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59章 :
    第59章:

    却听那葛兄笑道:“我怕什么?你们都是我葛义的好兄弟,相信你们是不会去陈帮主那告发我的吧?嘿嘿!咦,你们看那里是什么?好像是一摊血迹!花弄影他们一定就在附近,我们再找找。”说完几人便在附近搜寻起来。

    慕妃弦闻言心里暗叫糟糕,她刚才忘记把吸出来的毒血处理了,若真的被他们抓回去送给陈若儿,那自己岂不是死得太惨了!

    老天爷保佑啊!千万不要让他们找到我!慕妃弦暗暗在心里祈祷。

    一阵悉悉簌簌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越走越近,慕妃弦的心也提了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人的喊声:“葛大哥,一会儿就要开歼魔大会了,帮主叫你们赶紧回去集合!”

    那姓葛的几人一听,停止了搜寻,骂骂骂咧咧地转身走了。慕妃弦提起的心这才又回到原处。可她不敢马上出去,怕被他们给发现了。又等了好一会儿,确信外面的确安全了,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她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花弄影,却见他不知何时醒了,一双妖异的眸子正幽幽地望着她,只是现在却少了分平时的邪气。

    慕妃弦马上高兴起来,扶他靠在墙上,说道:“大,你终于醒了?我还真怕你去阎王殿报道去了。”

    花弄影瞪了她一眼,虚弱地说道:“我怀里有一瓶金玉续命丸,你拿出来喂我吃两颗。”

    慕妃弦依言从他怀里掏出几个小白玉瓶来,只见上面有的写着花丸,有的写着叶丸,有的就写了一个玉字,不知道到底哪一瓶是他说的啥金玉续命丸,看看这瓶,又看看那瓶,不由蹙着眉头犯了难。

    “真是个白痴!是那个写有玉字的小瓶子!”花弄影骂道。

    “你才是白痴!鬼知道你写的这些都是些什么玩意!要写就写清楚,不然人家怎么知道哪瓶装的是什么!”慕妃弦一边给他喂药,一边不服气地回敬道。

    花弄影又狠狠瞪了她一眼,说道:“我肚子饿了,你赶紧去找些吃的来!”

    慕妃弦这才觉得自己的肚子也饿得不行了,回敬了花弄影一个白眼后出去找吃的。此时天色已黑,慕妃弦站在洞外直发愁,天都这么黑了,叫她上哪儿找吃的去?可不争气的肚子拼命抗议,她只好拖着疼痛不堪的身子在这树林里钻来钻去看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找了好久,慕妃弦才抱了一小堆野果回来。花弄影已经在山洞里生了一堆火,见她回来,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是不是想把你夫君我饿死啊!”

    慕妃弦冲他呸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饿死活该,谁叫你这个恶魔作恶多端的!”

    花弄影没有接话,瞪着她怀里的野果说道:“这是什么东西?难道你就准备给本公子吃这些肮脏恶心的东西吗?”

    慕妃弦没有理他,径直在火堆旁边坐下,说道:“我又没有说是给你吃的,你爱吃不吃!”说完抓起一个拳头大的野果在衣衫上擦了擦,放在嘴边啃了起来。

    花弄影气恨恨地看着她一口气消灭了两个,睬都不睬他一眼,心里恨得牙痒痒,本来还想摆出焚心教教主的架子不向面前这个小丫头低头的,可是英雄难过肚饿关,低低骂了声该死,一把从慕妃弦怀里抢了三个果子,擦也不擦就放在嘴里恶狠狠啃了起来。

    慕妃弦心里暗自觉得好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擦干净手里剩下的最后一个果子,又开始了果子消灭工程。

    三个果子吃完,她这才觉得肚子没那么难受了,疲倦又袭了上来。她握着庄子夜送给她的那把惜情匕首,在花弄影面前挥舞了几下,凶巴巴说道:“大,我要睡了,你呆会儿要是敢对我起坏心眼,别怪我一刀把你杀了。”

    花弄影没有看她,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继续消灭手里剩下的半个果子。

    慕妃弦冲他撇了撇嘴,就势在火堆旁边躺下,双手紧紧抓着惜情匕首放在胸前,以备花弄影动她的时候好一刀刺入他的胸口。

    由于今天又是打斗又是逃跑又是提心吊胆的,慕妃弦身心疲惫不堪,所以一躺下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忽然回到了锦绣园,月亮像害羞的姑娘一样只露出了半边秀美的脸庞,偷偷地看着大地。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冲着她嘻嘻地笑。锦绣园的桃花在这个美丽的夜晚竟然全都开放了,在温柔的月光下静静地绽放着幽香。

    慕妃弦又是欣喜又是疑惑,瞧见锦绣阁里有柔和的灯光透过窗口泻了出来,她心里一喜,就想抬脚跑进去见她娘和绿冰绿雪那两个丫头。可是双脚却意外地不听使唤,带着她径直向后园走去。她心里又惊又怕,可是快看到幽幽湖的时候,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幽幽湖那边传了过来,好像是在跟谁说话。她心里的疑惑更甚,不由加快了脚步。很快她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白色的身影,斜斜靠在幽幽湖边的一棵桃树上,那一身如雪的白衣上落满了粉红的桃花,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柔柔的月光从他头上倾泻而下,使得他整个人仿佛像被月光笼罩的天使一样,美得令人窒息。

    慕妃弦不由怔住,一颗心开始隐隐痛了起来。慕无双,那个人是慕无双!

    只见慕无双望着前方,喃喃自语道:“妃儿,你到底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你,想你都快想得发疯了!我真是后悔,当初你叫我带你走的时候我没有答应你,我真的好后悔啊!我太懦弱了,太无能了。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和你一样,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可是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啊,我怎么敢对你有非分之想?

