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69章 :
    第69章:

    花弄影赶紧松开了她的衣襟,抱着她的肩膀急切地说道:“妃儿,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是我见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一时气糊涂了才说出这种话,你千万不要当真啊!”

    慕妃弦闻言哭得更厉害了。花弄影一时慌了神,连忙伸手帮她擦眼泪。司空幻趁他不注意,一把推开他,将慕妃弦拉到自己身边,对花弄影怒声说道:“花弄影,你说,你是不是欺负过妃儿?”

    花弄影理也不理他,一脸心疼地望着慕妃弦说道:“你的脸到底是谁毁的?你把他的名字告诉我,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断,为你报这毁容之仇!”

    慕妃弦擦掉眼泪,将面纱带好,眼里依旧是一片凄然,对他说道:“不用了,害我的人已经死了,就算她没有死也用不着花教主给小女子报仇,小女子地位卑贱,实在不敢高攀高高在上的花教主。还请花教主高抬贵手,放小女子跟两位朋友离开。”

    花弄影听到这番话脸色又沉了下来,看着慕妃弦的眼睛说道:“妃儿,你是不是还在为我刚才说的话生气?我跟你道歉好不好?只要你能原谅我,教我做什么都可以。”

    慕妃弦淡淡一笑,说道:“花教主刚才说的一点都没错,小女子又怎么会生花教主的气?小女子确实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两位帅哥都是我的心爱之人,而且都跟我有过关系,所以花教主不必给小女子道歉,也不必要小女子原谅。再说我跟花教主又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又何来原谅一说呢!小少,我们走吧,不要再跟他们纠缠下去了。”

    钟无情等人在看到慕妃弦真面貌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早就停止了对楚君少的攻击。楚君少见慕妃弦叫他,赶紧走到她身边去。慕妃弦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哀怨地看了花弄影一眼,拉着楚君少的手与司空幻转身走了。

    花弄影见慕妃弦根本就不理会他,径直拉着别的男人的手走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如打翻了醋瓶子一般,一张俊脸倏地沉了下来,怒意乍现。

    绿雪来到他的身边,看向慕妃弦的眼里有嫉恨,有幸灾乐祸,看向花弄影时却是满眼的柔情,柔声说道:“教主,你就别生气了,把身子气坏了可就不好了。都怪那慕妃弦太下贱,已经是教主的人了还在外勾三搭四,简直是不知羞耻。。。。。。”

    刚说到这里,花弄影抬手就是重重一巴掌,只听啪地一声,她那白里透红的俏脸上立刻多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整个人也被打得倒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鲜血。

    只见花弄影一双眼睛带着杀人的光冷冽地看着她,厉声说道:“贱人,你要是再敢说她一句坏话,本教主就将你砍了拉出去喂狗!”

    绿雪伏在地上抚着被打痛的脸颊吓得瑟瑟发抖,一对明媚的美目里含着委屈的眼泪惊恐地点了点头。

    钟无情将绿雪扶了起来,见花弄影朝着慕妃弦的身影跟了上去,赶紧扶着绿雪追上去。

    慕妃弦三人各怀心事,走了一路都默不作声。最后还是司空幻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只见他对慕妃弦笑道:“妃儿,我们这是准备到哪里去?”

    慕妃弦蹙着眉头说道:“小少说何妙手可以恢复我的容貌,我想去找他,可是又不知道他在哪里。”

    司空幻闻言,展颜一笑,说道:“这个容易。何妙手是白龙城城主何妙棋的亲弟弟,过几天就是何妙棋的五十大寿,到时候何妙手一定会回来参加他的亲哥哥的诞宴,我爹和何妙手有些交情,也接到了白龙城主的请谏,到时候我求求他,说不定他会看在我爹的面子上帮你医治的。”

    慕妃弦闻言立刻高兴起来,拉着司空幻的手笑道:“幻幻,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整天都带着面纱真的是太难受了。”

    楚君少也是面露喜色,对司空幻笑道:“司空公子若是真的能让何妙手帮妃儿恢复容貌,楚君少感深意重,妃儿可真是有福气,能得像楚兄这样俊才的垂爱。”

    楚君少看了慕妃弦一眼,对司空幻淡淡一笑,说道“像妃儿这样聪慧过人的世间奇女子有哪个男人不对她动心?司空公子不也如此吗?”

