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65章 :
    第65章:

    夜幕已经完全降了下来,新月如钩,悄悄地挂在树梢。几颗星星缀在深蓝色的夜幕之上,散发着黯淡的光芒。

    朦朦胧胧中,花弄影好像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叫着他的名字,伴着低低的哭泣声清晰地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仿佛就是慕妃弦的声音。他动了动身子,感觉自己被人紧紧抱着,浑身的伤痛感依旧是那么清晰。

    难道我没有死吗?花弄影疑惑地想着。他慢慢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是泪水的俏脸,昔日神采飞扬的娇美脸庞如今已变得狼狈不堪,让人不由心生怜惜。

    慕妃弦正抱着花弄影略微只有一点温度的身子掉眼泪,忽见他睁开了眼睛,不由欣喜若狂,看着他面带喜色地叫道:“花弄影,你没死啊!你真是吓坏我了!呜呜”

    花弄影看着她又是哭又是笑的样子,眨了眨眼睛,戏谑地问道:“小丫头,你这是为我掉眼泪吗?”

    慕妃弦闻言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倏地隐去,冷哼了一声,一把抹去眼泪,板着小脸说道:“谁为你掉眼泪了?你少在这里自作多情,本小姐这辈子都不会为你这个大掉一颗眼泪的!”

    花弄影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坏笑,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死鸭子嘴硬吧!我明明看到你已经走了,为什么现在又回来,还抱着我流眼泪?你要是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我的话,又怎么会回来呢!”

    慕妃弦马上一把将他推到地上,还顺带着踢了他一脚,恶狠狠说道:“本小姐这样子对你总行了吧?哼,你以为我是为你回来的?白日梦做得真不错,要不是本小姐怕你这个大混蛋在这荒山野岭被野狼吃得尸骨无存,鬼才想回来看到你呢!”说完伸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找火笺子。

    花弄影被她这一推,顿时摔得龇牙裂嘴,心里暗自直嘀咕: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说得果真是一点都没错,我都伤成这样了她还下得了手。见她在自己身上乱摸,他忍住身上的疼痛调侃道:“你这女人怎么总是口是心非?刚才你明明说你不喜欢我,现在又为什么在我身上乱摸?”

    慕妃弦从他怀里掏出一个火笺子,白了他一眼,鄙夷地说道:“谁摸你了?我在找点火用的东西。像你这种烂人,鬼才懒得吃你豆腐,吃起来都是又酸又臭的。”又伸脚踢了他两脚,这才转身到旁边去捡来一堆树枝点火。

    花弄影苦笑着说道:“我花弄影真是倒霉,竟然会遇到像你这种心肠恶毒嘴巴也恶毒的女人。像你这个踢法,我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慕妃弦也不理他,点燃火堆后,又将一只剥了皮的兔子穿在一根树枝上放在火上烤。

    花弄影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拖着虚弱的身子慢慢走到她身边坐下,对她笑道:“没想到咱家夫人现在长出息了,竟然会捉兔子了。不知这只兔子是不是又是自己撞死的?”

    慕妃弦闻言只是撇了撇嘴,兀自专心地烤兔子,没有理他。

    花弄影见慕妃弦不理他,自觉无趣,干脆将半个身子靠在慕妃弦身上,说道:“夫君我全身都没力气,娘子的肩膀借我靠一下吧。”

    慕妃弦一把推开他,嫌恶地看着他,恶狠狠说道:“花弄影,你给本小姐乖乖在这坐着,再敢占我便宜,小心呆会儿没兔子肉给你吃!”

    花弄影假装被她推倒在地,躺在地上直叫唤,边叫唤边埋怨道:“哎哟哎哟,疼死我了!夫人你怎么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你这一推又去了我小半条命了!哎哟哎哟,天底下怎么还有这样狠心肠的女人!人家都快要死了她还要踹人家一脚送人家,真是天理何在啊!小野猫夫人,我现在都被你折磨得快要死了,难道你就连扶我一下都不肯吗?”

    慕妃弦恶狠狠地瞪了他好一会儿,才板着脸伸手将他拉了起来,说道:“肩膀可以借你靠一下,但是你不许偷偷吃我豆腐,不然我饶不了你!”

