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79章 :
    第79章:

    这场封后典礼果真是说不尽的庄严和奢华,礼仪程序繁琐复杂,慕妃弦接过皇后的凤玺之后,和纳兰澈端坐在朝堂之上接受文武百官的恭拜。她偷眼向那些如两条长蛇般直排到外面台阶下的大臣们望去,却并没有瞧见慕王侯的身影,想是慕王侯已经正式与朝廷决裂了。她正在东张西望,忽然感觉到左边有一道严厉的目光射在她的身上。她侧头看去,原来是纳兰澈的亲生母亲忽尔兰如今沾儿子的光晋升为西宫皇太后的前任兰贵妃。只见她阴沉着秀脸紧紧盯着慕妃弦,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而坐在她身边的东宫皇太后即纳兰锐的母后看着慕妃弦的眼里却流露出憎恨的目光,想来她一定是在恨慕妃弦勾走了她的儿子并害他丢了皇位吧。

    慕妃弦却没有理会她们,故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座位上扭来扭去,还用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两个皇太后听到的声音抱怨道:“小澈澈,这个什么封后仪式还有多久才结束?我的屁股都坐麻了,再坐下去我的屁股都要变成石头了。”

    纳兰澈皱了皱眉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低声说道:“你再忍耐一会儿,宫里的仪式很快就结束了,一会儿我们还要在京城转一圈,接受京城百姓的朝拜。封后大典是件神圣庄严的大事,你可不能故意让朕难堪。”

    慕妃弦眨了眨眼睛,对他笑道:“我哪里是故意让你难堪,从着衣到现在我已经坐了两个多时辰了,屁股简直难受得要命,而且腰酸背痛腿抽筋,这个仪式要是再这样没完没了进行下去,我可就不管这什么封后典礼,直接回宫休息去了。”

    纳兰澈看着她的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如果你能安安静静的把仪式坚持到结束,呆会儿我就让你跟你娘见面。如果你想故意破坏这封后典礼的话那就别怪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慕妃弦却没有如他想象中受威胁,眼里含着笑意望着他,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身子就势靠在他的身上,用娇媚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笑道:“小澈澈,你多心了,皇后我现在一直处在受宠若惊当中,又怎么会故意破坏这件让我麻雀变凤凰的喜事呢!只要你现在答应我一件小事,我一定不让你难堪。”

    纳兰澈轻轻推开她,不悦地说道:“妃儿,你乖乖坐好,这里可是朝堂,下面的文武百官全都盯着我们,你这副样子实在是有失体统,他们看了一定都会在心里笑话朕,所以你还是再忍耐忍耐吧,等过了今天你提什么条件朕都答应你。”

    忽尔兰瞧见纳兰澈跟慕妃弦两人公然在朝堂上亲密地交头接耳,心里愈来愈不满,轻咳了一声,提醒他们这是朝堂,要注意自己的仪态。说老实话,她根本就看不上慕妃弦,虽然这个慕王府的六小姐曾因才华横溢而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可是她私下里却听说慕妃弦曾跟废太子纳兰锐有过一腿,一个行为如此不检点的女子根本就配不上她优秀的澈儿,根本就不配坐上皇后之位母仪天下。可是她的澈儿却将这个不检点的女人视作珍宝,而且不顾她的反对和劝阻硬要封她为后,她虽然愤怒之极却也无可奈何,因为纳兰澈从小就高傲自负,他想做的事没有谁能够阻止。就像三年前,他与纳兰锐同时向皇上请示要娶慕妃弦,两人在皇上面前争执不下,最后还是他如了愿。如今他坐上了皇位,做起事情来就更是随心所欲,连他父皇现在也管不了他了。

    慕妃弦却只是瞟了她一眼,心里暗自偷笑,手臂又不依不饶地缠上了纳兰澈的脖子,轻声笑道:“你现在是他们的皇上,还怕什么?他们谁要是敢笑话你,你就把他们拉出去砍了,让他们知道笑话皇上和皇后亲热的下场。”

    纳兰澈拨开她的手臂,沉声说道:“妃儿,你要是再胡闹,别怪朕”话未说完,慕妃弦突然起身坐到他的怀里,一手揭开脸上轻纱一手勾住他的脖子,抱住他霸道地吻了下去。纳兰澈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不由吃了一惊,欲伸手推开她,可脖子却被她抱得紧紧的,根本就推不开,而且趁他吃惊的一刹那,她的舌已滑入他的口内与他的舌纠缠起来。纳兰澈不由浑身一震,身体立刻起了反应,理智也在这个吻中动摇起来,不由伸手揽住她的腰。

    朝堂之上顿时一片哗然,人们谁也没有料到在这庄严的封后典礼上竟然会出现这样暧昧的一幕,大家全都用震惊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正在大堂之上景立刻气得昏死过去,由几个太监抬下去了。纳兰锐的母后东宫皇太后先是惊讶,然后则是一脸幸灾乐祸地瞅着纳兰澈的母后忽尔兰,见她满面怒容,心里不由更加开心了。暗自得意地想道:你不是经常背地里说本宫的儿子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寻花问柳做些有辱皇室颜面的事吗?如今看看你那聪明能干的澈儿,竟然公然在神圣的朝堂之上,公然在倾月王朝的文武百官面前跟女人接吻,把老皇上都气得昏死过去了,这脸岂不是丢到全天下人的面前了?哼,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本宫面前炫耀你的好儿子!