    “我本来以为,长痛不如短痛,也许,拒绝了你之后,我也可以让自己断了对你的念想。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拒绝你之后,我的心却是如此的痛?每天只要一闭上眼,看到的全都是你的笑脸,你的身影,还有你曾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你对我的冷漠让我心痛,你的莫名消失更是让我痛彻心扉。我发了疯一样到处找你,可为什么总是找不到你?难道你真的就这样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吗?

    “妃儿,我最爱的妃儿,你到底在哪里?我以后再也不逃避了,再也不了!求求你,妃儿,快点回来吧!只要你愿意再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答应你,带你离开这儿,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去过你喜欢的生活,再也不管那些世俗伦常了”

    慕妃弦只觉得自己的心不可抑制地痛了起来,她扑了过去,喊道:“臭小子,我在这啊!我就在你的身边啊!”

    可是她扑了个空。她的身子竟然穿过了慕无双的身体,而慕无双仿佛没有看到她,也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依旧满面哀伤地喃喃自语,诉说着对她的无尽思念。

    慕妃弦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又扑了过去,可还是无法触摸到她心爱的慕无双,而慕无双也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她呆住。难道,难道她已经死了吗?

    一丝凉意从脚底往身上爬,迅速灌遍全身。心口仿佛被悲痛塞满,难受得就像要爆炸了一样。她站在慕无双面前,伸手虚空抚摸着他那张悲伤茫然的俊脸,晶莹的泪珠慢慢涌了出来。她深情地看着他,喃喃自语道:“无双,无双,我也很想你啊!”

    慕无双仿佛听到了她的声音,陡地站了起来,面现狂喜之色,对着前面的湖水大声喊道:“妃儿,妃儿!是你在说话吗?我听到了,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妃儿,妃儿,你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啊!”

    那一声声绝望的呼喊几乎要将慕妃弦的心给撕碎了,她的心像承受不了如此的心痛一样,猛烈抽搐起来。慕妃弦只觉得心痛难忍,大喊了一声:“慕无双!”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过来。

    山洞。火堆。还有那个半死不活的花弄影。

    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做了一个梦。可是,为什么,慕无双的心痛在她的心里是如此的清晰?

    慕妃弦幽幽叹了口气,擦了擦刚才梦中流下的眼泪,见火堆都快灭了,将花弄影堆在墙边的一小堆树枝抱过来添上。刚想躺下继续睡,却听见花弄影含含糊糊地说道:“冷冷,好冷”

    慕妃弦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走过去想将他推得离火堆近一点,却发觉触手冰凉。她心里惊了一下,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却烫得吓人,火光下那张邪美的俊脸已是烧得通红。

    原来这个大发高烧了。这可怎么办?慕妃弦心里暗暗叫苦。瞧了瞧石壁边还只剩下一点树枝了,干脆抱过来全部添上,将花弄影拖到火堆边上。看着他依旧闭着眼睛喊冷的可怜模样,咬了咬,伸手将他抱在怀里给他取暖,心里暗道:大,算你小子走运,今天就白让你占一回便宜。

    可是现在反而睡不着觉了。她呆望着火堆,想起了她二十一世纪的家,想起了慕王府的那些人,又想到自己被慕轻弦宋离风所害,一个人在这江湖上流浪,不仅狠狠饿了几回肚子,还弄得浑身是伤东躲西藏,不由悲从心来。刚刚那个梦又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心又开始痛了起来。正对着火光独自掉眼泪儿,却见花弄影睁开了眼睛,疲惫地望着她,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意,说道:“小野猫,你是在为我掉眼泪吗?”

    慕妃弦瞪了他一眼,抓起他的衣衫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几下,说道:“你少臭美了,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的!”

    花弄影皱着眉头说道:“该死,你把鼻涕都抹在我衣服上了!真是恶心死了!”

    慕妃弦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没有答话。

    花弄影望着她满是泪痕的脸,邪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我快渴死了,你去弄点水给我喝好不好?”

    慕妃弦望了望外面,蹙着眉说道:“现在外面黑灯瞎火的,我上哪里去给你找水喝啊!再说我要是碰上狼啊老虎的把我一口吃掉了怎么办?”

    花弄影淡淡地说了句:“那就算了。”然后闭上了眼睛。

    慕妃弦瞪了他好一会儿,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本小姐再对你这发发善心,你在这好好呆着,我出去给你找水。”说完将花弄影轻轻放在火堆旁边,又将惜情匕首塞进他手里,说道,“你现在正在发高烧,这个匕首就留给你防身,呆会儿要是有什么东西钻进来也好吓吓它。”

    花弄影只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流入心间,又将匕首递还给她,说道:“你把匕首留给我了,呆会儿要是遇上野兽怎么办?你还是自己留在身边防身吧。我武功高强,虽然现在生病了,还是没有谁能伤得了我。”

    慕妃弦不由分说地将匕首塞回他手里,瞪着他凶巴巴说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废话怎么这么多!”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花弄影不禁哑然失笑,心里却莫名地感觉到一丝甜蜜。这是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虽然他身边美女如云,可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有这样的感觉,她们都是他强抢来的,有恨他的,也有爱他的。恨他是因为他毁了她们的清白,爱他是因为他这副绝美的面貌。可是,不管她们是爱他或是恨他,他都不在乎。在他的眼里,女人都只是他泄欲的工具,连件衣服都不如。他的寝宫里有那么多的女人,每一个都跟他巫山过,可是他不仅连她们的名字都没记住,甚至连她们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