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76章 :
    第76章:

    慕王府。锦绣园。

    此时正是阳春三月似锦天,锦绣园里的桃花都开了,整个锦绣园都笼罩在一个粉粉嫩嫩光光灿灿的桃花之中,简直是美不胜收。空气中也荡漾着一股桃花的清香,沁人肺腑。只是这锦绣园里的桃花虽然开得灿烂,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更显清静幽然。

    在锦绣园的后院深处,清幽的幽幽湖边,却有一个身着黄衫的绝色男子斜躺在一棵粗壮的柳树的枝杆上,双手抱着一个偌大的酒坛正在饮酒。虽然那张绝色之颜上淡淡地显现出一丝邪气,却仍掩饰不住心里的哀愁。只见他一头齐腰的黑发凌乱地披散在身上,一阵轻风拂来,黑发和衣袂在风中轻轻飘扬,恍似不小心跌落人间的仙子。

    似是酒坛里的酒已喝完,黄衫美男挪开了嘴边的酒坛,一双狭长的凤目涣散地瞅着一根在风中摇晃的柳条儿,轻轻叹了一口气。

    “花兄又在这里借酒浇愁了?喝酒伤身,花兄还是少饮为妙。”

    随着说话声,一个神采翩翩温文尔雅的白衣公子缓缓走了过来,虽然那张宛如天人的俊颜上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但是笑容中也带着一丝忧伤。

    花弄影见慕无双走了过来,眉头一挑,懒懒地笑道:“原来是无双公子来了。无双公子不是正帮着侯爷预谋造反吗?怎么还有这闲功夫来看我?”

    慕无双苦笑道:“造反并不是我本意,我想过的只是与世无争的日子而已,只是我爹爹这几年势力壮大,野心也膨胀了,一心想推翻纳兰一族的统治自己称帝,进而征服整个天下成为第一个统一天下的皇帝。他有这个心,但是我却没有,只是我身为他的儿子却不得不陷入这趟浑水中,唉,身不由己啊!哪像花兄这么逍遥自在随心所欲,我对花兄可是羡慕得很呢。”

    花弄影闻言,那张邪美的脸上却也浮现出一丝苦笑,说道:“你不用羡慕我,你的处境其实比我好多了,我才要羡慕你呢。你跟妃儿一起长大,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她心里一直都深深爱着你,还说过要与你永远在一起。而我呢,我与她相处了却只有短短一个多月,还没有得到她的心就与她反目成仇被她当作了仇人,她还扬言要杀我,相较之下你比我幸运得太多了。如果可以重新来过的话,我宁愿在她指责我的时候跟她下跪求饶也不愿弄成现在这种局面。”

    听他提起慕妃弦,慕无双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已经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那天掉下山崖之后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连妃儿都认不出来,她那时候见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一定伤心死了,说不定现在都不肯原谅我呢。唉。不过我还是要感情花兄,当时你也喜欢妃儿,却仍然愿意出手救我这个情敌,不致让我做出后悔终身的事情,花兄的胸襟让我十分佩服,若是我的话,可能还做不到如此。”

    花弄影轻轻笑道:“你不必感谢我,我那样做是因为我知道你在妃儿心中的地位,如果她知道你跟别的女人成亲了,指不定会伤心成什么样呢!我只是不想看到她伤心而已。”

    慕无双看着他笑道:“原来花兄是爱乌及屋,真想不到花兄对妃儿是如此的情深意重,她若是知道了花兄对她的一片心意一定会原谅花兄的。”

    花弄影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希望妃儿能原谅我,可她的脾气犟得跟头牛一样,我那时候那样低声下气地求她她都不肯原谅我,现在又是这么久没见,又没有机会跟她解释,想要她原谅那可是太渺茫了。自从白龙城何府与她见过一面之后她就突然失踪了,我曾派人四处打探她的行踪,终于查到她被平烟宫的宫主楚灵月带走了。我也曾去平烟宫找她,可是她一直不肯见我,我真怕她这一辈子都不原谅我了。我以前一直认为一个男人有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一个女人若是跟二三个男人有关系便是水性杨花的荡妇了,但是我现在却不这样想了,妃儿虽然同时喜欢你们几个男人,但她在我的眼里仍旧是那样单纯可爱,我一点也不觉得她水性杨花。如果她现在愿意接受我的话,我愿意让她同时接纳你们几个男人,只要她不再恨我就好。”

    慕无双笑道:“没想到像花兄这样高傲的男人也会被妃儿所困,呵呵。我给花兄安排了好房间你不住,却偏偏住在这边的小木屋里,是不是因为这里是妃儿经常来的地方?”

