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72章 :
    第72章:

    慕妃弦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却又不得不相信。他曾跟她说过对她一个人是真心的,以后再也不会碰别的女人。话犹在耳,可她又亲眼瞧见他在跟别的女人做那种事,男人,果真是不可信啊!

    她只觉得心里抽搐般的疼痛,赶紧扭过头去准备离开。罢了罢了,反正她已经跟他一刀两断了,又何必再去介意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呢!

    她转身刚踏出一步,不小心踩到一根树枝,只是轻轻的吱呀一声,便惊醒了花坛内的两个人。

    “谁在外面偷看?”一个带着未满足的声音传了过来。

    慕妃弦没有说话,转身就跑。可没跑几步便撞到一堵人墙上。她惊慌地抬起头,花弄影那张邪美的脸上正带着邪邪的笑意,玩味地看着她。

    慕妃弦连忙后退两步,冷冷说道:“花教主,对不起,小女子打扰你的好事了。小女子这就走,你们继续。”

    说完绕过他就要走。可花弄影却不打算放过她,长臂一伸将她的一只胳膊紧紧抓住,含笑说道:“妃儿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我已经好久没跟你温存过了,不如留下来好好伺候我吧。”

    慕妃弦闻言,胸中怒火腾地升起,挥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怒声骂道:“无耻!花弄影,我慕妃弦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个大混蛋大恶魔!我们已经一刀两断了,你以后再也别想碰我!快放开我,大混蛋!”

    花坛里那个女子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心肝,你在跟谁在说话?快点过来啊,别让奴家等太久哦!”

    慕妃弦听到这番话更加气愤,拼命挣扎着想从他手底下逃离开来。

    花弄影伸手抚着被慕妃弦打过的脸,看着她的眼里却露出一丝莫名的兴奋:“妃儿还真是野蛮,连我的脸你也敢打!不过本公子就喜欢这样野蛮的女人,越野蛮才越有味。”说完出其不意点了她的穴道,抱着她向那花坛走去。

    慕妃弦惊声叫道:“花弄影,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花弄影伸指点了她的哑穴,望着她邪邪一笑,说道:“小宝贝,你别叫,我只是想与你重温旧梦而已。你叫得这样大声,是不是想把别人都叫过来看我们表演?”

    慕妃弦又惊又怒,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能拿眼睛愤怒地看着花弄影,心里绝望之极。没想到这个自己爱上的男人竟然会这样对她。刚刚才跟别的女人鬼混,现在又想跟她那个,这对她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可花弄影根本就无视她眼里的怒火,依旧抱着她笑嘻嘻走进花坛里面。

    花坛里的女子正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满脸的和魅惑。见花弄影抱了个蒙着面的女子进来,吃了一惊,堆起满脸的媚笑说道:“小心肝,你怎么抱个女人来了?难道奴家还不能叫你满足吗?”

    花弄影将慕妃弦放在地上,在她的胸上摸了一把,邪笑道:“大美人,你先回去,我先跟老情人会一会,呆会儿再去你房里找你。”

    那女人这才不情不愿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在花弄影的脸上啵了一下,妖媚一笑,说道:“那好,我先回房间去等你,你可要快点哦。”

    花弄影笑道:“放心,我很快就去找你,乖乖回去等我。”

    那女子这才扭着水蛇腰款款离去。

    花弄影俯下身来,一双眸子此刻在月光下显得如此的魅惑迷人。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对慕妃弦轻轻笑道:“妃儿,我终于又可以与你温存了,你知不知道,不见你的这段时间我可是想死你了。”

    慕妃弦心里一阵气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缓缓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却顺着脸颊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

    花弄影伸手想摘下她面上的轻纱,想了想,又停了手,伸手轻轻去解她的衣衫。才刚将外衣解开,就听到有一个人大声叫道:“妃儿,你是不是在园子里?”

    慕妃弦闻言心里不由一喜,是楚君少的声音。她想大喊小少救命,可是哑穴被点,根本就喊不出一个字来。

    花弄影闻声倏地住了手。楚君少的脚步声已经传了过来。

    花弄影看了慕妃弦一眼,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丝邪笑。他慢慢站起了身,楚君少刚好走到花坛边,见里面突然站起一个人来,不由吃了一惊,警惕地盯着花弄影,厉声喝道:“你是谁?为什么深更半夜在这装神弄鬼?”

