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78章 :
    第78章:

    主意打定,慕妃弦便吩咐绿冰将纳兰澈昨天才赏给她的一大堆珠宝玉器挑些值钱的打包装起来,准备明天带出去。绿冰一听她说明天去求皇上让她们出宫,心里顿时高兴起来,赶紧去准备要带走的东西。

    龙绣依拉着慕妃弦的手,有些担心地问道:“妃儿,你说皇上会不会答应你的请求让我们出宫?他这几天天天都来这玉凤宫看你,而且看你的眼神都是那样情意绵绵,就像看自己心爱的人一样,你说他会不会强行将你留下,要你做他的妃子?”

    想起纳兰澈看她时那热烈的眼神慕妃弦心里也是惴惴不安。她强压下心里的不安,对龙绣依安慰道:“娘,你不用担心,只要我告诉他我跟纳兰锐的事,他应该就会放弃我了。再说他现在贵为一国之君,是断然不会做出强娶皇嫂这种有损皇室颜面的丑事的。”

    龙绣依叹了口气,说道:“希望如此吧。妃儿,等我们出去之后就找个有名的大夫把你脸上的疤痕治好,容貌对于女人来说是很重要的,纳兰锐现在虽然喜欢你,但以后若是遇到个聪明漂亮的女人说不定就会被她给勾走的。”

    慕妃弦撇了撇嘴,说道:“他被别人勾走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要他来养活我。你女儿我现在的武功可是厉害得很,等以后没钱用了我就去当小偷做强盗,一样可以弄到银子来养活你们。不过如果他真的敢背叛我的话,嘿嘿,我会一刀将他给阉了,看他还怎么去玩女人!”

    龙绣依闻言正欲责怪她说话粗俗,一点女孩子的温柔娴淑都没有,门外忽有太监高声叫道:“圣旨到!慕妃弦接旨!”

    圣旨?纳兰澈给她下圣旨做什么?

    慕妃弦心里疑惑不解,龙绣依的脸色却立刻变了,说道:“妃儿,皇上他不会真的下旨封你为后吧?”

    慕妃弦摇了摇头,看见伺候皇上的公公小德子手握圣旨满面喜色走了进来,一见慕妃弦,急忙过来给她行了个大礼,喜气洋洋说道:“恭喜慕小姐和六夫人,皇上刚刚下旨封慕小姐为当今皇后,封六夫人为一品诏命夫人,特命奴才前来玉凤宫宣旨。皇上说了,既然慕姑娘已经是他的皇后,就不必再跪地接旨了,让奴才直接将圣旨奉给皇后娘娘。皇上还说了,封后典礼在三日后举行,所有事仪均由奴才们打理,皇后娘娘只需在这玉凤宫里为封后典礼养精蓄锐就行了。这是皇上的圣旨,皇后娘娘请接好喽。”

    封后典礼?三日之后?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慕妃弦接过圣旨之后还无法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可置信地向小德子问道:“你刚刚说什么?皇上下旨封我为后?小德子公公,你是不是弄错了?皇上这几天天天来这里怎么一个字都没有跟我提起?”

    小德子看着她惊诧的样子,心里暗自觉得好笑,笑眯眯说道:“可能是我们皇上害羞,不好意思亲口跟娘娘您提起吧!奴才还要去为皇上跟娘娘您的大婚做准备,就先告辞了。封后典礼那天会很累的,所以皇上让奴才跟娘娘说一声,叫娘娘这三天哪也不用去,就呆在玉凤宫里好好休息。皇上这两天事特别多,所以可能不会过来看望娘娘了。奴才话已传完,就不打扰娘娘跟夫人休息了。”

    龙绣依赶紧叫绿冰拿了件珍贵的珠玉赏给小德子,将他送了出去。

    一个已经有了孩子的皇帝会因成亲这件事害羞?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我看他这两天不是政务忙,而是因为瞒着她封她为后这件事显得心虚而不敢见她吧。慕妃弦忿忿地想。看着手中的圣旨,她的头立刻疼了起来,想到以后一辈子都要被关在这个巨大的金丝笼里面对他一个男人和一群不男不女的大监,而且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以前喜欢的那些个美男,她的头简直疼得要命,一把将手中圣旨扔到地上,恨恨地说道:“什么狗屁圣旨!我才不稀罕当什么皇后娘娘呢!不行,我得马上去找纳兰澈要他收回旨意,不然我这一辈子的幸福都完了。”