    花弄影又将半个身子靠在慕妃弦的身上,一张邪美的俊脸上浮现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吃完兔子肉,慕妃弦又抱了好些树叶来,在火堆近处给花弄影铺了张厚厚的树叶床,又在火堆的另一边给自己也铺了张树叶床,这才拖着满是伤痕疲惫不堪的身子躺了下来,摸摸手中的匕首,想着现在还不知死活的慕无双,一阵悲痛又涌上心头。她今天在这树林里转了一大圈,可到处都没有发现慕无双的尸体,按说他跟他们一样都是从那个山崖上掉下来的,应该也掉到这附近才对,既然现在找不到他的人,也找不到他的尸体,是不是证明他还活着?她心里因为这个想法略微安了一安。希望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就好,就算是现在找不到他的人,以后也总会找得到。到时候无论是生是死她都一定要陪着他,再也不与他分离了。

    第二天,慕妃弦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杆了。她刚想翻个身,却发现有只大手正搂在她的腰上,耳边有某个人平缓的呼吸声传了过来。她不由吃了一惊,侧头看去,只见一张俊美若天人的脸庞正对着她熟睡,一双狭长的凤眼紧紧闭着,眼睫毛竟然像女人的一样又黑又长。鼻子高挺俊秀,嘴唇温润而性感,让人看了竟然会产生一种想吻他的冲动。这张往日嚣张狂妄充满邪气的俊脸此刻却纯洁安详如熟睡的初生婴儿一般,就算是脸上的血污也遮不住他绝世的风采。

    没想到这个心狠手辣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魔花弄影竟然也有这么迷人的一面。慕妃弦失神地呆望了花弄影半天,见他的眼睫毛轻轻眨了两下,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轻轻拿开他的手,轻手轻脚爬了起来,走到树林西边不远处的一条小溪边梳洗,心里却在为自己刚才面对花弄影的俊美天颜时那一刹那的心动而暗恼。她暗暗在心中警告自己,花弄影是个大,他玩弄了那么多的女人,又害得慕无双生死不明,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貌所迷惑,否则就太对不起慕无双和自己了。

    花弄影悄悄睁开眼睛,望着那个仓惶离开的身影,邪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慕妃弦在小溪边梳洗完毕,见有好多条巴掌大的小鱼沿着溪水往下游,心里不由一喜,脱了鞋袜就下水去捉鱼,可是没想到那些小鱼儿又机灵又狡猾,借助滑滑的鱼鳞灵巧地从她的指缝间溜走了。折腾了半天,她一只鱼也没有抓到,反而溅了一身的水渍,恼怒得几乎要抓狂了。就在这时,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夫人你可真是笨,连只小鱼也抓不住,谁要是娶了你还不被饿死了。”

    慕妃弦扭过头去瞪着花弄影,气呼呼说道:“你要是觉得你自己聪明,那你来抓啊!我倒想看看你这个大到底多有本事!”

    花弄影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弯腰从地上挑了几个小石头,走到小溪边,也不看溪里,就那么随手一洒,很快就有几条小鱼翻着肚皮浮了起来。

    慕妃弦吃惊地瞪大眼睛,望了望那几条死鱼,又抬眼看向花弄影,啧啧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大还真有两下子,这样也能捉到鱼,看来以后就应该由你负责捉鱼吃了。”

    花弄影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有没有搞错?本公子乃是当今武林天下第一高手,如果连几条鱼都搞不定的话,那我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慕妃弦俯身将那几条小鱼捡起来,匕斜了他一眼,撇撇嘴说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你的能力了。你花弄影杀了那么多武功高强的人,又祸害了那么多的女人,要是连这几条小鱼都搞不定的话,岂不是要让天下人耻笑了。

    花弄影眨了眨眼睛,狡黠地笑道:“听你这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在吃醋哦!你要是不愿意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以后我就再也不找别的女人,要找也只找你一个。”

