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45章 :
    第45章:

    慕轻弦看着慕妃弦的脸上浮起一丝感动之色,冷笑着说道:“听了这番话你是不是很感动?下面还有呢!他说封我为太子妃根本就不是他的意思,而是皇后的意思,就算我真的嫁给他了他也不会碰我一下的,所以他要我自已去跟皇后说,告诉她我不愿意做这个太子妃。妃儿妹妹,你瞧瞧,太子对你是多痴情啊,他明知你就要嫁给他弟弟了还要为你守身如玉终身不娶,这世上还有哪个男人能做到像他这样?”

    慕轻弦一边说着话,一边拿着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在慕妃弦的脸上比划来比划去,慕妃弦脸上的汗毛都被这近在咫尺的锋利匕首吓得竖了起来。

    只听慕轻弦娇笑着说道:“妃儿,你给三姐说说,你倒是用了什么法子让太子为你神魂颠倒守身如玉的?是不是因为你这张如花似玉的漂亮脸蛋?那好,我今天就将它毁了去,看他还会不会对你痴心到底!哈哈哈!”慕轻弦如发了疯般大笑起来,一手抓住慕妃弦的头发,一手抓起刀子向着慕妃弦的脸狠狠划了下去。慕妃弦吓得惊叫了一声,头用力往旁边一偏,双手紧紧抓住了慕轻弦握刀子的手。若是在平时,慕轻弦这个身材娇弱的慕家三小姐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可如今她弦被她下了软骨散,手上根本就没多少力气,眼见那匕首在她眼前一寸一寸的逼进,寒光耀着她的眼睛,反射出她眼里的惊恐和愤怒。她吃力地抵住慕轻弦手上的力道,怒声说道:“慕轻弦,到底我们还做了十几年的姐妹,你就真的这么无情,一定要毁了我你才甘心吗?”

    慕轻弦眼里露出一丝狠意,一边抓住慕妃弦的头发将之抵在墙上,一边将手中的刀子用力往下压,哈哈大笑着说道:“我呸!谁跟你这个野种是姐妹!看到你这副嚣张的狐媚样我就生气!还公主呢,像你这种贱人生的小贱种连给我提鞋都不配!今天我就是要毁了你这张脸,看你还怎么去勾引太子,勾引二皇子,勾引慕无双!”

    慕轻弦那张艳丽无双的脸庞现在因为嫉恨而变得扭曲,可怕之极。慕妃弦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已快使尽,刀子离她的脸越来越近,已经能感觉到刀刃的冰冷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这时,忽闻慕轻弦怒声斥道:“宋离风,你想干什么?”

    慕妃弦倏地睁开了眼,只见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宋离风抓住了慕轻弦握刀的手,微笑着说道:“轻儿何必如此冲动?用这种法子来对付她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慕轻弦的脸上浮出一丝冷笑,说道:“那你说说,我该如何对付她?”

    宋离风笑道:“你不是最恨她这张漂亮的脸蛋会勾引男人吗?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将之加以利用却反而要毁了它呢?”

    慕轻弦蹙眉,说道:“你说清楚一点。”

    宋离风说道:“我有个开暗庄的朋友,一直托我给他找一批绝色美人送过去,像妃儿小姐这样的绝色美人去了一定会大受欢迎。”

    慕轻弦仍然蹙眉,不过却放开了慕妃弦,将手中的匕首也收了回去,问道:“你说的暗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宋离风笑道:“说白了就是妓院。只不过我那个朋友有点特别,他的暗庄规定只招待那些相貌丑陋无比,身体或残缺或畸形,脾气古怪兼有特殊癖好的人,只要你符合上述条件,无论你是人是鬼是老是少,是乞丐还是富人,是疯子还是正常人,随便花上几个钱就可以在里面找最美的女人陪你。这里面的女人,可个个都是人间绝色,每一个看到她们的人都会为之神魂颠倒,恨不得马上就抱着那些美人儿上床温存温存。如果有哪个女人胆敢嫌弃客人丑陋或变态而不愿意接待他的话,就会受到一种极严酷的惩罚,将会被剥光身上的衣服绑在暗庄的后院里受日晒雨淋之苦,每天只给点水喝,直到她屈服求饶才将她放开。而且我这位朋友还有个嗜好,很喜欢养蛇,这后院面积大,所以他就在这后院里养了成百上千只蛇,只要你一进后院,就会发现地上墙边树上都爬满了各种各样的大蛇小蛇。但是他的记性又很不好,经常忘记给它们喂食,想一想,如果那些不知被饿了几天的蛇突然发现有个光溜溜的散发着肉味的东西被放在后院里,是不是都会争先恐后地往上爬,去品尝主人给它们的美食?那种被万蛇啃噬的滋味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

    宋离风笑微微地说着这件让人听起来觉得毛骨悚然的事情,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慕妃弦和慕轻弦两人听得心惊胆颤,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慕妃弦忍不住开口说道:“你那位朋友一定是个身体上和心理上有缺陷的变态,否则不会开这么一个变态的地方,让那些美人受一些变态的侮辱和这样残酷的处罚。”

    宋离风点头笑道:“妃儿小姐说得不错,我那位朋友自从娘胎里出来便生了一副奇丑无比的面容,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而且鼻塌嘴歪,时常控制不住往外流的口水。虽然现在已经三十岁了,他的身材却仍然矮小如五岁孩童一般。值得庆幸的是,他有个非常非常有钱的老爹,由于只有他一个儿子,所以对他极为宠爱,家里的钱财任他挥霍,反正家里的钱多得几辈子都花不完。

