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66章 :
    第66章:

    有了灯光,慕妃弦的心里才没那么害怕了,她小心翼翼跟在花弄影身后,无意间瞧见身旁的石壁上竟然画着一个俊若天人神采飞扬的绝世美男子。那副画约有一人多高,画中人儿个一身白衣胜雪,衣袂翻飞,抬头仰望着前方,那张让人惊为天人的俊颜上露出温柔迷人的笑容。一眼看去,这个绝色美男就如同是活生生的一般,飘逸绝尘。

    慕妃弦不禁看呆了,情不自禁伸妯手去抚摸那画中人儿。就在这时,她脚底下忽然无声无息地裂开了一个大洞,来不及惊呼出声,她的身子已经直直掉了下去。花弄影正巧回头准备拉她的手,见她遇险,马上扑了过来,与她双双掉了下去,扑通一声重重摔在下面。慕妃弦屁股先着地,差点儿摔成两瓣儿了,疼得她眼泪直往外冒。花弄影赶紧过来扶起她,关切地问道:“妃儿,你受伤没有?”

    慕妃弦揉着屁股,眼泪汪汪地说道:“我的屁股,好痛啊!”

    花弄影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促狭的笑意,说道:“你可真是笨,自己明明学过武功,掉下来的时候不会施展轻功吗?活该摔得这么惨!好了,小乖乖,快别哭了,夫君我来替你揉揉屁股吧!”

    慕妃弦马上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哼!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小子。我才不让你占便宜呢!你快找找出路,我可不想呆在这个到处都是机关的鬼地方。”

    花弄影哈哈一笑,牵着她的手沿着前面有亮光的方向走。这个暗洞应该是通向外面的,因为越往前走光线就越强。走了约两百步的时候,眼前光亮大开,原来已经到了洞口。只见触目之处皆是一片红艳艳的花朵,在阳光下灿烂夺目。空气中有馥郁的幽香扑鼻而来,直沁入人的心肺,让人心旷神怡,浑身舒坦。

    慕妃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色一下子变了。因为这些花竟然全都是玉渺英,她的克星玉渺英!那日宋离风拿这种花来诱惑她的情景又出现在她眼前,她只觉得全身开始发热发软,很快便燥热难耐。

    花弄影的脸色也变了变,望向慕妃弦时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他伸手将慕妃弦拉进怀里,看着她一瞬间变得妖娆无比诱人之极的俏脸,嘴角露出邪邪的笑意,故意问道:“妃儿,你的脸怎么一下子这么红了?是不是感觉很热啊?要不要夫君我帮你降降温?”

    慕妃弦瞧着花弄影那得意的神色,不禁暗暗叫苦:惨了惨了,又中招了!这回非得便宜这坏小子了!她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发软,花弄影那张带着邪笑的俊脸此刻在她眼里是如此性感而诱人,心底的蠢蠢欲动,望向花弄影的眼神楚楚可怜,渴望与羞涩交织在一起,更显得诱惑之极。

    花弄影脸上的笑意欲甚,轻轻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说道:“夫君我终于又可以跟夫人继续我们刚才没有完成的事了。我这是给夫人解决需要,夫人事后可别责怪我哦!”

    慕妃弦羞愧难当,可又抵抗不了体内的诱惑,只得任由他拦腰抱起自己向不远处的一个小石屋走去。

    就在这时,水烟烟那娇媚的笑声又传了过来:“花教主跟你夫人真是如胶丝漆啊,一有空就想着上床温存温存,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啊!不知道花教主可否让烟烟在旁边看看你的床上功夫如何?”

    慕妃弦一听这水烟烟又来了,挣扎着想跳下地,花弄影却将她抱得紧紧的,不容她挣扎,面不改色地笑道:“没想到水烟烟除了贪恋美色之外,还有这个听房的嗜好。既然你这么想看本公子与夫人温存,那你就好好看吧,本公子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让你看看我们又不会吃亏。”说完走进石屋,抬脚将石门砰地一声关上。

    慕妃弦又羞又惊,说道:“坏小子,你,你不会真的想在这里跟我,呃,那个吧?她说不定在这个屋里留了暗眼专门等着偷看呢!”