    慕妃弦呸了一声,说道:“多谢大的美意,只可惜本小姐还看不上你!”说完径自走上岸,蹲在溪边杀鱼,也不再答理他。

    花弄影施施然在她旁边的草地上躺了下来,望着眼前的一片青山绿水,听着耳边清脆的鸟鸣,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这样平静安详过。又偷眼瞧着正蹲在旁边忙着杀鱼的那个身影,心里竟泛起一丝甜蜜的感觉。若是能永远跟眼前这个小丫头生活在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远离江湖上那些打打杀杀,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他的脑子里竟然浮现出这个念头。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慕妃弦跟花弄影已经在这个树林里呆了快一个月了。为了住得舒服一点,花弄影特意在树林里搭了个小木屋,晚上睡觉的时候与慕妃弦一人占半边地儿。可是一到半夜他就会偷偷摸到慕妃弦那边悄悄抱着她睡。刚开始把慕妃弦惊醒时她对他又咬又踢,甚至还拿刀子出来威胁他,可是他依旧死脸赖皮发缠着她。慕妃弦没有办法,只好随他去了,只是警告他不许趁她睡着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天知道,他每晚抱着她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入眠,每每勃起之时他真想马上要了她。可是他忍住了,他知道,她不同于其他的女子,其他的女子可以当做泄欲的工具,而她不可以,因为如今的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他的整颗心。

    这样的夜晚是很难熬的,他以前每晚都有好几个女人陪着他,而现在身边只有这一个,而且还是个不能随便碰的。虽然每晚他都想离她远远的,刻意忽视她的存在,可又忍不住想抱着她入眠,因为他怕她突然之间就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了,只有抱着她才能实实感受到她的存在,才能让他安心。而这些,她根本就一点都不知道,从她总是警惕地看着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她仍然把他当作大大混蛋,以为他对她起着什么坏心思。

    很默契地,两个人再也没有提起过慕无双的名字,好像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出现在他们眼前一样。花弄影不提,是因为他已经暗暗将慕无双当做了心中的情敌,以前慕无双占据了慕妃弦的整颗心,而现在他要将慕无双悄悄从她心里赶出。虽然现在不知道慕无双是死是活,但是,只要他不出现,最好是永远不出现,他就有机会得到她的整颗心和整个人。

    而慕妃弦呢,最近却忽然烦恼起来。慕无双的生死不明让她焦急担心,而眼前这个花弄影却渐渐让她迷惑害怕起来,相处的时间越长,她心里的害怕和忧虑就愈甚。在她眼里,花弄影是个无恶不做的大坏蛋,是个专门祸害女人的大。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个信念却在她的心里渐渐变得软弱无力了?每每看到那张充满邪气却又俊美如天颜的俊脸,看到他望着她笑时眼里流露出的毫不掩饰的深深情意,她就心乱如麻,可又抑制不住地心动。而每晚的相拥而睡现在也变成了她心里的期待。她这到底是怎么了?她深爱的明明是慕无双啊!她明明是很恨这个害得慕无双落崖的大坏蛋的啊!可她为什么偏偏又对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动心了呢!

    她茫然,她惶恐,可慕无双那张如阳光般温煦的俊脸上却渐渐叠上了花弄影邪美的笑颜,而且越来越清晰。她不想再这样下去,她想赶紧逃离这个恶魔的身边,不愿再让他混淆自己的思绪,反正身上的伤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以离开了。

    可是当慕妃弦想离开的时候,却大大失望了。这个树林竟然像迷宫一样,她都将这个树林都走了遍了,竟然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路,绕来绕去都是在这个树林里。难道从上面掉下来就非得再从下面爬上去吗?可这山崖又高又陡,根本就爬不上去,而且就算你有本事往上爬,等你爬到一半的时候说不定早就累得快死了。

    就在慕妃弦又望着那陡峭的山崖发愁时,花弄影悠闲地晃了过来,俊美的脸庞在阳光下显得炫目而迷人。见慕妃弦仰头望着那座高高的山崖发愁,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促狭的笑意,对她说道:“夫人这是在看什么?是不是在看上面有没有美男子会掉下来?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费神的,想看美男,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你身边的夫君我就是一个风采翩翩的绝世美男子,绝对不会输给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的。”

    慕妃弦回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撇撇嘴说道:“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看这世上脸皮最厚的人就是你这个大了。”

    花弄影伸手环住她的细腰,笑嘻嘻说道:“脸皮厚有什么不好,刀砍不破剑刺不穿,比那铁布衫什么的厉害多了,而且还防水呢!”

    慕妃弦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推开他的手,笑道:“看来你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厚,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不过我可不想跟你开玩笑,你告诉我,这个树林的出口在哪里?”