    恭身立在一旁的几个宫女见状个个都吓得花容失色,心里都在暗自嘀咕,这慕小姐怎么这么狂妄大胆,连皇上的圣旨也敢随便往地上扔,这可是杀头之罪啊。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去了一定会龙颜大怒,指不定马上治她个辱君之罪打入天牢,皇后之位还没坐就给撤了。

    绿冰赶紧将圣旨捡了起来,埋怨道:“小姐,这可是皇上的圣旨啊,你怎么随便往地上扔?这要是叫皇上知道了一定会处罚你的。”

    慕妃弦撇撇嘴说道:“谁叫他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乱下旨的?他稀罕我我还不希罕他呢!本小姐最爱的还是自由自在,哪有时间做他深宫里的皇后娘娘!不行,我一定要让他收回旨意,不然等我做了皇后以后就再也没有自由可言了。”说完也不顾龙绣依和绿冰的劝阻,叫过门口的一个侍卫给她带路去找纳兰澈。

    再说小德子一回到御书房,正在批阅奏章的纳兰澈马上就抬起头向他问道:“小德子,圣旨传了没有?”

    小德子给他行了一礼,恭身笑道:“禀告皇上,奴才已经向慕姑娘宣过圣旨了。”

    纳兰澈急忙问道:“她听了之后有什么反应?”

    小德子瞧见他略显紧张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真的想知道慕小姐有什么反应吗?奴才觉得皇上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然皇上一定会生气的。”

    纳兰澈俊脸一沉,说道:“小德子,你的废话是不是太多了?”

    小德子见纳兰澈面现怒容,赶紧跪下来说道:“请皇上恕罪,刚才是奴才废话了。慕小姐听到圣旨之后显得非常生气,听说待奴才走后慕小姐就将圣旨扔到了地上,还说什么狗屁圣旨,不稀罕当皇后什么的。”

    他边说边偷觑纳兰澈的脸色,却见他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龙颜大怒,眼里仿佛还有一丝玩味似的笑意。他不由在心里暗自嘀咕,皇上今天是怎么回事,下的圣旨被人家骂成是狗屁却不但不生气,反而像更高兴似的,真是奇怪。

    却听纳兰澈说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玉凤宫那边多派些人守着,以免有大胆的刺客进去伤害她们。还有,你要记住朕跟你说的话,除了朕,任何人都不许放进玉凤宫去骚扰朕未来的皇后,就连太皇太后都不允许。若是有人不服,你叫他直接来找朕。三天之后的封后典礼你也要加紧安排,朕绝对不允许那天出什么差错。”

    小德子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待纳兰澈说完,他大的胆子问道:“如果皇后娘娘要见您我该怎么回答?”

    纳兰澈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说道:“她要是问起朕,你就跟她说朕这两天政务繁忙,没时间见她。等朕这几天忙完了,以后每天都会陪着她的。”

    小德子瞧见纳兰澈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不禁在心里暗暗偷笑,恭身退了出去。

    纳兰澈复又在桌案前坐了下来,想到三天后与妃儿的大婚,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喃喃自语道:“妃儿,朕终于可以将你这个世上最赋才情的奇女子留在身边了。”

    “皇上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啊,只可惜妃弦实在是承受不起皇上的美意,要让皇上你失望了。”慕妃弦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纳兰澈闻言心里一惊,却又立刻平静下来,抬眼向门口望去,微笑着说道:“妃儿,你怎么来了?”

    只见慕妃弦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纳兰澈笑道:“难道皇上不想见到妃儿吗?”

    纳兰澈起身走下案桌对她笑道:“当然不是,我怎么会不想见到妃儿呢!只是妃儿好像不怎么喜欢跟我在一起,我说的对吧!”