    花弄影将她放在屋内的那张床上,俊脸凑近她,邪邪笑道:“夫君我都不怕,夫人你怕什么?她想看让她看去,你又少不了一块肉,说不定她还会羡慕夫人你能找到一个像夫君我这么英勇能干的男人呢!”

    慕妃弦羞恼地说道:“我可没有你那么不要脸!哼,你以前跟那么多女人的时候都是这样当众给人表演的吗?啊,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个大色唔唔狼非礼啊。。。。。。唔唔”

    后面的话全部被花弄影的吻霸道地堵了回去。水烟烟的笑声继续从外面传了进来,慕妃弦绝望地在心里哀嚎:救命啊!有没有谁来救我啊!我可不想当免费观看的活春宫啊!呜呜!

    水烟烟那张绝艳的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缓缓走了过来,在门口停下。屋里的动静忽然一下子没了。水烟烟皱了皱眉头,正在想屋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屋内又有了动静,只听有女子娇媚诱人的呻吟声传了出来,伴和着男子低低的喘息声。

    水烟烟的脸上浮起一丝邪恶的笑意,悄悄绕到屋子后面去,轻轻将一根短小的细木棍从墙上的一个很小的洞里掏了出来,将脸凑上去准备偷看,可她还没看到什么,一粒石子就从里面飞了出来,打在她的左眼上。她立刻捂着左眼惨叫起来,仓皇地后退,破口大骂道:“花弄影,你堂堂焚心教的大教主,竟然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暗算老娘,简直是卑鄙无耻!”

    花弄影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大家彼此彼此,像你这种女人连听房这种龌鹾无耻的事都做得出来,本公子为何就不能无耻一下呢?本公子虽然不怕人看,但也不屑给你这种无耻之极的女人看!你还是赶紧回去看看你的那只眼睛还有没有救吧,要是再敢偷看的话,本公子一定把你的另外一只眼睛也给废了,让你变成一个没有人要的瞎眼丑女人!”

    水烟烟的脸上已经被眼里流出的血染红了半边,一眼望上去恐怖而吓人。她捂着生痛的眼睛怒骂了一声,赶紧转身回去了。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水烟烟是女人,所以也爱美,而且比别人更在乎她的外貌,因为她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勾引世上的绝色美男子,如果她失去了这副绝艳的相貌,变成一个瞎眼的丑女人,到时候恐怕就是个丑八怪也懒得看她一眼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呢?所以她得赶紧想办法去把眼睛治好,至于这个仇,以后一定要找花弄影讨回来,不把他的眼睛也废掉她誓不罢休。水烟烟在心中恶狠狠想到。

    一番姐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那两个女人闻声朝这边看了过来,果真是钟无情和她锦绣园的贴身丫鬟兼好姐妹绿雪。钟无情看到慕妃弦也是面露喜色,眼光转到花弄影身上,不由一愣,赶紧过来给花弄影行礼。花弄影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绿雪也满面喜色快步走了过来,慕妃弦的拥抱,绿雪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从她身边走过,扑到花弄影的怀里,楚楚可怜地说道:“教主好狠的心,一走就是一个多月,雪儿都快想死你了。”

    慕妃弦的身形顿时僵在那里,再也动不了了。

    花弄影皱了皱眉,伸手推开了她,说道:“你不是在教里呆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绿雪偎在花弄影身边泫然欲泣,说道:“自教主离开之后,这一个月来好多武林中人不断攻击西冷的总坛,雪儿非常害怕,所以才偷偷从总坛跑了出来,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教主,谁知道在半路上忽然遇到几个打劫的强盗,险遭他们毒手,幸好遇到无情姑娘才安全脱身。无情姑娘也在找教主,所以雪儿就跟着她一起来了,没想到真的在这里碰到教主了。雪儿真的好高兴,有教主在身边以后就不用再害怕了。”