    花弄影的手又不依不挠环上她的腰,坏笑着说道:“这座林子又不是我种的,我怎么知道出路在哪里?你不是每天都在找吗?”

    慕妃弦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娇波流转,对他嫣然笑道:“你真的不知道出路在哪里吗?你以前不是总说这世上没有你花弄影办不到的事,你这么聪明,我想只要你出马的话,一定能找到吧!”

    看来这小野猫想终于想到要靠他了。对他施美人计吗?嘿嘿,他花弄影可不是吃素的。有便宜占,何乐而不为呢!

    花弄影的脸上露出了邪邪的笑意,更加大力地搂住她的腰身,俯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夫人说得不错,只要夫君我出马,没有搞不定的事。不过夫人先得犒劳下我才行。你也知道,自从跟夫人你在一起之后,夫君我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

    慕妃弦听到这番裸的话,不由羞得满面通红,挣扎着对他啐道:“你这个好色的大,脑子里装的尽是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没有女人你就活不了了吗?”

    花弄影却不放开她,坏坏笑道:“夫人既然说我是大,那我自然好色了,如果不好色的话又怎能被称之为呢!不过夫君我虽然好色,但却不是对别的女人,而是只对夫人你一个人,不知这番话夫人你可满意?”

    慕妃弦听到这番话仍然挣扎着要推开他,可是心里竟然泛起一丝甜蜜的滋味。花弄影却不容她挣扎,俯脸霸道地吻了下去。慕妃弦不由浑身一震,只觉得脑袋开始晕眩,理智也在这个强硬霸道却甜蜜无比的吻中逐渐解散崩溃。她终于放弃了挣扎,伸手颤抖地搂住了花弄影的脖子。

    花弄影只觉得腹下勃然而起,拦腰抱起了慕妃弦,一双满含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她,柔声说道:“妃儿,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也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一个女人承诺,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花弄影对你绝对是真心的,而且从今以后除了你,再也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如果我给你这个承诺,你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吗?”

    慕妃弦没想到花弄影会对她说出这番热烈而真诚的表白来,不由又是惊讶又是欣喜,可是却又不好意思直接回答他的话,只好默不出声地将羞红的俏脸藏在他的怀里。

    花弄影抱着她向小木屋走去。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打断了这两个人的意乱情迷。只听她娇声笑道:“这位妹妹可真是好福气,竟然能得如此绝色美男子的真心,姐姐我可真是羡慕之极啊。”

    好事被搅,花弄影的俊脸立刻沉了下来。他转过声缓缓说道:“你是谁?为何出来打搅本公子与夫人的好事?”

    慕妃弦的那张俏脸更是羞得不行了,赶紧从花弄影的怀里跳了下来。

    却听那个女子声音又笑道:“我是谁你不知道吗?我是这座山林的主人啊!你们莫名其妙闯到我的山林来,在我这里住了将近一个月,还好意思问我是谁,你说这话可笑不可笑啊!”

    随着说话声,一个身穿红衣的年轻女子从树林中款款走了出来,慕妃弦抬眼一看,不由心中一窒:这是个多么美丽迷人的女子啊!大大的眼睛脉脉含情,小巧的嘴唇如玫瑰花瓣一样红嫩诱人,身材如杨柳般婀娜多姿,款摆生情。相信无论是世上哪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被她的风采迷得神魂颠倒,甘愿为她做任何事,只求得到她的垂青和欢心。

    慕妃弦扭头看了看花弄影,见他已经面带笑容地望着对面那个绝色美人儿,心里马上不舒服起来,暗自骂道:天底下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不好色的,全是一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色胚!刚刚明明跟她说以后只会找她一个女人,现在看到另外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魂儿马上就被人家勾走了,给她的承诺就像放过的屁一样,风一吹就散了不,是风还没吹就已经散了。

    只见花弄影望着款款而来的绝色丽人,微微笑道:“本公子还以为是哪个不懂风情的来坏我的好事,却原来是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不知道仙女住在哪儿?本公子和夫人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一个人影呢!”

