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38章 :
    第38章:

    纳兰庆慧带来的两个下人立刻走过来就要拉慕妃弦的手臂。慕妃弦轻轻一门,已经躲了开来,望着纳兰庆慧冷笑道:“看来大娘早就妃意不满了,只是我虽然没有皇室血统,好歹也是当今皇上亲封的,你若要打我,还要看皇上让不让你打我。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至少还是个救国功臣,并且我又没有犯什么大过,相信皇上看在我曾经救过倾月王朝的份上会饶了我冲撞公主罪的!”

    纳兰庆慧狠狠地看着慕妃弦,那眼光就像要吃人一样。慕妃弦也不甘示弱地笑望着她。

    纳兰庆慧忽然笑了,看着慕妃弦说道:“慕妃弦果真是好胆色,本公主现在也开始欣赏你了。不过你别得意,这里,并不是你能得意的地方。等你从天上摔下来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一跤会让你摔得多惨!”

    说完,素手一扬,带着她的丫鬟下人出去了。

    龙绣依这才过来拉着慕妃弦忧心忡忡地说道:“妃儿,这公主脾气可厉害得狠,你今天得罪了她,明日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整你呢!唉,都怪娘没用,没有能力保护你。”

    慕妃弦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娘,你别担心,妃儿已经长大了,不用你保护,以后就由妃儿保护你吧!公主的脾气虽然厉害,但我慕妃弦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你就别担心了。”

    龙绣依却只是忧心忡忡地叹气,不发一言。

    第二天一早,宫里就派了一辆华丽的马车接慕妃弦姐妹俩入宫。一路上慕轻弦就像没事人一样,亲热地拉着慕妃弦的手说说笑笑,好像她根本就没有中过毒。慕妃弦也任她拉着自己的手,笑盈盈跟她说笑。

    很快马车便到了宫门口,慕妃弦俩人下了马车,又分别上了来迎接她们的两顶精致的黄鸾软轿。又行了约一盏茶的功夫,轿子停了下来,几个宫女前来带二女去荣华宫的后花园去进见皇后。

    又走了约一盏茶的功夫,荣华宫的后花园才出现在众人眼前。慕妃弦不由暗中惊叹这荣华宫的庞大华美与端庄秀雅。

    那几个宫女将慕妃弦二人带入后花园后恭身退下。慕妃弦二女心中疑惑,正四处张望,忽闻一男子声音笑道:“是什么风把慕王府的两位小姐给刮来了?真是稀客啊!”

    另一女子娇脆动听的声音笑道:“大哥,今天见到我师傅你是不是很高兴啊!你看看,小妹我没有骗你吧!我说师傅今天会来,她果然就来了。”

    随着说话声,纳兰锐轻摇着白玉折扇风流倜倘地从花丛中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美艳动人的宫装丽人,正是许久不见的纳兰宝怡。

    慕轻弦忙上前含笑给纳兰锐和纳兰宝怡行礼,纳兰锐帅气地一挥折扇,笑道:“你是我小娘子的姐姐,就不必给我行礼了。”

    纳兰宝怡也不理她,跑过来拉住慕妃弦的手笑道:“师傅好狠的心,竟然一次也不到宫里来看我,要不是这次我偶然听到皇后请师傅来赏花,指不定又隔多久才能见到你呢!”说到这里她又噘着嘴说道,“你还答应教我写诗的呢,却是空口白话,啥都没有教我!要不你干脆嫁给我二哥得了,那样我就能天天见到你了,你也能教我诗词了。”

    慕轻弦听见纳兰锐称慕妃弦为小娘子,纳兰宝怡理也不她,不由心中气恨之极,但仍面露微笑闪到一边,望着慕妃弦的眼中却露出一丝憎恨。

    只见纳兰锐望着慕妃弦笑道:“小怡,你为何非要你师傅嫁给你二哥,嫁给我你不一样可以天天见到她吗?”

    纳兰宝怡冲他撇撇嘴,说道:“谁不知道你马上就要娶慕轻弦做你的太子妃了?我师傅若再嫁给你也只能当个侧妃,她这样有才华的人当个侧妃太亏了,还不如嫁给我二哥当个堂堂正正的王妃呢!”