    司空幻被窥破心事,不由俊脸一红,讪讪笑道:“楚兄说得不错,妃儿的确是世间奇女子,也难怪像楚兄这么冷酷的人也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楚君少闻言笑道:“妃儿值得我为她付出,看司空公子对妃儿也是关怀备至,一定是也喜欢上妃儿了吧。”

    司空幻的俊脸更红了,尴尬地笑了笑,不说话了。

    慕妃弦见他二人言语之间相互敲击,不禁笑道:“你们两个人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吃醋了吧?”瞧着一旁的司空幻红红的俊脸可爱之极,不由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说道,“幻幻,你的脸怎么这么爱红?嘿嘿,就像个大姑娘一样。”

    楚君少闻言在一边笑,司空幻的脸更红了,捉住慕妃弦的手,干咳一声,说道:“妃儿,你不要总是戏弄我。楚兄也在,你怎么不去戏弄他呢?”

    慕妃弦笑嘻嘻说道:“因为你比较爱脸红,比他要可爱。他太酷了,我不敢去戏弄他。嘿嘿。”

    楚君少在一旁酷着俊脸说道:“妃儿,你这样说的意思是不是你比较喜欢司空公子?”

    慕妃弦笑眯眯看着他,说道:“怎么,我这样说你不高兴了吗?”

    楚君少望看她的眼里满是柔情,说道:“没有,只要你高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就算你喜欢司空公子我也不会反对,只要你愿意让我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守护你就行。”

    慕妃弦没想到楚君少会说出这番话,不禁讶然地看着他,试探地问道:“你真的不介意我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楚君少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和无奈,正色说道:“我介意,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开心。不求占你一颗心,只希望你愿意让我留在你的身边,不论你心中有无我一席之地,这辈子,生生死死我都愿意陪着你。”

    慕妃弦闻言心里不禁感动之极,司空幻也为楚君少对慕妃弦的深情所动容,含笑说道:“楚兄平时看起来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想到却是个真正痴心之人。连在下都被楚兄的这番话所感动了。”

    楚君少望着他,也含笑说道:“妃儿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珍惜的人,相信司空公子也是这样认为的吧,不然你也不会三番四次的救她,维护她。如果你真的想一辈子都这样保护她的话,不如摒弃那些世俗的看法和束缚,跟我一起留在妃儿的身边吧。一个人活在世上也只有短短数十年的光阴而已,为何不随心所欲让自己过得开心点呢!我们虽然是男人,但也不必去计较那么多,让自己活得开心点才是最实在的。”

    司空幻闻言面露喜色,说道:“楚兄说的是真的吗?其实我跟你的看法也是一样,只是怕楚兄不愿意我跟妃儿在一起,所以一直都不敢说出来,既然楚兄这么开通我就放心了。”

    慕妃弦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说道:“你们,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想一起做我的老公?”

    楚君少笑望着她说道:“只要能留在你的身边,无论你把我看做什么都无所谓。”

    司空幻在一旁却笑而不答。

    慕妃弦又呆了好一会儿,忽然兴奋地大叫起来:“你们说的是真的吗?那我现在不就有两个美男老公了?哈哈哈,没想到我慕妃弦竟然因祸得福,毁了容却得了两个美男老公,真的是太值得了,以后就可以在别人面前炫耀炫耀了。哈哈哈!”

    楚君少和司空幻看着慕妃弦得意狂笑的样子,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小孩心性,刚才还伤心得跟什么似的,现在马上又开心得跟平空捡了个金元宝似的,

    慕妃弦连日来的郁闷因这个意外的惊喜而一扫而空,一路上都是喜笑颜开的,一会儿调戏楚君少,一会儿调戏司空幻,惹得两人恨不得抓住她把她也调戏一顿,只是碍于对方在场才不好意思动手。

    走到路口,慕妃弦三人先去吃了些东西,然后叫了辆马车向白龙城的方向奔去。花弄影几人远远跟在后面,见他们上了马车,自己也叫了马车跟在后面。

    天黑下来的时候,马车才进白龙城。司空幻对这白龙城极为熟悉,带着慕妃弦跟楚君少进了家名叫白龙阁的客栈休息。花弄影几人也跟着进了这家客栈。

    用过晚膳后,慕妃弦觉得身子累得很,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才躺了没多久,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只听司空幻在外面说道:“妃儿,你睡了吗?”