    “十四岁的时候,他第一次上妓院玩,虽然他出手很大方,但是没有一个女子愿意陪他,看到他都吓得花容失色到处躲,就连妓院里的老鸨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一气之下,他杀光了那里的所有人,又放火一把将那里烧了,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去妓院了,对女人也深恶痛绝。可是十八岁的时候,他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便带着世上最豪华的聘礼上门求亲,但被那女子无情地拒绝了,他不甘心,每天都带着聘礼守在那女子的家门口,那女子最后忍无可忍,愤然举刀自杀了。而我那个朋友因此大受打击,一夜之间性情大变,直恨不得将天下的美人都狠狠辱虐一番,所以才开了这么一个地方来报复那些长得美的女子。”

    慕妃弦撇撇嘴说道:“人的相貌都是天生的,长得丑不是你那位朋友的错,但是跑出来吓人就是他的错了。就算他喜欢那位女子,也不应该逼死她啊!就算是他自己喜欢的女子以死来拒绝他,他也不该将心里的自卑和愤恨报复在女人身上。反正我对这种心里变态的家伙是深恶痛绝的。”

    慕轻弦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她走到宋离风身旁,靠在他的身上,伸手抚摸着他的脸笑道:“离风真是聪明,这样绝妙的办法也想得出来。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本小姐倒要瞧瞧,咱位这位被封为公主的妃儿小姐在被那些世上最卑贱最龌鹾的男人玩过之后,会不会还是这么嚣张狂妄!”

    宋离风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道:“请轻儿小姐放心,宋离风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慕妃弦想起宋离风刚才说的话,心里惧意又起,说道:“你们真的要将我送到那种地方去?”

    慕轻弦娇笑道:“当然是真的。你应该庆幸我没有立刻将你杀死才对。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男人陪着你,那时候你可就是风流快活似神仙了。你看看,三姐我对你是不是很不错啊!哈哈哈!”

    慕妃弦咬牙切齿骂道:“慕轻弦,你真不是人,你是这世上最不要脸的贱人娼妇,是这世上最恶毒的毒蛇!若有遭一日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定叫你不得好死!”

    慕轻弦闻言也不生气,依然笑道:“骂吧,你就尽情骂吧!很快你就会骂不出来了。只要一想到你被那些龌鹾之人侮辱的样子我就开心得不得了,哈哈哈!本小姐现在心情极好,也不跟你计较了。离风,我要先回去了,妃儿就交给你了,你给我好好招待她吧,可千万别让她受了委屈。”说完慕轻弦轻佻地在宋离风的脸上亲了一下,转身离去。

    慕妃弦望着微笑着向她走过来的宋离风,脑子里千绪百转,换上一张笑脸对他说道:“宋离风,咱们少说也相处了五六年,我知道你是不会忍心那样对我的,我说的对吧?”

    宋离风伸手抱起她,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妃儿小姐如此聪慧美丽,我对小姐也是倾慕已久,又怎么会真的将小姐送到那个火坑里去呢!”

    慕妃弦心里不由一喜,看来对他施施美人计应该会管用。于是冲他嫣然一笑,说道:“我就知道小宋是不会害我的。不如你现在就带我回慕王府,至于你和慕轻弦的事我一定保密,绝不向外透露一个字。”

    宋离风笑道:“慕王府有什么好的,离风知道一个更美更好的地方,比这慕王府不知要好上几十倍,妃儿小姐看到了一定会很喜欢的。”

    慕妃弦心里一惊,问道:“你想带我到哪里去?我马上就要和二皇子成亲了,如果被他知道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不知道会对我怎么样呢!你还是马上带我回去吧。”

    宋离风微微一笑,说道:“有我宋离风在,妃儿小姐不用怕那二皇子。你放心,我带你去的一定是个好地方,只要到了那里就没有人敢再陷害你了,我也可以安心和妃儿小姐好好温存一番了。”

    慕妃弦没想到宋离风对她也是不怀好意,不由又惊又气,斥道:“你说什么?我警告你,你可不要对我乱来!”

    宋离风却依旧笑道:“什么叫乱来?我可不懂。你可知道我早就对你倾心不已,可是没想到你却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楚君少那个闷葫芦,真是让我又气又恨。不过没有关系,他只得到了你一次而已,以后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我爱拿你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抢不走你了。”

    慕妃弦又急又气,挣扎着想从他怀里跳下来,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子依旧软弱无力,根本就挣脱不开宋离风的双手。

    宋离风叹了口气,说道:“妃儿小姐,你真是不乖,小宋我只好用老法子来制住你了。”说完腾出一只手来点了慕妃弦的睡穴。慕妃弦气愤地又睡过去了。

    宋离风抱着她从那个密室走了出来,这密室外面原来是一个破旧的寺庙。出了破庙,宋离风又向西走了约二百步才停下,那里有一辆马车正停在那里。马车夫是个六十多岁的干巴老头,一见宋离风过来,忙从车座上跳了下来,握着马鞭恭敬地立于一边。

    宋离风向他略略点了点头,抱着慕妃弦俯身钻进了马车。待他坐好,那马车夫跳上车座,将手中马鞭用力一挥,前面的那匹马立刻向前狂奔而去。

    等慕妃弦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疑惑地打量着四周。她发现自己好像身在一个豪华的大房间里,而且这个房间里摆设齐全,应有尽有,奢侈华丽。明黄色的镶金大梳装台,高高挂起的明黄色轻纱帷幔,明黄色的桌椅,统一都是那种代表高贵的明黄色,处处金璧辉煌,灿烂耀眼,仿佛皇上居住的地方。她又打量自己睡的这张床,纹帐是明黄色的,身下的床单和盖在身上的被子也都是明晃晃的明黄色,上面绣着龙凤戏珠的图案。

    正疑惑间,忽见宋离风着上身,下身只裹着一条洁白的浴巾笑微微走了进来。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