    纳兰锐闻言脸马上沉了下来。

    慕妃弦见状,忙拉着纳兰宝怡笑道:“你看看你,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喜欢跟你大哥斗嘴!走,咱们一边赏花去,让你大哥跟我三姐好好聊聊吧。”说完拉了纳兰宝怡就要走。哪知刚转身,手臂便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惊讶地回过头去,对上纳兰锐那张阴沉着的俊脸和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

    慕妃弦诧异地笑道:“太子,你干什么?我三姐在那边呢!”边说边想挣开那只大手。纳兰锐却抓紧她的手臂用力往自己怀里一拉,略带怒气地说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为什么我每次去慕王府找你你却总是躲着我?”他的脸上已不复以前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态,很严肃地看着慕妃弦的眼睛,这样的纳兰锐让慕妃弦心里感到有些害怕,就像纳兰澈一样。

    纳兰宝怡惊诧地望着纳兰锐,她从来未见纳兰锐像今天这样失态。

    慕轻弦望着太子跟慕妃弦拉拉扯扯,眼里的妒意更甚。

    慕妃弦刚才没留神被纳兰锐用力一拉,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她赶紧直起身子拉开跟纳兰锐的距离,避开他的眼神干笑道:“太子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咱有话好好说,在这皇宫里拉拉扯扯是要被人说闲话的,你倒是没什么,我慕妃弦可就嫁不出去了。”

    她本是玩笑话,可没想到纳兰锐很正色地说道:“妃儿,你嫁给我吧!你要知道,我心里一直很喜欢你,也许刚开始我叫你娘子只是觉得你很有趣,所以喜欢跟你开玩笑,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已经习惯叫你娘子,很想天天跟你在一起。至于你三姐,”他抬头望了慕轻弦一眼,继续说道,“我母后很喜欢她,也有意让我娶她,可是,我心里想娶的人是你。也许你一直觉得我很风流,你曾经也说过,你永远都不会入宫为妃,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男人的宠爱,可是,如果我问你,如果此生我只娶你一人,只跟你一人长厢厮守,你可愿为我妻?”

    纳兰锐这是,在向她告白?慕妃弦处于严重震惊当中。她实在想不到,一向嘻皮笑脸,看上去玩世不恭有点像二皮脸的纳兰锐竟然如此严肃地向她表白?她是不是听错了?

    慕轻弦仍是笑盈盈地看着他们两个,可是心里却气得不行了。

    纳兰宝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大哥是个花心人,没想到倒是个痴情种,这下子我二哥不知要多伤心了。也罢,徒儿就不再这打扰大哥和师傅谈情说爱了。”她走过去挽着慕轻弦的胳膊笑道,“慕姐姐,我宫里有些很好看的东西,不如我现在带你去看看。”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走。慕轻弦本不愿离开这里,可却被纳兰宝怡硬拉着走了。

    纳兰锐深深地凝视着慕妃弦,说道:“我跟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如果你愿意嫁我为妻,我纳兰锐对天发誓,此生只娶你一人,你可愿嫁给我?”

    望着纳兰锐一脸的真诚和期待,慕妃弦皱起了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缓缓抬眼看着他,脸上露出了笑意。

    纳兰锐心中一喜,以为慕妃弦要答应他了。可谁知慕妃弦却笑望着他吐出了四个字:“我不愿意!”

    纳兰锐不由大失所望,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他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愿意嫁给我?难道你已心有所爱?”

    慕妃弦笑嘻嘻说道:“可以这样说吧!我这人太花心,这辈子就想多找几个老公玩玩,你以后是要当皇上的人,如果你娶了我,而我一不小心红杏出墙给了你几顶绿帽子戴,到时候你不就让天下人耻笑了?所以你还是忘了我,娶别人吧!”

    纳兰从来未曾听到有女人敢说这样大胆的话,也未曾想到慕妃弦会用这样的借口来推托,不由瞠目结舌地望着她。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雍雅略带严厉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锐儿,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和你拉拉扯扯的女人是谁?”

    随着说话声,一群宫女拥着一个盛装打扮雍容华贵的宫装丽人走了过来。只见她年约三十多岁,眉目秀丽,粉面含威,紧紧盯着慕妃弦,缓缓说道:“你是何人,见了本宫为何还不下跪行礼?”

    这人一定就是皇后了。慕妃弦忙抽出自己的手臂,给她跪下行礼,笑盈盈说道:“小女子慕妃弦见过皇后娘娘,恭祝娘娘凤体安康,永葆青春!”