    花弄影一双深幽的眸子望着他,邪邪笑道:“本公子是花弄影,正在这里跟妃儿亲热呢,楚兄这么晚跑出来打扰了本公子的好事还好意思说本公子装神弄鬼,是不是太过分了?”

    楚君少闻言吃了一惊,瞪着他厉声说道:“你是说妃儿在这里?你赶紧把她交出来,不然小心我楚君少对你不客气!”

    宋离风将慕妃弦拉了起来,伸手搂住她的腰,对楚君少笑道:“看到没有,妃儿现在就在我身边,我和她还没有亲热完呢,为什么要将她交出来?楚兄要是有耐心的话就在旁边等一等,待我跟她亲热完了再将她带走。”

    楚君少见慕妃弦泪眼莹莹地看着他,心里不由又急又痛,怒声说道:“花弄影,这里是白府,不是你的焚心教,容不得你胡来!你若是敢碰她一根汗毛,我楚君少绝对绝对会让你死得很难堪!”

    花弄影却毫不在意地笑道:“本公子就喜欢胡来,你管得着么?有本事现在就来跟本公子斗一斗,你若是赢了,我就让你带她走;你若是输了,就别怪我杀了你。你敢不敢跟本公子斗?”

    楚君少一口答应下来:“好,我答应你,不过你现在要放开妃儿,以免将她误伤了。”

    花弄影得意一笑,将慕妃弦放到一边,自己从花坛里面走了出来。

    楚君少冷眼瞧着他,忽然出剑如电,一剑向他的胸口疾刺了过来。花弄影却只是淡淡一笑,闪身避过了这一剑。楚君少的剑却如蛇一般又刺了过来。花弄影这回没有躲,右手一挥,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法,竟然将楚君少手中的剑夺了过来。

    慕妃弦瞧见楚君少被花弄影夺剑,不由大吃了一惊,一颗心立刻吊了起来。不过她的心里很是疑惑,那日花弄影明明被她吸走了大部分功力,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按理说他要再练上个几个月才能勉强恢复的吧。

    可是现在已经容不得她想这些,因为她看到花弄影全身已经透出杀气。

    楚君少这才知道花弄影的武功不容小觑,这才开始小心起来。可是花弄影的武功神鬼难测,不过二十招,楚君少竟然被他制住了穴道。

    楚君少吃惊地看着花弄影,沉声说道:“花弄影,你到底想怎么样?妃儿已经这么惨了,你为什么还要伤害她?希望你能放过她,只要你把她放了,你拿我怎么样都可以,就是不要再伤害她。”

    花弄影微微一笑,说道:“你说我拿你怎么样都可以,如果我说我要杀了你呢?你愿意用你的一条命换她的一条命吗?”

    楚君少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愿意,只要你立刻放了她。”

    花弄影眼里露出一丝玩味,扭头看了慕妃弦一眼,笑道:“没想到楚兄对妃儿是这样的痴心,竟然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她的命。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让你到地下去好好想念妃儿吧。”

    说完,花弄影就一掌重重打在楚君少的胸口上。这一掌的力量是如此之大,楚君少的身子立刻飞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慕妃弦又惊又怒,望着楚君少心痛万分,真想马上扑过去抱住他,对花弄影更是恨之如骨。

    花弄影弹指一挥,解开了慕妃弦的哑穴,对她笑道:“你的小少就要死了,如果你还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的话就赶紧说吧,呆会儿可就说不成了。”

    慕妃弦怒视着他,咬着牙说道:“花弄影,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劝你赶紧放开楚君少,不然我会杀了你!”