    只见忽尔兰气得脸色发青,腾地站了起来,冲着况不由脸色大变,冲着车辇旁的大内侍卫首领罗汉方厉声喝问道:“罗汉方,前面出了什么事?”

    罗汉方一脸的紧张之色,还未答话,一个骑马的士兵打马狂奔而来,边跑边大声叫道:“皇上,不好了!慕王侯带兵打进来了!”

    罗汉方见那一人一马朝着纳兰澈的龙辇直冲过来,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由心里一沉,疾步上前奋力击毙那匹狂奔的骏马,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冲撞圣驾是犯了死罪!”

    马上那人却没有答话,瞪大眼睛从马上摔了下来,倒在地上便不动了。罗汉方不由又吃了一惊,却见那个士兵背上已经插了上十枝利箭,这才知道这人是拼着最后一口气回来报信,不由心下一阵恻然。

    纳兰澈从车辇上走了下来,望着乱哄哄的人群,那张已恢复镇定的俊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慕王侯终于沉不住气了。朕早就料到慕王侯会利用今天这个好机会起兵造反,朕倒要看看,他是否真如外界传言那样战无不胜!罗汉方,朕叫你安排的伏兵都准备好没有?”

    罗汉方恭声答道:“禀告皇上,属下已将京城里的精兵良将全部调动起来埋伏在四周,只等皇上下令了。”

    纳兰澈的眼里露出精光,脸上浮现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喃喃自语道:“慕王侯,朕本想与你联手打天下,没想到你如此沉不住气,那就别怪朕对你手下不留情了!”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惊呼,他吃了一惊,转身看去,只见一个黄衣男子从空中翩然而下,一把将车辇内的慕妃弦拦腰抱起向屋顶上飞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众人眼中,其轻功之高速度之快简直是闻所未闻。

    纳兰又急又怒,厉声喝道:“你们这些饭桶杵在这里干嘛?还不赶紧去把皇后救回来!”

    罗汉方在一旁没有动,对他说道:““皇上,那个人武功太高,我们就算去追也追不上。如今慕王侯的精兵很快就要攻过来了,皇上的安全现在是最重要的,我们还是留在这里保护皇上吧!”

    纳兰澈恶狠狠地盯着他,怒声说道:“皇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朕一定摘了你项上人头!”

    再说慕妃弦坐在车辇内正四处瞅着看从哪个空隙趁乱逃跑,就在这时,忽觉身子被人拦腰抱住腾空而起,不由吓了一大跳,赶紧抱住那人的上身,生怕摔下去变成肉饼。抬眼朝那人脸上望去,全身忽然一颤,血液都似乎要停止流动了。这个抱住她的人,竟然是花弄影!

    花弄影也没有看她,只是抱着她在城里转来窜去,到了一间普通的小屋前才停了下来,用脚轻轻踢了踢门。屋内马上有一个人将门打开,急切地问道:“花公子,你将我们妃儿小姐救回来没有?”

    花弄影闪身走进门去,将慕妃弦放在地上,望着慕妃弦笑道:“只要本公子出马,没有搞不定的事。”

    慕妃弦只觉得花弄影那带着无限深情和思念的目光灼热得几乎要将她全身熔化,心里不由一颤,别过了头去。绿冰一见慕妃弦,扑上来就将她抱住,欣喜地说道:“小姐,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自你那天接到圣旨去找皇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夫人和奴婢以为皇上生气把你关起来了,都快急死了。现在好了,有花公子这样的武功高手保护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被人分开了。”

    慕妃弦也是一脸惊喜地抱着她急切地问道:“绿冰,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娘呢?她是不是也跟你一起出宫了?她现在人呢?”

    绿冰看了花弄影一眼,含笑说道:“多亏这位花公子救了我们,不然我们说不定会被皇上永远软禁在宫里。夫人出来的时候受了点惊吓,现在正在里屋休息,小姐现在要不要进门去看她?”