    花弄影也笑道:“这里是我跟妃儿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时候我被人追杀,一时走投无路,就翻墙过来了。如果不是妃儿的话,我恐怕已经死了。那个小木屋就是我住的地方。说实话,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就为她的单纯和善良有一点小小的心动,所以才没有像对别的女人那样对她。现在想起来,那段时光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安宁的时候。只可惜那样的日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慕无双看着他脸上的失落,含笑说道:“花兄不必这样气馁,等以后见到妃儿了再向她表明心意也不迟。花兄刚刚还说跟妃儿只相处了一个多月,现在不是又多了一个月吗?”

    花弄影笑了笑,还没说话,只见司空幻走了过来,对二人一拱手,笑道:“原来两位公子在这里闲聊,难怪我在无双公子住的紫园找不到人呢。”

    花弄影从树上跳了下来,上下打量了司空幻一眼,笑道:“看司空兄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才从外面赶回来,是不是找到妃儿的下落了?”

    司空幻面有喜色,含笑说道:“正是,我一接到妃儿出现的消息就赶紧赶过来通知你们。”

    慕无双急急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妃儿现在在哪里?”

    司空幻说道:“听我的手下所说,妃儿正向倾月京城的方向赶来,估计是想回慕王府吧。只不过她现在身边还有一位相貌英俊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陪同,看两人的样子亲密得很。”

    花弄影听说慕妃弦身边又多了一位男子相随,不由气恨恨地说:“她的心真是花得很,有我们这些美男子陪她还嫌不够,还要到处拈花惹草拐带美男,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不,是死性不改。”

    慕无双跟司空幻听到他说慕妃弦是狗改不了吃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花弄影瞟了他们一眼,也笑道:“我说的是实话,你们笑什么?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女人,一见了美男子就两眼发亮起色心,如果以后她跟我们在一起了,绝对不能再让她去勾引别的男人,不然就狠狠折磨她,看她还有没有这个色胆。”

    司空幻笑道:“看来花兄是吃醋了,只是她现在身边的那个男人以后说不定也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因为他就是被废的太子纳兰锐,无双公子对他应该很熟吧。”

    慕无双略略有些吃惊,笑道:“原来妃儿找到他了。他为妃儿丢了太子之位,对妃儿也是情深一片,妃儿若是想跟他在一起我也不会反对。”说到这里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说道,“妃儿这次回来最想见的肯定是她娘,可是她娘早就被当今皇上纳兰澈扣在宫里了,虽然我几次三番去请求纳兰澈放妃儿她娘回来,可是他就是不肯,还找借口说留妃儿她娘在宫里正好可以好好治疗她的眼疾,我想其实他的真实目的是想借此让我爹爹对他有所忌惮,因为他知道我六娘是我爹爹最心爱的女人。可是我爹爹的性子我也知道,他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他的野心的。”

    花弄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这还不简单,我偷偷潜进宫去把妃儿她娘弄出来不就行了。她可是我们日后的丈母娘呢,可不能让她被皇帝扣在宫里。”

    慕无双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偷偷去找过了,可是到处都没有找到六娘的人影,皇宫那么大,不知道纳兰澈到底将她藏在哪里了。”

    司空幻说道:“你不是说过纳兰澈也喜欢妃儿吗?如果他还有点良心的话,应该不会对妃儿的娘亲怎么样的。等我呆会儿回去找几个高手再到皇宫去探探。只是妃儿这次回来若是不听我们劝阻,一定要杀花兄的话,这可该怎么办呢?”

    花弄影无奈地笑道:“如果她真的对我无情无义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了,她想杀我就让她杀吧,反正我是个作恶多端的大魔头,全江湖的人都在追杀我,死在自己心爱人的手下总比死在别人手下好。司空公子,你估计妃儿还有几日可到京城?”