    楚君少望着慕妃弦,眼里有伤痛,有柔情,柔声说道:“妃儿,不要求他,如果我的死可以换你一命的话,我就算是死也甘心,只要你以后活得幸福开心就行了。”

    慕妃弦闻言眼泪不禁掉了下来,大声说道:“不,我不要你死,小少!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在一起,我也要你永远守护在我身边。”

    楚君少只觉得心里一阵感动,望着慕妃弦笑道:“傻瓜,就算我不在了,还有司空公子在你身边。他对你一样痴心啊,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慕妃弦大声叫道:“不要,我不要你死!花弄影,我求求你,放过他吧!只要你放过他,无论你拿我怎么样都可以。”

    她叫得这样大声,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到花园里面来。因为p何府非常之大,可以跟慕王府相比。而这个后花园极大极深,他们恰好就在后花园的最深处,否则花弄影也不会和那个女子到这里来偷情了。此时就算这里有个人被杀了也没有人知道。

    慕妃弦现在真是后悔死了。如果不是她一时兴起到这里来逛,又怎么会遇上花弄影?楚君少又怎么会因为找她而被花弄影制住陷入生命危险之中?

    花弄影的目光在慕妃弦跟楚君少之间流连,邪魅一笑,说道:“好一对痴男怨女,没想到楚兄也有这样柔情的一面,真叫本公子大开眼界。不过本公子今天还是不能放过你,谁叫你占了妃儿的心呢。她的心是我的,谁也不能将它抢走,谁占了她的心就得死。”

    他说话的语气是这样轻,可是话里行间却是这样狠毒。

    慕妃弦完全不认识现在这个花弄影了。也许眼前这个才是真正的花弄影吧。她含泪望着花弄影哀求道:“花弄影,我求求你,你就放了小少吧,如果真的非要一个人死的话,那就让我死吧。”

    花弄影缓缓向楚君少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你是我最心爱的人,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要死也是这个小子该死才对。”

    慕妃弦嘶声叫道:“不要,不要杀他!你若是真的杀了他,我若是有命活在这世上,总有一天一定会亲手杀了你这个恶魔!”

    花弄影冷笑不答,走到楚君少的身边,抬起了右掌,脸上有浓浓的杀意。

    楚君少瞪大眼睛,怒视着花弄影,瞧见他脸上的杀意,忽然脸色一变,说道:“你不是。。。。。。”话未说完,花弄影已经一掌打在他的头上。

    慕妃弦眼睁睁瞧见楚君少在花弄影的掌下闭上了眼睛,不禁心胆俱裂,嘶声痛哭道:“小少,小少,你不要死!你不要死!花弄影,你这个恶魔!我要杀了你!”

    花弄影右手挥,慕妃弦又变成了哑巴,再也哭不出声来。

    花弄影望着她笑道:“妃儿叫得这么大声,难道真的想把这里的人都吵醒吗?如果他们醒了我们就不能重温旧梦了哦。还是等我把楚君少解决了再跟你继续温存吧。”说完又举起右掌向楚君少的太阳穴打下去。可还没碰到楚君少的头,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小石子,重重打在他的手上。他不由吃了一惊,抬头向四周望了望,却看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他,眸子里有浓浓的警告。他立刻住了手,也不说话,迅速转身向外走去。才走了没几步,忽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他一时躲闪不及,与那人打了个照面。明亮的月光照在对面那人的脸上,赫然是张跟他一模一样的面孔!这个后花园里竟然有两个花弄影!

    对面那人也瞧见了他的脸,不由惊讶地咦了一声,刚要开口问他,他却冲对方邪邪一笑,很快隐入了夜色当中。花弄影皱了皱眉头,本来追上去,但又马上改变了主意,抬眼向四周观望,却发现前面不远处好像有一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他抬脚走了过去,却发现那人竟然是慕妃弦!他赶紧走过去,见她一动不动的,应该是被人点了穴道,右指轻弹,解了她的穴道,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妃儿,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谁点了你的穴道?”

    慕妃弦见花弄影去而复返,想着他杀了小少,恨得咬牙切齿,穴道一被解开,顺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恶狠狠骂道:“花弄影,你这个大恶魔!我要杀了你!”说完朝他扑了过来。

    花弄影莫名其妙被慕妃弦打了一记耳光,又听她说要杀了他,心里又痛又怒,一张俊脸立刻沉了下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冷笑着说道:“慕妃弦,我又没有招你惹你,你无缘无故打我,还要说杀了我,难道你就这么恨我吗?”