    慕妃弦缓缓转过身,望着在花弄影身边小鸟依人的绿雪,刚才的惊喜和惊讶已经全然变成了苦涩和气恼。她不明白,眼前这个女子明明就是锦绣园里与她相处了五六年情同姐妹的丫鬟绿雪,她的身影,她的声音,她说话的语气,还有她脸上那活泼可爱纯真无邪的笑容,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又是这么的陌生。这个绿雪就当她是陌生人一样,连偷偷瞧她的眼里也带着敌意。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真的是自己认识的绿雪吗?她更不明白的是,自己走的时候她明明呆在慕王府里,而现在看情形,她好像已经成了花弄影的女人?

    花弄影推开绿雪,走过来拉住慕妃弦的手,对她笑道:“妃儿,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吧,今天走了这么久的路,我都快累死了。”

    慕妃弦缓缓将手抽了出来,望着绿雪说道:“绿雪,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妃儿小姐呀!”

    绿雪抬眼望着她,对她嫣然一笑,款款走了过来,说道:“妹妹是教主的新宠吧?姐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妹妹,妹妹怎么知道姐姐的名字叫绿雪?”她过来拉住慕妃弦的手,含笑说道,“看来我跟妹妹真的是有缘份,不然妹妹也不会叫出姐姐的名字。姐姐如今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再难服侍教主,就劳烦妹妹这几个月要受累了。”

    “什么?你怀了花弄影的孩子?!!”

    若说慕妃弦刚才得知绿雪原来已经是花弄影的女人的时候,心里虽然又是酸楚又是苦涩,但想想那是他跟她在一起之前的事,虽然心里非常不舒服,但还是勉强可以忍下去。可现在这个消息却无疑于一个炸弹一样轰地一下在她头顶炸开了。绿雪竟然已经怀了花弄影的孩子!虽然她不承认认识她,但她明明就是与她相处了几年的贴身丫鬟绿雪无疑。她们虽然名为主仆,但她一直都是把她当作亲姐姐一样看的,而绿雪也一直像个姐姐一样宠着她,呵护她,关心她。可是现在,这个自己当作亲姐姐的人竟然变成了她心爱之人的女人,并且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这叫她一时之间如何去面对?

    花弄影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一把抓住绿雪的胳膊,厉声说道:“你是怎么怀孕的?你不是一直在服藏红花吗?是不是你一直都没有吃药?”

    他手上的力道是如此之大,绿雪立刻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楚楚可怜地说道:“雪儿自跟了教主之后,对教主一片痴心,只希望能每天都能陪在教主身边,教主不是也说过雪儿乖巧听话讨人喜欢吗?雪儿自知蒲柳之姿,留不住教主的心,所以私心想给教主生个孩子,就算以后教主不要雪儿了,还有教主跟雪儿的孩子留在身边,雪儿想念教主的时候就看看我们的孩儿,总算可以一解相思之苦。雪儿说的全是肺腑之言,希望教主看在雪儿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让雪儿留下这个孩子。”说到这里,绿雪已经泪流满面,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让人心生疼惜。

    花弄影依旧恶狠狠地看着她,缓缓将她的胳膊放开,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绿雪连忙在他面前跪了下来,苦苦哀求道:“雪儿知道错了,教主想怎么处置雪儿都可以,就是不要赶雪儿走。雪儿自小就是个孤儿,身边一个亲人朋友都没有,教主是若将雪儿赶走了,雪儿一介弱女子,又怀有身孕,流落在外一定必死无疑,还望教主看在雪儿曾经服侍过教主两个多月的份上发发慈悲,让雪儿留下吧,雪儿一定听教主的话,绝对不给教主添麻烦。”

    花弄影一脚将她踢开,恼怒地说道:“本教主最讨厌黏人的女人,你要是再不滚,别怪本教主心狠手辣,亲手杀了你!”