    慕妃弦起身去把房门打开,见司空幻有点局促地站在门口,不由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戏谑地笑道:“幻幻,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想我了?”

    司空幻俊脸微红,嗫嚅着说道:“楚兄怕妃儿晚上一个人睡不安全,所以叫我过来保护你。”

    慕妃弦眉头一挑,嘻笑着说道:“真的是小少叫你来陪我睡觉的吗?那他自己干嘛不来陪我?我看是你想占我便宜才偷偷瞒着小少来找我的吧!”

    司空幻闻言心里一阵失落,脸色也黯淡下来,说道:“如果妃儿不想要我陪你的话那就算了,我去找楚兄来陪你。”说完转身就要走。

    慕妃弦赶紧伸手拉住他笑道:“我逗你玩的呢,你还真生气了!来都来了干嘛要走呢。正好我也在想你,既然小少不介意,你今晚就留下来陪我吧!”

    司空幻听了这番话心里的失落感才淡了去,任由她拉着自己进了屋。

    慕妃弦关上房门,拉着司空幻坐在床上,笑盈盈望着他。司空幻接触到她玩味的眼神,一张俊脸又抑制不住地红了,轻声说道:“你干嘛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慕妃弦见他害羞脸红的模样既可爱又诱人,眼里的玩味更浓,戏谑地说道:“你不要我看你,难不成要我立刻将你扑倒在床上吃掉吗?”

    司空幻闻言忍不住瞪了她一眼,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带着一丝嗔怪的语气说道:“妃儿,你对男人说话都是这样大胆直白的吗?你说话为什么不能含蓄一点?你应该知道,男人都是禁不住女人勾引的。你若总是这样跟男人说话,吃亏的那个人一定是你。”

    慕妃弦偎在他的怀里,只觉得心里甜蜜蜜的,看着司空幻那张风流俊俏的天人之颜近在眼前,眼里笑意欲深,说道:“你说这番话的意思是不是你现在已经被我诱惑到了?难道你不怕晚上被我这张恐怕的脸吓到吗?”

    司空幻摘下她脸上的面纱,轻轻抚摸着她脸上的疤痕,眼里满是怜惜和心疼,柔声说道:“你放心,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不会嫌弃你的,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外貌,否则我不会看不到天下那么多的美貌女子,而单单只是看到了你一个人。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最美的。”

    他深深地凝视着慕妃弦,眼里的柔情几乎要将她的心溶化掉。

    屋内的空气顿时暧昧起来。慕妃弦望着那张越凑越近的俊颜,叹了口气,闭上眼将唇送了上去。今生今世能得楚君少司和空幻这两个人的痴心相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个温柔缠绵的吻之后,两人都有些心猿意马,司空幻吹灭了灯,轻轻解开了慕妃弦的衣衫,慕妃弦只觉得心里一阵悸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两人正欲再继续往下深入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声音里带着讽刺和浓浓的怒气:“慕妃弦,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别的男人上床!你到底有没有将我花弄影放在眼里?”

    慕妃弦一听是花弄影的声音,心里不由一惊,赶紧推开司空幻,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好事被扰,司空幻暗自恨得牙痒痒,可是也没有办法,只好不情不愿地将慕妃弦放开,摸着黑套上衣服后将屋里的灯点燃。

    花弄影的一张俊脸上满是怒意,眼见两人头发凌乱衣冠不整的样子,心里的怒火更甚,看着司空幻冷笑着说道:“没想到堂堂藏龙帮的少帮主竟然会做出这种勾引别人老婆的伤风败俗之事,你就不怕这件事传出去让你们藏龙帮颜面扫地吗?”

    司空幻恨恨地瞧着他,冷冷说道:“花教主这话是从何说起?妃儿根本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又如何成了别人的夫人?而且就算她要嫁人也是嫁给我司空幻,成为我司空幻的夫人。现在我跟她男未婚女未嫁,而且情投意合两厢情愿,又何来伤风败俗一说?倒是花教主你不经人允许就随便闯入他人房间坏人好事,这样做是不是失了你堂堂焚心教帮主的身份?”