    那绝色丽人却大胆得狠,不仅放肆地盯着花弄影看,还故意在他面前骚首弄姿直抛了个媚眼儿,格格娇笑道:“这位公子可真是会说话,奴家可是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凡人,哪里配得上仙女的称呼呢!公子真是太抬举奴家了。奴家倒是觉得公子你像是从画里出来的人儿一样,这天底下可能没有哪个男人能比得过公子你的风流俊美了。奴家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像公子这样俊美的可人儿,对你家夫人真是羡慕得紧啊!”

    花弄影的俊脸上浮起一丝邪邪的笑意,说道:“仙女又何必羡慕我家夫人呢,只要仙女愿意,本公子倒是很乐意将仙女留在身边的。”

    绝色丽人眨了眨眼睛,冲他嫣然一笑,说道:“公子说的是真的吗?奴家可是求之不得呢。只是不知道你家夫人可否愿意让奴家跟在你身边?”

    花弄影笑道:“我家夫人脾气特别好,自然是什么事都听我的。只要我愿意将仙女你留在身边,她是一个不字都不会说的。不知仙女听了这番话可愿留在我的身边?”说完对她伸出一只手来。

    那女子笑得更甜了,说道:“自然是一百个愿意了,能得到像公子这样绝色人儿的垂青,奴家可是高兴都来不及呢!”说完也伸手去握花弄影的手。

    慕妃弦在一旁见花弄影竟然当着他的面跟这个风骚的女人打情骂俏,肺几乎都要气炸了。她黑着脸,恶狠狠地看着这两个在她面前眉目传情的狗男女,暗自咬牙切齿道:花弄影,你这个烂心烂肺的大色狼,你要是真敢牵她的手,我一定会把你的手砍掉扔出去喂狗!

    她还没骂完,情形忽然一下子变了。刚才在她面前眉目传情的一对狗男女忽然动起手来,电光火石间,两个人就已经拆了数十招,然后只听那女子惨叫一声,身子突地向外飞去,重重地撞在两丈开外的一棵大树上,顿时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慕妃弦瞧得目瞪口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花弄影却走过来紧紧握住她的手,对那女子笑道:“本公子素闻江湖之中有四大奇人,其中有一名奇女子名叫水烟烟,虽然生得貌若天仙倾国倾城,但却心狠手辣好色成性,专爱世间长相俊美的青年男子,并特意建了一座美男后宫,里面住的全是那些四处寻来的绝色美男子。若本公子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就是那个人称蛇蝎美人的水烟烟了。”

    水烟烟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擦去嘴角的鲜血,又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被弄得有些凌乱的衣衫,这才抬头看向花弄影,面不改色地媚笑道:“花大教主果然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猜出烟烟的来历了。其实烟烟久仰花教主的大名,对花教主的风流俊美也早已暗暗倾心,只可惜烟烟一直无缘接近,没想到今日竟然在烟烟的迷烟林里遇到了花教主,真是不负烟烟对花教主的一片思念之情啊。烟烟听说花教主最爱世间绝色女子,为何却对烟烟如此粗鲁?难道是嫌烟烟不够漂亮吗?还是你怕你身边的那个女子怪你?”

    花弄影不动声色地听她说完,扭头看了慕妃弦一眼,俊美的脸上浮起一丝邪笑,说道:“烟烟姑娘比天上的仙女还要漂亮,这绝对是这世上所有男人的心里话。只不过现在在本公子眼里,这世上的美人儿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身边的这位妃儿姑娘,在我的心里,也只有她一个,我现在可是怕她怕得要命呢,所以只能辜负烟烟姑娘的一片心意了。”

    慕妃弦听了这番话,心里甜滋滋的,刚才满腔的怒火和醋意全都烟消云散了。

    水烟烟闻言,笑得更加妖媚动人了,娇声说道:“没想到一向贪恋女色风流成性的花大教主竟然也会为一个女人转了性。只不过呢,这世上还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出我水烟烟的手掌心,只要他被我看上,注定会是我的人,一辈子都要在我的美男后宫里陪着我。所以花教主还是忘了你身边的那位女子,安心从了我吧,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宠爱你的。”

    花弄影笑道:“我若是不从你呢?”