    慕无双同情地看着花弄影,他没有想到,这个在江湖上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男人现在竟然也会为一个女人弄得意气消沉,而这个女人却是他们都喜欢的女人。

    司空幻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说道:“大概还要半个月吧!”

    花弄影皱着眉头说道:“怎么还要这么久?难道他们就不能弄个马车走得快一点?要不我去接她吧。”

    慕无双和司空幻闻言相视一笑,只听慕无双说道:“我们跟花兄一样也急着想见妃儿,可是急也没有用,我们还得想法把妃儿她娘找到才行,如果她回来了知道她娘被纳兰澈扣在宫里,一定会不顾一切冲到宫里去跟纳兰澈兴师问罪的,纳兰澈以前就说过要妃儿永远陪伴在他身边,若是他对妃儿旧情难忘,以六娘为质逼迫妃儿留在宫里的话,那我们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花弄影不屑地说道:“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皇宫而已,本公子才不放在眼里。要真惹恼了我,我就带着几千焚心教众杀进这京城,冲进皇宫一把火把它烧了,把那纳兰澈一刀给结果了,看他还怎么耍皇帝的威风,看他还怎么霸占妃儿。”

    慕无双闻言苦笑道:“在下佩服花兄的胆识,可是纳兰澈手上现在就有六十万精兵良将,你杀得完吗?再者如果你带人杀进来的话受苦的就是这京城里的老百姓了。妃儿一向心地善良,她若是知道你带人杀入京城,对你的误会一定又会加深,所以我劝花兄你还是呆在这里慢慢等妃儿回来吧。你不是说她说过要杀你吗?她这次回来说不定就是,呃,要杀你的,所以你现在不宜露面,等我们想个好方法打消她的这个念头之后花兄再见她吧。”

    花弄影的脸色黯淡下来,说道:“我那天真的没见过什么小少,又怎么会杀他?不知道她为何要冤枉我。”

    司空幻沉吟道:“你不是说过,在见到妃儿之前曾见到过一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会不会是别人装作你的模样当着她的面杀了小少诬陷于你,故意挑起你和妃儿之间的矛盾?”

    花弄影皱眉想了一会儿,说道:“完全有这个可能,一定是那个与我装扮一模一样的人陷害我的。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把那个人抓住询问一番,也不致于和妃儿弄成这样的局面。”

    慕无双疑惑地说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何要挑起妃儿和花兄之间的矛盾逼妃儿杀了你呢?他到底有何目的?这事情真是越想越奇怪。”

    花弄影摇摇头说道:“我也想不明白,一切等妃儿回来再说吧。这里面绝对有一个我们不知道阴谋。”想了想又对他二人正色说道,“不过我可先跟你们说好,你们谁也不能偷偷跑去见妃儿与她温存,不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司空幻忍不住笑道:“花兄的醋劲也太大了吧?如果妃儿回来了你是不是要整天霸着她不放了?”

    花弄影哼哼道:“这倒不会,只要你们让她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儿,我勉强可以给点机会你们。”

    慕无双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想到快要见到朝思暮想的妃儿,一颗心已兴奋得怦怦跳动起来。

    皇宫。御书房。

    一身龙袍的纳兰澈正静坐在御书房内的案桌上批着手边的折子,只见他的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那张俊逸非凡的脸上隐隐透出一股沉稳威严的帝王之气,显示出此人天生就是主宰这个世界的霸主。

    由于永宣皇帝二年前忽然生了一场大病,自此之后一直卧病在床,无法再处理政事,只好提前宣布退位,因此纳兰澈年轻轻就接替了皇位治理国家。刚刚开始时朝廷上有许多支持原太子纳兰锐的大臣皆不服纳兰澈的管治,可三个月后,所有人都为纳兰澈的超强的治国才能和聪慧才智所折服,更为他的心狠手辣所畏惧,只要是对纳兰澈当皇帝有所怨言的人都被他以极其残忍的手法解决掉了,所以很快便没有人敢在背后议论新皇的不是了,纳兰澈的皇位因此也稳稳当当的做起来了。