    花弄影没有回答他的话,冷眼看向慕妃弦,用嘲弄的口吻说道:“慕妃弦,没想到你的外貌被人毁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还能勾引到像司空幻这样风流俊俏的美男子,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在你的眼里别的男人都比我要好吗?”

    慕妃弦眉头一挑,脸上露出淡淡的冷笑,说道:“听花教主的意思,是说你自己比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要优秀吗?可是我好像看不出来啊,你不如就给我说说你自己优秀在哪些地方,我若是听得动心了,说不定也会让花教主跟他们一样留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呢。”

    花弄影闻言心里怒火更甚,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她的衣襟,恶狠狠看着她的眼睛,咬着牙说道:“慕妃弦,你不要再挑战我的脾气,我花弄影从来都没有如此对一个女人,对你已经是一再容忍,你若是再这样下去就是欺人太甚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现在立刻跟我走,之前的事我可以一概不计较;你若是还是用这种态度对我,不愿意跟我走的话,我们就一刀两断,从今以后形同陌路,再无瓜葛!”

    慕妃弦心里的怒火也被挑了起来,看着他冷笑道:“花教主这是在威胁我吗?可惜我慕妃弦就是这个脾气,就是喜欢到处拈花惹草勾引男人,你要是看不下去就干脆离开,我又没有强迫你跟我在一起!而且,我慕妃弦生平最讨厌男人在我面前耍大男人脾气,也最讨厌别人拿事来威胁我,什么狗屁机会,我根本就不在乎!不就是一刀两断吗?谁怕谁啊!一刀两断就一刀两断吧,本小姐还从来没怕过跟谁一刀两断的。你赶紧走吧,不要在这里妨碍我跟幻幻的好事。”

    花弄影闻言怒不可遏,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厉声说道:“慕妃弦,你这个贱人!我花弄影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个下贱无耻的女人!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我错了,竟然会以为这世上还会有个真心的女人来对我!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你跟别的男人鬼混了!不过你要记住,像你这样淫荡的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一巴掌的力道是如此之大,慕妃弦立刻被打得趴倒在床上,嘴角的鲜血也溢了出来。司空幻没料到花弄影会动手打慕妃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喝一声,一掌将花弄影打倒在地,抓住他的衣襟恶狠狠说道:“花弄影,你这个恶魔,竟然敢对妃儿动手!今天我司空幻若不杀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说完举掌向他的天灵盖狠狠拍了下来。

    慕妃弦一见花弄影就要丧命在司空幻的掌下,急忙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说道:“幻幻,不要杀他,不要杀他!”

    司空幻没料到花弄影如此对她,她还这样护着他,心里不由又气又恨,咬着牙说道:“妃儿,他这样对你,你就不恨他吗?”

    慕妃弦泪流满面摇了摇头,凄然一笑,说道:“若不是我伤了他的心,他又怎么会这样对我?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与他无关,你就放他走吧!”

    司空幻看着她楚楚可怜哀求他的眼神,心里一软,叹了口气,将花弄影狠狠掼在地上,厉声对他说道:“快滚!你以后要是再敢这样对妃儿,我绝对饶不了你!”

    花弄影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慕妃弦,眼里满是伤痛和恨意,嘲弄道:“花弄影多谢司空夫人的救命之恩,请两位放心,花弄影以后再也不会来纠缠司空夫人了,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又何必一定要留恋司空夫人这朵水性杨花呢!花弄影告辞了。”

    望着花弄影伤痛离去的背影,慕妃弦不由蹲在地上痛哭出声。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那样深爱着花弄影,可是为何又偏偏总是耐不住性子伤他的心呢!她心里其实一直都希望能跟花弄影在一起,她也明白花弄影对她的心意,可是为什么每次见到他之后两人却总是针锋相对相互伤害呢!现在他终于离她而去了,而且以后再也不会理她了,她的心却痛如刀割,宛如被人生生剜走了一块肉一般,痛得都快不能呼吸了。为什么,为什么爱一个人要这么痛苦啊!

    司空幻默默站在她的身边望着她,看着她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也是痛苦难当。原来她深爱的人是那个恶魔,是那个杀人如麻人人得而诛之的花弄影。他嫉妒,可是他更心疼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现在却为别的男人哭成泪人的女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