欢你的,用这种开玩笑的方法来对待他们的真心,你觉得对他们公平吗?娘不同意你这样对他们,你再想个别的办法吧。”

    慕妃弦故意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娘不同意这个方法,那就干脆让他们来一场生死决斗吧,决斗之后活着的人留在我身边,被杀死的那个自然就是想跟也跟不了了,到时候我给他立个碑挂个名,上书慕妃弦夫君某某之墓,这样虽然他活着的时候没有跟我在一起,死后总算还是成了我的挂名夫君,想来他在地下也能瞑目了。娘你说这个办法还行吧?既让他们都如了愿成了我的夫君,又堵住了外面悠悠之口,真的是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啊!哈哈哈,没想到我慕妃弦这么聪明,连这么好的办法也想得出来,我真是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哈哈哈!”

    龙绣依越听越生气,伸手在她头上拍了一下,说道:“妃儿,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这两个男人都对你情深意重,你就忍心让他们其中一个死掉吗?”

    慕妃弦笑嘻嘻说道:“我当然不忍心了,他们两个我可是都喜欢得紧,一个都舍不得呢!所以我只好将他们两个都留在身边当老公了嘿嘿!自古以来都是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女子却要任劳任怨死守着一个男人,这样太不公平,现在我慕妃弦要扭转这种现象,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女人也可以三夫四君的。娘,你就别操这份心了,你要是看不惯女儿我多几个老公就假装没看到不就行了,免得你气坏了身子划不来。好了,绿冰你服侍我娘休息吧,我出去睡觉去了。”

    瞧见龙绣依的脸色越来越沉,慕妃弦一说完就赶紧溜了出去,龙绣依的声音还在身后传来:“妃儿!你这个不听话的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慕妃弦得意洋洋地正想向花弄影的房间走去,却瞧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背对着她坐在月光之中,宛如出尘的仙子一般。她蹑手蹑脚走了过去,从背后悄悄蒙上了他的眼睛,小声笑道:“帅哥,猜一猜我是谁?”

    慕无双拉开她的双手,将她拉入怀中,温柔地笑道:“妃儿,你还是跟以前那样调皮,就知道捉弄我。”

    慕妃弦伸手环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之上,轻轻笑道:“臭小子,我们很久都没有像这样在一起了。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开心啊!”

    慕无双没有答话,只是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若是时光能倒流就好了。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像以前那般犹豫不决伤你的心,而是毫不犹豫地带你一起远走高飞,做你想做的事,过你想过的生活。有我在身边保护你,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了。”

    慕妃弦只觉得此刻心里暖烘烘的,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充满全身。她仰起头望着慕无双那张温柔俊逸的脸,柔声笑道:“我们现在不是又在一起了吗?你还担心什么?我发誓,只要你不离开我,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慕无双深情地望着她,说道:“妃儿,你也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做出让你伤心的事了。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就是永远跟你在一起,白头到老,生死不离,无论你身边有多少男人,我都会留在你的身边永远保护你,疼惜你,只因为你是我从小到大最爱的唯一的女人。”

    慕妃弦没这句话深深打动,情不自禁勾住他的脖子要吻他。可是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咳,花弄影的声音传了过来:“妃儿,我等得花儿都要谢了,你怎么还不到我房里来?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出去把你拖进来了。”

    慕妃弦只好停了下来,没好气地小声嘟嚷道:“这是什么人嘛!偏偏在这个时候打扰人家,害得人家的兴致一下就没了。”

    慕无双心里一阵失望,起身将慕妃弦拉了起来,强笑道:“妃儿,我也要去睡了,你快去花兄那里吧,别让他等急了。”

    望着慕妃弦走进花弄影的房间,想着自己心爱的人儿晚上要躺在别的男人怀抱里,慕无双只觉得心里一片苦涩,慢慢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慕妃弦刚刚推开门,身子就被一个人紧紧抱住,花弄影恶狠狠在她耳边说道:“小野猫,你的胆子可真是不小,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跟慕无双那臭小子亲热!哼哼,看我现在怎么惩罚你!”