    虽然才坐上皇位不到两年,但如今的纳兰澈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成熟帝王,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帝王特有的威严大气,令人不敢直视于他,就连经常在他身边伺候他的小太监小德子也不敢偷瞧他的龙颜。此刻,二十岁的太监小德子就手执一柄净尘恭身立在他身旁,抬头挺胸目视前方,连大气都不敢出,仿佛一出声就会掉脑袋似的。整个御书房里安安静静的,除了纳兰澈偶尔批阅奏折的沙沙声,几乎听不到一点声响。

    这种情况持续了约摸半个时辰之后,另一个小太监匆匆走了进来,打破了御书房内的平静。只见他速速走到纳兰澈面前,恭身行了一礼之后,恭恭敬敬说道:“禀告皇上,彭侍卫有事求见。”

    纳兰澈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看奏折,淡淡说道:“叫他进来吧。”

    那太监恭身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一个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给纳兰澈行了一礼之后就退到一边,没有开口打扰他。

    过了约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纳兰澈才放下手中的御笔伸了个懒腰,对旁边那个太监吩咐道:“小德子,去给朕沏杯提神的清茶来。”

    小德子得令赶紧一溜烟跑出去给他沏茶,不一会儿就端了一杯茶进来,放在他面前的案桌上,又恭身立在他的身边。

    纳兰澈这才将目光移到那彭侍卫身上,沉声问道:“世平,朕吩咐你查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有什么新的消息?”

    那彭世平赶紧又给他行了一礼,恭声说道:“禀告皇上,属下已经查到慕王侯此时已经暗中聚集了三十万精兵良将,预备时机一到就起兵造反,而且朝廷上有一半的大臣都是他的支持者。”

    纳兰澈闻言心里一沉,却仍不动声色地说道:“据你估计,他起兵的时间大约在什么时候?”

    彭世平沉吟了一会儿,答道:“据属下估计,慕王府应该会在下个月十五日动手。”

    纳兰澈问道:“为什么会是下个月十五日?”

    彭世平说道:“因为下个月十五是太上皇五十大寿的日子,到时候为庆贺太上皇的寿辰,依照惯例皇上要大赦天下,还要允许全城百姓欢庆三日,那时候城里和宫里守备松懈,正是慕王侯起兵造反的好时机。”

    纳兰澈点头微笑:“世平果然是聪明过人,跟朕想的完全一样。”

    彭世平赶紧说道:“皇上贵为天子,属下哪里敢跟皇上比!是属下”

    话未说完,纳兰澈摆了摆手,微微笑道:“你跟随朕也有两年了,以后在朕面前随意点,不要如此紧张。朕吩咐你查的另外一件事你查得怎么样了?”

    彭世平答道:“回禀皇上,您要属下查的慕妃弦小姐的行踪属下也也眉目了。据属下的人调查所说,最近在云风镇发现了慕小姐的踪迹,而且她现在正在回京城的路上,估计十天之内就可以到达。”他瞅了瞅纳兰澈的脸色,瞧见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又小心翼翼说道,“不过属下的手下还说,大皇子现在跟她在一起,而且两人的关系看上去亲密得很。”

    纳兰澈听说纳兰锐跟慕妃弦在一起,脸色略微沉了沉,沉吟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你想个办法把慕妃弦带到宫里来,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就是不要伤害她,因为她会是朕将来的皇后。”

    彭世平点头应答,正欲恭身退出去,纳兰澈又叫住他说道:“大皇子你不要惊动他,只需将慕妃弦带回来就行了。”

    彭世平点头诺诺退了出去。

    纳兰澈端起桌案上那杯新沏的茶水喝了一口,对小德子问道:“你今天去看过六夫人没有?她的眼睛有没有好转?”

    小德子答道:“六夫人的眼睛今天已经可以看东西了,只是看东西还是模糊得很,只能看个大体的轮廓。于太医说只要六夫人再坚持治疗一个多月眼睛就可以完全复明了。只是夫人经常问皇上找到慕小姐没有,什么时候带慕小姐去看她。”

    纳兰澈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她要是再问你,你就说慕小姐差不多十天就会进宫看她,而且朕很快会封慕妃弦为我的皇后。”

    小德子点头称是。

    纳兰澈又说道:“轻妃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往外送信息给慕王侯?”