    水烟烟眨了眨眼睛,神秘一笑,说道:“那你们两个人就要在我这个迷烟林被困上一辈子了。”

    花弄影邪邪一笑,忽然抬手将自己偷偷捡起的一块小石子当作暗器向水烟烟发了过去。那水烟烟反应也是极快,花弄影刚出手,她的身影就不见了,只听到她的笑声在树林外传了过来:“水烟烟对花教主一片痴心,没想到花教主不仅不领烟烟的情,反而还想暗算烟烟。既然花教主如此无情,那就别怪烟烟对花教主无义了。你就和你的夫人在这迷烟林里慢慢转悠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告诉我,否则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终老吧。”

    花弄影脸色一沉,正要飞身追过去,却见周围那些大树忽然全都飞快地移动了起来,不一会儿,这个林子的方向就完全改变了,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

    慕妃弦瞧得目瞪口呆,对花弄影说道:“这些大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会动啊?我们是不是真的永远都出不去了?”

    花弄影将她拉近身边,傲然一笑,说道:“这个林子是按八卦方位排列的,你不用担心,这世上还没有我花弄影办不到的事,区区一个迷烟阵本公子还不放在眼里。”

    慕妃弦眨了眨眼睛,说道:“这世上真有你花弄影办不到的事吗?那我问你,你能像女人一样生孩子吗?”

    她本是想调侃花弄影一下,哪里知道花弄影却望着狡黠一笑,说道:“我虽然不会生,但是夫人你可以为我生啊!夫人这样问是不是心急了?你放心,等咱们出去后,夫君我大不了每天晚上辛苦一点,让夫人为我生一大堆孩子抱抱。”

    慕妃弦没想到自己反而被他给戏弄了,不禁羞得满脸通红,伸手打了他一下,说道:“色胚果然是色胚,说话没有一点正经的。我不跟你说话了,你赶紧找出路吧,我可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里。”

    花弄影伸手轻佻地在她脸上摸了一下,坏笑道:“夫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好看,夫君我真是百看不厌啊。”慕妃弦闻言白了他一眼,他这才收回了那副轻佻的表情,说道,“其实这个迷烟林的走位很简单,不过夫人你这么笨,跟你说了你也不清楚,所以你还是紧紧跟在夫君我的后面走吧。”

    这句话又惹得慕妃弦给了他个大大的白眼。花弄影就当没有看到一样,仍旧笑嘻嘻地牵着她的手往前走。慕妃弦紧紧拉着他的手跟在他的身后,生怕他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个鬼阵中了。

    没过一盏茶的功夫,他们就走出了这个迷烟阵。慕妃弦崇拜地看着花弄影,说道:“没想到你这坏小子还真是聪明绝顶,这个迷烟林我可是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出路呢,你怎么就这样轻易走出来了?难道你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天才吗?”

    花弄影眨了眨眼睛,笑道:“夫人终于开始夸我了,真叫夫君我欣喜不已呀。不过这个迷烟林虽然走出来了,我们却还是不能到外面去。”

    慕妃弦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你看这里不是有一条通向外面的山路吗?”

    花弄影说道:“水烟烟那么聪明的人,是绝对不会让我们轻易离开的,这里是她的地盘,她自然不会让人随意出入,肯定还另外设置了一些陷阱。这条路说不定就是引诱我们进陷阱的。不过这里也只有这条路了,就算是陷阱我们也要闯闯。妃儿你不要怕,只要紧紧跟在我的身边就行了。”

    慕妃弦撇了撇嘴,跟着他沿着那条山路向前走去,心里却暗道:谁怕了,本小姐天不怕地不怕,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的陷阱?不过她却不敢说出来。因为她虽然嘴上说不怕,其实也知道自己没有花弄影那么有本事,如果真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反而又要惹他笑话自己是笨丫头了。

    这条山路也没有多长,走了没多久,他们就到了一座山洞前面。花弄影打量了这个山洞一下,说道:“这个山洞里面应该还会有别的机关,一会儿你就跟在我身后踩着我的脚步走,千万不要踏错,不然触动里面的机关就危险了。”

    慕妃弦点了点头,花弄影这才转身朝里面走,慕妃弦紧紧跟了进去。山洞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慕妃弦想起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那些鬼片,心里不由恐惧起来,生怕突然之间有一只模样恐怖的鬼出现在自己面前,于是对前面的花弄影说道:“坏小子,你身上有没有带火笺子?这里这么黑,我怎么看得见你的步子啊!”

    花弄影心知她胆小,放开她的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火笺子点燃,山洞里立刻亮了起来。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