    慕妃弦刚要开口解释,花弄影已经将她放到床上翻身压了下来,狠狠吻上了她的唇,吻得她几乎要窒息了,可是心里却有一股甜蜜不可抑制地在心里泛滥开来。她伸手紧紧搂住了花弄影的脖子深情回应着花弄影。等这个长长的狂吻终于结束之后,慕妃弦在花弄影的耳边轻轻说道:“花弄影,我爱你!”

    花弄影闻言愣了一下,复又一阵狂喜,激动地问道:“妃儿,你刚刚说什么?”

    慕妃弦看着黑夜中那双闪闪发亮的眸子,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我爱你,花弄影!”

    花弄影只觉得心里像有一股庞大的喜悦在心里爆炸开来,让他欣喜若狂不可抑制。他紧紧将慕妃弦搂在怀里,柔声说道:“妃儿,我以为你心里最爱的人是慕无双,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会跟我说这句话,我真的好高兴。”可是他复又沉下脸问道,“妃儿,这句话你有没有跟慕无双说过?还有楚君少司空幻那些男人,你有没有跟他们说过我爱你这句话?”

    慕妃弦见他醋意又起,不由嗤笑道:“花妞儿,你真是一个特大号的醋坛子,里面装的醋可以将所有人都酸死了。”

    花弄影却不理会她这些话,固执地问道:“小野猫,你别想岔开话题!你说,你到底有没有对他们说那句话?”

    慕妃弦见他急了,这才收起玩笑之心,柔声笑道:“没有,我以我的人格发誓,这句话我只对你花弄影一个人说过,而且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说,你现在可满意了?”

    花弄影这才满意地放下心来,俊脸上浮起一丝坏笑,在她耳边暧昧地说道:“这还差不多,不过你要是给我生个小宝宝我就更满意了。嘿嘿,夫人我们还是赶紧造小人吧,你这头一个孩子一定要是我的,不然的话我会每天晚上都缠着你,让你给我生十个小宝宝,记住了么?”

    生十个小宝宝?我晕哦!竟然把我当母猪了!慕妃弦心里立刻冒火,正待出声抗议,花弄影又用吻堵住了她的嘴,并扯下了她的衣衫上下其手。她不由在心里哀嚎: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鸣鸣,我不是母猪,我不要生小孩!鸣鸣,谁来救救我啊!

    第二天一早,花弄影不知从哪里弄了辆华丽的马车来让慕妃弦等人坐在车内,自己坐在外面驾车。慕妃弦有些担心地说道:“花妞儿,这辆马车是不是太招摇了?你怎么不弄辆普通的车啊?如果我们在城门口被挡住就惨了。”

    花弄影回头对她一笑,说道:“妃儿,你放心,有我花弄影在,你们一定会安全出城的。”说完一鞭甩在拉车的两匹骏马屁股上,骏马嘶叫一声,拉着马车如一阵风一般向前跑去。很快城门便在眼前。慕妃弦偷偷揭开车窗窗帘一角向外看,见好多士兵手拿武器在城门口整齐地排成两列,个个都沉着脸紧盯着正排成长队在城门口接受检查的人们,城墙之上到处都贴着她蒙着轻纱的画像,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花弄影此时已经放慢了速度,让骏马拉着他们慢慢向城门驶去。这时有四个士兵走出来边朝他们招手边凶巴巴喊道:“驾车的,赶紧停下到一边排队检查!”

    花弄影停下马车,对那几个士兵笑道:“在下是罗汉方的朋友,各位就行个方便,让在下过去吧。”

    其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士兵像是他们的头头,闻言板着脸对他吼道:“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不但直呼我们罗总领的名字,还敢假冒他的朋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来人,给我把这个白脸小子押下去打个二十大板,看他还敢不敢说是我们罗总领的朋友!”

    另外三个士兵立刻围了过来要将花弄影拉下车去。花弄影轻轻一挥手,那三个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身子就像外飞去,重重跌在地上,个个躺在地上哀号。

    络腮胡子大吃了一惊,没想到遇到了一个高手,吓得赶紧后退了几步,抽出腰间大刀指头花弄影厉声喝道:“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皇上亲点的禁卫军动手!你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老子警告你,识相的话速速缚手就擒,不然老子就要叫人来抓你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