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36章 :
    第36章:

    慕妃弦见他俊颜红红的既可爱又诱人,又起了引逗之心,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坏坏一笑,说道:“我又没有怪你,你急着道什么歉?你刚才不是想抱我吗?来抱啊!放心,我是不会喊非礼的!”

    司空幻更是窘得不行,手都不知往哪放了。慕妃弦见他这副呆样,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儿?难道你们与那莫摘花有仇吗?”

    司空幻的眼神倏地暗了下来,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愧疚地说道:“是若儿师妹她出了事。都怪我那天丢下她一个人走了,不然,不然她也不会被莫摘花那个淫贼给”

    说到这里,他住了口,再也说不下去,慕妃弦却一下子听明白了,一定是那个采花贼莫摘花欺辱了陈通化的女儿陈若儿,不然陈通化刚才也不会对莫摘花招招下毒手,恨不得要了他的命。

    司空幻望着慕妃弦衣冠不整的样子,又想起刚才看到莫摘花只穿着一条裤衩抱着她的情形,一颗心不由往下沉了沉,小心翼翼地问道:“慕妃弦,那莫摘花有没有,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慕妃弦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要是被他怎么样了,还能好好站在你面前吗?”

    司空幻的脸一下子红了,支吾着说道:“我,我只是关心你而已。”自从三年前一别之后,他的脑海里时时浮现出她的如花笑靥,她的天真调皮,她对他的故意勾引,还有那个被她大胆夺去的初吻,这一切有关她的回忆都让他怀念不已,心动不已。虽然有许多貌美如花的女子为他风流俊美的外貌所倾倒,也曾有许多大胆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对他大送秋波投怀送抱,就连陈通化的女儿陈若儿也是如此,可却从未有人能像慕妃弦这样让他如此怀念和动心。

    慕妃弦见他只是红着脸不说话,可爱之极,不由又起了挑逗之心,面带笑容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司空幻的脸更红了,窘迫地说道:“慕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你这样”话还未说完,慕妃弦却邪邪一笑,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司空幻又呆住了,慕妃弦却轻轻用舌头撬开了他的牙齿钻了进去,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司空幻只觉得一阵奇妙的快感由全身荡漾开来,就像三年前慕妃弦夺走他的初吻时一样,只觉得自己心里蠢蠢欲动,手中的长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双手颤微微地搂住了慕妃弦的腰身,转被动为主动,尽情地吸取慕妃弦口内的甘甜。

    慕妃弦本是想挑逗司空幻一下,反正这绝色美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占了还想占。可没想到这绝色美男忽然主动起来,攻了她个措手不及,想赶紧推开司空幻,可司空幻却紧紧搂住她不放手,他的吻也越来越霸道,只是吻技却依旧如先前一样生涩。慕妃弦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自己渐渐晕眩起来,竟然被司空幻吻得情不能自已。

    山洞里的气氛越来越暧昧,弥漫着一种越来越让人窒息却诱惑人的气息。

    慕妃弦忽然觉得司空幻的唇离开了自己的,自己的身子也被打横抱了起来,吓了一跳,忙睁开了眼睛,却正对上司空幻一双充满的眸子。她不由又是一惊,忙干笑着正要说话,忽听洞外传来一声怒吼:“淫贼,你想做什么?还不赶紧放下妃儿受死!”

    慕妃弦吓了一跳,扭过头望去,只见纳兰澈满面怒容的望着他俩,楚君少站在他旁边冷冷望过来。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个随从,几双眼睛全都盯在她跟司空幻身上。

    司空幻骤然听到这一声怒喝,立刻清醒过来,不由得为自己刚才的羞愧得满面通红,忙放下慕妃弦,呐呐道:“刚才,刚才,我,我,差点冒犯姑娘了,还请,还请姑娘怒罪。”

    慕妃弦想起刚才那一刹那的情不自已和心动,暗暗觉得甜蜜不已,冲他嫣然一笑,说道:“我都说过不会介意了,你还道什么歉!”说完牵着他的手向纳兰澈等人走去。

    纳兰澈见他口中的淫贼原来是个让人惊艳的绝色美男,不由愣了一下。又见慕妃弦跟他亲密地拉着手,想起刚才的情形,心里的怒火又腾地升了起来,望着慕妃弦冷笑道:“我纳兰澈一见你有危险便赶紧带人出来到处找你,没想到你却在这里跟别人亲亲我我风流快活,你可对得起我?”