    皇后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在倾月赫赫有名的慕妃弦,果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也难怪锐儿对你恋恋不忘,一直求本宫将你指给他为妃。起身吧,过来让本宫好好瞧瞧!”

    慕妃弦依言起身走到皇后面前,皇后拉起她的手笑道:“皇上常说慕妃弦是个才华横溢机智过人的奇女子,锐儿也对你赞不绝口,因此本宫一直想找个机会见见你,看看能让他们父子俩交口称赞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温柔美丽的妙人儿,看来我儿的眼光不错。”

    慕妃弦含笑说道:“多谢娘娘夸奖,只可惜妃弦惭愧得很,并不像娘娘所说的那样温柔美丽。”

    纳兰锐走上前笑道:“母后今日见了慕妃弦,觉得她和儿臣可相配?”

    慕妃弦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皇后含笑说道:“我儿的眼光定是错不了。”

    纳兰锐面有喜色,又问道:“若儿臣想娶她为太子妃,母后可有异议?”

    皇后却不正面回答,只是说道:“锐儿喜欢的人母后当然也喜欢。只是现在母后有些私心话想跟慕妃弦说,锐儿可否回避一下?”

    纳兰锐高兴地冲慕妃弦眨了眨眼睛,告辞退下。

    皇后又屏退左右,这才放开慕妃弦的手,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今天本宫找你来是有些话不得不跟你说,你是个聪明人,听完本宫的话后知道该怎么做。”

    慕妃弦早已料到皇后三番两次要她入宫肯定有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而已。她点了点头,说道:“娘娘有话请尽管说。”

    皇后微微一笑,说道:“本宫很早就听闻你慕妃弦的大名,三岁便能识文断字,十岁便编写了一本在倾月广为流传的锦绣诗集,特别是三年前你计退倾月敌军挽救了倾月王朝之后,这倾月王朝无人不知你的大名,也无人不佩服你的才情和智慧,就连皇上也对你赞不绝口,有心让锐儿纳你为太子妃。我那一向对谁都不在乎的锐儿也对你倾心不已,曾对本宫说过,要本宫将你指给他。可是,”她顿了顿,话锋一转,又说道,“本宫虽然也欣赏你的聪明才智,却不赞成他纳你为妃。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原来皇后来找她是为这件事。慕妃弦不动声色笑道:“妃弦不知道,还望皇后明言。”

    皇后神色一肃,说道:“如今天的太子妃他日必是倾月王朝母仪天下至高无上的皇后,如果你不是慕王侯的女儿,以你的聪明跟美貌当是成为太子妃辅佐太子的最佳人选,只可惜你是慕王侯的女儿,而且还是这般聪明俊秀,所以绝对不行!如今你爹爹慕王侯权倾朝野,名震四方,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这倾月王朝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拥护他,而他的想取代皇上称帝的野心也渐渐显露了出来。如果你以后当了皇后,暗中再助他一把,他取代我纳兰一族称帝就轻而易取,基于这种考虑,本宫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慕妃弦听得暗暗心惊,却仍然笑道:“皇后果然是深思熟虑,不过请皇后放心,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太子虽对妃弦有意,奈何妃弦却早已心有所属,所以刚才已经婉言谢绝了太子的好意。还有,我爹爹是否有称帝野心妃弦不清楚,只怕是皇后多心了吧。妃弦身为女儿身,对朝政一窍不通,也只会吟风弄月,所以皇后实在无须担心。只是妃弦有一事不明,还请皇后赐教。前些日听闻皇后对我三姐轻弦欣赏有加,有意封她为太子妃,不知此事是否属实?若属实的话妃弦就不解了,三姐也是慕王侯的女儿,为何皇后却对她放心而对妃弦多疑?”

    皇后说道:“没想到本宫身边也有多嘴饶舌之人。既然你想知道,那本宫不妨就告诉你。那慕轻弦由皇上的姐姐纳兰庆慧公主一手带大,对她的性情自然是了如指掌,而庆慧公主也是纳兰皇族,自然会为她纳兰一族着想,而她推荐慕轻弦为太子妃自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她微微一笑,又说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锐儿不喜欢她。锐儿的性子本宫最了解了,别看他平日里总是吊儿郎当,喜欢拈花惹草,可是一旦他对某个人动了心,便会对她死心塌地,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若娶了慕轻弦,必定将她凉在宫中置之不理,而慕轻弦就算想帮慕王侯也无从下手。不过本宫还有一件事要你答应才能放心。”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