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37章 :
    第37章:

    离这次脱险已经过了一个月了,那柳生色再也没有出现,慕妃弦很快便把这件事淡忘了。这天下午,慕无双特意过来带来一个消息,说明天是当今皇后即太子纳兰锐的生母的三十七岁华诞,将在皇后的荣华宫大摆宴席,邀请各位朝廷官员的成年子女参加,慕王府里就邀请了慕轻弦和慕妃弦两女。其中皇后特意点名叫慕妃弦一定要来。

    慕妃弦听说到这个消息时只是淡淡一笑,皇后的用意一目了然,举办这次宴会的真实目的其实是想从各位官僚的女儿中为太子选妃,并以此扩来展自己在朝廷的势力而已。虽然她很不想去,可慕无双却说皇后亲自点名要她去,她也只好不得不去。她不明白皇后为何点名非要她去,不过她可是不愿入宫为妃的,一辈子都生活在勾心斗角与阴谋算计的后宫中对她来说是个折磨。

    至于纳兰锐对她到底是不是真心,她也不清楚,也不想清楚。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慕无双,可他对自己到底是否也如自己对他一般呢?虽然有时他的眼里也曾流露出一点点的情意,可他好像并不知道他自己心里的真正想法,或许,其实他只是把自己当做亲妹妹看待的吧?

    以前慕妃弦因为以为自己是慕无双的亲妹妹,所以不敢做出有违伦理道德的事情,可是现在不同了。当她知道自己和慕无双其实并不是亲兄妹时,那颗心简直要飞扬起来,恨不得马上就去跟慕无双表白爱意,跟他在一起。可是她现在还是没有这个胆子,因为在别人眼里她仍旧是慕王府的六小姐,仍然是慕无双的亲妹妹。她不怕别的人说三道四,只是怕慕王侯,以前慕王侯在他眼里是个慈父,而经过丽雅公主的事情之后,慕王侯的冷酷和无情让她心寒,而现在知道了自己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她对慕王侯就更加小心翼翼了。她倒不是怕慕王侯对她怎么样,只是怕她对龙绣依怎么样。这个对她关怀备至的苦命女人,她不想再让她受苦。

    就在慕妃弦用手支着头东想西想发呆时,绿雪进来禀告,说三小姐慕轻弦前来看望小姐。

    慕妃弦略略有些吃惊,这个三小姐一向孤芳自傲,很少与她有来往,以前从未踏入这锦绣园一步,今天却不知为何前来找她,难道是因为明天给皇后贺寿的事特意找她商量?

    慕妃弦一边猜测着慕轻弦的来意一边将绿雪将慕轻弦迎到客厅,她自己对镜摆弄了一下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抬步向外走去。

    等候在客厅的慕轻弦见慕妃弦出来,连忙迎上去拉住她的手娇笑道:“妹妹近来瘦了许多,莫非是身体有所不适?姐姐一直被大娘逼着练琴,所以没有时间来看望妹妹,还望妹妹见谅。”

    慕妃弦惊讶于她突如其来的热情,挽着她的手一起在茶几边坐下,含笑说道:“多谢姐姐关心,妹妹身体没什么事,倒劳烦姐姐挂心了。”

    慕轻弦嫣然一笑,宛如百花齐放,美艳无双。慕妃弦在心里暗暗惊叹,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以前那个在她眼里只算中等之姿的三姐不知何时变成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大美人了。

    只听慕轻弦说道:“姐姐也没甚好东西送给妹妹,只带了大娘送给我的两支千年人参和一些灵芝来转赠给妹妹补补身子,妹妹可千万别嫌姐姐借花献佛哦!”说完她身边的那两个丫鬟便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

    看来这慕轻弦摆明是在向她示威呢!

    慕妃弦不动声色笑道:“大娘送给姐姐的当然是难得的好东西了,妹妹感,连你这个教女无方的女人也一块打!”

    龙绣依闻言扑通一声跪在纳兰庆慧跟前,苦苦哀求道:“求公主饶了妃儿这回吧!妃儿心地善良,决不会为了太子妃的位置下毒害三小姐的!三小姐突然在此中毒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妃儿,公主应该调查清楚之后再行定夺,妃儿身子弱,是断断挨不得板子的!”

    纳兰庆慧缓缓俯下身,脸上浮起一丝恶毒的笑容,轻轻在龙绣依耳边说道:“”本公主早就看她不顺眼,今天这二十板子她是挨定了!你若还想为她求情,就别怪本公主告诉她,她其实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她娘其实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你别以为本公主不知道你以前的那些破事,若不是看在侯爷份上,本公主早将你母女赶出慕王府了,还能让你们在这逍遥快活十几年!”

    纳兰庆慧这番话说得极轻极柔,可却句句像毒箭一样狠狠刺入龙绣依的心房,龙绣依的脸顿时变得一片惨白,但仍抱着她的腿哀求道:“请公主发发慈悲,饶了妃儿吧!若公主真想找人出气,那就请出在绣依身上,那二十板子请让绣依替妃儿挨了吧!”

    绿冰绿雪也跪下来求情。

    纳兰庆慧一脸嫌恶地踢开龙绣依,冷冷说道:“你们若是再多说废话,别怪本公主连你们也一起打!本公主今天还不信了,我这堂堂倾月王朝的正牌公主还打不得你这靠小聪明获封的假公主!”

    慕妃弦走过去扶起龙绣依,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对纳兰庆慧缓缓说道:“大娘一来都没有调查调查就说妃弦下毒陷害轻弦,不知道大娘有何凭证?”

    纳兰庆慧没想到慕妃弦会这样问,不由愣了一下,又冷笑着说道:“轻弦出门前都好好的,到你这儿喝了杯茶就病成这样了,不是你下毒害她难道还是她自己下毒害自己不成?这世上哪有这样傻的人?”

    慕妃弦轻轻一笑,说道:“大娘刚才说轻弦出门前还好好的,可妃弦还想问问,你又怎知她出门前就没有中毒?这世上有些毒药是慢性的,要过一些时间才会发作,假设她先就被人下了毒,到了妃弦这里喝了杯茶后毒发的时辰刚刚好,这又作何解释?”

    纳兰庆慧顿时愣住,说不出话来。

    慕妃弦又说道:“大娘不问青红皂白,一来就气势汹汹地要拿妃弦是问,又在这里侮辱我娘,请问大娘到底是何用意?妃弦自问没有做错什么事,我娘整日都呆在这锦绣园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犯了什么错?”

    纳兰庆慧被问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气恼万分,连声冷笑道:“没想到慕妃弦竟然是如此牙尖嘴利,倒让本公主小瞧了!你不是说你没做错事吗?哼,你如今胆敢出言顶撞当朝公主,又对长辈无礼之极,本公主身为慕王府的大夫人,有就权处置你!来人,给本公主将这个嚣张的小丫头拉下去狠狠地打!”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