    慕妃弦对他笑道:“不是我不喜欢跟皇上在一起,实在是我们现在的身份不允许我跟皇上走得太近。我就老实跟皇上说吧,我已经与你的大哥纳兰锐拜过天地了,而且他也承诺过,等他一回来就为我举办一个豪华的婚礼,所以我现在的身份是皇上你的皇嫂,而你则是我的皇叔,皇上你应该知道,按照倾月国法,叔嫂通奸可是重罪,是要受重罚的,而且还要被别人唾弃。皇上你贵为一国之君,应该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失了皇室的颜面,成为一个被万民唾弃的昏君吧。妃弦劝皇上还是不要因为一个女人毁了自己一国之君的威严为好。”

    纳兰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笑道:“妃儿所说的都不是问题,你虽然跟我大哥拜过天地,但那并不是正式的,而且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我封你为后的事却已经颁旨诏告天下了,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慕妃弦将是我纳兰澈的皇后,就算大哥回来反对也来不及了,因为我已经请示过父皇,他说你聪慧绝伦,只要你不与你爹爹慕王侯同流合污,将来一定会是助我统一天下的得力助手!所以妃儿你就不必再拒绝我了,相信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宠爱你,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走到慕妃弦的面前,伸手想抱住她。慕妃弦却倏地向后退了一大步,避开了他的拥抱,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道:“妃弦多谢皇上的宠爱,但是妃弦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当什么皇后,还请皇上收回成命,不要再为难我了。”

    纳兰澈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不悦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愿意做我的皇后?你应该知道君无戏言,我既然已经颁旨天下封你为后就断然没有再收回之理,你就不要再推辞了,还是安安心心等着做我的皇后吧。你要知道我这皇后之位可是许多女人求都求不来的荣耀,我却唯独将它留给了你,你应该知足才是。”

    那句“你应该知足才是”让慕妃弦听了很不舒服,眉头一挑,冷笑着说道:“多谢皇上提醒,只可惜妃弦天生就是个贪心的人,从来都不知道何为知足,你若是真的想让我当皇后也行,只要你将皇位一并让给我就行了。”

    纳兰澈闻言脸上怒气乍现,他一个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要什么没有,只要他看上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特别是女人,这倾月王朝有哪个女人不是做梦都想得到他的垂青从而飞上枝头变凤凰?唯有这个让自己一直牵挂在心的女人却坚硬地拒绝留在他的身边当他最宠爱的皇后,这怎能不令他气恼?他若是连一个女人都征服不了又有何颜面再做这统管万民的皇帝?只见他阴沉着脸,略带怒气地说道:“慕妃弦,朕对你已经够宽容了,你不要得寸尽尺!朕连你跟纳兰锐那档子事都可以不计较,连你是个叛国贼之女的身份也可以容忍,以朕一国之君的身份能做到对你如此已经是抬举你了,你不要不知好歹!”

    他将自称由我改回朕就已暗中拉开了他跟慕妃弦的关系,表明他现在是在以皇帝的身份来逼迫慕妃弦做他的皇后了。

    慕妃弦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冷笑着说道:“没想到才三年不见,你就变得让我认不出来了,若是三年前的你,是断然不会对我说出这番话来的吧!是不是只要那个人做了皇上之后就会性情大变呢?”

    纳兰澈深沉一笑,恢复了他镇定自若的神态,看着她微微笑道:“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这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如今朕身为一国之君,没有什么事是朕办不到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朕得不到的,就如同你,朕是势在必得!”

    慕妃弦眨了眨眼睛,笑道:“皇上真就如此肯定?你既然派人调查过我,就应该知道,以我现在的武功要逃出这皇宫只是件轻而易举的小事而已。”

    纳兰澈面不改色地笑道:“这个朕自然知道,不过就算你可以逃出宫去,你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瞎眼妇人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跟着你逃出去吧。朕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在朕跟你大婚之前再也不会让你去见她。你若是在大婚之前逃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娘了。”

    慕妃弦心里顿时一紧,怒视着纳兰澈,咬着牙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吗?”