    绿雪神色惨淡,俯在地上哀哀哭泣。慕妃弦走过来将她扶起,冷冷看着花弄影说道:“花教主怎么能这样残忍?就算你不喜欢她,看在她已经有了你孩儿的份上你也应该好好对她,难道在你的眼里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玩物,喜欢了就甜言蜜语哄一哄,不喜欢了就一脚踹开吗?”

    花弄影拉住她的手,略带怒气地看着她,耐住性子说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对你说的话?对于我来说,其他女人都是玩物,只有你一个人不是。我所有的女人中,只有对你才是真心的,而且以后只有你这一个女人!”

    慕妃弦心里气愤之极,用力推开他的手,冷笑着说道:“事到如今花教主还要用这种甜言蜜语来迷惑我吗?这种话你都不知道跟多少个女人说过了,我慕妃弦虽然愚钝,但也不是任人欺骗的傻子!这世上的男人哪个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哪个不是喜新厌旧?特别是花教主你!你跟绿雪温柔缠绵了这么久,她对你一片痴心,而你现在玩腻了她就叫她滚,还扬言要亲手杀了她!那我呢,我慕妃弦一向粗鲁野蛮,不会讨花教主欢心,恐怕两个月不到就被花教主弃如蔽屣了吧!”

    她越说越也在旁边开口劝道:“妃儿妹妹,姐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教主对哪个女人这么真心过,以前的事你就不要再计较了,相信教主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慕妃弦抬手擦掉眼泪,冷笑道:“不必了,我慕妃弦宁愿一个人孤独终老也不愿意跟这种下三滥的男人在一起!我要走了,姐姐你代我好好照顾绿雪吧!”说完看了绿雪一眼,也不理花弄影,转身就走。

    花弄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了回来,咬牙切齿说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听话!我不是都跟你说了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吗?你为什么还要走?难道我花弄影在你的眼里就是如此的不堪吗?”

    慕妃弦恶狠狠地瞪着他,咬着牙说道:“这世上最不可信的就是男人说的话!你不知道有过多少女人,你焚心教的寝宫里也不知道藏了多少女人,你说你以后只跟我一人在一起,那她们呢?你怎么对她们负责?难道你要把她们全部都赶出去或是杀死吗?哼,你说本小姐不听话,本小姐天生就是这副德性,谁听话你找谁去!你放开我,你这个无耻的大!”

    慕妃弦拼力挣扎着要将胳膊从花弄影的铁钳下抽出来,可花弄影就是不放手。她气愤之极,张口就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咬下去。花弄影任由她去咬,依旧不放开她,咬着牙说道:“我说过,这世上没有我花弄影办不到的事,也没有我花弄影得不到的女人。你是我最爱的女人,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就算你将我咬死我也不会放开!”

    慕妃弦闻言心内又是酸楚又是痛苦,忽然放开了他,蹲下去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花弄影见她这样伤心,一颗心也是难受之极,放开了她的胳膊,蹲下身子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说道:“妃儿,我真是该死,竟然让你如此伤心,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伤心难过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慕妃弦没有答话,哭得更伤心了。她本来以为自己不会介意花弄影以前的那些女人,就算是看到她们她也不会吃醋,因为他跟她说过,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她不但介意,而且吃醋,非常非常吃醋。当听到绿雪怀了他的孩子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懵了。他竟然已经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她以前的好姐妹。除了绿雪,他身边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有了他孩子的女人!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只觉得自己心里难受得就像被刀子割开了一样,眼泪根本就不受控制地往外涌。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作恶多端风流成性的大大混蛋!这是不是就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她辜负了自己一直深爱也深爱着自己如今却生死不明的慕无双,辜负了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楚君少,辜负了那个对自己情根深种还因自己而丢了太子宝座如今也是下落不明的纳兰锐,还有那个一直搭救的司空幻。这么多的情债,叫她如何面对,这辈子如何去还?

    花弄影叹息了一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说道:“妃儿,都是我不好,你不要再哭了。你要是真的想走我也不拦你,只是你今天走了这么远的路,一定累坏了,要走也等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走吧!”