    小德子闻言却面现难色,吞吞吐吐说道:“这个到是没有,只是轻妃她,她,与那个”

    纳兰澈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说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朕不会随便降罪于你的。”

    小德子偷偷觑了觑他的脸色,鼓起勇气说道:“轻妃有一位义兄最近经常去兰香宫找她,据安插在兰香宫的宫女所说,轻妃与她那位义兄,呃,关系特别亲密。”

    纳兰澈的脸色阴沉得更加厉害,冷笑着说道:“你不必遮遮掩掩的,朕早就知道轻妃那个贱人给朕戴绿帽子了。她那个义兄现在可还在兰香宫?”

    小德子赶紧点头称是。

    纳兰澈伸手猛地一拍案桌,转身向外走去:“小德子,你去叫几个大内侍卫随朕到兰香宫去一趟!”

    兰香宫。

    纳兰澈阴沉着脸,带着小德子跟六个大内侍卫急急向兰香宫走来。守在兰香宫大门口的两个小宫女正凑在一起低声说笑,其中一个宫女偶一抬头忽见纳兰澈带着一伙人走了过来,不由脸色大变,赶紧拉着另外那个宫女一起朝着纳兰澈跪了下来。

    纳兰澈走到她二人面前,沉声说道:“轻妃和她义兄现在可在里面?”

    其中一个小宫女战战兢兢回答道:“回禀皇上,轻妃娘娘确实和她义兄在里面。”

    纳兰澈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冷冷问道:“你们可知他二人都在里面做些什么?”

    那两个小宫女偷偷互看了一眼,齐声心虚地说道:“奴婢不知道。那个宋公子来后轻妃就把奴婢们赶出来了,叫奴婢们在门口守着,说只要一有人来就进去通知她。”

    纳兰澈冷哼一声,对小德子等人吩咐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等朕喊你们了再进来。”说完大步走进了兰香宫。

    此刻兰香宫里一个宫女太监都不看到,连轻妃和她义兄也不知道在哪里。纳兰澈的眼神却更加凌厉,直直向慕轻弦的寝宫走去。才走到房门口便听到一阵噬骨的呻吟声从里面传了出来。纳兰澈心里的怒火腾地升起,双拳握得咯咯响,大步走了进去,立时,一副活色活香的春宫图出现在他面前。

    纳兰澈怒气冲天,厉声吼道:“慕轻弦,宋离风!你们这对狗男女好大的狗胆,竟然背着朕做出如此龌鹾之事!”

    听到这声怒吼,床上两人才从激情中回过神来,一见是纳兰澈,慕轻弦立刻吓得魂飞魄散,一把将身上的宋离风推开,双手赶紧抓过锦被拼命遮掩住自己雪白的身子,在床上直给纳兰澈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是这个恶贼突然闯进来威胁臣妾,说臣妾要是不听他的话就杀了臣妾,臣妾为求自保别无他法啊!求皇上饶命啊!”

    一边的宋离风却丝毫不见惊慌,不紧不慢地整理好衣服从床上跳了下来,闻言,眉头一挑,鄙夷地看着慕轻弦,笑嘻嘻对纳兰澈说道:“皇上千万别信这个贱人的话,是这贱人自己三番四次主动派人送信给我,说皇上把她接进宫后一直对她不闻不问,她太寂寞了,要我来陪她。我也只是可怜她独守空房春心难耐才勉为其难来陪她说说话,没想到这个贱人一见我来了就脱光衣服勾引我。皇上,您可要给小民作主啊!”

    纳兰澈听到这番话更是气得脑袋冒烟,怒声骂道:“宋离风,你这个胆大包天的恶贼!你擅自闯进宫来,欺侮了朕的妃子还有脸猾言狡辩!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庶民,见了朕不但不给朕下跪,还在此跟朕嘻皮笑脸,视朕的威严何在?朕今天一定要杀了你这无耻淫贼!”说完就是一掌狠狠向宋离风打来。

    宋离风的的身手极为了得,还未等他掌风袭来,身子已经腾空而起向大门口飞去,一边外逃一边哈哈大笑道:“皇上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其实我与你的轻妃娘娘早就是老相好了,今天也只是老相好聚一聚,皇上犯不着为这个贱人生如此大的气吧!离风劝皇上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气坏了龙体可就不好了!”