    纳兰澈微微笑道:“朕也不想这样对你,只是朕知道妃儿你性子太犟,你若是不想做朕的皇后就一定会离开朕,朕三年前失去过你一次,但是现在,以后,朕再不会让你离开朕的身边了,朕知道这个世上你最爱的人是你的娘亲,所以只好用这个方法来留住你了。方法虽然卑鄙了一点,但朕对你的一片心意却是真诚的。”

    慕妃弦只是冷笑,用嘲弄的口吻说道:“你果然比纳兰锐更适合当皇帝,因为你拥有一切帝王所应有的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和不择手段,可是你也要知道,做了皇帝的人注定是孤家寡人,就算你用强迫的手段将自己想要的人留在身边你也得不到她的真心。”

    纳兰澈笑道:“没有关系,只要你留在朕的身边,朕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得到你的心。”他转身端起桌案上的那杯茶递给慕妃弦,笑道:“说了这么久你一定口渴了,把这个喝了吧!”

    慕妃弦却没有接,警惕地看着他,说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你不要告诉我这里面只是一杯普通的茶而已。”

    纳兰澈用赞赏的眼神看着她,说道:“妃儿果真是聪明绝顶,这是朕专门为你准备的散功茶,你喝了之后武功会暂时丧失,等三日之后封后典礼完毕朕就将解药给你。朕本来没准备用到它的,可是你太固执,为防你闹出什么花样,朕只好这样对你了,希望你能明白朕的一片苦心,不要辜负朕对你的心意。”

    慕妃弦接过那杯散功茶,只觉得心里又是愤怒又是悲哀,冷笑着说道:“皇上对妃弦是一片真心,妃弦对皇上真是感的女子应该已经成亲有孩子了吧。

    三日之后。龙清宫。

    慕妃弦坐在凳子上,任凭十几个宫女围着她给她着衣上妆打扮,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除了慕妃弦一个人。她百无聊耐地打量着镜中那个轻纱蒙面只露出一双妩媚动人的女子,心里暗自苦笑。她不明白,自己明明什么优点都没有,除了脑子里装着几百首古诗,而且还是盗版来的,为什么纳兰澈就非要逼她做他的皇后呢!天底下那么多温柔美丽的女子,他却偏偏选中她这个花痴花心的女人,这不是瞎了眼是什么!简直是郁闷死了。

    坐了整整两个时辰,那些宫女才折腾完。慕妃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扭了扭屁屁。坐了这么久,把她的屁都给坐得失去知觉了,若是再坐上半个时辰她绝对要发狂发飙。

    瞧着一人多高的铜镜里那个头带凤冠身穿只有皇后才能穿的绣满金色小凤凰的豪华礼服的蒙面女子,慕妃弦不由撇了撇嘴,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自己穿上这身衣服果真是威严十足。她正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纳兰澈的身影却出现在镜子里,向她缓缓走来。慕妃弦转过身,只见眼前的纳兰澈着一身金黄色的绣金龙袍,头戴金色龙冠,一身帝王之气逼人而来,让人莫敢直视。只是他今天面带笑容满面喜色,少了丝威严,却多了分新郎倌的味道。

    只见纳兰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含笑说道:“妃儿,你今天真是漂亮,这身皇后礼服穿在你的身上真是好看极了。”

    慕妃弦笑道:“多谢皇上夸奖,只是妃弦面貌丑陋,又出身卑微,实际上哪里配得上这身高贵的皇后礼服?是皇上太抬举妃弦了。”

    纳兰澈走过来牵住她的手向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在朕的眼里,没有任何女子能比得上你,也没有任何女子比你更适合穿这身皇后礼服,你以后就不要再说这种话贬低自己了。走吧,封后典礼马上就开始了,希望今天是你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也是你最幸福的一天。”

    慕妃弦本想再挖苦他几句,可是看到他脸上流露出的真心的喜悦,又硬生生将话压了回去。虽然她对他的狂妄和自大非常不满,对他为得到她而采取的手段也是极为不满,可是看在他出自真心的喜悦的份上还是不给他浇冷水了,一切都等过了今日再说吧。今天的确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可是却不会是她最幸福的一天。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