    慕妃弦没有答话,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小声抽噎着。

    一旁的绿雪看到花弄影对慕妃弦是那样温柔体贴,心里不由又是憎恨又是嫉妒。

    钟无情开口说道:“教主,属下和绿雪就住在前面不远处的鸿运客栈,教主和慕姑娘今晚也不如住在那里吧。”

    花弄影没有说话,抱着慕妃弦向前走去。

    晚上花弄影在慕妃弦房里磨磨蹭蹭的不愿走,被慕妃弦板着脸一脚给踹了出去,将他关在门外。

    连日来发生的事让慕妃弦心乱如麻,在床上辗转反侧,可就是睡不着,只好闭着眼睛数绵羊。就在她数绵羊数到两百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绿雪的声音传了进来:“妃儿小姐睡着了吗?”

    慕妃弦现在本不想再见到绿雪,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她们曾经是主仆,是好姐妹,如今却变成了同一个男人的女人,变成了情敌关系,她心里复杂得很,实在不应该用何种面目去看待她。

    她正在犹豫,绿雪又开口说道:“妃儿小姐,你是不是还在怪我白天没有认你?我也有我的苦衷啊!小姐,求求你开开门吧,绿雪有话对你说。”

    慕妃弦只好起身去打开房门,绿雪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她的面前,含泪说道:“小姐,绿雪对不起你,你要是想骂绿雪就尽管骂吧!”

    慕妃弦关上房门,将她拉了起来,脸上浮起一丝苦笑,说道:“你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为什么要骂你?你现在怀有身孕,行动不方便,不要动不动就下跪,还是赶紧坐下来再说话吧。”

    绿雪面现哀伤之色,说道:“我知道小姐心里其实还在怪我怀了花弄影的孩子,只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小姐你现在会跟他在一起,不然打死我我也不敢跟他在一起的。”

    慕妃弦只觉得嘴里一片苦涩,淡淡地说道:“既然这件事现在已经成了事实,再说这么多也没有用,你还是说说你是怎么离开慕王府遇到他的吧。”

    绿雪擦了擦眼泪,说道:“那天小姐你突然失踪后,夫人差点急坏了,我和绿冰姐姐也差点急坏了,侯爷派人到处找你,可京城都搜遍了也没有找到你的人。夫人急得不行,便叫我到小姐你的公主府去守着,若是看到你回来了就去通知她。我在公主府呆的第二天晚上,府里突然来了一个小偷,没偷到什么东西,就将我掳了去,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焚心教的藏宝使者胡钟,他将我带到焚心教的总坛里把我献给了花弄影。我怕遭受他们的侮辱,本想咬舌自尽的,可是没有想到,自打第一眼见到花弄影之后,我就被他的绝世风采给迷住了。”说到这里时,绿雪的那张俏脸上悄悄飞上了一小团红云,眼睛闪闪发亮,露出甜蜜的笑意,完完全全是一副坠入爱河的幸福小女人的模样。

    恋爱中的女人果然是最美丽的。慕妃弦心酸地想。想起那天花弄影跟自己表白时自己心里甜如蜜糖,也是这般幸福的小女人模样吧。

    只听绿雪继续说道:“自从我跟了教主之后,教主对我特别好,又体贴又温柔,总是夸我听话乖巧,说他那么多的女人当中最喜欢的就是我了。他还说他的心里只爱我一人,对别的女人都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他出来之前还对我说过,等他回到教里了就封我做教主夫人,可是没想到,没想到他现在又跟小姐你在一起了。”说到这里,她幽幽叹了口气,又道,“绿雪也知道男人的话不可信,可就是控制不住爱上了他,而且爱得不可自拔。虽然他现在又爱上了小姐你不要我了,可我不介意,只要他能让我留在他的身边让我每天都能见到他,我就心满意足了,何况我现在又怀了他的孩子,自然是希望能让孩子在他爹爹身边长大。所以小姐,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母子两个吧。”说完又扑通跪在慕妃弦的面前给她磕头。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