    慕妃弦听了此话心中不悦,抬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也冷笑着说道:“哟,原来二皇子对妃弦是如此的关心,妃弦对您感别恋?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被人所害?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这个迷惑我师兄你的妖女,我,我,我杀了你!”说完拔出腰间长剑恶狠狠朝慕妃弦刺过去。

    司空幻吃了一惊,忙伸手夺过陈若儿的长剑,又挥手点了她的晕穴,陈若儿立刻昏倒在司空幻的怀里。司空幻抱着陈若儿对慕妃弦苦笑道:“慕姑娘,真是对不起,若儿自从被那淫贼所害后情绪一直不稳定,还望姑娘不要怪她。”

    慕妃弦笑道:“若儿姑娘的心情我能理解,所以我是不会怪她的。”

    这时陈通化走了过来,对慕妃弦说道:“慕姑娘,没想到三年之后我们又相逢了,陈某本想请姑娘喝杯水酒,感谢姑娘三年前为我们筹银,只是我们现在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还请姑娘见谅。”

    慕妃弦颔首笑道:“既然陈帮主有事要忙,那妃弦就不打扰了。妃弦现在也要回去,就与陈帮主在此告别了。”说完抬眼望着司空幻,心里涌出一丝不舍之意。

    司空幻也恋恋不舍地望着慕妃弦,心里想着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与她相见。

    慕妃弦冲他嫣然一笑,说道:“幻幻,我要走了,你可别忘了我哦!”又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道,“你的吻还是跟以前一样差劲,以后有机会咱俩再练习练习。”说完又对他眨了眨眼睛,坏坏一笑,转身向山下走去。楚君少紧紧跟了上去。

    慕妃弦临走前在司空幻耳边说的那句话又让他羞红了脸,心里却涌起一股不可抑制的喜悦。

    陈通化望着司空幻脸上泛起的笑容,又望了望他怀里的陈若儿,不由叹了口气,说道:“幻儿,我们走吧!”楚君少望着前面一直不说话的慕妃弦,终于忍不住闷声说道:“对不起。”

    慕妃弦回头看着他笑道:“我又没有怪你什么,你为什么道歉?”

    楚君少面带愧色地说道:“我没有好好保护你,还让你被采花贼给劫走了,我真该死!”

    慕妃弦伸手牵过他的手,柔声说道:“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因为我知道你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忠心的人。”

    楚君少感动地看着慕妃弦,缓缓说道:“我楚君少在此发誓,从今以后一定保护好你的安全,再也不让别人欺负你,否则天打雷劈!”

    慕妃弦赶紧捂住他的嘴娇嗔道:“小少,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当然相信你了,可也不要你发这样的毒誓啊!若说这世上有一个人最让我相信的话,那就是你了。”

    楚君少的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感动和柔情,他深情地望着慕妃弦,忽然勾住她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下去,温柔而缠绵。慕妃弦没想到平日里冷冰冰的酷哥今日竟然如此热情,不由呆了一呆,渐渐陷入这个温柔的吻之中。良久,楚君少才放开她,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如果这一辈子我能永远守候在你身,那该有多好!”

    慕妃弦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气息拂过耳旁,不由一阵耳红心跳,忙拉开跟他之间的距离,干笑道:“我们赶紧回去吧,绿冰她们可能快急死了呢!”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动情,对司空幻如此,对楚君少也是如此,而她心里还深深爱着慕无双那臭小子。真是晕哦,她怎么这么花心了?

    慕妃弦越想越心乱,只好自己安慰自己,我这不叫花心,叫多情,谁叫他们都是美男滴?我多情不是我的错,要怪只能怪他们都长得那样美!

    </p>