    纳兰澈闻言更是怒气冲天,对着门外咆哮道:“小德子!你们赶紧给朕抓住那个大胆淫贼!千万不要放过他!朕今天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断!”

    慕轻弦见宋离风走了,身边再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自己,更是吓得心胆俱裂,心想自己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丑事被纳兰澈发现了,他定然不会放过自己,急忙冲着门口嘶声喊道:“离风!离风!你带我一起走啊!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纳兰澈倏地回头,一双凌厉之极的眸子恶狠狠盯着她,转身大步走了过来。

    慕轻弦瞧见他眼里那几乎能杀人的目光,本能地抓着被子缩到里面床角,瞧着纳兰澈一脸的杀气,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胆颤心惊地说道:“皇皇上饶命啊!臣臣妾。”

    还未等她说完,纳兰澈已经伸手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又走过去一脚重重踏在她的胸口上,恶狠狠说道:“你这个贱人,你给朕戴了绿帽子还有脸叫朕饶了你!朕真恨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再将你吊在城楼上示众一年,让全天下的人都来看一看你这个荡妇的无耻!”

    他那一脚的力道是那样重,慕轻弦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光着身子在他脚下挣扎着,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脚,艰难地哀求道:“皇,皇上,饶,饶命啊!臣臣妾再也再也不敢了!”

    纳兰澈一脚将她踹飞,恶狠狠笑道:“你这贱人天生就是个荡妇,你以为给朕带了绿帽子朕还会这么轻易饶恕你吗?哼,你不就是喜欢男人吗?朕现在就赏一大堆男人来伺候你,看你还会不会觉得寂寞难耐!小德子!”

    小德子早已守候在门外,瞧见慕轻弦光着身子躺在地上,生怕因偷看娘娘的身子而犯个欺君之罪,一直缩在门外不敢进来。听闻纳兰澈叫他,他才壮着胆子急忙走了进去,在纳兰澈面前跪倒,小心翼翼说道:“皇上找奴才来有何事?”

    纳兰澈眼里冒火,咬着牙吩咐道:“你现在去叫两个人来把这个贱人抬到天牢去,每天找一百个男人来伺候她!记住,不许给她穿衣服,她这么喜欢给男人看就让她天天光着身子好了!”

    慕轻弦一听,赶紧扑过来抱住纳兰澈的腿嘶声哀求道:“皇上,您千万不能这样对待臣妾啊!好歹我也是你的妃子,如果叫别人知道了皇上的颜面就没有了啊!再说如果我爹知道皇上这样对他的女儿,他一定会大怒做出对皇上您不利的事的。求皇上饶了臣妾吧。”

    纳兰澈嫌恶地一脚踹开她,看着她冷笑道:“你还知道你是朕的妃子!哼,你如此不知羞耻给朕带绿帽子,朕今天就把你这个荡妇给废了!”他重重踢了慕轻弦一脚,鄙夷地笑道,“你少拿慕王侯来威胁朕!朕早就准备好一切等着他起兵造反了。等朕抓到他了,一定会割下他的人头挂在城楼之上示众,让天下人好好看看背叛我纳兰澈的下场!来人,把她拖进天牢去!”

    早已等候在一旁边的两个大监立刻上前将慕轻弦拖了下去。慕轻弦嘶声向纳兰澈求饶,但纳兰澈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转头问小德子!:“那个宋离风抓到没有?”

    小德子战战兢兢说道:“禀告皇上,那个宋离风的武功太厉害了,属下等无能,让他给跑了。求皇上恕罪!”

    那六个侍卫一齐进来和小德子一起给纳兰澈跪下。纳兰澈阴沉的目光在他几人身上流连,怒声说道:“朕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就是为了培养出你们这些饭桶吗?你们平时都说随时替朕除忧解难,怎么这么点事都办不好?”

    小德子跟那六个侍卫一齐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沉默了好一会儿,纳兰澈才缓和了一下语气,淡淡说道:“你们都起来了,这次就饶了你们,下次要是再让刺客从宫里逃出去了,朕一定饶不了你们!”

    小德子七个人伏在地上唯唯称是。

    纳兰澈转身向门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道:“小德子,你们几个把这兰香宫里的宫女太监全部叫出来一起处决了。全都是些没用的废物,连宫里出了刺客都不知道,留着他们还有何用!”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