    慕妃弦恶狠狠望着他,颤声说道:“对,我恨死你了,恨不得马上杀了你!你杀了小少还说你没有招我惹我,简直是无耻之极!”

    花弄影只觉得自己的心从来都没有这样痛过,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惨然笑道:“没想到我花弄影在你眼里一直都是个大恶魔!小少,就是你身边的那个黑衣男子吗?哼,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说我杀了小少,但是你竟然为了别的男人要杀我,真的是让我太痛心了。恨只恨我花弄影对你太痴情,虽然你总是将我当做恶魔混蛋,我却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希望你有一天能回心转意回到我的身边,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因为你已经将你的心完完全全交给别人了。你想杀我吗?好啊,看你什么时候能杀我的时候再来找我吧,我等着你!”

    话一说完,花弄影将慕妃弦狠狠掼在地上,冷冷一笑,说道:“真是个无情的女人!本公子这就回去好好等着你来杀我,千万不要在杀我之前又反悔了。”又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慕妃弦恶狠狠看着花弄影的背影,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楚君少身边将他抱在怀里,眼里含着泪叫道:“小少,你快醒一醒啊,你可千万不要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可是楚君少却依旧双目紧闭,动也不动地躺在她的怀里。慕妃弦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想着楚君少平日对她的好,心里更是痛得不行。她伸手颤微微地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只是这呼吸太微弱了,仿佛随时会断了一样。她忍不住抱着小少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还没有死,你哭什么?”

    慕妃弦倏地抬起头,只见一个邪魅的身影从夜色中走了过来,脸带一副青铜面具,衣袂

    轻舞,宛如幽灵。

    这个女人,竟然就是上次在破庙救了慕妃弦,并要她杀花弄影的那个女人。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呢?

    慕妃弦也顾不上这些,听她说楚君少还没死,赶紧哀求道:“夫人,他现在受了很重的伤,很快就要死了,你就救救他吧!”

    铜面女子眼睛盯着她,说道:“你若是答应跟我一起走,三年之后再回来杀了花弄影,我就帮你救他。”

    慕妃弦想着花弄影的狠毒和绝情,咬着牙说道:“好,只要你能救活楚君少,我就答应你杀了花弄影!”

    铜面女子眼里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转瞬即逝。她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塞入楚君少口中,伸手将他抱了起来,说道:“你跟我走吧,我一定会将楚君少救活的。”

    慕妃弦擦掉眼泪,再次向花弄影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义无反顾地跟在铜面女子的后面走了。

    三年之后。

    平兰山下。

    正午。烈日如火。

    四五个光着脊背的大汉围成一圈靠坐在一棵几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下,一边将手当做扇子扇风,一边抱怨道:“老子都快被这鬼天气热得脱层皮了,怎么还没看见一个人来?难不成知道咱兄弟几个守在这里所以都绕别的路走了?”

    他旁边那个大汉闻言白了他一眼,说道:“平兰山只有这一条上山下山的路,哪里还有别的路可以通过?除非那个人有翅膀从天上飞过去还差不多。小虎,你就别抱怨了,就当是在这里乘凉好了,反正寨里比这里还要闷热。”

    那小虎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锦帛摊开来,望着那画上的女子说道:“你们说咱寨主也真是奇怪,每天都叫我们守在这里找这个女子,他怎么不想一下,如果这个女子一辈子都不到咱们平兰山来,他就算等一辈子也等不到。不过这个女子真的是比天仙还美啊,难怪寨主会对她痴心一片,宁愿等她一辈子也不找别的女人。”

    另一个大汉撇了撇嘴说道:“咱们寨主这不叫痴心,这叫傻。天下漂亮的女人那么多,他偏偏只对这画上的假女人痴迷,真是太丢我们男人的脸了。画上的女人虽然美,但再美也是能看不能吃,现在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他就不会一边找几个女人玩玩一边等他的心上人吗?如果那个女人永远不来,等他老了身边却连一个端茶递水的女人都没有,那时候岂不是太凄惨了。再说他长得那么英俊风流,见过他的女人哪个不为他动心?他却偏偏要为了一幅画上的假女人守身如玉,叫我说,这世上真是再也长不出像他这样的傻瓜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