    慕妃弦不知为什么,心里现在很怕见到花弄影,接口说道:“我现在很想见到我娘,你带我进去吧。”说完拉着绿冰的手就往屋里走。才走出两步,手臂倏地被一只大手拉住。花弄影柔声对她说道:“妃儿,这三年来我一直很想你,好不容易见面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慕妃弦听到这句话鼻子不由一酸,眼泪几乎要掉了下来,脚步也顿住了。绿冰极懂察言观色,见状放开了慕妃弦的手,对她笑道:“妃儿小姐,奴婢进去看看夫人醒了没有,要是她醒了我就来喊你。”

    看着绿冰进了屋,花弄影用力将慕妃弦拉回怀里紧紧搂住,将脸埋在她的发间,贪婪地嗅着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发丝的幽香,柔声说道:“妃儿,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发誓我没有杀楚君少,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让你伤心的事,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慕妃弦再也忍不住,深埋心底的感情因他这几句充满柔情的话全部爆发出来,紧紧回抱住他失声痛哭起来:“花弄影,我也很想你,真的很想很想!都是我不好,一直说些让你伤心的话,一直做些让你伤心的事,我现在都后悔死了,伤心死了!”

    花弄影听到这番话心里不由一阵狂喜,拉开一点距离,看着她的眼睛欣喜地问道:“妃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不再生我的气,愿意原谅我了?”

    慕妃弦看着他高兴得如同一个要到糖的小孩子,心里也是一阵欢喜,含泪点了点头。花弄影只觉得心里的郁闷愧疚和伤心此刻全都烟消云散了,复又将慕妃弦紧紧搂回怀里,兴高采烈地说道:“妃儿,你能原谅我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一想到以后永远都不能跟你在一起我的心就痛得要命,现在终于可以不再心痛了。”

    慕妃弦只觉得心里感动莫名,靠在他怀里柔声说道:“你真是个傻瓜,为我这个花心的女人心痛实在不值得。再说我现在的容貌又是这样难看,哪里配得上像你这么帅的男人。”

    花弄影轻轻拉开了她,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皱起眉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你的脸现在确实很恐怖,如果我晚上不小心看到你的脸说不定会被吓得半死。唉,真是郁闷,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个难看的女人呢!”

    慕妃弦闻言,脸上的笑容立刻全没了,恶狠狠瞪着他,咬着牙说道:“你这个可恶的大!你刚刚说什么?有种再在本小姐面前说一遍!”

    花弄影哈哈大笑着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说道:“小野猫,我刚才是逗你玩的,你还真生气了。真是个小气鬼!你总是叫我太我都没生过气呢!你放心,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在我的眼里你永远像天上的仙女一样漂亮,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得上你!”

    慕妃弦噘起嘴说道:“我可以说自己难看,你就不能这样说我,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行!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说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让你心痛死!等一等,你干嘛又抱我?你想抱我到哪去?”

    花弄影俯在她耳边悄声说道:“为夫已经有三年没有和夫人你亲热了,实在是想得很,自然是想找个地方跟夫人你亲热亲热,顺便再造个小出来为非作歹,夫人你不会连夫君我这点小小的要求也拒绝吧!”

    慕妃弦横了他一眼,赶紧挣扎着要跳下来,说道:“你这个大可真是名副其实,我娘和绿冰可是都在这里呢!她们要是知道了我还不要羞死了!不行,你赶紧放我下来!”

    花弄影却不容她挣扎,一边将她抱进一间小偏房里一边说道:“你怕什么!我现在可是你的夫君,夫君跟自家夫人亲热有什么好羞人的!呆会儿我就去跟你娘说,让她把你嫁给我,到时候我一定举办个盛大的婚礼,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慕妃弦是焚心教大恶魔花弄影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勾引你了。”

    慕妃弦还待抗议,花弄影已将她放在床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用热烈的狂吻堵住了她的嘴。

    龙绣依醒来后,发现慕妃弦正守在她的旁边,不由。这个浑身是血的白衣男子,原来是慕无双。

    慕妃弦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从小就眷恋的人,这个在失忆之后让自己伤过心的人,眼睛不由模糊了。她缓缓走到他面前,伸手抚摸着他的脸,柔声说道:“臭小子,你怎么回到京城来了?你是不是已经跟洛星辰的妹妹成亲了?你身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

    慕无双轻轻揽着她的腰,看着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儿,柔声说道:“没有,妃儿,我没有跟别的女人成亲,我慕无双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除了你,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龙绣依和绿冰看到慕妃弦跟慕无双深情相视,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她们以为花弄影是慕妃弦喜欢的人,可是她现在怎么又当着花弄影的面跟慕无双眉目传情呢?她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花弄影虽然说过愿意让慕无双等人跟慕妃弦在一起,可真看到他两人眉目传情了,心里又吃味得很,不着痕迹地将慕妃弦拉开,挡在两人中间,对慕无双笑道:“无双兄不是正帮着慕王侯偷袭当今皇上吗?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